vivi 之東張西望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iamfinethanks111/180121070
列印日期:2024/04/23
留言板
2023/12/02 14:32:34




  那天在二手店買得的一組咖啡杯


第一次乘火車去淡水親戚家,我讀小二。


回程時天已晚,車站擠滿了人,母親拖拉著我急著衝出人群想快快回家。


我東張西望就想在難得的旅程最後時光中,看看還有什麼稀奇的事。


忽然看見牆上一面陳舊的黑板及在風中輕揚的小紙片上,


寫滿了一段又一段我來不及看的小話,


匆匆一瞥卻已天長地久,再沒想起。


直到那天……



直到那天, 


崇蘭雲鄉2005 https://blog.udn.com/PAESI15 


郁勝兄長在拙作 https://blog.udn.com/iamfinethanks111/180048336 


~ 自由與不自由間的距離 ~中的回應,


讓那晚及後來好幾天,我滿心充塞著柔情不忍…。


這樣的故事,在電話尚不普及,在手機還未成形,在人心更溫柔的日子,


不知有多少?


兄台只舉數個例子,就引得我止不住的幻化,匯聚了好多的悲傷與無奈。


他寫道:



     ……那上面每一則留言的背後,都是一則有血有淚的故事


   「我走了!不要找我,祝福你和她。」


   「等不到妳,我心都碎了!」


   「我在車站等了一天,回去的路好漫長!」


   「媽媽愛你們,但媽媽不能不離開,要好好照顧弟妹!」……





也許我太濫情,今人早已更勇敢,


但怎麼就殘忍地情願這樣的故事,與這樣的美麗?


是不是只想滿足自己的悲秋傷春,




但那樣純情的年代,父親母親的年代,


想念他們時除了幾幀照片,從來難以得著滿足,



那樣深久的無助,無法消減,


直到今天,稍稍的,稍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