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 之東張西望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iamfinethanks111/11213394
列印日期:2024/04/18
木麻黃小徑的盡頭…
2014/02/18 16:50:02



~ 上帝給的日子,都是好日子 ~








主日學,是兒時艱難的生活中,


除了學校以外,最正式的活動。


周日一大早,


與鄰居幾個孩子走上一大段路,


走過一條架在外雙溪下游的小橋,


穿過一條木麻黃長長的隧道,


越過一個總有高大的憲兵哥哥站岡的小亭子。


過了馬路,


挨著長排木頭矮牆和探出頭來的九重葛,再走一小段柏油路,


轉進一條樹立著兩排白千層,幾乎看不到底的長巷,


巷底的紅門,就是王老師的家,


也是我們頂著寒風烈日所要到達的目的地。


 


其實教會是在更遠的地方,


為了方便附近的孩子,


便設立了一個小小的分部。


雖然住得最遠,但我們總是來得最早,


搶著排好小凳子,坐在前面,


好把等一下王老師說的故事聽得更清楚,


把小小的天堂、主耶穌與天使的掛圖看得更仔細,


也能把散會前發的糖果多些選擇。


 


坐在小板凳上,


夏天,我把媽媽為我縫製的圓裙夾在兩腿間,


好讓小花裙無法翻飛。


心在電扇嗡嗡的響聲中,與故事一同飛得老遠。


冬日,我把凍得發紫的手藏在褲腿間,


好讓它們得著轉寰。


窗外北風呼呼的嗚咽,


讓我堅信神必一生保佑我。


 


重複了這周該有的生活守則,


接過從沒見過的精緻糖果,


道別了老師同學,


各人牽起弟弟,背起妹妹,扯著哥哥,拽著姊姊,


滿足地握著兩顆好大的糖果,


撕下幾片白千層的樹皮,


往回程而去。


 


路上的烈日寒風,


一點也阻擋不了我們故意大聲的高興。


即便近午,肚子餓了,


大家仍盤算著要在什麼時候吃這糖果,


我和弟弟打算要在最幸福的時候,


與爸媽一同享受。


 


從三年級到五年級,我的主日學都在那兒上的。


後來一位主日學老師要嫁人,一位要出國念書,


這個主日學校才結束。


常常會想到那段日子,


和那五七個穿著整潔卻老土的孩子,


去時有快樂的目標,回程有幸福的指望,


走在大家用心挑選,


七彎八拐的大小路途上又跳又叫的樣子。


 


那天重回那條幸福之路,


除了那更加相擁靠近的白千層長巷依然如昔,


小橋變大了,木麻黃小徑不見了,


王老師的家已老舊得沒人住,


而我的童年時光也早已遠去。


但那樣的快樂,


打開糖果時的興奮,


在功課做完後,努力背經節,


好在下個周日於記錄上,


得著比別人更多幾枚的星星的用心,


卻永遠也不褪色。


 


你永遠不會曉得哪一個細節、光影、氛圍,


會成為日後回憶中最閃亮的珍寶,


記憶是如此奇怪的東西。


你也永遠無法知道上天安排的竟是這樣美好,


總在微風吹來,小雨輕下時,


送來了成串好久沒再想起的珍寶,


轉眼就掛滿了一脖子的溫馨幸福,


和忍不住而挺直了的胸膛。


 


 


  • 原寫於 Oct 30 Wed 2013 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