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願寺UDN分寺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honganji200/75306248
列印日期:2022/06/30
轉貼:日本為二戰道歉多次,而台灣人民當年既是被迫當皇民自當無須受理國民黨的算帳要求
2016/09/22 17:28:17
轉貼:日本為二戰道歉多次,而台灣人民當年既是被迫當皇民自當無須受理國民黨的算帳要求

成雲遠的發言一直出現「他媽的」之類的字眼,還能提到耶穌十字架哦?

成雲遠說

「現在所有的國民黨政治人物都不是當事人,你們是要怎樣?」

「日本人屠殺東南亞這麼多國家的人民,強逼民婦去當慰安婦,到現在日本狗有道過歉嗎?」

「你他媽的綠營人士及支持者們」

「你們這些日本皇民們,國民黨可以把這筆仗跟你們算嗎?」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當年國民黨軍隊只是亂殺人,又沒有像日本那樣去屠殺東南亞人民及強逼民婦去當慰安婦,現在的日本既不道歉,國民黨也無需道歉?


以下是維基資料,讓你看看日本政府一直在道歉:


1957年,日本首相岸信介對緬甸人民說:「我們對在戰爭中我們對緬甸人民的作出的傷害深表抱歉。作為贖罪,哪怕只是消解一部分的傷痛,日本願做出所有的戰爭賠償。今日的日本不是過去的日本,而是像我們憲法所表明的,一個熱愛和平的國家。

1957年,日本首相岸信介訪問澳大利亞時說:「出於我正式的責任,和我個人的渴望,我向澳大利亞人民表達我們對戰爭中發生的事情深表抱歉」。

1965年2月17日,日本外相椎名悅三郎應韓國外務部長官李東元的邀請訪問韓國,首次就過去的歷史問題向韓國表示公開道歉。

1972年9月29日,首相田中角榮說:「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國過去由於戰爭給中國人民造成的重大損害的責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1982年8月24日,首相鈴木善幸。「我沉痛地了解到,日本在過去的戰爭中所造成的嚴重傷害負有責任。」,「有必要認識對於『侵略』的批評。」

1982年8月26日,內閣官房長官宮澤喜一。「一、日本政府和日本國民深刻認識到過去我國的行為,曾經給包括韓國、中國等亞洲各國的國民以極大的痛苦和損害,站在反省和決心不能讓這類事件再度發生的立場上,走上了和平國家的道路。我國對韓國,曾在昭和40年的《日韓聯合公報》中,闡述了『過去的關係令人遺憾,對此進行深刻反省』的認識,對中國,則在《日中聯合聲明》中,闡述了『痛感過去日本國通過戰爭,給中國國民造成重大損害的責任,對此進行深刻反省』的認識。這也就確認了,上述我國的反省和決心,這種認識現在也沒有任何改變。二、該《日韓聯合公報》,《日中聯合聲明》的精神,在我國的學校教育,教科書審定之際,也當然應該受到尊重,而今天韓國、中國等國家對於此有關的我國教科書的記述,提出了批評。作為我國,在推進同亞洲近鄰諸國友好、親善的基礎上,要充分聽取這些批評,政府有責任予以糾正。三、為此,在今後的教科書審定時,要經過教學用圖書調查審議會的審定,修改審定標準,充分實現上述宗旨。已經審定過的教科書,今後要迅速採取措施,實現上述同樣宗旨。在實施這些之前,作為措施,文部大臣要表明見解,使上述第二項宗旨充分反映在教育方面。四、作為我國,今後也要努力促進同近鄰國家國民的相互理解,發展友好合作關係,對亞洲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作出貢獻。」

1984年9月6日,昭和天皇。「本世紀一段時期,兩國之間有一段不幸的過去,實在令人遺憾;我認為不應該重複。」

1984年9月7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為貴國及貴國人民帶來了極大的困難」,「感到深深的遺憾」

1990年4月18日,外務大臣中山太郎。「韓國人被強制遷移到庫頁島勞動,違反了自己的意願,而是根據當時日本政府的意思。[他們在]戰爭結束後仍然不能回到祖國,只能留在當地生活。日本對此悲劇抱著至誠的歉意。」[11]

1990年5月24日,明仁天皇。「我國帶來這一不幸時期,想到貴國的人民感受到的苦況,我只能感到痛惜之情。」[12]

1990年5月25日,首相海部俊樹。「過去一段時期,朝鮮半島的各位人士因為我國的行為而經歷了難以承受的痛苦和悲傷。藉著歡迎總統閣下這一機會,我作出謙虛的反省,並希望表達率直的歉意。」[13]

1992年1月16日,首相宮澤喜一。「我們日本國民,首先必須想起過去一段時期,貴國國民因為我國的行為而經歷了難以承受的痛苦和悲傷這一事實,而且不得忘記反省之情。作為總理,我希望再次對貴國國民表達反省及歉意之情。」[14]

1992年1月17日,首相宮澤喜一。「關於我國與貴國的關係,我們不得忘記在數千年的交流之中,在歷史上的一段時期,我國是加害者、貴國是被害者這一事實。朝鮮半島的各位人士因為我國的行為而經歷了難以承受的痛苦和悲傷,我想藉此再次表明衷心的反省及道歉之意。最近有人提及所謂從軍慰安婦的問題,我認為這種事情實在令人痛心,實在是非常抱歉。」[15]

1992年7月6日,內閣官房長官加藤紘一。「不論國籍、出身地,作為所謂從軍慰安婦而感受過難以描述的痛苦的所有人士,政府希望再次表達衷心的歉意及反省之情。[我們]堅決不重複這樣的過去。在這樣的深刻反省及決意之下,日本將堅持和平國家的立場,並致力建設面向未來的新日韓關係,以及與毗鄰各亞洲國家及地區的關係。」[16]

1993年8月4日,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發表了有關慰安婦關係調查結果,後稱《河野談話》。「無可否認,這件問題在軍方的參與下,深深損害了眾多女性的名譽及尊嚴。政府藉此機會,再次不論國籍、出身地,向作為所謂從軍慰安婦而感受過多次痛苦、身心負著難以癒合的傷口的所有人士,致以衷心的歉意及反省之情。」 [17]

1993年8月23日,首相細川護熙。「經過四十八年,我國現在得以成為享受繁榮與和平的國家。這是建於上次大戰中可敬的犧牲之上,是先輩人士功績的成果,我認為決不能忘記。我們希望藉此機會,要向世界明確表示反省過去的歷史,以及嶄新的意志。首先在此,由於我國過去的侵略行為及殖民地支配等,而感受過難以承受的痛苦與悲傷,我們再次致以深切的反省與歉意之情。」[18]

1993年9月24日,首相細川護熙。「我使用了『侵略戰爭』、『侵略行為』詞語,以直率地表達一項共同的理解:過去我國的行為令很多人感受難以承受的痛苦與悲傷,並再次致以深切的反省與歉意之情。」[19]

1994年8月31日,首相村山富市。「過去一段時期,我國所作的行為不止為國民帶來眾多犧牲,更給亞洲鄰近諸國的人們留下難以癒合的傷痕。我國過去的侵略行為及殖民地支配等,令眾多人士感受到難以承受的痛苦與悲傷;對此,我基於深刻的反省、決心不戰之情,認為日本前進的道路,是要竭盡所能地邁向創造世界和平。我國必須正視與亞洲鄰近諸國關係的歷史。日本國民與鄰近諸國國民攜手為亞洲、太平洋開拓未來,不可或缺的是克服雙方痛苦後所建立的互相理解與互相信賴此一穩固基礎……所謂從軍慰安婦問題,是深深傷害了女性的名譽與尊嚴的問題,我想在此機會再次表達衷心的反省及歉意之情。包含這類問題在內,我國認為表示歉意與反省之情[的方法],是要正視並正確地告訴後世過去的歷史,以及努力進一步推進與相關國家的互相理解。本計劃繼承了這一種心情。」[20]

1995年6月9日,眾議院決議。「正值二戰戰後五十年,本院謹向全世界的戰爭受難者及犧牲者致以追悼之情。另外,念及世界近代史眾多殖民地支配及侵略行為,認識到我國在過去作出這樣的行為,並尤其給亞洲諸國國民帶來痛苦,本院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情。」[21]

1995年7月,首相村山富市。「所謂從軍慰安婦……這個問題,在日本軍的參與下,深深傷害了很多女性的名譽與尊嚴,這是完全不能原諒的。從軍慰安婦身心負著難以癒合的傷痕,我對此致以深切的歉意。」[22]

1995年8月15日,首相村山富市發表談話,後稱《村山談話》。「我國在不久的過去一段時期,國策有錯誤,走了戰爭的道路,使國民陷入存亡的危機,殖民統治和侵略給許多國家,特別是亞洲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損害和痛苦。為了避免未來有錯誤,我就謙虛地對待毫無疑問的這一歷史事實,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時謹向在這段歷史中受到災難的所有國內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戰敗後50週年的今天,我國應該立足於過去的深刻反省,排除自以為是的國家主義,作為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促進國際協調,來推廣和平的理念和民主主義。與此同時,非常重要的是,我國作為經歷過原子彈轟炸的唯一國家,包括追求徹底銷毀核武器以及加強核不擴散體制等在內,要積極推進國際裁軍。我相信只有這樣才能償還過去的錯誤,也能安慰遇難者的靈魂。 」

2001年10月8日,首相小泉純一郎。「今天我有機會參觀了這個紀念館,再一次痛感到戰爭之悲慘。我對遭受侵略而犧牲的中國人民感到由衷的歉意和哀悼,懷著這種心情觀看了這裡的許多展覽。我感到,決不允許再次發動戰爭,些許這是對因戰爭慘劇而倒下的人們的一種告慰吧。我們都會在這樣的心情下認識到,日中關係是不僅僅有益於日中兩國的友好和平,同時也有益於亞洲和平及世界和平的非常重要的雙邊關係。」 [24]

2005年4月22日,首相小泉純一郎。對於過去殖民統治和侵略「深刻反省和發自內心的道歉」,強調今後日本也將繼續走「和平國家」的路線。[25]

2005年8月15日,首相小泉純一郎發表談話,後稱《小泉談話》。「我國由於殖民統治和侵略給許多國家、特別是給亞洲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損害和痛苦。我謙虛地對待這一歷史事實,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時謹向在那場大戰中遇難的所有國內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我們決心不淡忘這一悲慘的戰爭的教訓,決不會再次使兵戎相見,為世界的和平與繁榮做出貢獻。……我國戰後的歷史正是以實際行動體現對戰爭反省的60年。」[26]

2007年3月11日,首相安倍晉三。「向當時心靈受到創傷、飽受艱辛的的人士,致以衷心的歉意。……[日本政府]將繼承[1993年]官房長官河野洋平的談話,這是一貫的立場。……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以及橋本龍太郎都給前慰安婦寄出[表示道歉的]信函,那樣的心情完全沒有變化。」[27]

2007年3月26日,首相安倍晉三。「此刻,我在這裡以首相的身份致歉,我們的立場在『河野談話』裏已經表明。我對經歷過那些困境的人感到同情,我為他們在當時被置身於那樣的環境表示歉意。」[28]

2009年5月9日,日本政府通過日本駐美大使館向在巴丹死亡行軍事件中受到傷害的美國戰俘道歉。


2010年2月11日,日本外相岡田克也出席了在韓國外交通商部廳舍舉行的韓日外長會談,並在會談後的記者會中稱:「我能理解失去國家,且韓國人的民族自尊心受重創的心情。我認為應該銘記被合併方的痛苦,並絕不能忘記受害者的心情。在此基礎上,我們要展望今後的一百年,並加強走向未來的友好關係。」[30]

2010年8月10日,在韓日強制合併100周年即將到來之際,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內閣會議上發表謝罪談話,菅直人說:「要拿出勇氣直面歷史,承認歷史,並真誠地反省過去的錯誤。給人帶去痛苦的一方輕易就會忘記歷史,但承受痛苦的一方往往會難以忘卻。對於殖民統治造成的損失和痛苦,將痛徹反省,由衷地表示歉意。」[31]

2010年9月13日,日本外相岡田克也在與二戰期間被日軍俘虜的美國老兵會晤時表示:「在戰爭中,你們都受到了不人道的待遇,境況艱難。我謹代表日本政府,向各位表達深深的、誠摯的歉意。」[32]

2010年12月7日,日本首相菅直人為二戰期間實施殖民統治向韓國人道歉。[33]

2011年3月3日,日本外務大臣前原誠司就日軍的殘酷對待向一群曾被日軍俘虜的澳洲軍人道歉[34]。

2011年12月8日,外務大臣政務官加藤敏幸為日軍於香港戰役中對加拿大軍人的態度和行為道歉[35]。

2013年1月9日,前首相鳩山由紀夫在南京向日軍戰爭罪行的受害者正式道歉,並敦促日本政府承認日中兩國之間存在領土主權爭議[36]。

2013年11月,鳩山由紀夫在香港城市大學出席講座時兩次為日軍侵華行為道歉,並認為即使國家處於戰爭時期這些暴行也不可接受,而他作為日本平民有義務為此向中國人民致歉。


成雲遠的發言一直出現「他媽的」之類的字眼,還能提到耶穌十字架哦?難道耶穌在世時的言論也是這樣充斥著「他媽的」之類的字眼嗎?聖經上哪裡有如此記載呢?

看來,成雲遠應該是基督教的初信者吧?受洗了沒?聖靈充滿了沒?結出聖潔果子了沒?有沒有讀過舊約全書的詩篇140篇11節記載「說惡言的人在地上必堅立不住」?有沒有讀過新約全書的彼得前書3章10節「因為經上說:人若愛生命,願享美福,須要禁止舌頭不出惡言,...」?哥羅西書4章6節說「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好像用鹽調和,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雅各書3章2節說「原來我們在許多事上都有過失;若有人在話語上沒有過失,他就是完全人,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馬太福音7章19節說「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好好默想這些經文吧!基督徒!可別被耶穌砍下來丟在火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