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心相待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gvh94759/6251380
列印日期:2024/06/20
孰是孰非,焉是一人所能判定?
2012/03/23 22:24:22


此時我正一人坐在食堂中的玻璃窗前默默的吃著今日的特餐,


外加去自助餐區撈來的青菜和炸豬排。


一如往常,身旁的座位坐著一位比我稍微資深的同事,


我們由同一位大姐姐帶著,我們並不怎麼交談,


雖然昨日之前都在同一區工作,直至今日她才被調去樓下,回到自己單位。


她開始一邊吃著今日餐點一邊拿起智慧型手機出來看,


手指滑動一下,接著開心的笑起來,


此時她也許正看著用App下載下來的漫畫吧!?


 


我開始思索現在的普遍現象,


為什麼不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讓人流露出真心的微笑?


卻是自顧自的看著一台冷冰冰的機器開懷大笑呢?


而我也常常幹這種,


只不過,我只對著電腦笑而不是對著智慧型手機,因為我沒有….


 


突然我從玻璃窗看到我們的大姐姐拿著餐點坐在離我有點距離的六人桌,


位於我正後方,她朝我們這邊看了一下,隱約的笑了,


此刻她絕對不是對我笑,而是她看到另一位跟她比較好的新人,


再過不久,大姐姐也拿起智慧型手機開始滑了起來,我心裡隱隱不安,


總覺得等一下會發生我不願面對的事。


 


忽然,我身旁這位拿著智慧型手機的同事朝著大姐姐的方向嬌嗔的說,


~你很白癡耶!


接著很高興的拿著自己的餐點坐到那張六人桌,


而此時,那張六人桌上也依序坐著跟我們同一區只是不同樓層的同事。


 


果然,大姐姐開始批評我,我默默吃著飯,


聽著大姐姐數落我,與剛剛那位同事的附和聲,


我對著玻璃窗的倒影觀察她們與自己一舉一動和面部表情,


為自己現在的處境荒謬得很妙,想笑,可想著我要加油!


努力展開笑容,卻還是不禁的落下淚來,此時我的心中百感交集,


又笑了一下,我早就已經知道她會這樣,


只因我已不只一次聽到她如何跟別人談論,


而我都會故意避開,也許是不想承認吧!


人真的很奇妙,


居然能預感他人的敵意,為了不受他人傷害而獨自默默的閃開,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我保護機制啟動了?


其實大姐姐工作時面對我的態度與質疑也有在我面前表現出來,


她也很老實的說過,這麼久了,講過那麼多遍都不會,我越來越沒耐性了;


也問我說,你真可以嗎?


可我一介新人,左臂上依然繫著新人臂章...我說我可以。


她說要跟主任講。


我想,那你就去講吧!


也許回去D/B重新學,也是一番風景,而最差也就是換工作而已。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佛處!


而認證日都還沒到,還不到最後一刻,至少我努力過,嘗試過。


我難過,因發生這樣的狀況,我和大姐姐心理都不太好受;


我生氣,為自己不夠堅強的心,受傷的情緒而氣憤,只因這一切都不值得。


 


不禁細想,究竟是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我不認為這件事是誰的對錯,


我們只是個性不合,所以不適合待在一塊工作


我的個性溫吞,屬於慢郎中型,大姐姐也許比較急性子,


這兩種人一起工作,可想而知….


 


我細想她會這麼做的動機,在我都會遇到的人面前指責,


她不知是不是故意要讓我聽見,


不想再讓我待在那個圈子,讓我知難而退,可我為什麼要順應她呢?


突然發現我的個性有許些反骨與犯賤,我偏偏不想屈服,


還會裝做甚麼都沒發生過,她若想說,就讓她去說吧!


就當作做善事,讓她發洩一下也好。


 


而我其實也在這裡說著她人的壞,倒也算是扯平啦!


經過這段時間,我有外勞比台灣人親切、可愛多了的心情


自從組長把我從D/B被調到Wafer Saw


本來是外勞的大姐姐順理成章換成台灣人,雖然語言溝通比較沒有障礙,


但相處,難!



國中,也有發生類似的事,那不美好回憶之一,


記得那時健康教育的考試,沒有達到標準分數,差10分打一下,


我被打完一、兩下後,


改我考卷的女同學可能覺得不太對,借去我的考卷看一下,


她發現自己多扣分了,把失去的分數立刻補上,剛好達到標準分,


就愧疚的跟我說,


~對不起,我不小心改錯,害你被打了!


也就是說其實我白挨打了,


我當時覺得無所謂,想說算了,被打就被打了,難道說要還回來?


我笑著說,沒有關西


當時,同班的乾姐姐與我冷戰,她與另一掛的人在一起,


所以稍微注意了一下,


她們在下樓行進間聊天,此時我正在學校內樓梯下的文具店,


剛好在死角處,所以她們沒發現,


聽到那位改錯我考卷的女同學跟她們說起剛剛健康教育課發生的事,


害我被打了


結果,我聽到其中一人的回答,


打,打死算了,妳應該要故意把分數再改低一點,讓她多被打幾下!


聽到後一整個無語也只能眼眶含淚的嘆一口氣。


 


只能仔細想,我究竟是做人失敗還是怎樣?


也許,個性必須改...


 曾經以為能永遠如此,不在改變,因我覺得這樣,很好...


但這是不可能的吧!


人,經歷現實,無論願與不願,都將改變,畢竟這世間唯一不變只有變字,


而我只願將來的自己不是變成我現在認為很令人作噁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