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歲月靜好。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fineday08/13811984
列印日期:2024/04/22
* 學當原諒者,比當贏家更重要 / 王浩威 *
2014/06/03 00:01:31



























- 學當原諒者,比當贏家更重要 / 王浩威 -

台灣首起無差別殺人案,心理醫師王浩威表示,反社會傾向的人,
是因缺乏社會歸屬感,而想採取報復行為。

對於透露出「社會達爾文主義」的趨勢,王浩威提出改善方法,用
「愛與寬恕」詮釋生命教育。

犯下捷運隨機殺人案的鄭捷,在高中畢業紀念冊上留下這樣的話,
讓王浩威印象深刻:「我沒有放火燒我家。」

從字面來看,鄭捷知道不可毀滅家人,良知尚可壓抑內心陰影;另
一方面卻也點出鄭捷對家庭的愛恨情仇。

如果不是經常閃過毀滅的念頭,怎會說出這句話?

兩個衝突的念頭扣在一起,存在的念頭轉向外界,形成毀滅別人的
想法。至於他要毀滅的外界是什麼?並不重要。

無差別殺人的心態,或者反社會的心理結構,就這麼形成。

從心理的社會結構來說,事件永遠不是單一。

這次捷運殺人事件是冰山一角,下層有更大的人口基礎;事件之後
,台灣北中南都有人在臉書寫著相同的念頭。

這表示我們社會的疏離感已經日益加深、也越複雜,人與人之間不
信任感更加強烈。

如果社會趨勢不變,這種人會越來越多,而且報復行為會越來越激
烈。

這不只發生在台灣,美國、日本、挪威,無差別殺人事件已經成為
世界趨勢。




    冰山底下看到的是什麼呢?

    [ 霸凌頻傳、媒體炫富 導致贏家通吃、輸家被唾棄 ]

    社會舊價值隨著結構的瓦解而瓦解,但新的社會結構還在摸索,新
    的價值更沒有真正的建立。

    當我們社會的氛圍隨著社會結構的瓦解而鬆動了,充滿了不信任,
    這個社會就像是原始的叢林,是靠自己的力量生存的。

    取而代之的態度,便是「社會達爾文主義」(Social Darwinism)。

    簡單講,「社會達爾文主義」就是社會越來越弱肉強食,越來越是
    「贏家通吃」的遊戲規則。

    一方面是霸凌這類的社會事件經常出現,頻率逐漸提高,社會評論
    也以「一律誅之」來面對。

    另一方面,媒體更經常以羨慕的口吻,描述著那些屬於有錢有權才
    可以擁有的生活,像是豪宅、美食、姣好身材、權力鬥爭、職場勝
    利等。

    這種「社會達爾文主義」,在人類文明史上來說,其實是退步的。

    可悲是,隨著媒體重複傳播,社會越進步,我們反而越來越習慣。

    在「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社會裡,人們傾向相信權力、地位、財富
    等物質價值,並且認為掌握這些便等於占上風、成為贏家。

    至於那些「輸家」,不只是越來越不值得同情,甚至被唾棄。

    而能真正足以聯繫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情感、愛、信任等價值觀漸趨
    式微,越來越不重要,甚至被認為是弱者或輸家才有的表現。

    在「社會達爾文主義」裡,因為彼此不信任,每個人也就會變得更
    保護自己,好比這幾天防狼噴霧、電擊棒大暢銷,許多人在臉書上
    互相分享如何自我防身。

    弔詭的是,當社會更人人自危而自我保護時,同時也不知不覺的與
    他人更遙遠。




      [ 理解、接納、寬恕 用溫暖儀式憑弔受害者 ]

      保護自己,其實也在不知不覺間推開別人;沒能力保護自己的人,
      覺得自己被推離了這個世界。

      於是,在許多人覺得跟這個世界更疏離的同時,也有許多人被激起
      對這個社會的憤怒,也就是反社會傾向。

      他們會覺得遭到社會排擠,缺乏社會歸屬感,而更想採取報復行為
      ,造成「自保↓排擠↓暴力↓進一步自保」的惡性循環。

      遺憾的是,即便是西方先進國家,面對這股惡性循環,目前仍然束
      手無策,因為背後的成因太過複雜。

      雖然我們無力阻擋信任瓦解的惡性循環,但是我們可以減緩速度、
      降低影響。

      是不是可以試著別用過於極端的字眼,好比殺人魔、狂魔,標籤化
      反社會性格的人?

      試著從人的角度來理解,他們受過傷害,他們病了,是一群生病的
      人。

      是不是可以肯定更多的努力,包括接納與寬恕?

      東海大學新聞稿中表示,「每一個人,無論憂喜勝敗,都是我們的
      家人,我們愛著他們,卻也不夠愛他們。」

      二十八歲受害人解青雲的年輕遺孀陳女士選擇放下仇恨,希望三歲
      和兩歲的子女永遠在樂觀和善良環境中長大,而不是仇恨與悲傷。

      他們都是這時代偉大的勇者,是我們應該學習的生命典範,而不是
      媒體經常報導的那些「成功者」。

      是不是可以把捷運車廂裡的悲劇,轉化成一堂生命教育的課?

      我想起二○一一年挪威奧斯陸的槍擊事件過後三天,二十萬民眾手
      持各色玫瑰在市區遊行,紀念死難者,試著用善良與愛消弭血腥暴
      力。

      讓我們呼籲地方首長、行政官員甚至民眾到江子翠站,用和平與溫
      暖的儀式關懷憑弔這群生命曾遭威脅,以及喪失生命的受害者。

      他們雖然不是英雄,但他們每個人對台灣社會而言,都是值得尊重
      的生命;他們每一個人的長相,他們的個人故事,都應該被清楚的
      認識,清楚的熟悉,不再是模糊的面貌。




        【延伸閱讀】
        犯罪動機無一致性,難以防範/各國無差別殺人事件

        1.台灣
        事件:捷運殺人案
        時間:2014/5/21
        傷亡人數:4死24傷
        攻擊形式:捷運上持刀殺人
        犯罪嫌疑人:鄭捷
        身分:(21歲,東海大學學生)
        犯罪動機:求學不易,壓力大

        2.美國
        事件:科羅拉多電影院槍擊事件
        時間:2012/7/20
        傷亡人數:12死58傷
        攻擊形式:槍擊
        犯罪嫌疑人:James Holmes
        身分:(24歲白人,丹佛大學博士候選人)
        犯罪動機:模仿電影《蝙蝠俠》裡的反派「小丑」

        3.挪威
        事件:挪威爆炸和槍擊案
        時間:2011/7/22
        傷亡人數:77死151傷
        攻擊形式:汽車炸彈、槍擊
        犯罪嫌疑人:Andrew Berwick
        身分:(35歲白人,商人)
        犯罪動機:仇外

        4.日本
        事件:秋葉原殺人事件
        時間:2008/6/8
        傷亡人數:7死10傷
        攻擊形式:駕車衝撞路人、匕首殺人
        犯罪嫌疑人:加藤智大
        身分:(25歲,企業派遣員工)
        犯罪動機:被公司開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