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德州文友社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dallasntcls/180500887
列印日期:2024/07/16
釣魚趣 / 仲琦
2024/04/29 23:11:49


坐在夕陽西斜的湖邊,悠哉地握著釣竿,一手拿著飲料,邊啜飲邊欣賞落日,這豈不是我所嚮往的退休生活?


朋友比莉和她先生傑瑞在湖邊買了一塊地,兩人自己動手蓋座小木屋,預備退休後住在那裡養老。夫妻都要上班,週末才有空過去,慢慢地一根木材,一根釘子,蓋了快五年還沒完工。


人算不如天算,比莉得了慢性肺阻塞,心臟機能只剩了百分之三十,連走路呼吸都有困難,被迫提早離開職場。傑瑞也提前退休,加緊腳步把小屋蓋好,兩人一起搬到鄉下湖邊,過起人人羨慕閒雲野鶴的生活。每天呼吸清新空氣,果然對身體有益,比莉的健康逐漸好轉。


搬到湖邊久了,好客的比莉不免覺得無聊,常邀請朋友去小住,聊聊天,回憶以前在職場上叱吒風雲的日子。由達拉斯開到她住的泰勒需兩個小時,習慣大都市便利的朋友鮮少願意專程拜訪,喜愛鄉村生活我就成了小屋的常客。比莉常用釣魚來誘惑我,說不需花錢就有新鮮的魚可當晚餐。我不是釣魚迷,最近一次釣魚的記憶還停留在小時候和爸爸在一片渾濁的小池塘裡垂釣,不記得有沒有釣到魚。不過想到有免費的新鮮魚可吃不由得動心。


每次去湖邊小住,兩人聊得開心,都忘了去釣魚。望著美麗的晚霞,把天邊染成粉紅色,映著白色的雲和淺藍色的天空,我們沉浸在這片美景中。等到夕陽西下天色轉暗,該準備晚餐了,才想起又沒去湖邊垂釣。連續去比莉的小屋好幾次,卻沒一次釣成魚。終於有一次,我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這次一定要去釣魚。過了炎熱的下午,氣候稍涼,我們三人拿了釣竿和躺椅來到湖邊,先挖了幾隻肥大的蚯蚓做魚餌,一人佔據一方,開始釣魚。


想像中,釣魚是件悠閒的活動,大部分時間都坐在椅子上安靜地等魚上鉤。電影上不是都這麼演的嗎?父子倆坐上一整天,也沒釣到一條魚。愛釣魚的人都說,釣魚最重要的是培養耐性。我認為那是釣不到魚替自己找的藉口。


如何把蚯蚓裝上釣鉤,真是一門學問。在嘗試了好幾次都不成功後,比莉自告奮勇替我裝餌。那正合我意,要把蠕動的蚯蚓切成一段段,再穿在釣鉤上,還真有點噁心。


餌裝好了,把釣魚線拋至湖裡,正想坐下喝杯飲料,魚線有動靜了。我趕緊收釣線,嘿,初試者的運氣,一條巴掌大的魚上鉤了。手忙腳亂地把魚拉上來,卻不敢把魚鉤從魚的嘴裡取下。於是,這又成了比莉的工作。把釣到的魚放進籃子裡,比莉又幫我重新裝上魚餌。釣線一入水,還來不及喘口氣,又有魚上鉤了。就這樣一條接一條,魚兒不停地來咬我的餌,我除了不斷地把釣魚線拋到湖裡,馬上又釣到一條把魚線拉起來,其餘的活兒都是比莉在做,結果她自己根本沒空釣魚。而傑瑞站在不遠處,好笑地看著我們,他也無甚斬獲。我釣到最後手都痠了,連坐都來不及坐下,對著比莉大叫:「累死了,釣魚不是該很輕鬆的嗎?」


天慢慢地黑了,漸漸看不清楚周遭的景物,終於可以收竿回屋子了。我看著一簍的魚,再看看被我整得疲憊不堪的比莉,不由得大笑起來。比莉和傑瑞也哈哈大笑。湖畔迴盪著我們三人的笑聲,湖水也快樂地激起一陣陣的漣漪。


晚餐是一大盤香噴噴的炸魚,當然,剖腹、刮鱗和炸魚的工作,還是交由比莉負責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