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berica/124876464
列印日期:2022/08/19
歸去來兮
2019/02/19 20:19:19


實在不該如此醉心於閱讀的,書讀多了才發現:


當潛伏的情生意動與打印成冊的文字不期而遇時,竟有了剽竊之嫌的罣礙。


意念必然超越文字和語言,卻又常束縛於文字和語言;


既如此,就挪借既有文字串起尚未落款的心思吧!


************* 


月光箋


 決定寫信給你,在有著這樣好的月色的夜晚。但,應該選擇怎樣的詞句與文字?
我們之間的情感含蓄又隱密,還有著不能言說的幽微。


 今夜,借月光為箋,


 用河流剪裁、以山岳分段;一座又一座城市,便是斷句了。


 我沒有才思,有的僅是情意。


 不能封緘、無法投遞,我的坦白與真誠,全然攤展,不再掩蔽。


 遲眠的人都見到,似緞光華、如霜美麗。    (張曼娟)


*************


召喚


 陽光把潭水烘暖,暖氣上升,溫存地召喚冰雪。


 冰雪此刻已因嚴寒而凝結、而晶瑩剔透、而堅硬無比。冷到極點,結成固定的形狀,幾乎忘記了自己曾經是清澈流動,時時吟唱的水。


 現在想起,卻不願融化,不願再百轉千迴,好不容易才冷硬如斯。


 卻禁不住潭水的召喚,一縷一絲,入水之前,再留戀一回,水中清絕的倒影。


(張曼娟)


**************


足印


 在你到來之前,我必須離開了。


 穿上我的紅棉靴,到庭前的積雪上,刻意走一回,留下一排清楚的腳印。


 你來時讓小比丘帶領著,到這兒看一看,便可以見出我是胖了或瘦了,看見我深深淺淺的思念。


 我想像你俯身安靜的觀看,輕輕將手掌覆在足印上。


 都是前世的事,我卻獨獨記得這一椿。


 在唐朝,


 長安城,朱雀街的薦福寺。   (張曼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