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羅的思孰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rrowlai0209/10701896
列印日期:2022/08/08
租稅公平?居住正義?
2014/01/22 08:23:38

 


  今天,回家吃晚飯時,剛好聽到TVBS正在播送一個議題,名為"竹科違建多,地方政府機關無法管"?與會來賓大罵政府無能,拆違建速度比不上蓋違建,地方稅務機關沒有去課稅,荒唐至極。


 


對此,筆者根據過去承辦房屋稅經驗,表達我的微小看法:


 


第一、過去針對我承辦過轄區,我們是根據地政機關來函檢附建物測量成果圖來增設房屋稅籍,基本上,只要建物要增蓋樓層面積,是一定要向地政機關申報,除非他是沒有經過地方工務局核發使用執照/建物執照,如此一旦被舉報,地方拆除大隊,便會去拆除違建,很多實務上沒有權狀的建物(我們稱之為未辦保存登記房屋),地方稅務機關也可以依照實際使用情形,去增設稅籍核実課稅,於此,我不懂該名名嘴來賓,係根據何種數據闡明地方政府稅務機關,沒有核實課稅之說?


第二、實際上,地方稅務機關,一個稅務員負責房屋稅的稅籍管理,大約一萬五千戶,這一萬五千戶中,舉凡房屋使用情形變更,稅籍增設,稅籍清查,房屋焚毀,稅務機徵,稅務稽徵,都是由一個人所承辦,今天將心比心,如果是你本人承辦,你真的有辦法做到完美境界?我過去一天的公文量,少則4.5件,多則上到20多件,還不包含現場臨櫃申請或是突然其來的疑難雜症,更何況,我們還有電話要接,有現場勘查的業務要處理,出去現場勘查案件基本上就要花掉半天時間,一個下午至少要跑5個以上案件,看完案件,回到辦公室還沒能準時下班,下午五點才通常是開始處理手邊的公文回覆,假日加班是家常便飯,做的賊死沒有加班費可以領,有也是1.2千元,超過算你送給國家,於此,我要說,我們不是無能,是真的超過負荷,地方財政人力就是這麼吃緊,稅務機關的無奈,不足為外人所道。


第三、針對該名來賓,所講的房屋稅應該要增稅,租賃所得怎麼都讓它逃漏?我是不知道該名來賓是否檯前說的是一套,背後又是玩外一套,以我承辦稅務多年來,我還真沒遇過哪一個民眾對我說:"小姐,拜託你幫我課重稅喔!",任何一個遇到持有房屋、土地的人,被我們補稅或是清查時,都只會給我們擺臉色看,即便是1百元的稅務稽徵案件,都一定要出動地方民意(市議員)代表來給我們施加壓力,用吵的用鬧的,反正只要能不繳就絕對不想繳,近三四年來,雙北城市(台北市.新北市)因為房屋區段徵收率提高,導致房屋稅金也會增額提高,民怨已達沸騰,現在,哪一個財政部長膽敢再喊出房屋稅應該要加碼隨持有房屋戶數提高,馬上被立法委員轟到臭頭,要知道,所謂的立法委員或是地方縣市議員幾乎都是土財主出身,有人會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嗎?既的利益者往往都是資本主義者,租稅公平,從來就只是口號,好嗎?


 


後記:


  寫了那麼多,我只是想要表達一個觀點,當你在看一個新聞事件時,請你用你可愛的大腦去思考,這個問題背後的癥結點,而不是任由情緒去帶動你那萬惡的嘴巴,去罵政府,去責怪任何人。


  今日的台灣確是有很多不公不義之事,政府也有很多地方確實需要改善,以我一個三流學院畢業的人,我並無多麼高超的學經歷,IQ更不算高,但我至少看見了這些問題的癥結:歷來的主政者並無魄力去改革財政稅務這一塊,整體行政部門的組織僵化,電腦資訊系統的落後,單位財政人力吃緊,都是導致我們基層人員,無法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身在上位者,或許也不是真的笨蛋,以我這種咖小都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裡,難道他們真的都不知道,他們可都是擁有財經/法政/公共管理/公共經濟的高階知識份子耶,可見,這樣的改革非不能為,而是不願為之。高階的行政人員,本質上根本無法跟政治利益脫鉤,行政與政治一旦扯在一塊,就是黑箱作業的模式,這一點我在公共行政學早已讀過這個理論,於此,我才會這麼清楚知道,原來那些名嘴/政客講的好慷慨激昂,但一轉身,他口袋的鈔票比我們都滿的太多了。


  是以,你要是問我,以目前台灣的財政還有沒有得救?我會告訴你,換世界級諾貝爾經濟學家來當我們財政部長也還是一樣,你唯一該慶幸的是,我們國家還有我們這些基層人員或是絕大多數的受薪階級肯願意乖乖待在這片地方,默默地貢獻自己心力勞力還有租稅給政府,才得以使得這片土地還能維持現有的狀態,我只恨我自己能力不足,要是可以,我也很想離開這裡去別的國家謀求更好的生活型態,而不是在這裡看著自己的薪水越來越薄,深怕哪天自己就要過勞死,還領不到撫卹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