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影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pple439/4744757
列印日期:2024/07/24
殺手聖誕─我的聖誕樹
2010/12/29 20:22:24

 


    1223,在這從不下雪的城市,卻到處掛滿了聖誕燈飾。有人說,聖誕節在這東方的城市中,只是商人用來賺錢的噱頭!不過,就算真是那樣,對我而言也沒有什麼差別,因為我已經答應了「他」,要接手把世界上最美、最獨一無二的聖誕樹給完成!而且他也承諾過,只要我完成了,那便是屬於我的、我的!我的聖誕樹!呵呵呵……


 


    昨天又接到一份工作,帶今天的工作完成後,那棵屬於我獨一無二的聖誕樹便也距離完成不遠了。啊!對了!差點忘記還要照他的要求把他和那顆聖誕樹做成一對完美的藝術品!那……燈飾的數量似乎不太夠呢。唉!看來今天又得加班了!要是明天還不趕快做到最後一到程序,那棵做了10年的聖誕樹就會功虧一簣!不過,最近似乎已經被盯上了,行事得小心點!


    我隨手披上一旁的黑色羽絨大衣,穿上一雙深棕色低根馬靴。「嘻嘻!真是一點也沒有聖誕氣氛的裝扮呢,算了,反正我是去工作又不是要去約會。」搖了搖頭,不在多想。


    拉開鞋櫃右手邊的抽屜,拿出一把裝飾精美的藏刀,這可是我求了好久才得到手的生日禮物呢!習慣性的用手仔仔細細的撫摸它冰冷的刀身,才用一旁的深藍色布條緊密的纏繞住刀鞘,然後藏入袖口的暗袋。再順手拿起鞋櫃上的一瓶玻璃罐。


    將羽絨外套拉鍊拉到頂點,將自己半張臉藏起來,在將外套的帽子帶上,確認無誤後,才鎖上門,往鬧區走去……



 



 


    「我受夠你了!也受夠這種生活了!」女子尖聲叫囂著。


    「敏敏,拜託你別這樣!萱兒還在旁邊呢!」男子低聲求道。


    「她在旁邊又怎樣?我看到她就討厭!都是她、都是她的出生,害我的生活全毀了!該死的!」女子歇斯底里的叫道,後來甚至面目猙獰的衝向躲在一旁的女孩,緊緊的掐住她的咽喉。


    「媽…..….?!」女孩伸出手,困難的喊著。


    突然「砰」的一聲,勒住女孩咽喉的雙手,逐漸鬆開、滑落……



 



 


    「砰!」深巷中,一個高挑的身影隨著一聲悶響倒地。我站在陰影處,冷眼看著眼前的人倒地,等了一會,確定她昏迷後,我向她走近,將她踢向正面後,抽出藏刀,狠狠的自她的口中洞穿。


    「阿…………。」她痛苦的哀嚎掙扎著,可卻只能不斷的吐出鮮血,她的手筋和腳筋,早在她被痛醒時就被我迅速的挑斷了,熟能生巧嘛!


    「吶!你可別怪我呀!只能怪你平時做人失敗,讓人家拜託我來殺你,不過你別傷心喔!我會把你漂亮的眼珠好好利用的!對了!對了!你想不想要讓委託我殺你的那個人和你作伴呢?他的眼睛也能做不錯的燈飾喔!不過比妳差一些,要不要呢?不說話我就當做你答應嚕!」帶著愉快的笑容,我挖出她的雙眼,小心的裝進一個玻璃瓶中,那麼美的一雙材料可不能浪費了!


    「嘻嘻!這下只要完成剛剛接下的委託,燈飾就足夠了!哈哈!我的聖誕樹要完成了呢!」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阿......……。」此時地上的人又出聲了,雙眼不斷流出鮮血。嘻!她也在為我高興呢!喜極而泣嗎?真是難為她了!


    「吶!漂亮的大姊姊,你不痛嗎?為什麼不像先前的人一樣昏過去呢?你比我先前遇到的男生都還要勇敢耶!為了獎勵你,我就讓你痛快一點離開好了,不用像先前的人一樣等死喔!萱兒對你很好吧?呵呵,雖然委託我的人說要盡量折磨你啦。不過我心情好,就賞你一個痛快吧!嘻嘻!」舉刀,落下,直接刺進她的心臟。我還真是乖孩子呢!爸爸一定會誇我的!不對!聖誕樹再不完成,爸爸會生氣的!我得抓緊時間才行!



 



 


    「敏敏!敏敏!我好愛你!我好愛你!」昏暗的房間中,一個中年男子緊緊的押住一個身上滿是傷痕的少女,一面不斷的摧殘、侵占著少女,一面不停的低喃著,最後在少女體內宣洩出他的慾望……


 


    「過來!我叫你過來!該死的我叫你過來!」中年男子逐漸失去耐心,直接起身抓住欲逃走的少女。


    「爸爸,不要!求求你!我不要!」少女害怕的低泣著。


    「什麼時候連爸爸的話都不聽了?萱兒,爸爸真的很需要你的幫忙!快跟我過來!爸爸教妳做世界上最美、最獨一無二的聖誕樹喔!這是只屬於我們的聖誕樹,不能和別人說喔!」中年男子和藹的說著,手上的力道卻一點也沒放鬆,半拖半拉的將少女拉到書房。


 


    「吶!萱兒是爸爸最乖最棒的小寶貝對不對呀?來,這是爸爸小寶貝的燈飾!」中年男子拿出一顆晶瑩剔透帶有螢光的眼珠,用著充滿驕傲和戀慕的語調說道:「瞧!我們小寶貝的眼珠多漂亮呀!知道怎麼做了嗎?明天把爸爸做成和那棵聖誕樹一對的藝術品好不好呀?」


    坐在床上,半張臉緊緊纏繞著紗布的少女微微點頭,帶著甜甜的笑容說道:「我知道了!爸爸!」



 



 


    「我知道了!爸爸!萱兒很乖吧!你看!」我拿出長長的一串聖誕燈飾,上頭的每一顆燈飾都是我親手取來、清洗、打臘、防腐處理過的!


    「爸爸再等一下喔!我馬上把這燈飾裝飾上去,這樣聖誕樹就完成嚕!」我笑著走向書房的兩個等比例人偶,興奮且愉悅的哼著聖誕歌。


    「奇怪……?似乎少了什麼?」我歪頭不解的看著眼前的聖誕樹。


    「阿哈!對了!聖誕樹有紅色有綠色!串燈飾的現用綠色的,那就應該來點紅色的!萱兒我還真聰明!」我開心的轉了個圈圈,一邊哼著聖誕歌,一邊舉起我最愛的那把藏刀……


 


    「新聞快報!今天早上,警方根據可信線報破門闖入變態殺手TC的住家!沒想到卻在住家書房發現三具屍體!一個獨眼握著藏刀的少女帶著異常滿足的微笑倒臥在兩具站立的男女裸屍腳旁,頸部的鮮血噴灑了一旁的男女裸屍一身,站立的兩具屍體居然被幾百顆串在一起、發出螢光的眼珠所纏繞,乍看之下就像掛著聖誕燈飾的聖誕樹般!法醫鑑定後發現,男屍已經死亡超過7年以上,與其纏繞在一起的女屍則是死亡超過10年,但兩裸屍皮膚仍像生者般光華柔亮,但是雙眼的眼珠皆被挖出!一個小時前方表示,根據化驗結果,眼珠燈飾的頭兩對眼珠分別為兩個裸屍所有,第五顆眼珠則是地上的少女屍體所有,不過第六顆眼珠居然是用那少女的骨隨和肋骨做成!隨後警方便發現,少女屍體上佈滿大大小小的疤痕……。」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