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rld in amee's eyes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mee2003cg/170851612
列印日期:2022/11/29
茶金,該不該查經? (全文)
2021/12/17 23:17:20


剛剛掛掉一個影視圈記者朋友的電話,我們的話題,停頓在影視產業面的成功商業模式,說得我一陣悵悵然。


在今天之前,我依舊很樂觀地看待台灣的影視發展,尤其看到一部部台劇推陳出新,慢慢覺得,我們似乎可以用自己的步伐,走向一個精彩可期的未來,但同時心裡又知道似乎缺少點什麼,一直說不出來,等掛完朋友電話才知道,自己真實的心情,那是擔心面對不可預知的市場。


你說台劇復興了嗎? 不盡然,先不問跨不跨得出海外,光在島內要熱起來,都很乏力。


我常說,我會看台劇主要是因為工作,只要各電視台主力推的,我多半都會找時間看個一兩集,當作辨識,而最近,<茶金>即將成為我完整看完的第四部台劇,因為,它在各方面水平都很扎實,但,如果沒有公部門的支持,我不知道它在產業面的商業模式,算不算成功?


我會看完<茶金>的原因很剛好,剛好它在Netflix有上架,我可以空閒睡前看個一集兩集,剛好它接在<斯卡羅>之後,有點好奇公視想建立的史觀是甚麼。


在沒有壓力下看完了第一集,觀影過程很舒服,雖不至標榜每個畫面都像明信片一般,但它散發出的氣質,很沉澱人心,攝影出身的林君陽導演果然把影像拍出木質茶香,它不一定都美,但很恬靜幽微,我想美術是很大的功臣,此外茶金片名取得簡潔有力,音樂也很好,除了太熟悉模仿秀的郭子乾讓我一開始有點出戲外,其它都好,加上我不懂客語,所以我不太能挑它的毛病。


等到四萬換一元的話題炎上後,我甚至開始為它打抱不平,這個故事需不需要承擔這個歷史?


確實,外匯是這個故事推進很重要的線索,但我還真看不出來這跟美方、國民黨、老共有啥干係(當然史實關係重大,但無關戲劇立場),這個議題被拋出後,可助新一代想了解史實的去多方查證,增加知識外,老實說,我還真覺得觀眾言重了,但這議題會被挑起,我想主要還是因為公視台性的關係。


當國家的公共電視台,變成投資戲劇的最大金主時,我想沒有一個國家如此,理應也不當如此。


因為戲劇就是戲劇,它不應該、也沒必要承擔大眾的史觀,我們的政府應當予以輔助而非正式插旗,但,此刻,若沒有公視和客委會的加持,茶金哪來的預算拍出這樣的質地,而,它能否成功回收變成增益影視市場的正循環,暫時,我還看不出來。


唯一還可以樂觀看待的是,我們的影劇產業不是沒有人才,而是,錢該從哪裡來?



茶金的製作團隊是瀚草影視,該公司在2013年投資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慘賠後,聽說,曾老闆一度只能睡友人客廳避難。


但難得的是,他的信心沒有被擊倒,還能接著得標公共電視的迷你劇集努力做,讓瀚草做工的案子幾乎沒斷過,一直做到<麻醉風暴>,才讓公司整個翻身,我想當時的瀚草,應該得到相當的外部資金,才得以同步開啟電影<紅衣小女孩>系列,一個公司能在電視劇長期練功,又能以電影上擂台博弈,以產業面的商業模式言之,瀚草的經營確實很成功,綜觀台灣現在的影視製作公司,要是瀚草說自己第二,我想也沒人敢說第一。


當然,這要歸功於曾老闆的鍥而不捨,但,還有一個幕後的重要功臣非提上一筆,就是茶金的製作人湯先生。


人稱湯哥,他同時也是真正催生<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正牌製作人,在瀚草之前,他幫大企業家做過發言人,也擔任過客家電視台的副台長,此刻,由他來擔當茶金的製作人再適合不過;我想,茶金是經過相當田野調查的作品,但,它就是一部劇,查經問典應該,但它不是教科書,也不是紀錄片,四萬換一元的議題可以討論,但不足以崩毀茶金的細心雕琢,這是我的看法。


我個人對瀚草沒有喜好,或說有幾度恩怨,但依舊很樂觀看待他們在台灣影視的經營,也相信因它的成功,鼓勵了很多有志投身影視創作的新進。


其實,我跟瀚草結緣頗早,當它還在光復南路跟滾石分租辦公室時,我就跟曾老闆有過一面之緣,或許不只說一面,我們整個會議過程他都在,當時瀚草還是個支援型的製作公司吧,我們來跟一位女導演談電影合作的案子,曾老闆就站在不遠處,完全沒有參與靠近。


只是,他整個過程在一旁保持的微笑,令我印象深刻。


第二次再接觸,是他們正準備開拍職人劇<麻醉風暴>,當時我沒參與會議,但對曾老闆的直覺是,他是個很重視導演的監製;一直到我們能正式合作,瀚草已經發展得很有規模,但我卻是第一次踩雷,那是一部標準的商業作品,算是由文化部、電視台、製作公司、置入廠商的一次愉快合作(這是另外一個內幕故事,細節不在此展開)。


但它拍出來的成品,比起茶金,就像快速沖泡無味的香精茶包,我連一集都吞不下去...



一部戲要叫好叫座,真的得天時、地利、人和才行。


我一直都是主張商業,主張流行文化就是要流行,才有文化,否則自賞即可,自然,對帶有教化目的或創作者自我耽溺的作品,稍有反感,因為,我始終認為,影視工作者都該臣服在服務作品本身,而這個作品之所以誕生,一開始,它就是訴諸於大眾的,出品方可以引經據典,可以天馬行空,故事你想怎麼說都行,但,一定要把閱聽人放在第一位,這是影視業存在的第一法則。


這不是說創作不重要,相反的,創作只是堅實的基礎,影視作品更重要的是必須多面向溝通,而不是單純的發表,尤其,電視劇更是背負著重大財物的投資,不是在寫小說。


因此,當你知道一部戲,必須負荷眾多承軸的重壓時,你會佩服茶金真的做得很道地。


但我仍不禁要發出疑問,如果這只是純粹的商業投資案,這個投資怎麼回收? 它算不算達到影視產業成功的商業模式,如果是電影,我們可以直接以票房來看投資,利弊得失一目了然,但劇,這個產物正面臨一個前所未有的變局,也因為通路的變化,讓產業有點摸著石子過河,還看不到彼岸,或說,影視產業從來都沒有岸。


茶金是公部門的投資,我想對瀚草是夠的,它既贏得名聲,也賺到工資,而公視聚焦眾人目光、政策達標,讓客委會推動文化、觀光,我想夠了,而且是很夠了。


一部戲的成功,需要很多很多細節的堆疊,而失敗,卻只要一個,不幸的是,沒有一家商業電視台能經得起一個失敗,也因經不起,才讓台劇越走越窄,於是,老電視台只能故步自封在自家八點檔苟延殘喘,眼巴巴看著廣告流量逐年奔向網路,再難回頭,而國際串流平台的崛起,竟如茶金寓言般的劇情,光靠北埔茶農手工的內需是煉不成金的,產業要賺錢,就得賺外匯,得靠政府(文化部+公視)、得靠洋行(Netflix)才行?!


歷史總是如此相似,而台灣如何走出悲情。


這由我這個喜歡看英美劇的觀眾來評論,有點諷刺,我就是喜歡在自由開放的台灣,享用世界各國影視工業累積十幾年的精華,目不暇給,而我又怎能回頭要求台灣觀眾的眼睛,必須耐著性子停留在國內的影視作品呢?


沒有市場的商業循環,產業組織必然壞死,但台灣,又能有幾部像茶金這樣的作品? 我暫時沒有答案。


艾謎amee私s(@ameesworld)• Instagram 相片與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