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眼睛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fisher/9249688
列印日期:2024/06/20
發酵29
2013/10/30 06:29:44

真相只有一個


我以我爺爺的名聲發誓,我一定會找出來。


 


回到家中,我先把啤酒給開了,不記得是看食尚玩家,還是什麼鬼旅遊節目說到,偉大的韓國人,喝醉的隔天都是用酒來醒酒的,所以我決定如法炮制一下,於是又順便帶了半手啤酒回來,然後先乾了一瓶,才開始回想,昨天阿貝這傢伙才說完喜歡我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很明顯的偉大的韓國人的體質,跟我們超級偉大的台灣人體質不一樣,我在喝完第二瓶之後,就開始茫了,然後第三瓶的第一口喝下去,我又倒了。


 


這樣子做了個夢。


 


夢境中是在一個沙灘,海水藍的跟天空一樣,波光流漓,一個穿著白衣的女子牽著我的手,要我跟著她踏浪前行,她對著我微笑,然後整個世界彷彿旋轉了起來,我直覺的跟她說:『不要啦!我想吐~』。


 


然後場景一變,好像是在一個病房,白衣女子躺著病床上,面容消瘦了,她看到我,急著想起身,可是起不來,她似乎很著急,我擔心她,走向她時,忽然發現病床空了,我在心裡罵了聲:棍!看到鬼。』


 


然後被嚇醒,發現啤酒倒在我身上,整個人很涼。


 


但也多虧了這涼意,我的思緒冷靜了下來,昨天的片段彷彿斷斷續續的回到我腦中,我記得阿貝跟我說喜歡我,不是我自己亂想的,不是做夢。


 


後續他們又說到詩的事,阿貝跟我死黨吵了起來,阿貝打了我的死黨一巴掌,我死黨拿起酒乾了,說要連罰自己三瓶,我很義氣的說,我幫你擋,結果後面記憶全無,只記得一片黑暗。


 


然後就早上看到他們在打啵。


 


李組長這時眉頭一皺,這事情並不單純,我死黨再怎麼白目,也不可能當著我的面直接硬上阿貝,必竟她是我朋友,可是他們又真的親了,難道是我漏掉了什麼,我沒注意到什麼事嗎?


 


然後我想起,他們刻意的忽略我,為什麼?他們肯定有什麼計劃,難道是想刺激我,因為我太軟弱,所以他們要用在一起來刺激我,好讓我因為阿貝被他搶走,所以因為羨幕,忌妒,恨,然後就想把阿貝搶回來,然後心思就可以從詩那邊抽離,就不會因為我不知道的原因,導致未來發生不幸的事。


 


靠!我就知道他們是為我著想,果然是女俠和死黨。


 


但為什麼不直接安排阿貝和我直接下半身全裸在床上醒來,生米煮成熟飯,我也會認了啊,為什麼好康都是被別人搶走。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