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舒世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254670/52728377
列印日期:2024/07/18
原來是幸福最終回
2016/04/07 11:52:56

「書亞,宇辰來消息了。」


「哪裡?他現在在哪裡?」接到學長的電話,我急著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剛剛伯父打給我說他們剛收到了宇辰從倫敦寄回來的明信片,他跟大家報平安,所以妳不用擔心了。」


「倫敦?」沒想到是這麼遙遠的距離,但知道他平安,我開心的眼淚又停不下來。


他以前是曾經說過想去這城市的但因為課業和工作一直未能成行沒想到這次倒給他藉口圓夢了就讓他散散心吧!等他想通就會回來的畢竟這一年多來,他真的過的很辛苦。」


「知道他落腳的地方嗎?他的手機怎麼打都不通。」


「既然要躲起來怎麼還會用手機?伯父說明信片上他也沒寫地址但要大家放心,說他很好倫敦很美之類的這麼大的人了,不會有事的妳就不用擔心了。只是沒想到這次躲的還真徹底,看來是傷的夠重了。」


「對不起,你都要訂婚了,我們不僅什麼忙都沒幫,還讓你為我們操心,對不起。」


「就是啊!連妳都要往外飛,你們兩個真的對不起我。早知道你們一個個要出走,我就不會選這個時間訂婚,沒你們在,我的心更空。」


「學長?」


「你還想瞞我多久是靜恩不小心說出口的。」


「對不起,不是故意要瞞你的。」


「連宇辰也瞞著我,你們兩個難道只能玩這種落跑的遊戲嗎?」


…….


「不等他回來?」


「知道他平安就夠了,現在心好亂,不想屢次讓爸媽失望,所以我也不能放棄溫哥華的課程,學長,如果宇辰跟你聯絡,請你替我告訴他,我沒有沒有跟主任在一起……」又哭了。


「妳終於願意面對妳自己的心了,雖然遲了一年,但對宇辰來說,夠了。重點是你得自己跟他說他等這一天也等夠久的了


只怕他不願見我了這麼傷他。」


「他走開,有一部分是為逸萍,他不想也不能再誤她的幸福了,逸萍也都懂,就是放不下她對宇辰的感情,這一遠走,大家反而都醒了,真是走的好。」


「學長!」


「開玩笑的啦!只是很開心你們都能面對自己而已,只是,面對自己有很難嗎?這一年被你們三個搞的頭都大了。」


「……」


「不是要責怪妳,妳別生氣啊!」


「只是覺得很愧疚。學長,請你多關心逸萍,我不方便打電話給她其實我好擔心。」


「我會的,剛開始一定很難熬,不過妳放心,經過這麼多事,我相信她比我們想像中的堅強。現在的她跟妳一樣,不外乎是擔心宇辰的安危而已,我待會打個電話跟她說一聲好讓她安心,不要想太多,感情的事情本就勉強不來,她會懂的。現在的妳,不也懂了嗎?」


……


「訂婚妳會來吧?」


「怎麼可能不去。出國以後會有好長一段時間見不到你,我已經開始想你了。」電話的那一端沒出聲音,我知道,我又把學長給弄感傷了。


 


一月份的溫哥華還透著強烈的寒意,語言學校的課程更在期待中正式展開,這裡的同學像是聯合國的組合,既然都有來自異鄉的孤寂,大家反而容易成了好朋友,在融入了各國的文化和生活以後,每一件事情似乎都變得好好玩。


 


一回到家總會趕緊進房間打開電腦,來自家鄉的訊息總是我精神上的歸依,細細閱讀信裡令我思鄉的情緒,而我的天空便能連接著台灣的天空,所以,感覺我從不曾遠離。


                                          


親愛的書亞:


收到了妳的信和照片,就好像妳將溫哥華也整個寄給了我,因為它的美麗風情總在妳的字裡行間變得那麼清晰與充滿想像,妳離開台灣後,寒流一波接著一波來,凍得真像你們幾個人各自孤寂的淒冷,不過我寧願相信妳所說的,風暴過後的天空總會有彩虹,時間一定會平復些什麼的,不是嗎!


上個禮拜我又找逸萍吃過飯,她很好,我想這是妳最想知道的消息吧!她要我問候妳,說自己也在努力找回曾在感情中迷網的自己要妳別掛心。想把妳們的狀況告知遠在英國的宇辰,希望能讓他那顆受了重傷的心趕緊活過來,可是除了收到他寄回來的名信片以外,還是完全不曉得他到底在哪裡落腳,我想他是真的想藉此放空自己吧!他的字裡行間依然消沉,不過他總不會忘記叮嚀我照顧妳和逸萍,雖然很氣他這樣一走了之,但是,其實最可憐的,卻是他。


而他最希望能收到他心情的人是妳,只是這可憐蟲到現在還不知道妳也已離開台灣的消息,還傻傻的擔心妳的新感情……,算了,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就讓他徹底痛過,或許有一天,當你們再次相遇的時候,他才會更有勇氣面對自己吧!


因為我和卉芸的訂婚典禮,延誤了妳出國的預定行程我們一直覺得過意不去,不過少了妳們兩個,其實我才是那個被拋棄的可憐蟲,等你們回來,看我怎麼修理你們!要保重,別讓我掛念,或許有一天,我會帶著卉芸在溫哥華和妳重逢,期待著妳們每個人都蛻變後的春天。還有,別哭了,我人在萬里遠都可以感覺到正在看這封信的妳又已經哭得不成人形。愛哭鬼,要快樂喔!


                                                                            學長筆


 


溫哥華離台灣和英國究竟有多遠?風啊!妳可以將我早已超越負荷的思念,吹向地球的這兩端嗎?妳可以告訴我所愛的每一個人,說我真的好想、好想他們嗎?


 


一早又被寄宿媽媽從床上把我挖起來,除非累到不行,否則她每個星期六總要我陪著她晨跑,說清晨空氣好,運動一下身體才會健健康康,可是,外面明明還飄著毛毛細雨。自從和主任他們工作以後,在台灣養成的夜貓子習慣反讓我這個初到溫哥華不久的東方女子一下子就適應了別人口中苦不堪言的時差問題,所以早起是沒問題,但週末這麼難得的睡覺天卻得拿來晨跑用,在離開舒服的床以前,只會聽見我用國語吱吱喳喳的碎碎唸,穿上運動服,再綁上個馬尾,還是得含淚跑步去了!


 


迎面而來的水氣讓剛踏入雨中奔跑的我更加打著哆嗦,不過細如絲的雨打在臉上倒舒服的讓睡意全消,然後愈跑愈熱,然後雨莫名其妙的停了,寄宿媽媽說我臉紅通通的像個蘋果。回到家已九點多,暫時沒了睡意,今天中午和同學約好去吃希臘餐,時間還很充裕,乾脆換好衣服,然後跟寄宿媽媽說了一聲,便又拿著靜恩寄來的小說來到旁邊公園找了張椅子坐下來,靜恩說怕我離開中文環境太久,以後和她見面會有溝通不良的問題,所以老收到她寄來的台灣產物,雖然我笑她低能想太多,其實知道她是想藉此排遣我想家的寂寞,此時風又吹過我了然於心的笑容,清晨時分,我閱讀著來自家鄉的文字,那樣熟悉與感動。


 


隱約聽見幾個小朋友的笑聲向我靠近突然嚇醒,睜開眼睛,陽光有些露臉了,都怪寄宿媽媽沒事這麼早吵醒我,天氣冷颼颼我竟然還可以靠著椅子打起盹來?走到身旁來撿球的小朋友被我突然坐直猛伸懶腰的身子給嚇得退了好幾步遠,忍住笑意把球撿起來還給他們,一句謝謝後,他們像飛一般的逃離,拜託,沒看過東方人啊!彎腰撿起掉落在草地上的小說,仍是濕淋淋的草地,弄濕了書本一角,拿出口袋裡的面紙擦拭著,都快三個月了,我離開台灣的日子。


 


「書亞……


 


自雲層穿透的陽光雖然薄弱,那光亮卻讓自己打從心底暖烘烘起來,想好好的享受這早晨所以漫不經心的在公園裡轉圈圈的晃著。突然聽見一個聲音,安靜的停下腳步,卻沒有尋向聲音的來處,甩甩尚未清醒的腦袋,我想我是沒睡飽吧!醒過來馮書亞、醒過來!


 


「書亞!」


 


……?」這來自背後不遠處,久違卻熟悉的聲音叫住我再次移動的步伐,我愣著,因為沒有轉身面對這可能只是幻覺的勇氣。直到聽見緩緩向我靠近的腳步聲,書本便從手中迅速滑落。風啊!是宇辰收到了我想念的訊息,對不對?


 


「書亞,是我……」終於我緩緩地轉身,因為這已經開始哽咽的聲音,是再熟悉不過、永遠都那麼溫柔的聲波。一樣隔著兩公尺的距離,再見怎麼卻恍如隔世?淚水滑落的速度太快太急,尚未看清楚眼前這如幻似真的身影,宇辰已快步向我走來緊緊的將我擁在懷中,沒想到我們從台灣出走的傷心,卻在溫哥華的天空下重逢,雙手緊環著他的腰間回應辰的擁抱,第一次,這麼勇敢的抱著他。


 


「真的是你?你怎麼會……?」


「傻瓜!為什麼一個人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早知道結局是這樣,我又何必選擇離開台灣離開妳


……」我放肆的靠在辰的懷裡哭,盼透過淚水,能讓宇辰看見我這幾個月來,因想念而滿載的酸楚。


 


「一個人在這裡,妳過的好嗎?」


「嗯!只是沒有你、很擔心你。為什麼你可以一躲就快一個季節?為什麼不讓我們找得到你


「妳以為躲著不見妳我就快樂嗎?想讓自己每天都醉妳覺得我快樂嗎?」


「醉……?」他很少喝酒,突然想起在靜恩家喝醉的那一天


 


「難道,在靜恩家喝醉的那時候你就已做了離開的準備?」


「更早吧!一直看不到妳的心,疲倦的早就想是不是該放棄,直到妳承認對偉翔的感情……。世


界…全掏空了」他責備的看著我。


「對不起……


為什麼妳寧願看我一個人痛苦,也不願意鼓起勇氣來面對我們的感情,結果呢?當我們各自天


涯漂泊,這就是妳想要的結局嗎?」


「我不知道你也會選擇離開台灣,我以為你只會離開我……


「有什麼差別嗎?沒有妳,其實到哪裡都一樣空,但待在台灣,我知道我一定會忍不住再跑去找妳,所以只好決定出國充電一陣子,只是沒想到……,事情的發展會變成這樣。」


「你連伯父伯母都沒說明就離開還有逸萍甚至所有人包括我……你把我們急死了


「這麼多情緒又該怎麼說才能說得明白呢妳知道我說不清的。直到離開倫敦的前一天我打了電話給世勳,本來只是想告訴他我累了、想回家了,卻被他先痛罵了一頓,他告訴我關於妳的事情時我當場崩潰,妳怎麼這麼傻?怎麼忍心看到我痛還是選擇離開我?」


「你走後我才明白原來我改變不了這一切,我真的想試著改變的可是……,你一走了之那種慌你不會懂再也找不到你的感覺我覺得……我快活不下去了……」鑽進他懷裡我哭得不知所以,終於明白,自己根本離不開他。


 


你怎麼知道我這裡的住址?」


「回台灣後我便直接到台中找偉翔,以為你們應該在一起的想知道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麼錯,那一晚,他跟我談了很久。也是他,給了我妳這裡的地址。」


「主任……


「嗯!他說,他一直都在等我,因為他知道,我一定會回來找妳的。」原來主任從頭到尾都只在乎我的幸福,而不是他自己的幸福。


「我以為曾經傷害你、也早已經錯過你,我憑什麼奢求能再一次擁有你?如果不是當初在台中火車站打給你的那通電話,也許你的心……還會只是屬於逸萍一個人……


「我的心還不夠赤裸裸嗎?妳明明看見了卻還是選擇重重的傷了我,在妳心中,我真的是重要的嗎?」


……」我很壞,所以無法反駁。


「是我自私的在最脆弱的時候利用了逸萍的感情,所以我更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勇氣早點面對錯誤的一切,到頭來,才這樣狠狠的傷害了逸萍,也傷害了妳。對不起……


「讓你這麼辛苦,是我對不起。僅管我多麼想成全逸萍的愛情,可是當你只留下一封信悄然離開的那一天,我清醒過來了,沒有你在身邊,前面又變成黑暗的漫漫長路,更不曉得一個人到底該怎麼走下去?沒有你……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


「我一直在這裡等待你的訊息,一天、一天的數著,你終於來了……。你根本不會知道我有多擔心多害怕?擔心你是否平安無恙……,害怕你真的就要離開我……怕你再也不要我……


……」宇辰的雙眼早已朦朧。


「學長叫我自己跟你說…,我可以更正我說過的話嗎?還來得及嗎?」


……


「我愛你……


 


辰用狂熱的心緊緊擁吻著我如風般驛動紛飛的愛情。深藏在心中的那片天,彷彿又回到了當年在球場上和宇辰相遇時的顏色,原來,當他在夕陽點綴的藍天裡出現的那一刻起,早已註定了我生命中最最美麗的遭遇。他已乘風而來,從我引頸企盼的方向,自海洋的那一端。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