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恩搶救大兵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Ryan1785/7339864
列印日期:2024/07/20
我看長輩們~
2013/02/26 11:12:09

今年新年前的一天,爺爺離開我們。那天,細雨紛紛,情緒在空氣中凝結。


當天傍晚,家母來電,提及爺爺有發燒狀況,體溫異常升高,在服用完退燒藥後,高燒是退了,但人卻變的清醒,食慾變好,體力也變好,原久臥在床的他,突然可以行走,更吵著要見我父親。我淡淡的對家母說,爺爺因年事高,記憶早已退化,不應記得他有幾個子女。我要家母注意爺爺今天睡前狀況,我擔心會有突發意外。


不料,晚間九點,家母急電,爺爺沒了呼吸。緊急送醫才是正道。家父與家母早已分居多年,這週是由我們這灶照顧爺爺。當時,家父才剛離開,回他那長子家,回他那一間看似溫暖的房間。我在爺爺送進急診室五分鐘後趕到,我看了那一條直線的心電圖,不發一語。急診室醫生只能對我說明,因為家母正激動的撥打我每個長輩的電話,要他們速趕往醫院。


醫生詢問我了解的程度,我對他說明爺爺今天的狀況。醫生對我說,爺爺到院前就已經沒了生命跡象,同時並不建議施行急救,爺爺年是已高,經不起,那只會更折磨爺爺已痀僂的身軀。事實上,我了解爺爺已經離我們而去,沒有痛苦的離開。但,我不能幫長輩們決定,那不是晚輩應該做的事。我請醫生仍進行急救程序。我會儘速給他答案。


面對家母的激動,我只有跟他說,醫生建議我們放棄急救。我在與大伯父的電話中提到醫生的建議及我的看法,伯父選擇不讓爺爺受苦,就讓他離開。掛掉電話後,我才發現,原來,我主觀的影響大伯父決定,是我不願意讓爺爺再受苦。


我進到急救房,發現,雖然有很多護士圍繞在爺爺大體旁,但,急救程序,根本沒有開始。我能體諒他們,與他們道聲感謝後,我慢慢的扣上爺爺被解開的上衣扭扣,對爺爺說,我們要回家了,我們要送他回去了。


當晚,爺爺離開我們,享壽93歲。


我們選擇在家鄉走完爺爺後事,盡那最後的孝道。長輩們選擇用最短的時間,選擇用火葬。我看到了,長輩們的解脫,五名孝子每週一次的盡孝道,將因為爺爺離世而解脫。我看到了,長輩們的解脫,家產多年前已切割,幾週後就可以解脫。我看到了,長輩們表面和諧私底下卻暗潮洶湧,因為他們知道,再幾週,我們可以了無牽掛,沒有牽絆了。


還好,多年前爺爺家產切割時,父親決議留下其中一個戶頭,作為將來兩老人家聘請看護及處理後事之用,現在我才了解,也才學到,將來我會這樣處理我父親若有意分家時的決定。同時,我想,這也才是維繫我們整個家族最後的向心力吧。


元宵前,爺爺大體火化,我看見焚化爐厚重鐵門關起的那一剎那,我掉下的爺爺離開我們這段時間以來的第一滴淚。那時我知道,終其一身,就是這樣而已。我們晚輩能做的僅有,送他一程而已。


我是個無神論者。所有的法事我雖有參與,但我毫無掛念。我知道爺爺只會留在我們心中,不會七天後來看我們。最後的法事,僅為了維繫我們家族最後的相聚機會,但它總該結束。


我們後輩,年輕的一代,在所謂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默契下,我們選用時下年輕人最愛的Facebook上開的一個家族,期望我們能有多一點的機會知道家族的動態,知道原來我們還有親人。


但我知道,很難。


雖然我們流著相同的血液,有個類似的長相。爺爺奶奶已經離開,有機會,我們還是可以多聚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