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via‧隨心所欲‧眼裡的世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Olivia20090408/177133021
列印日期:2023/02/01
我家畫廊
2022/09/14 06:48:04



以下畫作&資料皆取自奇美博物館網站





豐收


朱利安.杜培 Julien DUPRÉ   法國,1851-1910


畫面藉由下方男子翻草上抬的動勢引導出立於貨車上方的男子,以及貨車後方翻草的女子、婦人與小孩。以貨車上方的男子為頂點,連結畫面兩側的馬匹與翻草女子形成了三角形構圖,為畫面帶來平穩、安定的效果。而沿著貨車左上右下的斜度所帶出的景深走向,則在畫面後方的馬匹、農民、茅草屋與天空的鋪陳下,更彰顯作品的廣度與深度。


遍布於前景草地的褐黃色乾草為主要色調之一,畫家運用深淺不一褐黃色調堆疊出乾草堆的厚實感,同時輔以畫刀刮出乾草的真實質感。而遠方天空由白到灰黑的漸層色調,不僅增添畫面韻律之感,更反映當下烏雲籠罩的天候。整個畫面在褐黃色調的乾草與綠色調的平原的配搭下,展現出較為樸實、平和的氣氛。然而,以灰黑色為主的天空,不僅讓畫面蒙上烏雲密布之感,亦醞釀著農民急欲將乾草採收完畢的急切心情。



安特衛普的教堂
裘勒‧維克多‧傑尼森 (比利時,1805-1860)
年代不詳  
油彩.畫布 


傑尼森在此作中選擇描繪該教堂右邊側廊一隅,相互交錯的拱肋層層交疊出高聳且向後延伸的拱頂,展現碩大的氣勢。教堂灰白的壁面、地板的花紋、附壁柱、雕刻裝飾和玻璃花窗等,皆在畫家精湛嫻熟且細緻的畫工下顯得栩栩如生,同時搭配自上方和右側窗戶灑落而下的和煦光線,充分傳達出教堂裡莊嚴隆重的氣氛但又不失宗教撫慰人心的溫暖特質。通道間的點點人物在廣大的教堂下顯得渺小,除了更加襯托出人類在崇高神性前的微渺,也透過他們在魯本斯【卸下聖體】(Descent from the Cross, 1611-14)一畫前各自敬拜、禱告、交談、觀賞和走動的日常樣貌,更加豐富了畫面的動態與趣味性,呈現出宗教信仰在市井小民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



賽姬甦醒 


吉庸姆.賽伊涅克 (法國,1870-1924)  油彩.畫布


塞伊涅克專攻風俗畫,經常於沙龍展出。賽姬的故事源自希臘神話,畫中剛從睡夢中甦醒的賽姬,嫵媚的神韻與立姿有若希臘女神般崇高優雅,背景中帷幕與床巾的白色調運用,象徵著賽姬的純潔,她那S形的動人體態,讓畫中的一切充滿生趣。 


日前剛好提到畫作,便神遊到奇美博物館網站溫故知新,畢竟,他們在我家太久也算是家人了大笑 ,得再好好了解一下。


以上三幅(+以下一幅)購於奇美博物館複製畫,自己另訂製金邊畫框,雖不記得畫作之重點,但偶而抬頭欣賞,心中仍是充滿寧靜喜悅之感。


↓ 寫著寫著突然在UDN相簿撈出兩幅拍好的畫,記得教堂也拍過但找不到了,家裡還有一些沒拍的,但奇美官網也沒找到,等看哪時興起再翻翻吧?! 哈哈 



黛妮希雅
皮耶賀.奧古斯特.考特 (法國,1837-1883)

1870年作品
油彩.畫布


寇特是法國十九世紀晚期的學院派畫家,以嚴謹精巧的繪畫特色著稱。微笑的黛妮希雅懷抱著各種花朵側身坐在林間的岩石上,展現甜美優雅的氣質。露肩且樸素的白衣灰裙,除了展露她白皙嬌嫩的肩頸肌膚,更配合後方的自然景色,凸顯出宛如牧羊女般美好無慮的氣質。


蔣勳大師說,如果有人說你是學院派,那得知道是稱讚你技法扎實? 還是畫風太過匠氣?唉~人生難啦~不過,我愛看氣質美女是真的。



梳妝的女人 


提香 義大利 布面油畫 約1520年 93x76cm 巴黎羅浮宫藏


一位正在梳妝的年輕美貌女子。提香從這個主題出發,精心描繪出形象與光影、表象與真實、可見之物與隱秘之物之間的關係。畫面里的所有元素,都被用來強調這位女子的性感之美。她穿著低領口的長裙,可能是一名交際花。畫面中她正在梳理自己微鬃的長髮。在半昏暗的背景里,一位僕人正幫她端著兩面鏡子。這位女子凝望著畫面左側的方形小鏡,審視映照在身後那面大凸鏡里的秀髮。此時觀眾無法看到她在左邊鏡子裡的形象,但可以方便地看到那面圓鏡里的影像。提香運用這種鏡像魔法,巧妙避開了繪畫的二維狀態,從各個側面呈現出這位年輕女子的美貌,就像雕塑呈現的效果一樣。藉助於這個表現過程,他也在試圖表現繪畫相對於雕塑的優越性。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o8z8q4o.html

※ 這幅畫應不是在奇美博物館購買的,網站上沒看到畫作,時間太久我也忘了。


PS : 看格友留言,我卻跑到奇美博物館神遊,還可寫成文懷疑,難怪每次想減少上網時間,卻每次失敗我好可憐哦





 


不是我愛跟風是老師誰理你,您可以想像一下,有個阿桑正跟著音樂蹦蹦跳跳,雖然舞蹈有改編但並不輕鬆尖叫。 


更可以想像聽到音樂響起,網路上那些抱著奶娃的中年大叔,緊盯著電視癡笑或跟著跳起來的回憶殺~青春回來了


當我們聽著老歌的同時,不也ㄧ樣?《我們只是老了,或許是忘了》(原文:我們只是老了,不是死了)


學舞後發現要記好連串動作並跳在節拍點上,可得花一番功夫,歌曲在生活上的感受可以是方方面面,不只是抒情慢曲,有時還需要跟著動一動誰理你,聞歌起舞,挺好的。


PS: 本想幫文找首歌,卻把筆記寫成日記尖叫難怪寬心美眉在喊時間不夠用⋯⋯我一樣不夠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