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源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634
列印日期:2024/07/15
【台湾】【海军】从万吨驱逐舰来看台湾国防的腐化
2017/10/31 01:16:30

四天前,美国《国防新闻》报导了国军的新造舰计划,随后台湾诸报均引用了该文,例如这篇中时的文章: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923000395-260102。其中最重要的内容是“未来20年内,将建造4艘1万吨的驱逐舰,逐步汰换已老旧的4艘纪德舰,新型的驱逐舰完全国舰国造,并将配载神盾战系,1艘造价约150亿元,是美神盾舰价格的三分之一,初步构想是先建1艘,再依序建造后续。”


我等了三天,但是国防部没有出面辟谣,所以我们可以假定这消息的确代表了真实的海军採购方案。由于这个方案与现实完全没有交集,在国防需要,技术能力和费用预算三方面上都是痴人说梦,如果被批准,其结果必然是20年后,花了数倍于预算的金銭,养肥了无数的贪官,而对台湾的国防毫无助益。台湾近年来,政治混乱,经济停滞,国民必须要仔细考虑,国家的财政是否还经得起这般折腾?


首先,让我们看看什么是万吨驱逐舰。世界上目前在役的万吨驱逐舰其实只有一个设计,三个型号,就是美军的伯克级(Arleigh Burke Class),它的日本版仿制品爱宕级和韩国版仿制品世宗大王级驱逐舰。伯克级是设计来保护航母戦斗群的防空驱逐舰;欧洲,俄国和中共最新最大的主戦防空舰只,有的叫驱逐舰,有的叫护卫舰,如英国的Type 045,法意合作的Horizon Class,俄国的Sovremenny Class和中共的052D级,都只有7000-8000吨。这是因为他们不须要跟着航母戦斗群全球巡弋;在近海防御或以小编队在远洋进行攻势作戦,万吨级的舰只太大太贵,没有经济效率。日本有重整军备、重建太平洋海权的野心,有先进的民用造船和炼钢工业,却又没有自行开发先进舰载装备的能力,是美国的一级盟友,买军备时被敲竹杠的程度最低,照抄伯克级是合理的。韩国人喜欢和日本人评比,其他的条件基本上等同日本,所以造韩国版的伯克级也不是太离谱。以台湾的国际环境和技术能力,国军很明显地是想模仿日韩,制造台湾版的伯克级,可是台湾的各项条件和日韩一様吗?


要制造伯克级,要考虑五项主要的分系统,即舰体,动力,雷达,C4ISR,和飞弹。其中最便宜,最简单,也是日韩唯一能自行设计制造的,是舰体。其他四项都必须从美国引进。但是简单如舰体设计,大型军舰上还是有很多只能从经験上学得的法则,例如损害管制,是民用船只根本没有的考虑。日韩的所谓自行设计,仍然必须让美国或欧洲(世宗大王级是与法国的Thales合建的)的军舰制造商仔细复查,否则造出来的东西中看不中用。让我们假设美国愿意帮助中船,而且竹杠敲得不太过分,那么中船仍然需要中钢来提供大型水面军舰所用的特殊钢材,例如HY-80。日韩都能自制这些钢材,而且有先进的品管能力。中钢则从未生產过类似级别的產品,如果可以胜任,那为什么不用在建造先进民船(如LNG Carrier或深水石油平台)上大赚一笔呢?


日韩仿制的都是2A版(Flight IIA)的伯克级,六年前左右服役,单艘价銭都在18亿美金上下;其中飞弹是完全另外算的,而自制的舰体价銭还不到一亿美元,也就是光动力,雷达和C4ISR就得花17亿美金向美国人买。其中动力系统用的是四座通用电气的LM-2500燃汽轮机,纪德级用的就是60年代发展出来的第一代,原版伯克级用的是第二代,最新的第四代LM-2500+g4功率已达第一代的两倍,是全世界效率最高最先进的船用燃汽轮机,单价只在一千五百万美金左右,物美价廉;可是日韩至少还能生產民船的传动系统,而台湾则根本没有制造传动系统的技术能力,所以等着被美国人宰吧。Flight III的伯克级预定于2018年服役,其最重要的改进在于神盾雷达。旧版的AN/SPY-1使用PESA天线,已经不能胜任对抗中共的J-20隐身戦机的任务,将升级为AESA(详见前文《雷达与隐身技术之间的矛盾关系》),因此其价銭将至少会加倍。新版的伯克级也更新了其C4ISR系统的电脑装备;新研发出来的东西必须分摊研发费用,刚好有台湾这様的超级冤大头在场,美国人会客气吗?


伯克级3版,预定2018年服役;2A版已经落后于共军的052D


总结来说,由于通货膨胀和技术升级,根据美国海军自己在2011年的估计,2018年3版伯克级将比2008年2A版的贵60%左右。所以日韩这些一级盟国如果在2018年要仿制新版的万吨驱逐舰,其单价将在29亿美金上下。可是台湾:1)不是美国的一级盟国;2)没有其他的卖家,不能讨价还价;3)没有任何像様的自主技术,连被骗了都不知道;4)贪腐严重,回扣光台方一边就至少要20%。因为这四点因素,台湾外购武器,向来要比日韩买的价銭高出一倍以上,法国的拉法叶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如果做保守的估计,以日韩价銭的两倍来算,那就是58亿美元一艘,四艘总共7000亿元台币,这还不包含SM-6飞弹。四艘所需连库存备弹至少800枚,美军自购的单价500万美元,总价40亿美元,台湾价你猜会是多少?


如果我们极度乐观到了完全与现实脱节的地步,假设可以用日韩的价銭买舰用设备,用美军自购价买飞弹,而且一毛銭也不花就造出了舰体,四艘万吨驱逐舰连飞弹的总价仍然是4500亿元台币,是国防部估价的7倍有余。因此国防部基本上是说他可以帮国民“自建”最新的iPhone 6,没有绑约,只要1000元台币一台(即苹果付给鸿海等包商的总制造费的1/7),请大家出銭赞助。有多少个傻瓜会想掏腰包呢?iPhone 6的技术难度能和万吨驱逐舰相提并论吗?其实只算美军自购飞弹的价銭就达到国防部预算的两倍,那他不是把老百姓当白是什么呢?


最可悲的是台湾根本不需要万吨驱逐舰。中共近年来对台湾有了压倒性的空优,表面上看来,防空驱逐舰似乎是对症下药。可是防空驱逐舰保护的是舰队,而舰队必须挡在敌我双方之间才能阻止登陆。大陆和台湾相隔只有150公里,中共不会笨到在台湾海峡作舰队决戦,如果国军舰队开入海峡,则将进入所有中共陆基反舰飞弹的射程(详见前文《中共的新一代反舰飞弹)。这些飞弹的价銭有低达10万美元一发的,而世界上还不存在有能抵挡一百发反舰飞弹进行饱和攻撃的军舰,也就是共军只须花费少于1000万美元的代价就可以撃沈离岸150公里以内的任何敌舰(这也是为什么美军会开发“近岸戦船”,即LCS的原因;后来LCS十年里从2亿到5亿美元一艘,以致美军决定停建;其实连2亿一艘的军舰都只适合到第三世界国家的近岸去冒険,而台海却是全世界海空警戒最严密的地方)。所以防空驱逐舰再怎么好,也只能部署在台海戦线的侧后方(如同潜艇一様,详见前文《自建潜艇极不可行》);可是共军已经控制了台海正面的海空,如同两人比武,他已经可以随时将你开膛破腹,那你的屁股再安全又有什么用呢?


其实国军真正可用的武器是大大小小(大的对抗军机,小的对抗直升)机动部署(以避免远程火箭炮的打撃)的陆基防空导弹系统,可是这些防空飞弹不够昂贵而且很多可以真正自制,所以蓝绿两边的大佬都嫌它没赚头。而国防部急着要建潜艇和大驱逐舰,并不是因为它们有任何实用价值,而是因为它们的价位高,系统复杂,混水摸鱼赚头大,以致人人都有兴趣。中共在习近平反腐之后,清廉程度和行政效率已经开始超赶美国(详见这篇纽约时报的文章:http://boss.blogs.nytimes.com/2014/09/22/battling-red-tape-in-america-and-china/?_php=true&_type=blogs&_r=0#more-88720)。如果台湾连军购都不认真搞,还指望要拒统,那不是缘木求鱼吗?



发表日期 : 2014-09-25 23:09





17 条留言





Steve 留言 :


我在1979年就建议国军研发大量有效的陆基飞弹 (2015-12-26)

王孟源 回复:


现在就算有了,也已经没有纪律来做经常性的机动,在战时必然会在第一波被马上打掉。






.... 留言 :


根本搞错重点...重点是神盾系统
因为要装上神盾系统,需要大吨位的船 (2016-08-30)

王孟源 回复:


答案都在正文中,你读了没有?唉,臺湾年轻这代怎么懒成这个样子。






.... 留言 :


以本篇新闻,因为太贵,所以不能造。
因为技术不佳,所以不能造。
因为打不赢中共,所以乖乖投降。
(2016-08-30)

王孟源 回复:


因为打不赢中共,所以不能挑衅。你要重述,也先看懂了再来吧。






Ben 留言 :


防空驱逐舰保护的是舰队,既然都能保护舰队了,为何不能保护台湾呢?
现代军舰在港口也能发挥作用。 (2016-08-30)

王孟源 回复:


防空驱逐舰专职防空,所以挡不了陆基反舰飞弹。正文已经解释过了,怎么真的一个比一个蠢。






Omituofo 留言 :


哎。。。。博主太可怜了,台湾年轻网友和很多大陆的键盘侠一样在键盘上就征服世界了,哪需要事实和分析。用爱就能发电,那需要什么钢啊铁啊的破坏美丽的宝岛土地!大陆也有很多这样的网友,不过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军队的规划,总归在不断贪污的情况下不断发展了。对于台湾,这是政府的失败和时代的不行,对于大陆,这是相反而已. 不过老有一种感觉就是这就是TG宣传中国民党军队该有的样子。。。莫民奇妙 (2016-08-30)

王孟源 回复:


可是下一代是臺湾的未来,再怎么蠢,还是能容忍就容忍。






阿神 留言 :


台湾新造舰计划还是有必要, 因为中国经济实力越来越大, 美国有一天可能因为利益不再卖台湾武器
, 我们需要花一些钱学经验, 以前的飞弹和idf战机就是很好例子, 有了自主基础才能不断研发更先进的武器
至于台版神盾级还是有需要的, 因为那可以延伸区域防空, 在还没有打到台湾本岛前先拦下, 大陆航母目前已有能力
从台湾东部进攻 (2017-04-13)

王孟源 回复:


陆基防空系统还可以关机机动、躲避打击。神盾舰在离岸如此近的距离下,就只是靶子。连美军体系完整的航母战斗群,都已不敢逼近大陆沿海2000公里内,你们是活在哪个星球上,居然以为臺湾版的Burke就打不沉?






frances 留言 :


it's the best if you don't reply to those idiotic comments whick i felt they did it purposely to drain you out...just delete them if you can, i thought i would faint after reading some of those brainless comments...speechless (2017-04-13)

王孟源 回复:


What can I do? 90% of Taiwanese population are idiots, but I cannot forsake my duty to educate them.






阿廖 留言 :


TO:阿神

王大哥的意思是国军现况如果要以小搏大,在经费有限的状况下往陆基飞弹去做才合算也才有机会与共军一博,现在国军的方向完全不合算也不符现况,自建军舰不但技术与经费上困难重重(还不包括贪腐),即便克服了实战上也是4艘昂贵的共军靶舰,除非躲在太平洋,但这样就没有意义了。

唉,我也是台湾青壮这代,并不是台湾年轻人都是弱智的,只是在网路上发言的都是这种货让对岸以为这些人就是台湾人的现况。

我们这些神智清醒知道现况的沉默多数的因为每天忙于生计无暇上网不代表没有清醒的人啊,小老百姓在乎的是生活温饱,意识形态政治立场都是其次,却被政客绑架,真若发生战争死的不会是政客是百姓啊! (2017-05-04)

王孟源 回复:


还有明白人就好。

即使国军一切依照最优策略,也顶多是多杀伤一些共军,战争的结果是无可置疑的,唉。






南山卧虫 留言 :


//真若发生战争死的不会是政客是百姓啊!//

不想发生这样的悲剧, 就请把王兄的鸿文, 选些易读而又不容易引起年青人反感的, 在facebook上广传吧.

例如: 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33023 (2017-05-05)





阿廖 留言 :


虽然我算明白,然并卵。台海战争结果如此毫无悬念,台湾独立又完全不见容于中共(可能造成藏独疆独骨牌效应),那文统就是最佳结局了,而文统越早开始谈筹码越多对台方越好,奈何台湾政客各个都短视近利唯利是图,没一个大格局或真正为民的(马习会很好却没后续),民眾大多都只是会投票的狗,真的是只能仰天长嘆,啊~

我能做的也就是儘量告诉身边的人现况,能做的真的不多,南山兄的提议不错,小弟试试。身处时代巨轮的轮下,只能逆来顺受了。 (2017-05-05)

王孟源 回复:


举世皆浊我独清,眾人皆醉我独醒,这是生存于末世的悲哀。






史谛夫 留言 :


试译本文所连纽约时报的文章

与官僚程序的奋战,在美国与在中国(译文)
作者:Deb Weidenhamer
2014年9月22日
纽约时报

我们都带着刻板印象,特别是对那些我们还没见过的人或没去过的地方。有时这些
刻板印像是被电影或文学所强化,这让我很感沮丧:一想到说外国人可能会认为
「天才小麻烦」 (Leave it to Beaver) 里的克里弗夫人 (Mrs. Cleaver) 就是美国女人的代
表、或者约翰·韦恩 (John Wayne) 那种凡事奋勇进前的硬汉就是典型美国的男人,我
就觉得很讨厌。

但我知道许多美国人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印象,是来自过去对他们的文化和共產党歷
史所持有的普遍信念。

我最常被问及有关中国的问题就是 「在那边做生意你要付多少钱贿赂?」实际上,
我从不行贿,也未曾叫人以我的名义去付钱 – 我并非因为贿赂外国官员是违法才这
样说。当我想要权宜行事时,尤其当我们第一次要去确保我们的「受控行业」在中
国获得营业批准时,是有很多次的时机若我能行贿的话我早就做了。

在共產国家里亦有所谓的「官僚程序」(Red Tape)。任何人在中国申请许可证、核准
证书及营业执照都很花时间,包括中国人,对外国的申请人当然肯定就更花时间了。

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各种会费时拖延的程序,但是当我去年在加州买下一家公司时,
我很震惊于官僚系统的环节是多么地类似,那实际上比我在中国所面临到的还繁复。
我拿它来开玩笑说、也许那些在讨论「加利福尼亚共產国」的人已经在进行某些事
了。在加州买下一家原已立案的公司并移转其营业执照所需要的核可、文书工作与
手续时间,要比在中国开设新的、外商全资拥有的营业还要来的繁缛冗长。

我亦发现中国当地的政治人物要比美国的政治人物对经济发展更感兴趣。我在中国
与一些市长和副市长有多次的会议和餐聚,他们想吸引我们公司的业务到他们的城
市里。在美国,相比之下,我所考虑要投资的城市,我得另外打电话央求朋友帮忙,
才能获得他们经济发展部的回应。

当我遇到具有商业网路相关职务的中国政府官员时,我们常会像老友般的閒谈,他
们会询问有关我公司和我们在中国业务的发展,而若我需要帮助 - 例如我们要到之
前未曾涉足的省区里进行拍卖会 - 这些官员常会为我们引介,或者提出建言该如何
进行整个书面作业程序以跟当地政府交涉。

在美国却根本不是这样。政府官员之间很少有任何管辖权之间的联繫网路,而我从
未遇到过一位政务会代表或一位市长具有商业网路的职能单纯地可以出席来跟商务
业主互动,他们可能会出席做场演讲 - 尤其若是接近选举期间时 - 但不是为了建立联
结。之所以不同的原因也许是中国的官员是被指派任命的,他们不需要担心选举。

我试着提醒自己,所有这些文书的纪绿都有一个目的。我相信不论你是在中国或在
美国,大多数的政府人员是在维繫人民的安全予以保护。有时这些业务服务的交付
不像我们所希冀的那样流畅而完全,但我们都是为了相同的目标而在努力。

而我试图与我所遇到的刻板印象奋战,无论是与他人沟通或是与我自己对话。我的
母亲总是说「只因为别人与你不同,不表示他们是错的。」我希望今天的我不要跟
20 年前的我一样。我已经有所进步和成长,就像我们大多数人一样。

(Deb Weidenhamer是「拍卖系统拍卖师与评估师」的首席执行长。) (2017-06-23)





K. 留言 :


>>与官僚程序的奋战,在美国与在中国(译文)

这种文在美国发一万篇也没有用的,美国人(西方人)根本不认为自己有了解中国的必要,就像我们绝大多数人不会认为自己有了解柬埔寨的必要(这种了解指深入了解,而不是从新闻中获取刻板印象)

就像清末那些号召中国开眼看西方的人,他们的努力有用吗?不到惨无可惨是不会醒悟的,何况现在中国和西方的对比还没有到鸦片战争的程度,大概才到乾隆晚期的程度
(2017-06-24)

王孟源 回复:


中国在鸦片战争之后,虽有部分人觉悟,但仍是极少数。一直到甲午战争,才真正震惊全国,开启了其后一个世纪全民的努力和探索。

英美看中国的崛起,还有点像鸦片战争的阶段,把它当作一个难以理解的特例。等到一带一路把非洲带上来之后,或许会有更大的觉醒。






K. 留言 :


以下转贴

www.zhihu.com/question/60852284/answer/182059795

这两个故事说完了,咱们反过头看台湾,很多事情就明白了。你说这种文章要是多一点就好了,如果让台湾人看到真实的中国,加深他们对咱们的了解,他们是不是就会喜欢我们呢?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恨我们呢?太天真了。

你以为台湾人真的不了解大陆?你以为台湾人真的不知道大陆跟他们的差距吗?台湾人为什么要仇视大陆,要我说还是那三个字——没办法。你说他不抱紧美国日本的大腿,不把大陆描述成黑暗、恐怖、毒菜、没人权的地方,他怎么办?你要他真的喊出来:大陆好伟大,我们跟大陆差距好大,美国人不是真心帮我们,我们只是他们的棋子。好了,这些东西你都承认了,那你还不回归等什么呢?那你非要独立是为了什么呢?

所以,咱们千万别以为台湾人不了解大陆是因为他们看不见真相,因为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2017-06-24)

王孟源 回复:


非理性的反应,无法用简单的理性分析来描述。






刘时荣 留言 :


1993年第一次去大陆,近十年则每年至少去一次,近几年一年去好几次。大陆是影响台湾命运最大的,台湾人应该多去。近几年看到大陆弯道超车,不能无感,其实也曾想写林中斌友人那种文章,但一想到发表后,不免要和一堆人笔战,就歇手,继续过我的逍遥日子了。

我不很同意上文转载那文的看法,"如果让台湾人看到真实的中国,加深他们对咱们的了解,他们是不是就会喜欢我们呢?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恨我们呢?太天真了。"

没错,有些装睡的人是叫不醒,但不是每个人都在装睡,不能以一些人来说明多数台湾人,只要把常去大陆的人的看法,和不曾去,或很久以前去的(那时发展较落后),比较,这两类人的看法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很多大陆网友也是想当然尔在惴恻台湾人怎么想,但毕竟接触台湾人没有我们多。是有很多装睡的人,但清醒的也很多,近年去过大陆回来,清醒比例就越多。网上打嘴炮的乡民,很多是很年轻,没去过大陆的。

虽然有心理防卫机制告诉着台湾人,要看对岸落后的地方,不看进步的地方,但也有一定程度的,比方在上海,看到整洁的厕所,和他认知中几十年前没门的厕所,臭气熏天的厕所,就是明显有别,再怎么心理防卫也没用。搭高铁从上海去杭州南京,一小时就到,假日台北到淡水,要塞一个小时,那会怎么想?

AI时代,台湾是彻底掉队了,李开復说台湾没有本钱成为AI强国,以台湾人的集体智商,当然不愿接受这事实,引来一阵论辩。但未来现实发展会把结果摊在台湾人面前,AI强国就是美国和中国两国,台湾没份。

我力主降低两岸机票价格到正常程度,让台湾人去大陆成本降低,比方说台北人去深圳上海杭州等地,就像去花莲台东一样便宜。看多了,走多了,还能怎么装睡?那些还在装睡的人,讲出与事实差距很大的话,也会有更多醒来的人会告诉他:不是这样。

当地震只有两三级,还可装睡;当七八级时,就得跳下床来逃命了,你根本不必叫他。我认为两岸差距之缩小,甚至被赶超,这震度是越来越强的,越来越有感的,台湾人会想装睡也装不下去的。剩下的痛苦是,年轻一代受天然独的教育,要和必须统一的现实发展,难以接合。这一点,李光耀早已道破,台湾人想独的意愿,不会改变统的事实,只会让想独的台湾人更痛苦。(大意,非逐字逐句) (2017-06-24)

王孟源 回复:


在大陆长期生活过的臺湾人,已超过100万,占总人口5%左右。我常想这些人是不是最聪明、优秀、有开濶胸襟的那5%?

看到现实与理念的差异,能修正理念去适应现实的,只怕仍然是少数,但是希望会比5%多。






临高启明 留言 :


不知道王先生看到最近台军霍克导弹的新闻有何感想?台军最重要的防空任务竟然是这种情形。

其实2008年左右,共军对台应急响应作战想定的部分:空军对付二炮打击后残存的防空部队主要是准备用几千架J-6和J-7改造的反辐射无人机对付的。但是这种sead模式还是比较原始的。经过之后的几年发展,共军的SEAD和DEAD作战方式也已经很成熟了。不知道台军现在是否拥有能够有效反制共军”筷子(J-11)与棍子(J-10)之墙“的作战想定?

个人怀疑台军可能根本没认真考虑过。。。 (2017-06-25)

王孟源 回复:


20年前,臺湾用美国已淘汰的技术和装备,仍然可以压制共军,以质胜量。

2020年之后,即使国军那20万部队完全等同美军,也挡不住,何况还是1960年代的装备。






K. 留言 :


@刘时荣

我想您没看懂那篇文章的意思,他的意思是,台湾人不是不知道大陆发展,也不是因为感情无法接受而不承认

而是【不能】承认,因为如果承认了,他们台独的理由就没有了

我想至少对台湾的铁杆台独派,这个判断是合理的 (2017-06-25)





刘时荣 留言 :


了解,该文意思是,虽了解,但还是得装睡,因为承认,没法台独。

我想装有一定限度,已装不了了。赖清德亲中爱台说一出,地方诸侯友中知中等论并起,显示装不了了,仇中反中走到底是死路,他们是了解的。蔡英文之后,赖清德是最有可能当选总统的。他的亲中爱台说是值得注意的。

每次回头看自己的文,都觉太长,不好意思。就简短作结,了解两岸差距,只能在一定程度内装睡,现实已敲打着台湾,亲中爱台说是个标志。但承认差距,对他们来说,不代表台独没有了,亲中爱台,中台是两国的概念。这和该文作者的想法是不同了,不是承认了,台独的理由就没有了。 (2017-06-25)

王孟源 回复:


两种人都有,问题只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