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文思史齋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Impromptu/7137125
列印日期:2022/06/28
題神鵰
2013/01/07 06:45:56

程陸芙萼任神傷,執念龍女又負襄。

世間原生有痴女,人境再覓無楊郎。

絕情谷底何絕情?斷腸崖邊空斷腸!

終南古墓江湖絕,遍尋無處歸路茫。



〔後記一〕

此詩改自高中時代之舊作。當時初接觸金庸武俠,在所有男主角中最迷楊過。少女情懷幼稚浪漫,將自己代入《神鵰》中諸女,很一廂情願地寫下了:


程陸綠萼小郭襄,多余一人又何妨。
世間原生有痴女,人境再尋無楊郎。
絕情谷底何絕情?斷腸崖邊空斷腸!
一世芳華相思盡,心繫迢迢更何鄉?

這許多年過去,中間也偶爾想起過幾次。上個月中飛越太平洋,登機前一連串的準備與程序令肢體很忙但頭腦卻很閒,不知怎麼就忽地想起此舊作來,當場就把第一聯改寫了。到香港的第一晚由於時差關係,凌晨三點多醒來就再也睡不著。嘆口氣開了電腦,又把第四聯改寫了。


《神鵰》諸女中最是憐惜郭襄,是以全詩中她佔了最多篇幅。提到郭襄,就非加個後記二說說何足道這小子不可。只是從香港一路病回了台灣,又得忙著從南到北會見親朋好友,實在沒力氣再多寫。是以此詩改好了半個月,還是放在草稿匣內等最後定案。就這樣,又從台灣回到了美國。

回到美國後,在台灣時勉強用成藥暫時壓下的疾病終於來算總帳了。新年新氣象,2013年一開頭,我就足足在家躺了三天。昏睡間的空檔偶爾上來寫兩句,唉,此文真是命途多舛。


〔後記二〕


《倚天屠龍記》開頭,寫了郭襄如何苦苦四處尋找楊過,也在交待武林日後幾大新門派(武當、峨嵋、崑崙)起源之餘,側寫了一段才剛萌芽就夭折的情緣。

郭襄以《考槃》一曲相贈何足道,何感於知音當場便痴了。其後編寫了「考槃蒹葭組曲」,且尋找郭襄數日只為彈給她聽,箇中情意不言自明。可惜緊接著在少林打架時話說得太滿,以致最終只因不能十招內打敗張君寶便自覺面子掛不住;偏偏這小子又把自己那不過幾錢輕的臉皮看得比天還重——如此一來,考槃也不管了、蒹葭也不管了、剛萌芽的情愫也不管了、知音有多難遇也不管了、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虚設也不管了,一頓足就此飄然而去。這下倒好,才子佳人當面錯過;之後大家各自悶聲發大財,數十年後武林中多了崑崙峨嵋兩派。

或曰:塞翁失馬,得失之間本難評說;錯失一世之小情小愛,卻成全開宗創派之不世奇功。值!

即興評道:值?果真值?精靈磊落的小東邪郭襄若預知徒孫滅絕師太及周芷若的豐功偉業,大約會哭吧?何足道要是看到日後掌崑崙派的是何太冲班淑嫻此等貨色,不氣得摔琴才怪!

或曰:郭襄放不下對楊過的一片相思,何足道再優秀再深情也無用。

即興評道:「郭襄放不下楊過」是現下大家事後孔明,看完《倚天》所下的結論,而《倚天》的結果卻是建立在「何足道當初立馬走人,從未多努力一分」這個前提上。站在郭襄的立場上想想:小姑娘不滿十六歲就見識了名滿天下的神鵰大俠,偏偏這神鵰大俠還玩笑似地把三件為國為民的大功勞當成壽禮送了小姑娘(這楊過也真是坑人!)。小姑娘生平所識男子,無一能稍及楊過於十一,哪能不就此對楊過情思深種?可何足道不同,他乃琴劍棋三聖,非同一般凡夫俗子;郭襄本就對他頗有好感,待得體會出「蒹葭」之深意時,也「不由得臉上微微一紅」。此事原大有可為,若何足道能看破面子小事,懂得把握真正重要的,留下來和郭襄繼續磨上耗上,誰敢鐵齒說一段時日後,郭襄不會忽有「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之悟?

或曰:「你只須接得我十招,何足道終生不履中土。」這話可是何足道自己說的。就算再不捨郭襄,他也必須重然諾,言出必行啊!

即興評道:得了吧。真要說到重然諾,言出必行,同様是何足道自己說出來的話,「你只須接得我十招,何足道終生不履中土」是諾要履行;那麼「就是這樣,剛才的曲子沒彈完,回頭我好好的再彈一遍給你聽」就不是諾、就不必履行了嗎?說到底,還不就是何足道愛面子過於愛佳人,因此雙重標準,選擇性地言出必行?

那麼可有法子幫何足道解套?姑娘我眼珠一轉,就想出好幾種解法來––

解法一:為了面子得立馬離開中土,可既然郭姑娘是出來遊山玩水的,咱崑崙又風景秀麗,郭姑娘不識桃源未免遺憾,就容在下充個嚮導,引郭姑娘前往一遊可好?(什麼?郭襄未必會同意?好吧,請參考解法二。)

解法二:終生不履中土,可現下人就身在中土,得先離開中土,才能履行「終生不履中土」之諾啊!好,問題來了,有說什麼時候離開中土嗎?沒有嘛!這次來中土待辦事甚多,更得解決終身大事,耽擱個把月、甚或兩三年,那也是情理之常。(若是兩三年之後還追不到郭襄,我看你就死心回崑崙算了。反正總算是努力過了,不留遺憾。)(什麼?此解太過無賴?好吧,請參考解法三,教你個男子漢大丈夫光明磊落不無賴的。)

解法三:注意了,我說真格的,畢竟是你自個兒驕狂托大在先,這會子你便認個錯服個軟,難道還不是該的?難道還虧了你屈了你?只消你身段略略放低點兒,陪上兩句好話,誰還當真會繼續難為你?現成的台階擺在那兒,你自己不肯順勢下來,偏要把面子看得比什麼都大,偏要搞成這樣一個僵局,教人有什麼法兒?

小小感嘆一下:可憐我病中卻為古人擔憂,一邊咳嗽還得一邊為人支招解套,唉,也是苦命得很了。





〔2012-1-10補記〕


小肉球姐不改頑心,雖在休格狀態還是忙裡偷閒,上門打趣兩帖後,再回家去寫了《唧唧復唧唧 ...》一文。我隨後在那兒回應,更正了幾處小節。





留言前請先閱讀本版左側窄欄處的本齋簡介與齋規。為保持版面清淨,違規者將被刪文,不合尊意處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