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今天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llen2008/6465166
列印日期:2022/12/03
民願 民怨 民愿
2012/05/19 18:20:46


涮!前日雨下的好直接,一點都不拖泥帶水,我喜歡,雖然南部已成小災,但庶民也不應牽拖老天爺,經驗守則數據已明示:會淹水又不是新奇事。


漲!漲!當油電雙漲一發佈尚未啟動,你譙他駡齊嗆衰,我說奇勒,好人誰不愛做啊,怎不再凍漲呢,把債留給倒霉的下一代吧,厚~怎有笨到不會退一步就濶天空這步數嗎,何苦惹來一身騷。


菜小鷹曰:「民主聖地」在三重;望全民攜手向前守住台灣。


嘿嘿~曾幾何時三重升格成聖地了掐,那果南郡綠綠民主神主牌何時被悄悄挪移了;總而言之,不管是在那兒,籲所謂愛台灣唱民主的遊行者們請且自律,別說好攜手守住台灣却失控成動手火燒台灣,屆時 不是適可而止可善後的!


嘆,有人當了官是腦滿腸肥趾氣揚,有人是未老先衰莫可奈。


唉,民願過大,民怨過久,民愿過多;


哇哩勒,於是 小人再當道,劣鼠伺機又橫竄!天啊天啊



--------------------------------------


馬:過去4年 對自己有4個「不滿意」

總統馬英九今天召開記者會表示,對最近的政策造成民眾不便或不安,感覺過意不去和不安,對民眾有虧欠。他願意以同理心了解民眾不滿,尊重民眾看法,在可能範圍內照顧最大多數民眾權益。


連任的馬總統明天就職,在民進黨519大遊行出發之際,馬總統在總統府召開記者會,做上述表示。


馬總統說,過去4年之中,他覺得有4件事情做得不滿意,包括創造的就業機會不夠多、平均薪資增加不夠快、貧富差距下降不夠大和政策溝通說明不夠好而讓民眾不了解。


他說,最近的一些政策,造成民眾不便或不安,他感覺實在是很過意不去,「我自己也覺得很不安、也感到對民眾有所虧欠」。


馬總統說,改革的道路都是走上坡,不好走,為了台灣的前途,有些政策不能等,但他一定會尊重民眾的看法,在可能範圍內,照顧到最大多數民眾的權益。


>>>>>>>>>>>>>>>>>>>>>>>>


世界在變! 台灣3總統都做了些什麼.......


【聯合晚報╱記者黃國樑/台北報導】1012.6.19



李登輝執政初期,經濟是照著國民黨既有的藍圖,譬如為避免被邊緣化,1990年元旦即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的名義,提出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前身「關稅貿易總協定」。同期間,台灣也尋求加入亞太經合會 (APEC),這在1991年得到實現。


這時台灣仍主要依據經濟理性進行經濟決策。但方興未艾的台灣民主化運動,包括解散萬年國會等,李登輝的興趣很快轉向,他更專注所謂民主化與本土化的政治工程,而荒疏了經濟。


例如加入APEC的第三年,1993年APEC部長級會議,他請江丙坤發表「階段性兩個中國論」,到了1996年他當選首屆民選總統,幾個月後,即宣布「戒急用忍」政策。


就算官僚部門苦心孤詣地提出包括海、空運中心在內的「亞太營運中心」計畫,但這個雄圖大略,卻被次年的「戒急用忍」徹底澆熄。1996年是個分水嶺,自此台灣即無經濟政策可言。


陳水扁上台執行的是比「戒急用忍」更徹底的鎖國政策,搬出「一邊一國」、「正名制憲」等劇烈的政治運動,讓民粹狂潮四處肆虐,所有的經濟政策幾都是口號,例如像是要讓亞太營運中心復活的「全球運籌中心」,在拒絕推動兩岸直航的現實下,只剩下蒼白的造句,配合這個概念進行的一次與二次金改,則成了貪腐後門。


馬英九試圖回復1995年以前的自由化路線,上任後立即推動兩岸直航,兩年後又簽署兩岸經合架構協議,當協議完成簽署,正是意味「戒急用忍」這個迷亂思維的終結。然而,李、扁兩人掘開的政治海溝太深,馬英九的每一個自由化政策,都受到強烈的杯葛,舉步維艱。


美牛案被在野立委霸住主席台而無法議事,就是一幅清楚的圖像,全民深陷於認同的魔咒之中,對理性的政策嗤之以鼻。但三任總統如此鋸箭式走法,深切地反映台灣發展面臨的深層困境,下一步踏向何處,台灣不能再徬徨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