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狼叟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0939125726/110779221
列印日期:2024/04/14
2018/03/05 08:32:07

去年,去年到今年,今年,今年到明年;故事同軌演進。


變也變、變也不變;只是年老。


***


"我們是鞠躬盡粹,他們是盡情享樂"


老人吃力地擎隻碩大的水棉拖把,在浴室一進門處來來回回地耙梳著;背面婦人面無表情地磨著咖啡豆,讓嘎嘎聲韾帶過一早的怨懟。


時間一過,老人重回樓上;婦人啟門就走。


殺那間,一切又回到靜䀄,誰也聽不著誰的心聲。


雨適時地滴落,把盡情和盡粹都水溶去,什麼理都甭說。


***


那雙眼睛咄咄地尋著,向著閃爍;情勢沒有因此稍改。


只是,換來稀疏的遺憾,把變與不變的事,徹頭徹尾地數落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