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魔法阿嬤重見黎明(全文)
2021/12/19 16:12
瀏覽525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小時候,我都以為,我的奶奶一生下來就是老人,想想,真是幼稚。

最近,看到新修復的<魔法阿嬤>時,讓我不禁回憶起我的奶奶,或許,是因為我小時候也跟片中的豆豆一樣,也是因為爸爸和媽媽發生了事故,才不得不被放養到鄉下老家,跟奶奶住好長一段時光,聽說,我家的所有孫輩,都被放養回老家過,所以阿嬤一直都是家族裡最重要的長者與明燈,從我的童年到正式進入青春期前,我都跟阿嬤生活在一起,不過,我跟阿嬤感情沒其他的堂表兄姊跟她好,因為,我認識阿嬤時,她真的真的已經很老很老了。

以電影來說,魔法阿嬤也很老了,它可以說是台灣最早期的國產自製動畫片,出生於1998年。

當時,台灣流行的動畫也只有日本的宮崎駿,魔法阿嬤算是台灣一次大膽的實驗,直至今日,台灣創作自製的動畫片仍不風行,經過了23年,魔法阿嬤剛剛修復成4K數位的影片格式,讓片子的顏色更鮮活,只是,幫阿嬤配音的文英阿姨卻已經不在了,留下依舊朗朗的嗓音,做音樂配樂的史擷詠也走了,連編劇製作人黃黎明也都離世了...因此,當我看到獨留王小棣導演接受新上映的幕後專訪,一度想哭,明知製作公司稻田這回做的恐是沒效益的事,但我懂此刻,讓阿嬤的魔法重現,更勝一切。

被大家熟稱老師的製作人黃黎明,是阿嬤的發想人,也是編劇,我會認識她,是因為旗下藝人曾兩度主演了她的戲,但,第一版魔法阿嬤上映時,我們還不認識。

但我記得,當年魔法阿嬤入圍過金馬獎,而且是唯一的最佳動畫片入圍者,怎知,最後得獎揭曉結果竟是從缺,那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說來還真有點殘忍,連我這局外人,都感覺怎麼有點針對阿嬤而來,雖然評審後來有給出說法,其一是動畫師黃木村認為,魔法阿嬤的動畫手工粗糙、沒有電腦特效,而另幾名評審則說,阿嬤恐有鼓吹迷信之虞,基於以上種種,才聯手讓阿嬤意外落馬。

但,令人費解的是,若依這樣的標準,何不一開始不讓魔法阿嬤入圍就好?

好笑的是,雖然魔法阿嬤那一年沒有得獎,當年也不算賣座,卻是至今仍令我記憶猶新的片子,或許,就是因為我家也有個老怪醜的阿嬤(奶奶對不起,我相信您年輕時一定比我漂亮),只是,我阿嬤可沒驅鬼的本領,她會的只是趕人...

我真覺得,我阿嬤是全世界最掃興的人。

我是家裡最小輩的孫女,從小就沒有玩伴,每當有鄰居小孩來家裡陪我玩時,正玩得起勁,阿嬤一定就會趕人回家,讓我都覺得丟臉,幹嘛不留人家一起吃晚飯呢? 阿嬤說怕人家的爸爸媽媽會擔心,但我不相信這是阿嬤的真心話;要不就是炎熱的午後,當我放學走回家一身汗想吹電風扇時,阿嬤就坐在自家絲瓜棚下的涼椅上,冷眼罵我,小心感冒,人要心靜自然涼!

我真覺得,我阿嬤就是小氣,但,她可又是投資我發展影視事業的頭號金主。

因為小氣的阿嬤,有一個放在衣櫃卻開放著口的鐵盒,裏頭有數不完的五元銅板,一開始,我以為拿走一兩個,阿嬤不會發現,因為家裡只有我一個小孩實在太寂寞了,所以,我常常租漫畫來打發,有時看到喜歡的本,不想還時,就會跑去書局買本新的留下來,於是,五元的銅板,我越拿越多,拿到買的漫畫越來越藏不住時,就惹來爸爸第一次用藤條鞭打,我知道自己有錯,但更生氣告狀我的阿嬤,真是太不夠意思了。

但阿嬤疼孫鄰里皆知,在我國中三年級時,輔導老師跑到教室要我趕快回家,我才知道我的阿嬤竟然死了。

我走到家巷口,就被家人訓斥跪下去,然後被要求一路跪爬著進家門叫阿嬤,當時的我真的嚇壞了,那是我第一次直面死亡,還搞不清楚悲傷,心上先爬滿了尖刺的恐懼,以至於,其他事都不太記得了,只記得阿嬤的喪禮辦得很浩大,而我卻私下煩惱著,阿嬤害我不能參加畢業旅行,心裡還怪著阿嬤,幹嘛選在這時候死掉! 

當時,真的太想跟同學一起去畢業旅行了,所以爸爸還幫我跟阿嬤擲筊,沒想到,阿嬤一筊就同意了,爸爸還連擲三筊都聖杯,我就開開心心畢業旅行去了,想想,還是自己對阿嬤比較不夠義氣。

等回頭意識到阿嬤已經永遠離開我的生活時,我才知道,有阿嬤叫的時候,真的很幸福,當妳沒有阿嬤了,妳的童年就結束了,人就必須真的長大,不過,我可沒有浪費阿嬤讓我買漫書的投資喔,我練習畫了很多漫畫,幻想了很多故事,大學畢業就進入唱片公司工作,後來還認識了可以把阿嬤永遠封存在時空膠囊裡的人,那就是黃黎明老師。

跟黃老師談論工作,再急躁,看到她自然心靜無波,人一如其名,是道溫暖卻不刺眼的光芒,但跟她說話,她總忍不住地咳嗽,咳到停不下來,那時候,我絕對想不到她會這麼嚴重?

和黃老師合作的兩個案子,一部是2005年公視的<45度c天空下>,一部是2008年三立的<波麗士大人>。

由於我是唱片人轉跑道做經紀,對戲劇是個門外漢,即便自己賠上七百多萬去拍過一部戲,我仍費力理解著,劇組的工作安排,尤其rundown要有順場,順景,然後拆分大塊,再把演員的檔期壓進來,攝影機器從外拍到內最大,所以,再了不起的偶像藝人演員,一進劇組,也就是組織的一員,這讓我特別不習慣,因此常為劇組方便自己便宜行事的安排,跑去找黃老師理論。

第一次黃老師問我 : 為什麼妳的藝人要這麼特別? 這問題問得還真讓我傻眼,如果他不特別就不是藝人了啊?

儘管,我認為我的要求都是在份內的點上,但經紀人跟製作劇組就是常有立場衝突,慢慢合作久了,我才認知,做唱片的跟做戲劇的就是不一樣的人,我當我的藝人是天選之人,而在黃老師看來,他們就都只是學生,而稻田正是影視戲劇業內的學園,多少線上的幕後才子佳人,都出自它的栽培與薰陶,只有我沒看在眼裡,常為了一個不公平,就去跟黃老師要求,然後聽她邊咳嗽邊跟我解釋著,咳到,我只能請求她快喝水,忘了我非要的重點也沒那麼重要了。

一直到2014年,我才在新聞上看到黃老師因肺腺癌去世的消息,我真的好吃驚,第一個念頭是小棣老師怎麼辦?

他們倆是伴侶,不算正式公開,但我們都看在眼裡,潘哥跟稻田劇組一起去非洲,當時我們只能靠Sky Pe每週斷斷續續地聯繫一下,因為我要幫大成報寫非洲週記,趕每週刊在影劇頭版全十,所以總是要跟潘哥聊上一會當地的狀況,但他常跟我說他快昏倒了!

我問 : 怎麼了?

他回 : 導演又在彈吉他唱情歌給製作聽了!

說著我們都笑了,彷彿潘哥說完,也唱了一首給我聽的默契,我覺得,像這樣的伴侶是很神聖的,他們能一起創作,一起耕耘,一起生活,一起說故事,或許,這更是一種傳宗接代。

我曾試著請黃老師教我如何編劇,當時她直接拒絕我,並說她沒甚麼好教我的,我真覺得是她不想教,或許在她眼裡我只是市儈的經紀人,肯定我學不真心,但我還真的開始寫劇本,沒有老師教,只在一旁跟著藝人進劇組偷學,我相信以我的聰明智慧,有朝一日,我一定可以出一個絕妙劇本。(不然怎麼對得起我阿嬤的銅板)

黃老師雖然不在了,但她寫的故事都留下來了,我想小棣老師會把魔法阿嬤做4K數位的修復,就是要讓黃老師的心血,永遠保存下來。

我們都還活著,還有很多故事要經歷,要感受,要成長,我不會忘記有次巧遇黃老師勾著一位銀髮長者散步,我猜那是魔法阿嬤本尊,黃老師愉快招呼我們的笑容,一如那天暖暖和熙的陽光,那是一個偶然,沒想到也是我們的最後一面。

但那個微笑跟魔法阿嬤一樣,永遠都在我的心上。

(全文完)

艾謎amee私s(@ameesworld)• Instagram 相片與影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影視戲劇
自訂分類:壹面之說
下一則: 魔法阿嬤重見黎明(之3)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