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伯公那根超大的白珊瑚菸斗
2022/02/16 19:08
瀏覽1,103
迴響0
推薦72
引用0

每當廟宇慶典我們村內大廟就很熱鬧.好久以前大廟還沒有重建的時候.就是那一座20年代的舊廟.那麼歷史沿革要追溯到阿公那一代了.那時候我大概是讀小學階段.記得廟宇慶典的晚上我從白虎門進入廟內.剛好右白虎的進門處靠牆壁的地方擺著一條長方型的木椅.阿財叔的父親在輩分上堪稱是我伯公了.但在血親上是沒有關係.只是以鄰居的方式稱呼也罷。

我看著阿財叔的父親手拿著一支粗大的白珊瑚製成的煙斗在燈光下閃閃發亮.伯公應該是抽新樂園香菸.看著他手上煙斗香煙裊裊飄著緩緩上升.噴發出一股香菸的濃霧與不怎麼香的古怪氣味.但是伯公他老人家慢條斯理的抽著香菸一口接一口.吞雲吐霧般的瀰漫空間.覺得伯公神秘又心有城府般的惬意.我站在他前面看著煙圈飄渺又神奇.

霎時.突然我仰望著前方牆壁上的現代壁畫.繪圖著那種戰爭的古代服裝.男人拿著刀槍和盔甲的將軍與武士.策馬而來的勇武表現真是威武不屈的精神。看著神像一股神威顯赫凜然的表情.不禁使人敬畏.最高興的是看著供桌下方的虎爺公那麼可愛.小時候不懂事以為是貓神.原來是赫赫有名的虎財神虎爺公。看著頭家與老大穿著清朝的服飾與清朝的帽子以及排列整齊.手上拿著如意斗以及跪著膜拜和站著膜拜都必須符合道士的禮儀進行.這是我第一次來到廟內親眼所見的感受。

出了左青龍的左邊門就到達外邊廣場.看著前方的戲台上大演著歌仔戲.原來是從台灣請來的戲班子.她們化妝之後變成有如天仙一般的美豔.於是我學會他們表演的手勢以及唱歌仔戲的音調.自嘲模仿天才了。然後印象最深刻的那支大白珊瑚菸斗常在我腦海盤旋記憶.老而彌堅的伯公雖然老早已到天堂去了.甚至他的兒子財叔也依然隨行離去人間.真是不勝唏噓.伯公他是日治時代的小公職.應該是擔任里長或保甲之類的官職.所以日文嚇嚇叫.

因此他的家屋建築完全是仿效日本時代的建築模式.他老人家的妻子每天很忙碌的不得了.財叔從來也沒有在做過家事以及也沒有從事捕魚.終年無所事事.所以完全是他的老婆養豬賺錢貼補家用.看著他的老婆長年彎著腰.駝背的身軀真可憐.又生了一大堆女生.沒有一位男生傳宗接代.只好先將三位女兒許配給村民當太太.大女兒嫁出之後.陸續小妹出嫁.另外一對兄弟很幸福就娶了她們倒數一二的姊妹.堪稱門當戶對.么妹還未出嫁時.每次走到他們家門口.他們的么妹就常拿著矮凳子坐在門口洗衣服.衣服下面是一個鋁質的大臉盆.真是辛苦用手洗滌衣服。

其實她們姊妹淘們都長的不錯.身材高挑.眼臉清明撫媚.但么妹唯一缺點就是走路兩腳太開了.真是美中不足.如果我年齡與她們么妹相差不多的話.那必然就到他的家與她認識交往.可是沒辦法.大我兩歲.所以也沒有那種好的緣分。如今他們家女已各自獨立.僅徒留下一間日式祖厝而已.牆壁斑剝脫落許多水泥.顯得滄桑與人去樓空之感。每當冬天寒風刺骨.走過她們家門口道路上.一股北風陰涼強勁有力拂面撲來.使我印象深刻的這一家女主人彎著腰.駝背滿身駒髏的模樣常隨著冬日北風下在豬舍外邊餵豬.但時光已遠颺.留下的是一片風寒的冬日歲月時光.兩旁暗巷中的房屋對立門戶.相望的門窗貼著紅色春聯.告訴人們年年如意吉祥.往事也只能回味。在翌日的清晨.吃過簡便的早餐就搭著交通船離開了島上.那種沉思與感受是外人無法想像的.那麼交通船風塵僕僕地往海上前進.愈來越遠的航行距離.島上家屋就緩緩消失不見了.再見吧島嶼我的家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心情隨筆
上一則: 今日是頭牙也是好彩頭的開始
下一則: 春節前夕想念油菜花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