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被美國政府硬逼住在印第安原住民寄宿學校兒童大多被性侵
2024/06/09 13:19
瀏覽5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被美國政府硬逼住在印第安原住民寄宿學校兒童大多被性侵
報導記者:
1薩裡· 霍維茨, 
2達納 ·赫奇佩斯
3伊曼紐爾·馬丁內斯, 
4斯科特·海厄姆  
5薩爾萬·喬治
2024 年 5 月 29 日

克拉麗塔·巴爾加斯 (Clarita Vargas) 8 歲時被迫住在聖瑪麗教堂 (St. Mary's Mission),這是一所 位於華盛頓州奧馬克的天主教開辦的印第安寄宿學校,該學校是根據美國政府旨在剝奪美國原住民兒童身分的政策而創建的。一名牧師帶她和其他 女孩 到他的辦公室看電視電影,然後當她坐在他的腿上時摸索和愛撫她——這是三年性虐侵的開始,她說。
「這件事困擾了我一生,」現年 64 歲的巴爾加斯說。

70 歲的傑伊(Jay) 是阿西尼博因(Assiniboine) 和格羅斯文特(Gros Ventre) 部落的成員,為了保護隱私,他的姓氏未被公開。。傑伊說,當他 11歲時,斯市的聖保羅宣教和寄宿學校一位耶穌會弟兄在牧師在砍伐聖誕樹的松林旁的小屋裡強姦了他。
「他說如果我告訴任何人我就會下地獄,」傑伊回憶道。
傑拉爾丁·查博諾·杜布爾(Geraldine Charbonneau Dubourt) 是南達科他州馬蒂市一所印第安人寄宿學校的9 名姐妹中的一名,她們表示自己受到牧師的性侵或身體虐待。 ,當她16歲時,一名天主教牧師在教堂地下室多次強姦了她,一名教會醫生和幾名天主教修女強迫她墮胎。
「若有人說你應已克服了被性虐待,但請相信我,你根本無法克服它,」 75 歲的杜布爾說。
《華盛頓郵報》記錄的這些第一手資料和其他證據揭示了聯邦政府系統性地破壞美洲原住民文化、將兒童同化到白人社會並奪取部落土地的行為,這些兒童被從家人身邊帶走,遭受殘酷和性虐待。

從 1819 年到 1969 年,數以萬計的兒童被送往全國 500 多所寄宿學校,其中大多數是由美國政府營運或資助的。孩子們的名字被剝奪,長髮被剪掉,他們因說自己的語言而遭到毆打,給美國原住民家庭和社區留下了深刻的情感創傷。到 1900 年,五分之一的美洲原住民學齡兒童就讀於寄宿學校。其中至少 80 所學校由天主教會或其宗教附屬機構所經營。
《華盛頓郵報》的調查揭示了中西部和太平洋西北部偏遠地區(包括阿拉斯加)天主教學校中美國原住民兒童普遍遭受性虐待的情況。
《華盛頓郵報》發現,自 1890 年代以來,至少有 122 名牧師、姐妹和兄弟被分配到 22 所寄宿學校,後來被指控對他們照顧下的美國原住民兒童進行性侵虐待。大多數記錄在案的虐待事件發生在 1950 年代和 1960 年代,涉及 1,000 多名兒童。
圖拉利普部落公民、全美原住民寄宿學校治療聯盟首席執行官黛博拉·帕克 (Deborah Parker) 形容教會運營的印第安人寄宿學校網絡時稱,“全國犯罪場地”。
「他們在幕後犯罪,」帕克說,他的祖母和其他家庭成員都被送到了寄宿學校。 “他們以上帝的名義行惡。”
為了進行調查,《華盛頓郵報》調查了天主教實體披露的名單上的神父的工作經歷,認為他們曾面臨「可信的性虐待指控」。隨後,《華盛頓郵報》利用教區和宗教團體的名單,確定了 哪些施虐者在印第安寄宿學校工作。記者還查閱了訴訟、宣誓證詞、口述歷史和數千份寄宿學校記錄,並對以前的學生進行了採訪。
。 
《華盛頓郵報》的調查結果發布之際,美國首位美洲原住民內閣秘書黛布·哈蘭德(Deb Haaland)正在仔細審查由美國內政部(她現在是該機構)運營或支持的學校的歷史。
/與過去政府對寄宿學校的調查一樣,哈蘭德避重就輕並沒有深入探討教會開設的學校對美國原住民兒童的性虐待行為。她的部門在2022年發布的一份報告將寄宿學校制度歸咎於美國政府,並指出對孩子們的「身體、性和情感虐待猖獗」。但報告沒有詳細說明發生性虐待的學校、被強姦或猥褻的兒童人數,以及虐待兒童的牧師和其他宗教成員的姓名。
/一位內政部官員表示:「我們非常關心這個問題,但這超出了我們對調查報告的處理範圍。」由於無權公開發言,該官員要求匿名。該官員表示,該部門沒有向天主教會尋求記錄,因為其調查僅集中在美國政府的角色上,並且只審查了聯邦政府文件。
專家表示,《華盛頓郵報》的調查結果是了解印第安人寄宿學校普遍存在的性虐待行為的一個窗口。但虐待的程度可能要嚴重得多,因為被指控的牧師名單不一致且不完整,而且許多倖存被害人還未挺身而出。其他人則年事已高,健康狀況不佳,或像施虐者一樣已經死亡。
/記錄他們的證詞的機會正在消失。
「我已經等待了67 年來講述這個故事,」77 歲的吉姆·拉貝爾(Jim LaBelle) 說道,他是阿拉斯加費爾班克斯的伊努皮克人,他在蘭格爾學院(Wrangell Institute)度過了六年,這是該州一所公立學校,距離他的家700 英里。他被禁止使用他的阿拉斯加原住民名字。從他 8 歲起,他的身分就改為透過號碼來識別,每年都會分配一個新號碼。
/77 歲的吉姆·拉貝爾 (Jim LaBelle) 是伊努皮克 (Iñupiaq),在安克雷奇的家中。 8 歲時,他和 6 歲的弟弟克米特 (Kermit) 一起被送到蘭格爾研究所 (Wrangell Institute)。 「我已經等了 67 年才講這個故事,」他說。 
美國原住民兒童遭受虐待的事件比天主教會神父在美國和其他國家對無數未成年人進行性虐待的事件曝光早了數十年。 2000 年代初期的這些醜聞讓美洲原住民有勇氣站出來講述自己的虐待故事,並透過訴訟尋求問責。
代表寄宿學校倖存者的美國原住民和奇卡諾律師維托·德拉克魯茲說:“這表明人們可以反抗像教會這樣的強大邪惡實體,並且可以追究人們的責任。”
起訴聯邦政府的嘗試失敗了,但一些性虐待倖存者成功起訴了天主教教區和宗教團體並獲得了和解。
/與住在家裡時在波士頓和其他大城市的教會裡遭受牧師虐待的兒童不同,美國原住民的兒童被送往偏遠的寄宿學校,由涉嫌虐待的人照顧,有時距離家有數百英里。
/在一些寄宿學校,一代又一代的美國原住民兒童一直受到天主教牧師、兄弟姐妹的照顧,他們後來被指控性侵虐待。
《華盛頓郵報》對天主教教區和宗教團體披露的記錄進行分析後發現,有 122 人被指控性虐待,並曾在印度寄宿學校工作。
《華盛頓郵報》調查的 22 所學校中,有 18 所學校連續 91 年僱用受到可信指控的神父、修女或修士。在這些學校裡,一代又一代的學生一直生活在掠奪者之中。
「他們可以尖叫求救,但沒有人會聽到或相信他們。這是犯罪者的仙境,」前天主教牧師帕特里克·J·沃爾(Patrick J. Wall)說,他曾在該教堂工作,自稱是解決兒童性虐待案件的「調解者」。此後,他一直與代表美國原住民寄宿學校倖存者的律師合作。
美國政府解決寄宿學校遺留問題的努力遠遠落後於加拿大,加拿大向倖存者支付了數十億美元的賠償,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在 2015 年宣布這些學校是一種「文化種族滅絕」。
教宗方濟各於 2022 年前往加拿大,為教會在「當時政府推動的文化破壞和強迫同化」中所扮演的角色道歉。但教宗對美國天主教開辦的印地安寄宿學校的虐待行為保持沉默,在內政部發布報告之前,這些學校很少受到審查。
教會企圖解決了美國教區牧師的性虐待問題,但對印第安 寄宿學校的性侵兒童問題卻很少提及。也未發表正式道歉。
“教會傷害了我的精神,奪走了我的靈魂,奪走了我的童年。”
克拉麗塔·巴爾加斯寄宿學校倖存者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下一則: 性謊言與醜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