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推薦線上小說 四合院裡的讀書人 節錄 2 作者 八零阿濤 ---敬呈謝忱
2024/06/20 10:00
瀏覽78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楊小濤見劉懷民面容憔悴,顯然這幾天是奔波不斷。  “人都齊了,咱們開會。”  幾人聽了都豎起耳朵,但臉上並沒有太多喜色。
  “這次去走動,上級說了兩件事。”
  “一個是,上面開會討論了,否決了我們提出的要求。”  話音落下,幾人身體都不同程度的垮下來。  劉懷民也知道會是這樣,開口解釋著。  “在現有情況下,並不會給予太多幫助,領導正在聯系西北的農場,若是順利的話,會消化一部分產能。”  “至於其他的,就要我們自己努力了。”  劉懷民說完,臉上同樣沉重。
  這幾天的奔波下來,情況遠比自己想象的要糟糕。  明面上,是打著備戰的幌子,實際上卻是行地方保護。
  當然,全國確實是都在備戰,東西南北,四邊都不安寧。  國內主要城市更是修建地下工事,地方民兵不僅要加快生產,還要組織訓練。 但這不是拒絕的理由。
  他清楚上級是怎麽想的,就是看到大部分資源投入到成熟基礎建設上,生怕新生事物破壞了現有的經濟體系,破壞供應脆弱的經濟體系。  但一味的守舊就能實現經濟騰飛了?
  國內需要的是不斷注入新的活力,守著一個爛攤子不去去腐存精,只會繼續腐爛下去。  這是一個,逆水行舟的時代啊。  劉懷民心情沉重,正是因為自己清楚,所以才會奔波上下。
  但,除了上級領導跟夏老,其他人,都不待見。  他們習慣了現有的思維,沉湎於現有的體系。  他們,被束縛的太多了。

  “其實,咱們四九城周圍完全可以消化掉。”  楊祐寧說出自己的意見,隨後看向楊小濤。
  楊小濤清楚啥意思,就是讓農業部的人出手。  但,他只是個掛號的乾事,這事做不了主。

  “消化掉有啥用,不給份額,原材料一卡,咱們能做幾個?”  陳宮抱怨著。

  當初製造成功拖拉機時候,這個領導那個首長的都來祝賀,並且信誓旦旦的保證順利進行。  可現在好了,說過的話,就跟,放屁似的。

  徐遠山沒有說話,只是皺著的眉頭說明心理的不平靜。

  “唉!”  劉懷民呼出一口濁氣,“第二件事,就是有人提出將圖紙公布出去,軋鋼廠還是要回歸本職,生產拖拉機這樣的機械,交給專業的工廠來做。”

  砰  楊祐寧一巴掌拍在椅子上,楊小濤離得近,嚇了一跳,然後就看到楊祐寧的右手都拍紅了。  “做夢!”
  嘴裡吐出一句,整個人都氣的說不出話來,可讓他說出什麽‘拒絕”的話,又跟‘大公無私’‘勇於承擔奉先’的革命精神不符。  他只能喊出兩個字,然後將不甘掛在臉上。

  周圍人都知道楊祐寧的意思,心理同樣不是滋味。

  尤其是楊小濤,作為拖拉機的設計者,製造者,辛辛苦苦搞出來,若是拖拉機不合格,被上級打回來還情有可原,可明明已經證明了性能,這時候還要打壓,這還不算,還要白嫖他的設計成果。  這,就是山寨也得要點臉皮吧。  楊小濤沉默著不說話,劉懷民歎息一聲。  “咱們領導也是難辦。”  “他為這事跟向上面做了多次報告,就是夏老也出面了。但,這裡面的利益糾纏,太大了。”

  “狗屁,就是咱們碰了他們蛋糕。一群敗類。”  陳宮喊著,楊祐寧點頭。
  “老陳,少說兩句。”  徐遠山開口喝止,家裡老頭子跟他交流過,最近,風氣有些不對勁,讓他小心點。 至於為什麽,他不清楚。

  看了眼徐遠山,陳宮沒在多說。  其實他也收到自己人的提醒,只是覺得那些人,做的太過了,這才忍不住的說了兩句。

  “眼下,咱們還是要自己想辦法。”  屋子一片沉默,不知何時,楊小濤跟在抽起煙,屋子裡煙霧彌漫。
  “其實,把圖紙交給他們,未嘗不可。”  楊小濤突然冷靜下來,周圍人都看過來。

  楊祐寧突然瞪大眼睛,“小楊,你是怎麽想的?”
  “對對對,你小子鬼主意,不是,是讀書多,怎想的?”  陳宮見楊小濤說話趕緊詢問。

  楊小濤也不理陳宮的話語,只是看向劉懷民,“書記,廠長,咱們可以跟上級請示,再辦一場交流會。”

  “交流會?”  “這個不行,這些廠家都是有生產經驗的,毫不客氣的說,咱們就是後輩,你把圖紙交出來,他們自己就能做。”  陳宮立馬反對,那可不是交流會了,那是一群人來這裡拿他們的好處,還羞辱一番,簡直就是強盜啊。

  楊小濤卻是笑笑,“誰說交流圖紙了。”
  “嗯?”  幾人看過來。
  “咱們,以武會友,華山論劍。”
  “你小子,說明白點,什麽華山論劍,華山離這遠著呢。”  楊祐寧將煙頭碾死,“你要搞啥,趕緊明說。”
  “嘿嘿”  楊小濤冷笑一聲,“咱就說,為了加強交流,取長補短,舉辦一場拖拉機會演活動,到時候,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

  “哈哈哈”  “你小子夠陰,到時候看著自己的拖拉機不如咱們的,還有沒有臉要。”  陳宮笑著,看楊小濤這小子越來越順眼,起碼比只會板著臉的徐遠山順眼。
  “就是他們不來,那更沒臉要圖紙了。”  一旁楊佑寧補充道,“不管他們來不來,這次都是咱們贏。”
  “比咱強的,自然看不上。”
  “比不上咱的,給他們圖紙也得掂量掂量,會不會打臉。”  哈哈哈

  楊小濤又在一旁補充著,“到時候找照相,登報,我就不信,沒人著急。”  “小子,這招夠狠”
  楊小濤只能乾笑著
-------------------------
不等王主任冷著臉開口,余組長率先解釋,“這位同志,與人無爭並不代表就是好人,壞人有時候比好人做的更像是好人。”
  “年紀的增長,是時間的力量,不會改變人的本質。”
  “至於你說的,年紀大的敵人,能幹什麽,呵呵。”

  周圍人突然想起楊小濤說的那句話,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  果真如此。

  “至於,帶來的危害,我這正好有件真事,給大家說說吧。”  余組長一字一句的說著,神情淡然,但語氣中卻帶著一份狠辣。  “當初,就在這裡,四九城的地界。”
  “同樣有一個老太太,就是她帶著小鬼子抄的近道,將我後方戰地醫院數十名傷兵殘忍殺害。醫院的醫生、護士遭到非人的虐待,最後因為這從後方冒出來的鬼子,直接導致前線數千戰士腹背受敵,防線被擊潰。最後.”

  現場沉默。

  “何雨柱是吧。你告訴我,這種人,該怎麽處置?”  余組長笑著,眼神裡卻是冰冷,他在等傻柱的答案。  若是這人仍舊好壞不分,那就是吃飽了充的。  真當對自己好點,就成了好人了?  他不介意送他去西邊,嘗嘗風沙的滋味。  他,有這權力。

  聽到余組長的詢問,易中海登時緊張起來,別說是他,就是聾老太太臉皮都抖了一下,身體更是向前傾斜。  秦淮茹捂著嘴,生怕傻柱犯糊塗,那她辛苦謀劃有啥用?
  楊小濤等人也都看著傻柱。  這問題回答不好,可是會送命的。
  好在傻柱關鍵時候,腦子終於靈光了一回。  “這種漢奸,該千刀萬剮!”  傻柱咬牙說著。
  話音落下,聾老太太雙頰流下兩道濁淚,喉嚨裡一團血液被咽下。

  余組長則是笑了,“還好,陷的不深,不是無可救藥。”  說完,不理傻柱,繼續看向聾老太太。  “您不承認,不代表不是。”  “至於證據,我們會有的。”  說完,余組長向身後看去。

  閻阜貴抬頭挺胸,身旁的三大媽原本的害怕也被拋在腦後,他們已經想清楚,自己做的事是正義的,院裡的人不僅不會怨恨他們,反而會更加擁護。  因為,這就是時代的特色。  人們痛恨破壞他們過日子的敵特。  他,就是抓捕敵特的英雄。  不僅如此,閻解成於莉閻解放等一眾人都站在三大爺身後,全家人同仇敵愾。  而事實上,院裡人確實如他們判斷的那樣,看向他們的眼神都是感激。  不管是做作,還是真心的,這一刻,閻阜貴享受著最矚目的光。

  劉海中嫉妒了,羨慕了,更是恨著。  這種好事,為什麽自己沒把握住啊。  “不行,要,要找機會表現。”
  劉海中也不是蠢人,心理迅速盤算著,怎麽從這件事身上抽身,最好能夠攥取到利益。  目光放在易中海身上,漸漸堅定起來。

  傻柱跟易中海看著三大爺一家走出來,登時茫然了。  怎麽會是他們?  難道不是楊小濤嗎?  不等兩人猶豫,閻阜貴走到余組長身後,三大媽站在一旁,對著周圍人講述起來。  “各位鄰居,事情是這樣的。”  “前些天,我去聾~她家送飯,咱吧都是一個院的,覺得她一個孤寡老人,能幫就幫,就.”
  聾老太太聽著三大媽講述事情經過,心理哀歎,果然,就是那張照片被她看到了。  不過,好在照片找不到了,也算是沒了心事。  小蝴蝶那裡,也有了交代。

  三大媽說完,閻阜貴又站出來說了自己的立場。  “諸位鄰居,同志。作為院裡的三大爺,當初聽說這件事,我也是不信的。”  “畢竟跟咱們住在一起十多年了,沒有親情也有感情了,何況老太太。”  “但作為革命道路上的同志,也為了咱們大院著想,我認為,既然事情有嫌疑,就必須排除掉。”  “萬一搞錯了,我這個三大爺不做了,親自給老太太賠罪。”  “可要是真的…”  “所以,我去找了街道辦。”
  後面的事情閻阜貴沒有說,但院裡人都知道什麽情況。

  “三大爺,你做的對。”  “沒錯,三大爺你沒錯。”  周圍有人喊著,能夠理解他這一番苦心,三大爺倍感欣慰。

  易中海和傻柱卻是滿面死灰。  竟然是三大媽?竟然是三大爺?  哪怕是楊小濤他們心裡也會舒服點啊。
  可最後竟然是三大爺!  一瞬間,心中五味繁雜,道不出心酸。  劉海中看著閻阜貴,滿眼的嫉妒。  這要是換成他,那可就是平步生雲了啊。  看了眼慌張的二大媽,心中升起一股怨恨。  賢內助啊,賢內助。  三大媽那樣的才是,自家的這個,唉!

  等閻阜貴說完,余組長看著聾老太太,對方依舊神情平淡。  心裡已經想到,那張被人看到的照片應該不在了吧。  可惜,無法確認照片上的女人具體模樣。  先前閻阜貴在說明情況的時候,就講到,照片上是三個人,一男二兩。  他猜測,男的應該是死去的螞蚱,至於剩下兩個女的,一個就是面前的王西芹,另一個應該就是小蝴蝶。  若是有小蝴蝶的容貌,讓專家解讀一番,說不定真能找到線索呢。  可惜~~
  “小波,去搜一搜。注意安全。”  余組長提醒一句,小波點頭往後院走去。  而此時,按照楊小濤吩咐的小薇,已經將照片放在聾老太太的箱子裡。
  等小波帶人進來的時候,一番尋找下,終於在箱子底部找到那張照片。  看著照片,小波也有些不可思議。  甚至生出是不是被人栽贓陷害的。  因為,這種東西太重要了,一般人誰敢留著?  原本不抱希望的事竟然辦成了,小波留下人繼續搜查,自己拿著照片跑到中院。  “組長,找到了!”

  余組長登時驚奇,從座位上站起來。
  聾老太太在看到小波手上照片時,也變了臉色。  噗  一口血噴在桌子上,濺落的血水,甚至打在桌下賈張氏的臉上。

  余組長面色大變。  “不好,趕緊救人。”
  “奶奶!”  “老太太!”  傻柱跟易中海驚呼,一大媽更是衝上前,從兩名便衣手裡搶過聾老太太。
  突然的變故讓院裡人一陣驚呼。

  傻柱和易中海被拉開,余組長立刻上前,最後目光停在最下面的扣子上。  伸手摘下,扣子下方有一根尖刺。  “混蛋!”  兩名便衣面色蒼白,這是他們的工作失誤。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