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推薦線上小說 寒門狀元 節錄 5 作者 天子 ---敬呈謝忱
2023/12/01 14:08
瀏覽35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如今已經四月中下旬,發大水的消息這會兒傳到京城,沈溪稍作估算,那這次桃花汛大致發生在三月下旬到四月上旬這一段,或者更早。地方上有了天災後,一般不敢馬上上報朝廷,而是要自行補救,高明城這幾年在河南一手遮天,可能黃河發大水的消息,也是由非正常渠道傳來京城。

到了華蓋殿外,大宴的準備工作基本就緒。
尚寶司設禦座於華蓋殿內,錦衣衛設黃麾於殿外東西兩端,金吾等各衛舍二十四員護衛官於殿內,左右分立,英姿不凡。
教坊司設九奏樂歌樂工於殿內,設大樂樂工於殿外,立三舞雜隊舞師於殿下,文武群臣按朝班列於殿外,東西麵朝而向。

此番雖是大宴禮,但不是例宴,弘治皇帝瑣事纏身,一些禮數相應可減,出席宴會的大臣不必在殿外等候,一律先進大殿座位上坐下等候。
進到大殿內,沈溪和朱希周的位子在西側靠牆角邊,在沒有上酒菜之前,桌上只有酒杯和碗碟。

沈溪施施然坐下,往上首皇帝案桌那邊掃了一眼,不但皇帝沒來,連內閣大學士和六部主要官員也都沒來,或許此時朝廷正在舉行緊急會議,商討如何應對黃河大水,至於對官員的處置,朝廷應該不會太過急切。
按照以往的經驗,就算要治地方官員的罪,也要等大水退去再說,這樣各級官員為了“戴罪立功”,會盡量維持地方安穩。

朱希周湊過頭,低聲問道:“若是一會兒陛下問及治河方略,你準備如何應答?”
沈溪暗自揣摩,剛才在翰林院中還商議好不能當出頭鳥,說出不合時宜的話,現在就問自己關於治河方略,就連朱希周這樣看起來忠厚老實的翰林,也是說一套做一套啊!沈溪打量朱希周一眼,搖了搖頭,意思是要說你說,反正我沒主意。
朱希周沒勉強沈溪,繼續問旁邊席位的王瓚。
一共三個翰林修撰,大家屬於同級別的官員,雖然出發前已經商定好這次宴會不出風頭,可互相間最好還是商量一下,萬一臨時出現變故,弘治皇帝當場發問,如何回答才能引起朱佑樘的關注,從而躋身高位。

到了申時末,眾臣雲集,唯獨弘治皇帝與三位內閣大學士、六部尚書未露麵,官員們議論紛紛,皇帝不至不能開宴,這是規矩,所有人都得勒緊褲腰帶等著上酒菜,可有的人已經在琢磨出恭的問題。
偏偏宮宴中最不方便的就是出恭。
通常皇帝舉行宴席,最好是輕鬆而來,沉重而去,中途不得離場,此時就算如何艱苦你也要強行憋住。

眼看到了日落時分,按照大宴規矩,皇帝要於吉時入場,還要內閣大學士親自往請,此番弘治皇帝與內閣首輔、次輔同時不在,華蓋殿內連個主持人都沒有。
到了酉時二刻,弘治皇帝終於在劉健、李東陽等人的陪同下出來,沈溪跟隨文武百官跪迎,殿外鍾鼓齊鳴,大樂聲起。
沈溪就算不抬頭,也能感覺到此時弘治皇帝心情沉重。
等弘治皇帝升座,文武大臣在鳴讚官引領下,到正殿中央依次排列而列,麵朝皇帝升座的北方而立。
大樂轉換曲調,鳴讚官讚“四拜”,沈溪夾雜在文武百官中,磕頭行禮。
弘治皇帝抬手道:“眾卿平身,入座。”
“謝陛下。”
沈溪跟著文武百官回了一句,這才回到自己的席位坐下,耳邊很快傳來太監那尖利而高揚的聲音:“開席!”

鴻臚寺的侍者從華蓋殿各處進入,將早就備好的酒菜端上來,誰負責送哪一桌,都是提前彩排好的,就算在場有二三百個席位,鴻臚寺的上菜也是井然有序。
只是飯菜上桌之後,沈溪才發覺這皇宮裏的賜宴其實也就那麽回事。
所謂的禦膳,不過是多了一點葷腥,有一條魚,還有幾塊醃肉,另外有幾碟素菜,還是二人份的。
這些東西吃下肚子根本就不管飽,而宮宴隻提供酒水,並不是每次都提供主食,吃過之後可能比沒吃還要餓。

等酒菜上齊,從三品的光祿寺卿為弘治皇帝斟第一爵酒,捧至禦前,教坊司跪奏一曲“炎精開運之曲”,所有大臣再跪。
弘治皇帝喝這第一爵酒時,文武百官可沒資格同飲,要等朱佑樘飲下第一爵酒,百官方可四拜之後而起,二次落座,到這時候百官才可斟上酒,準備陪飲。

從第二爵酒開始,弘治皇帝再飲酒,百官便無須再下跪,不過要等朱佑樘飲下後,官員才可於稍後舉起酒杯陪飲。
第二爵酒飲畢,光祿寺的官員開始進湯水,同樣有禮樂伴奏,文武百官需要起身,等弘治皇帝那邊進湯完畢,群臣才可坐下,接下來是為群臣進湯。

沈溪看了看自己麵前白色的湯汁,隻是很普通的魚湯。
不過現在是四月天,能在京城之地吃到魚湯也頗為不易,只是湯太稀,幾乎可見碗底,舉起來幾口就可下肚,偏偏這會兒隻能看不能喝。

弘治皇帝喝完湯水,樂曲再改,舞師起舞,文武百官可以坐在那兒欣賞一曲舞蹈,中間基本是自便時間,可以吃東西,也可以自行飲酒,不過在每曲舞快結束前,文武百官要自行把酒斟滿,等待為陛下敬下一爵酒。

從開宴到宴罷,一共要進酒九爵,也就是九盞,沈溪畢竟沒那麽好的酒量,所以每一盞不能斟滿,畢竟皇宮裏賜宴的酒水度數相對較高,以他的小身板很容易喝醉。

每一爵酒的規矩,基本跟第二爵酒相同,都是弘治皇帝先飲,百官後飲。
若有什麽進獻的賀詞、賀禮,也要在飲酒之後樂舞之前進獻,但因為王鏊和劉大夏提前去各部通知說黃河大水,使得這次大宴略顯單調,弘治皇帝不發話,任何人都不敢上前進言。

一曲舞蹈結束,到下一曲時會換舞蹈,但三場就要換舞師。
第一場是由男舞師獻舞,後兩場是教坊司的女舞師獻舞,相對而言還是後兩場的舞蹈更能吸引文武百官的注意力。

等九爵酒獻完之後,光祿寺的官員便吩咐撤去酒盞,進“大膳”。

所謂的“大膳”,在沈溪看來就是一大盤好似大雜燴一樣的菜,裏麵葷素都有。正好之前沈溪感覺肚子還沒底,趕緊拿起筷子猛吃幾口,因為不抓緊時間的話,再過一會兒就要撤案桌了。
吃過大膳,教坊司上百花隊舞,這也是整個大宴中舞樂精髓之所在。

表演百花隊舞的舞樂女子,全都是教坊司舞女中的佼佼者,身段優美,而且年歲都在十二三歲到二十歲之間,容貌嬌美。
這百花隊舞,如同春日裏百花盛開,嬌豔異常,加上百官喝了點兒酒,屬於酒足飯飽的狀態,很容易“飯飽思****”,見到這些美貌動人的舞女難免想入非非。便連沈溪,小小年紀喝了點兒酒,這個時候看到這些嬌滴滴的美女,也不由心旌動**,色授魂與。

此時已是上燈時分,隸屬於鴻臚寺的侍從,依次給每一張桌子點上燭台,同時大殿內掛燈陸續被點亮,很快便將大殿映得一片通紅。

百花隊舞結束,鳴讚官唱“撤案”,說是撤案,但只是一種形式,並不會馬上將所有案桌撤走,因為案桌上還有食物沒吃完,按照不能浪費的原則,宮廷賜宴中有“懷歸”的禮數,即把沒吃完的菜打包帶走。

“懷歸”的政策開始於唐宣宗,規定“今後大宴文武官,給食兩份,一與父母,別給果子與男女,所食餘者聽以帕子懷歸”。意思是吃完飯,給一份飯食讓父母吃,至於吃剩下的拿回去給子女食用,這是皇帝仁慈的表現。
至於打包的工作,會在宴席結束之後,由鴻臚寺侍從負責,官員不能親自動手,也不能挑揀。

在“撤案”的同時,鳴讚官唱“宴成”,沈溪趕緊跟隨百官出席而列,麵朝弘治皇帝,然後耳朵裏便傳來銘讚官唱“鞠躬”。這裏的鞠躬可不是彎腰,而是下跪叩首,同時禮樂聲再起,文武百官需要四拜而起。
百官分列東西兩側,儀禮司對弘治皇帝跪奏“禮畢”,然後鳴鞭奏樂。

弘治皇帝朱佑樘起駕回宮,文武百官開始退場,不過在退場之前,包括沈溪在內,所有官員都要等鴻臚寺侍從將食物打包完畢,然後帶著食物離開皇宮。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