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推薦線上小說 寒門狀元 節錄 4 作者 天子 ---敬呈謝忱
2023/12/01 09:57
瀏覽47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沈溪應蘇通邀請,出來參加文會時,得知太子生病的消息已傳得沸沸揚揚,達到滿城皆知的地步。

壽寧侯和建昌伯找江湖術士為太子開壇作法,等於變相引導百姓崇尚迷信,在大臣以及民眾中引發很不好的反響。
嚇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還真有不怕死的人前去應聘,據說僅三月二十二這一天時間,就有不下二十名江湖術士到壽寧侯府,說是自己有大神通,可令太子轉危為安。
死馬當成活馬醫,就算這些人沒什麽本事,也被張氏兄弟舉薦進宮,隻是能不能活著出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不過對於平頭老百姓來說,能進一趟皇宮,親眼看看皇帝和太子,就算死也值得了。

三月二十三,是新科進士拜謁孔廟的日子,沈溪作為新科狀元,又是排在所有三百名進士的前麵。
這天的釋菜禮,由禮部和國子監的官員主持和引導。

釋菜禮來自於春秋時的一段記載:孔子周遊列國,受困於陳國、蔡國之間,七天沒有飯吃,隻能靠煮灰菜為食,可他每天仍於室內撫琴作樂。

與孔子隨行的弟子子路、子貢認為已到了窮途末路的境地,只有顏回仍每天“釋菜於戶外”,也就是每天從野外采摘回野菜,在孔子住所的門口向老師行禮致敬,以表示儘管老師的處境極端困苦,自己仍然堅持做人的原則,跟隨老師學藝。

顏回此舉,體現了他尊師的良好品質,而尊師,正是儒生應該具備的一種崇高的風尚與美德。自隋唐以後,隨著科舉制度推行,釋菜禮逐漸演變為祭孔的主要儀式。

釋菜禮采用的禮器是竹笲,需要用到時令蔬菜,而此時不過春日,北方大地剛解除冰封,蔬菜隻有蘿卜、白菜以及剛剛長成的芹菜、韭菜等寥寥幾種,另外再配上紅棗和栗子這兩種幹果,其中紅棗寓意早立誌,栗子代表敬畏之心。

釋菜禮先拜先師孔子;而後是四配,顏子、子思子、曾子、孟子;最後是十二哲,閔子、冉子、端木子、仲子、卜子、有子、冉子、宰子、冉子、言子、顓師子、朱子。

就在眾進士行釋菜禮的同時,朱祐樘下令李東陽繼續徹查鬻題案,要將所有禮部會試考生的卷子重新拿出複閱,這令以為名分早已板上釘釘的眾新科進士又惶惶不安。
但清者自清,沈溪知道只要沒確鑿證據表明他牽涉到鬻題案,就算最後複核出來有可疑之處,也不能因此定罪。
現在朝廷不過是要給天下讀書人一個說法,至於鬻題案是否真的發生,連朱祐樘自己都不太在意。
當皇帝的,追求的不是什麽明斷公正,而是讓人覺得他是不偏不倚即可,在乎的是輿論風向,並不涉及事件本身。

隨著釋菜禮結束,眾新科進士暫時清閑下來,此後幾天進士之間聯誼的文會和酒宴顯著增多。

再過些日子,朝廷就會放官,到底是實缺,還是掛職等,已不重要。但有件事卻令眾進士很鬱悶,因為以往翰林院的例行遴選庶吉士的考試不會舉行,能進翰林院,那算是天下士子的夢想,可現在夢想卻因為鬻題案而破滅,對於牢獄中的徐經和唐寅恨意更深。

有三個人不用因此擔心,就是這屆一甲前三名,無論是否遴選庶吉士,都不會影響沈溪、倫文敘和豐熙進入翰林院。

蘇通行將動身返回汀州,沈溪答應這幾天陪蘇通多參加幾個文會。
出席完釋菜禮,沈溪依約到了蘇通下榻的客棧,得知蘇通臨時有事出去了,倒是李愈這會兒正在客棧等蘇通回來。
“這不是趙畫師嗎?”李愈見到沈溪,眼前一亮,笑盈盈迎上前來,很顯然他尚不知眼前的少年便是本屆新科狀元沈溪。
沈溪跟李愈第一次見面時,雙方鬧得很不愉快,此時沈溪只想敷衍了事,便上前行禮問候,將走之際,卻被李愈攔住了。
“趙畫師,上次有些誤會,鬧得不太愉快,本想請你與蘇兄過府飲宴,未料你二位都無閑暇,今日正要邀約二位過府一敘,要說怎麽這麽巧呢,正好就遇到趙畫師……緣分呐……”

沈溪昨日與蘇通參加文會,聽蘇通說及,李愈得知他是舉人後,親近和恭維越發過分,甚至連舉人之間的文會也想參加。蘇通在京城頻遭打擊,難得享受這種被人崇敬的感覺,詢問沈溪是否介意向李愈正式“引介”。

沈溪回答很簡單:太忙了。“在下有事,若蘇兄不在的話,先行告辭了。”沈溪直接拱手告辭。

“別介。”李愈難得見到沈溪,沒有放走他的意思,“我們還是說說上次那……就是那幅畫,那女子與舍妹樣貌上頗有幾分相似,卻不知是哪家閨秀?在下很想認識一番。”
跟蘇通的反應基本一樣,李愈對那畫中女子念念不忘,可那女子本身就是沈溪根據李愈的妹妹李二小姐的相貌升華出來的,世上不可能有這樣一個人。

正糾纏間,蘇通匆忙回來,手上拿著一個紅封,直接交給沈溪。

“趙……老弟,你看,這是壽寧侯府派人送去東升客棧的信函,你不在,恰好我前往客棧找你,禮物就由我順便捎帶回來了。”
紅封看起來沒什麽特別,不過拆開後裏面卻暗藏玄機,原來張鶴齡送給他一塊白玉佩。
在明朝,翡翠並不值錢,不過和田白玉卻有幾分價值,一塊小小的玉佩,怎麽也價值個十幾兩銀子,這壽寧侯府給他這個新科狀元的“見面禮”倒是價值不菲。
玉佩不大,看起來像是作為扇墜使用,君子佩玉,沈溪拿在手上看了看,並不覺得有多稀罕。

倒是李愈帶著幾分驚訝:“壽寧侯府送給趙畫師禮物,莫非是邀請趙畫師去府上作畫?”
蘇通沒介紹沈溪的真實身份,本身沈溪年歲不大,李愈只當沈溪是個沒有功名在身的畫師,既然壽寧侯府都能邀請沈溪,似乎只有一個解釋,就是沈溪的畫工實在太好,連壽寧侯都欣然向往請他作畫。
至於要作的是山水,又或者是人物,甚至是否跟他所求一樣是|春宮,就不得而知了。

蘇通笑道:“那當然,趙畫師的名頭可不小,壽寧侯府請他去作畫又如何,恐怕日後帝王也會請他。”
李愈笑了笑,明顯不信。
不過沈溪即將入朝為仕,也算是被帝王所聘,蘇通這話說得沒錯,只是他巧用字眼,語帶雙關。

沈溪沒有順著話頭說下去,問道:“蘇兄準備何日啟程?”
蘇通歎了口氣道:“出來快有半年時間了,剛才出門是因為閔生茶樓那邊通知有家書,我過去拿信,半道折去東升客棧尋老弟……唉,家中有事,這次無論如何沒辦法繼續逗留京城了,我準備明日啟程。”

******
三月二十六,朝廷下旨,授一甲第一名沈溪為翰林院修撰,授一甲第二名倫文敘、第三名豐熙為翰林院編修;二甲孫緒等九十五人、三甲劉潮等二百零二人,撥到各衙門辦事。

授官之後,己未科殿試的所有流程基本宣告結束,剩下的就看二甲和三甲進士,到底能分到什麽樣的官缺,又或者多久才能等到官缺。
這個既需要運氣,也需要拚人脈,有關係的進士可能很快就能得到六部或寺司吏員以及知縣等官缺;沒關係的進士可能等上幾年,才能混個八九品的小吏,每年年俸不過幾十兩銀子,混吃等死沒個奔頭。

沈溪這樣上來就能入翰林院為修撰的屬於狀元特權,怎麽說翰林院修撰也是個實缺,官品不高卻也有從六品,比知縣還高了一級。以沈溪的年歲,在翰林院供職算是個美差,跟著那些老翰林做事,將所學轉化為實踐,增加為官和處世的經驗,為以後獨當一面打下基礎。

翰林院,掌制誥、史冊、文翰之事,但這些屬於翰林學士的事,翰林院有正五品翰林學士一人;從五品侍讀學士、侍講學士各二人;正六品侍讀、侍講各二人。
這些才是翰林院中經常接觸皇帝,為皇帝看重之人。

沈溪的翰林院修撰,所負責的是史籍編修,再就是負責查閱典籍、整理文稿,將翰林院上官們召對皇帝時所答問的內容整理,以便他們能在皇帝面前更好地表現。

沈溪尚未到翰林院報到,就知道自己的差事是為他人做嫁衣裳,不過依然笑逐顏開,因為進入翰林院,等於是進入一條鯉魚躍龍門的捷徑……才學再好,不為皇帝所知,如何能得到賞識?
而做翰林就不同了,就算剛開始不為人知,但可以熬資歷,熬著熬著等上官致仕又或者卷入某宗大案乃至得病死了,那就可以上位,在皇帝身邊久了,皇帝覺得你做事符合心意,就會提拔你,升官速度就跟坐火箭一樣。
尤其是成化朝以後,不但內閣大學士要出自翰林院,連六部尚書也有出自翰林的定例。《明史》中記錄:
“……其在六部,自成化時,周洪謨以後,禮部尚書、侍郎必由翰林,吏部兩侍郎必有一由於翰林。其由翰林者,尚書則兼學士,侍郎則兼侍讀、侍講學士。”

沈溪被授了官,很快官服便送了過來,所住小院也就成了“官邸”。本來租房子給沈溪的那戶人家想把房子收回,聽說沈溪中了狀元,人家不但不收房子,幹脆連房租也免了,只求沈溪給題個字,證明狀元出自自家小院。
沈溪沒想過自己的墨寶會那麽值錢,一幅字就能先衝抵房租,常年累月下來這可是一筆不小的開銷,當下能省掉,如何不願意?當即大筆一揮,寫了“紫氣東來”四個大字,房東高高興興把字拿回去裝裱刻匾。
第二天,房東送來一塊匾額,卻不是“紫氣東來”的堂匾,而是“沈狀元府”的門匾,掛匾時還將街坊鄰居都叫來一同慶賀,鞭炮齊鳴好不熱鬧,只是小門小戶的門楣上掛個大匾額,有點兒門不對匾之意。

“狀元公,您就只管在這兒住,住多久都成,這街裏街坊您都認識了,有什麽需要照應的只管說便是,以後要是有什麽達官顯貴過來,您記得給提一嘴,這裏是帽子胡同文家的院子,小的在這裏感激不盡。”

沈溪有點受不住戶主的熱情,差點就想搬家走人了。可如今沈溪只是剛當上官,還是個從六品的京官小吏,靠他那點兒年俸想在京城買房子無異天方夜譚。
從這裏搬出去,他有兩種選擇,要麽住在翰林院給屬官類似於宿舍的官邸,只有一間房,一個人住都覺得有點擠,更別說還要安頓家眷。要麽,就再找個院子租住。

身處京城,在俸祿尚未下發之前,沈溪還屬於坐吃山空的狀態,能節省便需要節省,有個安身之所來之不易,至於別人的恭維和熱情,沈溪隻能聽之任之,忍忍就過去了。

*****
與六部衙門大官小官乘轎來辦公不同,翰林院那是有名的清水衙門,這裏的官員品階普遍不高,在這兒上班別說聘請轎子和轎夫,就連擁有馬車的都屈指可數。
翰林院史官修撰數量並無定數,不過這一年加上沈溪,一共是三位。除了沈溪外,還有弘治九年的狀元朱希周,以及弘治九年的榜眼王瓚。

朱希周二十三歲中的狀元,如今才二十六歲,屬於青年才俊;王瓚三十七歲,面相略微顯老,乍一看就像個小老頭,但為人幽默風趣,與之交談如沐春風。
沈溪是在一個不太合時宜的時間進入翰林院的,因為恰好發生鬻題案,如今會試主考官程敏政雖未被下獄,但官職已然被剝奪。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