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推薦線上小說 寒門狀元 節錄 1 作者 天子 ---敬呈謝忱
2023/11/28 11:05
瀏覽26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這一年沈溪都在長個子,現在他的身高基本跟惠娘坐著一樣。如此一來,隻要惠娘坐下,他就能跟惠娘平視,不用再仰頭去看惠娘。

沈溪沒有上來就說他那套整合汀州地下勢力的長遠計劃,而是先說他的短期目標。主要是涉及如何打擊報複這夥歹徒。
既然知道這些人在城裏,那就有了反擊的對象,但不能動用官府的力量,因為尚不清楚這些人是否跟官府有牽連。最好的辦法就是“以暴製暴”,通過請人的方式予以報複。

這讓惠娘左右為難。

沈溪慫恿:“他們耍橫來咱藥鋪打砸,可有想過王法?咱不過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趁著他們沒動手搶銀號之前,讓他們知道這汀州府城不是他們可以胡作非為的。”

惠娘一直把自己當作是“守法良民”,所以對沈溪提出的以惡製惡的方法不怎麽熱衷。可沈溪說的對方可能搶銀號一事令她非常擔心……就算她能坐視銀號被搶,那些股東也不會答應!
“那咱去請什麽人出麵?”惠娘滿腹疑問。

“最好是到城外去找人,而且不能明著找,要暗地裏籌備,這樣就算出了事,也賴不到咱頭上。”

沈溪提出的方法,就是江湖事江湖了,不通過官府,你來打砸我的店鋪,我就找人去把你們給打一頓,就算雙方有死傷,那也是江湖之事,官府不會過問。

惠娘有些躊躇,因為她沒有這方麵的關係和人脈,事情又不能跟銀號其他股東說,最後還是沈溪指點,安排宋小城去城外找。

宋小城來汀州府城不到一年時間,但他對城裏城外的江湖勢力摸得門清,有錢好辦事,隻要錢到位,什麽都好說。
……

臘月二十一,學塾的期末考試正式進行,這次貼經、墨義題僅各十道,但時文卻有兩篇,一大一小。
大題的題目為“女與回也孰愈”,小題為“不以規矩”。

沈溪略一思索,大題出自《論語·公冶長》篇第八章,全文是“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問一以知十;賜也,問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

孔子最著名的教育方法是循循然善誘人,特別會按次序誘導弟子。這是誘導啟發子貢的一段話,讓他和最好的學生顏回比較,是否比得上顏回。子貢實事求是地認識自己,說明比不上顏回,而且回答很形象具體,一是“問一知十”、一是“問一知二”,差距很大。孔子肯定了他回答的正確,極為讚許。

這章書在朱熹注解中,除“女”注音“汝”、“愈、勝也”等文字注解外,後麵總注解說:“……問其與回孰愈,以觀其自知之如何?聞一知十,上知之資,生知之亞也。問一知二,中人以上之資,學而知之之才也。子貢平日以己方回,見其不可企及,故喻之如此。夫子以其自知之明。而又不難於自屈,故既然之,又重許之;此其所以終問性與天道,不特問一知二而已也。”

沈溪斟酌再三。先用草稿紙把大題的破題寫好:“以孰愈問賢者,欲其自省也。”
沈溪抓住兩個要點,就是“孰愈”、“自省”。前者是題中的實詞,後者是朱注中的意思,即“觀其自知之如何”?“孰愈”是比較子貢與顏淵。“自省”是啟發子貢的認識,為什麽要啟發他等,然後全文就這個範圍內展開。

而小題“不以規矩”出自《孟子·離婁》篇,章句上有這句話,原章雲:“孟子曰:離婁之明,公輸子之巧,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師曠之聰,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堯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今有仁心、仁問,而民不被其澤,不可法於後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

《離婁》是孟子充分論述仁政、也就是儒家政治製度對國家的重要性,反其道而行之,甚則身弑國亡,不甚亦身危國削,雖孝子賢孫不能改。一上來用“規矩”作個生動的比喻,而且反複強調這一比喻。這裏原文重在說“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而此文題隻出“不以規矩”四字,作此題不能連下句一起說,隻能在此四字上思維發揮。
沈溪心中有了個大概。不過並沒有動筆,先把大題用草稿紙寫完,謄抄到卷子上後才開始繼續,他的破題是:“規矩而不以也,惟恃此明與巧矣。”

破題只有兩句,沈溪先抓住“以”與“不以”正反兩麵。以靠規矩,不以靠什麽,隻是“明”與“巧”,用一“恃”字,這樣一來便有文章可作了。

整場考試從辰時三刻開始,下午未時三刻結束,前後三個時辰。這場試考完,意味著一個學年的結束,學塾將從明天學生考試成績出來後正式放年假。
等沈溪考完試回家,看到宋小城鬼頭鬼腦地在藥鋪門口等著,沈溪上前,宋小城一臉振奮:“小掌櫃,我人已經找好了。”

“哦。”沈溪點了點頭,“多少?”

宋小城想了想,道:“二十來個,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聽說其中有幾個……之前當過亂賊。我把價碼給他們說了,都願意幹這一票!他們進城前後只要一個時辰,應該不會有什麽問題。”

沈溪眯著眼道:“確定沒問題?他們計劃好從哪個城門進城?幾時動手?出了事誰來承擔責任?若是進出城門遭遇盤查當如何?”

“這個……”宋小城支支吾吾回答不上來。

“要做事,首先要籌劃好,而且你這個出面者絕對不能漏底,真要是被官府追究,這罪責可不輕,到時候你知道該怎麽做了吧?”沈溪聲色俱厲地看向宋小城。

宋小城拍著胸脯:“小掌櫃,您這是看不起我……我可不是不講義氣之輩!再者說了,兩位夫人對我那麽好,我能做那忘恩負義之事?”

沈溪皺眉:“什麽兩位夫人對你好,這種話可別在外亂說,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跟孫姨還有我娘有什麽呢。”

宋小城嬉皮笑臉,在沈溪引領下來到藥鋪後門。
沈溪進去,先列了一張行動清單出來,交給宋小城,讓其拿給那些即將進城,準備以暴製暴的打手。
計劃安排得詳細周密,沈溪覺得沒什麽疏漏,稍微放心了些。

過了大約兩個時辰,宋小城找來的這群人趁著日落時分進了城,因為他們本身就是汀州府周邊的百姓,進城時大多推著木車,木車上裝滿蔬菜或者柴禾,並沒遇到巡檢司的人刁難。進城後他們直奔汀江碼頭,點早已踩好,歹徒藏身在碼頭附近的一家客棧,目前正在客棧一樓的酒肆喝酒。

到了地頭,這批人拿著棍子衝了進去,見到東西就打砸,當然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打人。一頓亂棒下去,人仰馬翻。
之前到藥鋪打砸的那夥人沒反應過來就被打得滿頭滿臉都是血,偶爾反抗的手腳關節被砸斷,其他人抱著頭,任憑亂棒打到身上。
一通狂揍下來,幾乎人人帶傷,他們心裏知道是怎麽回事,但卻無法說出來,咬著牙連句求饒的話都沒有。
人來得快去得也快,前後不到一刻鐘,人就撤退了。

沈溪的計劃安排周密,宋小城找來的人趁著關城門那段時間出了城,因為守城的官差等著下班,精神鬆懈,盤查極為鬆懈。加上這些人是從不同城門出城,這樣就算官府回頭追查,也找不到太多線索。

那群外地人本想趁著年底鬧出點兒大動靜,經此一事,第二天他們就灰頭土臉乘船離開了汀州府城。

惠娘得知情況後,終於放下心來。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