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的輓(碗)歌》(警探、懸疑、浪漫喜劇)──第十二小節 事情起變化 (Part II)
2017/06/14 00:33
瀏覽739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聊天時間:

根據消息人士指出,本篇故事裡射擊場裡的一幕,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雖然故事裡的情節誇張了一點,哈!

(女兒和兒子說,千萬別再讓我拿到AK-47,太危險了!朋友則說,以後去靶場,要假裝不認識我!^_^)

=======

第十二小節 The 12th Measure 事情起變化 (Part II)

五天過去了,二月二十日,星期三,晚上七點──

M市的室內射擊場。

話說,過去幾日,民眾對警方的不信任,因湖邊一具無名女屍的出現,變得更為嚴重了。其實,根據馬法醫的初步鑑定,這女人是溺斃的,很可能是投湖自殺的結果。但是,因有人說曾幾天前,在湖邊看到一個戴鴨舌帽,穿白襯衫和牛仔褲的男人,使得民眾想起魏、何命案時,亦有符合此模樣的男人出現在禮儀公司附近,於是,一股恐懼感籠罩全M市,害怕的民眾們紛紛擁槍自保,使得M市唯一販賣槍枝的射擊場裡的槍枝,被一掃而空!

身為M市一員的王妤琦,亦被這股不安的情緒給感染,所以,她要宋仁豪教她放槍。宋仁豪起先不肯,但想到如果要王妤琦成為警方的罪犯側寫師的話,她最好知道如何使用槍枝,於是,他答應了。

此時,從報社直接過來射擊場的王妤琦,正坐在射擊場販賣槍枝部門,等待宋仁豪的到來。

忽然間,「噹噹」,她的手機響起簡訊的通知聲,是的,她可以使用手機了!因為,原先追著她跑的那些狗仔隊們,已對她不再感興趣,同時,因報社工作的關係,她在白天時,也無法隨時跟著宋仁豪到處跑,另外,她亦搬回公寓去自己住,所以,有手機在身旁,聯絡比較方便。

只是,太久沒用手機的她,竟然對簡訊的通知聲沒有反應。

「噹噹」,兩分鐘後,通知聲再次響起,提醒她,尚有簡訊未讀,不過,王妤琦仍是低頭讀射擊場放在一旁,供顧客閱讀的槍枝雜誌。

「噹噹」,通知聲三度響起。「咦?這是什麼聲音?」她終於注意到了,並抬起頭來問站在前面櫃檯後面,今晚值班的經理。

「應該是妳的手機收到簡訊的聲音。」經理皺著眉頭,問:「難道妳沒收過簡訊嗎?」

「簡訊?」王妤琦愣了一下,「啊!有簡訊!」記憶回來了!她趕緊從褲子的口袋裡掏出手機,把簡訊叫出來一看,原來是宋仁豪傳給她的,說他臨時有事,可能會晚半個小時才能到達射擊場。

「噢!半個小時!他不知道我沒有耐心嗎?」無奈之下,她低下頭來繼續讀雜誌,但一下子後,她感到無聊了,於是把雜誌放回雜誌架上,開始東張西望。然後,她的視線望向前方空無一物的玻璃櫃內,忍不住問:「你們的槍,真的都賣光了喲!」

「是呀!」經理回答說:「就連不是最新型的槍,也被買光了!除了……」

「除了?」王妤琦從椅子上跳起來,興奮地問:「除了什麼?」原來,她也想湊熱鬧,買把槍,只可惜,晚了一步,正抱憾時,經理的話使她精神一振。

經理不知道王妤琦在高興什麼,只聳聳肩,回答說:「除了一把AK-47,前蘇聯製的突擊步槍。」

「是嗎?我可以看嗎?」其實,她根本搞不清楚AK-47是什麼玩意兒,她只知道,她需要買一把槍。

經理點頭,「可以!」他轉身走到一個與他的身高一般高的保險箱前,在保險箱的號碼鍵盤上按下密碼,轉動保險箱上的轉輪,將保險箱打開,從裡面拿出一把長約90公分的突擊步槍。經理把槍捧到前面的玻璃櫃前,將槍放在櫃檯上,說:「還沒賣出去的,就是這把槍。」

「哇──」王妤琦對這把步槍一見鍾情!「多少錢?」她一邊問,一邊伸手摸了摸這把槍的木製槍托、握把和護木。

但經理沒說出價錢,反而說:「這槍不適合妳。」

「為什麼?」王妤琦好失望。

「因為這槍重,而且射擊時,槍管上揚度高……」然而,當他看到王妤琦哭喪著一張臉時,他心軟了,他建議說:「唉!要不然這樣吧!妳先去靶場發射看看,喜歡的話再說,要是不喜歡的話,買回去也是沒用。」

王妤琦想想,覺得經理說的有道理,於是回答說:「好!可是,我沒放過槍耶!而且,本來要教我放槍的宋警探,一時又還來不了!」

經理回答說:「這沒問題!我可以幫妳把子彈上好,幫妳把靶紙掛上去,而且不會掛得太遠,讓妳比較打得到!然後,等一切都幫妳調好後,妳要做的事,就只是扣板機而已,很簡單的!」

「是嗎?好、好、好!我們去靶場吧!」她真是迫不及待。

未料,「等一下!」經理從櫃檯下方的抽屜裡,拿出一張表格來,說:「麻煩妳先填一下身分資料,簽一下免責任申明書,並先支付槍枝的使用租金。」

「付租金?」

「是!」

王妤琦好像知道經理為何不太願意賣她這把槍了,因為,他得留一把槍做「槍枝出租」的生意!

頓時,王妤琦覺得她好像是個冤大頭,但是,她又不好意思說她不射擊了,有點騎虎難下的感覺。

唉!暗探口氣後,她從口袋裡掏出錢包來,問:「租金多少?」

沒想到,經理居然又說:「等一下!」他彎下腰去拿靶紙,問:「妳要多少張?」

「靶紙也要花錢嗎?」她驚訝的問。

「當然!」

王妤琦伸出一根手指。

「好。」經理留一張靶紙在櫃檯上,其他的,他又收了起來。然後,他又問:「需要耳塞或隔音耳罩嗎?」

「可以不要嗎?」

經理笑一笑,回答說:「不行,會耳聾的。」

「那耳罩好了。」

經理拿出一副耳罩,放在靶紙的上面。

「我還需要什麼?」王妤琦乾脆自己先問了。

「護目鏡。」經理答。

王妤琦點點頭。

不多時,靶紙上多了一個護目鏡。

王妤琦問:「收信用卡嗎?」她現金不夠。

「收!當然收!」經理笑嘻嘻的伸手,將王妤琦遞給他的信用卡拿過來。

※※※

半個小時後──

手上拿著耳罩、護目鏡的宋仁豪,才一走進射擊場的大門,經理便馬上從櫃檯後跑了出來,緊張的對他說:「宋警探,你來得正好!你的未婚妻快把我們的射擊場給毀了!」

未料,宋仁豪態度從容地反問:「你對她做了什麼事了,要不然,為什麼她要毀了射擊場?」

「我沒對她做什……」經理忽然想到他將信用卡還給王妤琦時,她的臉色很難看,「啊!難道是收了她太多錢了?」

「你收她多少?」宋仁豪問。

經理將數字告訴他。

宋仁豪一聽,「那可是她一個星期的工資喲!」

「可是……可是……」

宋仁豪沒再聽理由,逕自走到櫃檯後,站在那面可見整個射擊場的防彈玻璃窗前,觀看正在射擊場中練習射擊的王妤琦。就見她站在他的左前方,聚精會神的舉著AK-47,好久之後,「砰」的一聲,她的身子往後稍傾,她的兩隻手向上微揚,她的嘴因喜悅而咧著。

不過,應當是射擊目標的靶紙卻是紋風不動,而靶紙後面大約六、七公尺上方的天花板,反倒是彈痕累累,且見白漆和灰泥紛紛掉落下來。

宋仁豪轉頭,問站在他身後的經理,說:「為什麼讓她射擊那麼笨重的AK-47?」

「因為那是店裡唯一剩下的一把槍。」

宋仁豪搖頭,說:「這樣下去,這個射擊場真的要被她給毀了。」

很高興聽到宋仁豪同意他的話,經理馬上說:「沒錯!」

宋仁豪再望一眼射擊場,發現王妤琦又按下板機,但這次她身子沒後傾,手上的槍管沒上揚。

「沒子彈了!」經理好高興。

宋仁豪對他說:「你把AK-47拿回來吧!」說完,他把耳罩掛在脖子上,把護目鏡戴在眼睛前。

可是,經理遲疑,「她會把槍還我嗎?她租了一個小時,現在還不到一個小時呀!」

「那就告訴她,你要退槍的租金給她,目前缺錢用的她一聽,立刻就會把槍還給你了。」

經理面露難色的回答說:「可是我們射擊場,從未有退錢的紀錄。」

宋仁豪於是說:「你自己決定,是要退錢給她呢?還是讓她把射擊場給毀了?」

「唉!好吧!」經理朝宋仁豪點了一下頭後,率先開門走進射擊場裡去。

宋仁豪跟在他的後面進去,一進去,剛好聽見經理說要退錢給王妤琦,沒想到,王妤琦竟然捨不得,拼命的搖頭。

經理沒轍,轉頭向宋仁豪求救。

「妤琦……」宋仁豪出聲,說:「那把突擊步槍不適合妳,還經理吧!」

「可是,我覺得我和這把步槍很配呀!」她仍然不願意。

宋仁豪知道唯有讓她知道事情的真相,才能叫她讓步。於是,他按下旁邊牆上那將靶紙給叫回來的開關,一會兒之後,轉動的鏈條,把靶紙送回到王妤琦的面前。

她興奮的看靶紙,想知道自己的命中率有多高,然而,「咦?」紙上沒有彈痕。

「妳呀!妳射的不是靶,是天花板!」他知事實雖然傷人,可是不能不說。

「怎麼會?」王妤琦不相信,她說:「我按照經理教我的方式瞄準,然後才扣板機的呀!」

「所以,我才說這AK-47不適合妳!因為,雖然妳是瞄準後才發射,但這槍的後座力強,槍管上揚程度嚴重,所以,妳射出去的子彈,沒朝靶心飛去,卻是去撞天花板了!」

「哎呀!真糟糕!」王妤琦好懊惱自己的表現,不過,當她忽然看到宋仁豪從腰間的槍袋裡拔出一把手槍時,她雙眼一亮,問:「我可以射那把槍嗎?」是的,她移情別戀了!原先一見鍾情的AK-47,已失去了它的魅力,而宋仁豪此時手中的這把Glock手槍,瞬間變成新歡!

「當然!」宋仁豪點頭。

「耶!」王妤琦將AK-47像燙手山芋一般的推回給射擊場經理,並提醒經理說:「要還錢給我喲!」

「是!沒問題!」經理拿著步槍,逃命似的衝出射擊場的門。

「快!讓我玩!」另一方面,王妤琦已迫不及待的想「染指」宋仁豪的手槍了。

不過,「喂!槍不是玩具!」他明白手握槍枝發射時,心裡頭所冒出來的那種快感,容易叫人上癮,問題是,子彈雖小,但能奪人命,絕不是開玩笑的事!「剛才經理有告訴妳持槍時,該注意的安全事項嗎?」宋仁豪問。

「他沒說,可是『免責任申明書』上有寫。」她一邊回答,一邊眼神充滿企盼的盯著宋仁豪手中的Glock直瞧。

可是,宋仁豪還有話要說:「妳應該沒細讀申明書的內容,就簽名了。」

「咦?你怎麼知道?」

「因為,這是王妤琦很可能會做的事!」

「噢!」她忍不住呻吟,「看來,這也將成為我『輝煌歷史』中的一項紀錄了!」

未料,宋仁豪回答說:「已是紀錄,不是將成為紀錄。」說完,他從口袋裡拿出一盒子彈來,將子彈裝入槍膛裡,然後說:「我先把安全注意事項說一次,說完後,我再教你放槍。」

「一定要聽嗎?」

宋仁豪反問:「妳還想學射擊嗎?」

「我知道了!想學,就得聽!」

「沒錯!」然後,宋仁豪便很快的將持槍射擊時,該注意的安全事項很快的交代一次。交代完後,他再次按按鈕,將靶紙送回到比剛才稍微後面一點的地方,然後,拿起他的手槍,教導王妤琦握手槍的方式及瞄準的要訣。

一切就緒後,宋仁豪伸手把王妤琦和自己的隔音耳罩戴上,站到王妤琦的右後方,大喊說:「可以放槍了!」

王妤琦點頭,伸直雙臂,兩手握住手槍,屏住氣息,扣下板機,「砰」一聲後,她興奮,他皺眉頭。

「怎麼?」她大聲問。

宋仁豪沒回答,指伸手按牆上的開關,把靶紙叫回來。

王妤琦一看,「怎麼沒打到?」照此情形下去,或許她放完槍後,可以把這張完好無缺的靶紙拿回去退錢。宋仁豪按牆上按鈕,把靶紙送到比剛才稍近一點的地方後,向她示意,要她再次拿起手槍瞄準,不過,這次他站在她的身後,他伸出他的手臂摟住王妤琦,將他的手包住王妤琦握著手槍的雙手,然後在她的耳旁說:「發射!」

「砰」,正中靶心!

「耶!」王妤琦將手槍放在射擊靶位的小臺子上,轉身給宋仁豪一個大擁抱,笑著說:「你幫我打中了!」是的,如他答應給她鑽戒時一樣,王妤琦再次以擁抱來表示她誠心的感謝。

然而,上次他因事出突然,不知該如何反應,不過這次,他連想也沒想的,便很自然的反抱了回去!

這情景,剛好被坐在防彈玻璃窗後的經理看見,「哇!這值得在臉書上直播!」他趕快拿出手機,叫出臉書來,按臉書上的直播鍵,讓他的眾多臉友們,一起欣賞他所看到的「愛情故事」!

至於宋仁豪,當他伸手反抱住王妤琦的那一剎那,當她頭髮上的蘋果洗髮精香味飄進他鼻息裡的那一刻,當她柔軟的身軀靠在他的身上那一瞬間,他突然覺得他腦中的一盞燈泡亮了!他發現他對她的感覺,已在不知不覺中起了很微妙的變化:他想永遠這樣抱著她,他願花一輩子的時間分享她的喜、怒、哀、樂,他欲在早上起床時第一個看到的人便是她!也就是說──他愛上她了!

Copyright © 2017 Xiyasan /希亞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