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軍中當伙委(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2022/06/26 10:51
瀏覽265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在軍中當伙委(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慶松

 

八〇年代,我在基隆市四六運輸指揮部當預官,官銜是精算官,每個月主要的工作是為組裡的長官們填報誤餐費;若遇組內長官退伍,我則奉命去市中心的金飾店買個金戒指,作為退伍長官的禮物。

 

退伍前半年,指揮部的官兵反應伙食太差,伙委要輪流幹,才有新鮮感,也能改善伙食。政戰部採納建言,決定由各組輪流派軍官擔任伙委,負責當月的伙食。我在退伍前兩個月(四月份)也擔任了一個月的伙委,親身體驗了採購的辛勞,以及伙委的甘苦

 

接任前,同梯袍澤間傳言:某軍官當伙委一個月,買了一輛摩托車。暗指油水多到買了摩托車代步。我可是興致勃勃,雄心大志,要提升指揮部官兵的飲食,也為我的軍旅生涯留下個完美的句點。我還特地將家裡的《傅培梅食譜》帶到營區研究菜單,嗯,蒜苗臘肉,我向同梯袍澤間承諾,一定得讓官兵們吃一回蒜苗臘肉。

 

上任伙委的第一天早上,我換上便裝,領著本部連的一個小兵,騎著單車到附近的菜市場買菜。一到市場,一位老闆就主動與小兵說話,我逕自慢步前行,東看西探各攤位上的菜類、菜色。隨後小兵跟上我,對我說菜買好了,老闆上午十點前會將所有的菜送到營區,我才明瞭,以往都是固定跟同一個人買的

 

我和小兵說,這個月我負責採購,你去回絕他,小兵面有難色,也只得照做。我繼續我的問菜買菜之路,不一會兒,老闆與小兵一起追上了我,老闆對著我說:「金少尉呀,您想要吃什麼菜,儘管吩咐,我保證十點前穩穩妥妥地全部送到你們營區廚房。」

 

闆還拿出香煙要敬我,偏偏我是不吸煙者,更討厭吸到二手煙。他身上穿金戴銀,尤其手指上厚重的金戒指,閃亮地令人無法避開,我婉拒了他:「今天是我第一次當伙委,我得親自買菜!」說完我掉頭就走,避開了他的煙味及金光閃閃,小兵也只得跟著我去買菜。

 

當天早上我與小兵來來回回三次,終於將二百餘人要吃的菜買齊送到了營區的廚房。事後小兵跟我抱怨:「報告金少尉,我去出操都沒有這麼累呀!」

 

累是累,我可還記得買了一包菸給主廚,由他分發給手下的伙房兵,每日一包菸,這是領導伙房兵的「潛規則」

 

當天下午老闆來到了營區跟我套交情,我跟他說明了我的要求與期望,並深知與他採購的好處——省去我挑選菜、運送菜。第二天我就試著與老闆採購,或葷或素,他都調得到菜,一切輕輕鬆鬆,我和小兵還可以悠哉悠哉地逛菜市場

 

回到了營區,我到廚房一一清點菜類、菜量,才拿出老闆給我的一張收據,竟然是空白的收據,可任我填寫費用,這就是「軍中伙食採購的潛規則」嗎?隔天早上,我跟老闆當面明說:「每日買的菜是多少錢,收據上就請明寫出來。

 

每一餐開飯前,我由廚房督察到餐廳,在廚房看(學)做菜,在餐廳看伙食兵為各桌盛菜,開飯時觀察官兵們吃飯的容顏,嗯,笑容多了。至於那道蒜苗臘肉,我也是拜託了主廚好久,他説:「有些菜不適合大鍋炒啦!」我仍然纏著他,還以台語跟他拉近關係,終於他受不了了,拜託我不要再說台語,讓他「聽攏嘸」,讓他常常笑岔了氣

 

在我的纏功之下,我們的指揮部終於吃了一次令人眼睛一亮、笑顏逐開的蒜苗臘肉。

 

6/8/2022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https://www.worldjournal.com/wj/story/121251/6358977?from=wj_catelistnews

 

 

後記:

 

一、全球新冠疫情蔓延下,各國經歷了不同程度的口罩搶購、疫苗採購。近來台灣的疫情嚴峻至難以控制,連快篩試劑也嚴重缺貨,民情沸沸揚揚。採購,在其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套一句前行政院長林全的話,這疫苗採購的肥水到底「有多深」?採購一事,兹事體大,經費小至數十元,大至逾億,影響更是有輕有重,重至擋人財路而「被身亡」,也偶有所聞,例如,當年台、法簽訂拉法葉軍艦採購案而導致的尹清楓命案,至今未能破案。令我想起一生中一次的小型採購經驗。

 

二、四六運輸指揮部有兩個連:港口連、本部連。尤其是港口連的弟兄們,常在碼頭邊操作LST上下貨、協勤兵員上下軍艦,青春的汗水揮灑於港口邊、軍艦內,非常辛苦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