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駕車奇緣 作者: 格格 (筆名)
2022/05/03 22:22
瀏覽259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駕車奇緣


作者: 格格 (筆名)

 

聽說,開車技術越差的人,智商越高。如此說來,我的智商可能高過愛因斯坦。記得六歲時,爸爸停在家門前的汽車,突然間,自動慢慢往前滑動,駕駛座上卻看不到人影。鄰居陳媽媽大吼:「快來人啊!車、車跑了!」仔細一瞧,八歲的哥哥「站在」駕駛座地面,一腳站立,另一腳踩油門,兩手握著駕駛盤,徐徐前進。哇!那股興奮寫在他臉上:騰雲駕霧不是夢㖿!他平常默默觀察爸爸開車,很快就無師自通了。世上醉心於開車的人,寧願捨命陪車子。這我不理解。

 

開車對我來說是有威脅性的操練,對它,我有所敬畏。第一次在美國考駕照,考官說我沒 考及格,因為開得「太慢了」。我說,因為我不太習慣開馬路右邊,在南非住了三年,約翰尼斯堡是開左邊的。考官說:「妳在開玩笑吧!真的嗎?」我的「因為所以」沒有得到考官的同情。

 

住在南非的時候出了兩次小車禍, 無奇不有,兩次都被同一個南非白人軍中牧師撞上,而且在同一個寧靜的住家社區。他左道歉右道歉,反倒讓我感覺罪惡。我直接了當地說,「牧師,你可以問上帝,兩次的撞車巧合是上帝《安排好的意外》嗎?下次您開車的時候,如果要祈禱,最好張開眼睛。」

 

駕車不張眼的人, 似乎跟我結緣。一個秋雨綿綿的下午,下了班,車到了家前院,三輛警車停在前院路邊,車頂上警報360度閃燈掃射著。前院被鮮黃色的膠帶封鎖,佈置得像拍影片的車禍現場。粗狀的電線桿、幾十丈長的電纜線和一堆白瓷電瓶糾纏一團,橫躺在地。一輛老舊的卡迪拉克,歪歪斜斜的跨在電線桿上;沉重的電線桿,壓斷了門前兩棵樹。樹是我的衷愛,望樹興嘆,我欲語淚先流。卡迪拉克車上沒人。警察跟我說,卡迪拉克先撞上電線桿,電線桿做了90度的垂直鞠躬,倒塌在我的前院。倒地的電線桿已經被雨水浸濕,非常不安全。「你不要進家門。今晚,你不能回家過夜。」他叮囑我。警察 接著解釋,是一位老太太早上吃了藥,睡眼迷濛,開車路過我家,誤踩了油門,衝上電線桿。正說著,一輛小車停下,一個八十來歲的洋人老太太和廿多歲的女孩遠遠的看著我的房子。老太太走過來,說:「非常對不住,給妳找麻煩。我孫女兒載我來看看損失的情況。我上午吃了藥,就得闔眼打個盹...」玄了,車禍的肇事人竟敢回到出事現場,和受害人說話!我不知道該感謝她的坦白招供,或是衝著她大吼。

 

另一次開車的事情既沒有人坦白招供,也沒有人吼叫。現場交通警察說,「誰都沒錯。要怪,就怪老天爺吧。」還記得,那天是美國總統宣誓就職的前一天,嚴寒的一月中旬。恐怕外頭的冰雨凍結路面,辦公室已經告誡我們提早回家。把車子開出地下停車場,我上路時,冰雨飄空,霧氣茫茫, 雨刷左右 擺動,幫不上忙。回家必經29號公路,到29號必經一條上坡陡峭的斜路,差不多有40度的往上翹。我踩住油門從坡底往上開,爬了約15秒鐘,車子開始往後打滑,踩剎車怎麼突然不管用了!? 這是我生平頭一次冒這個險。潛意識感覺自己像是在雲朵上栽跟斗,一個跟斗栽到九霄雲外,飄浮下墜...下墜...屏住呼吸一心等待著「碰、哐當、嘎吱、撲痛」碰撞聲。

 

說時遲那時快,車在冰上倒退速度加劇,左右滑擺,眨眼間,抵達斜坡最低處「碰、哐當、嘎吱、撲痛」,果真,重金屬相撞的音響效果,不忍卒聼!後照鏡出現至少有十輛車子,堆在一塊,包括我的一共十一輛。十一輛車,自由表達想像力,高高低低堆成一件現代鋼鐵雕塑藝術品,頗具大手筆氣魄。眼前的鏡頭讓人聯想到美國成人最喜歡的戶外運動- 拆除爆破撞車比賽,他們是在一堆爛泥巴裡相撞找樂子,而我們是相撞在馬路簿冰上, 發愁保險公司的帳單。我的車被其他十輛車左右夾攻,勉強從後座爬出來。警察看了證件登記駕照,他要我們一個個把車趕緊開走,盡快離開現場,免得阻礙交通。

 

這時,我心想何不把車暫時停在辦公室的地下停車場, 就在拐角處,只要兩三分鐘的時間就到了。但是今天我可不敢再開了, 即使是僅三分鐘的車程。心裡正在琢磨怎麼辦,沒料到一個路過的摩托車騎士自告奮勇,願意替我開車。首先他遞給我一張名片說有空我們可以喝喝咖啡。此時此地,他居然還有心情排練英雄救女娘子,這個人真有幽默感。這位英雄把我的車開進地下停車場,總算,平安到達「安全地區」!對齊停車位,把車拐入停車位,即將大功告成!「踫——」一聲!車子後退撞上了旁邊的水泥柱!「非常抱歉,我太緊張。」他道歉。我該感謝他,還是怪怨?豈不是另一次安排好的意外巧合!

 

再思量,愛因斯坦和我的智商,起碼有一個共同點,我們不會駕著車,提供已經安排好的意外,或是奉送一廂情願的善意,尤其是關於開車的事情。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