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納米刀片輪盤賭 疫苗最高機密 一旦發現沒命》德國石墨烯研究權威之死
2022/05/17 07:24
瀏覽5,753
迴響1
推薦6
引用0

要查看本文中包含的德語視頻,請點擊此處

(圖)安德烈亞斯·諾克(Andreas Noack)博士是一位德國化學家,也是歐洲在石墨烯材料研究方面的頂尖權威。

11月23日,上午10點,安德烈亞斯發布了一段極具爆炸性的視頻,他表示氫氧化石墨烯是 Covid 注射劑的主要成分之一。當天下午,安德烈亞斯出現呼吸困難。第二天,諾克博士就去世了。

11月27日,安德烈亞斯懷孕的伴侶斯蒂芬·賴希(Stefan Reich)發布悼念視頻。

11月29日,斯蒂芬·賴希(Stefan Reich)認為,安德烈亞斯·諾克博士死於能量武器攻擊。雖然無法證實他的死因。


下面是諾克博士製作的最後一段視頻,揭示疫苗中的石墨烯氫氧化物。

他說,西班牙阿爾梅裡亞大學(University of Almeria )的帕布羅·坎普拉夫(Dr Pablo Camprafrom)博士,通過顯微拉曼光譜研究發現,檢測到的石墨烯不是氧化石墨烯(GO),而是石墨烯氫氧化物(GHO),這是一種不可生物降解的非常穩定的納米刀片。所以它基本上將永遠留在你的身體中

他說,這基本上就是俄羅斯輪盤賭。被醫生注射入肌肉會慢性致死,注射入靜脈會迅速嗝屁。

在此,需要另外說明的是,氫氧化石墨烯一樣具備磁性,導電性,以及熒光性。

譯文:
安德烈亞斯·諾克(Andreas Noack)博士:阿爾梅裡亞大學的一位教授,帕布羅·坎普拉夫(Pablo Camprafrom)教授。 他使用顯微拉曼光譜研究了疫苗中是否存在氧化石墨烯。它是對頻率的研究。有頻段。其中兩個頻段很重要。它們表明它不是氧化石墨烯,而是氫氧化石墨烯。

我想解釋一下什麼是氫氧化石墨烯。 它是一種單層活性炭。有C6環。他們在所有樣本中都發現了它。每個角落都有一個碳樣本(無處不在)。這是納米級的。我把這個切一下(分析)。如果它是 50 納米長,那麼一排就有 500 個環。

這些是羥基 (OH) 基團。 在氧化石墨烯中,有雙鍵氧,而在氫氧化石墨烯中,有一個 OH 基團。

電子是離域的,非定域的(可以完全移動)。

該刀片長 50 納米,但厚度僅為 0.1 納米。 這些 C6 結構非常穩定。你可以用這個來製作剎車片。它不可生物降解。這些納米級結構可以被最恰當地描述為剃須刀片。

這些剃須刀片被注射到體內。納米級刀片,只有一層原子層厚。相對的又寬又高,它們是剃須刀,不可生物降解。

(OH) 羥基可以分離出一個質子。當質子分離時,它會帶上負電荷,分佈在整個系統中。它基本上是一種酸。由於帶負電荷,它可以很好地懸浮在水中。

所以這些是均勻分佈在液體中的剃須刀片。
 這基本上就是俄羅斯輪盤賭。
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這個女人的血管被割傷了。血管的內層是上皮細胞。上皮非常光滑,就像一面鏡子,被這些剃須刀片切開了。這就是危險所在。如果你把它注射到靜脈中,剃須刀就會在血液中循環,並切割上皮細胞。

最重要的是毒物學測試,是在培養皿中進行的,在那裡你什麼也找不到。(因為是毒理學家未知的新材料)

它們是可以想像到的最鋒利的物體,因為它們只有一層原子厚度。這是一個非常鋒利的巨大分子。

我是活性炭方面的專家。在我的博士論文中,我將氧化石墨烯轉化為氫氧化石墨烯。我加入了世界領先的活性炭製造商。一年後,我負責新的活性炭產品。我們在英國紐卡斯爾附近買了一家小公司。我負責全歐洲范圍內的“新碳產品”。

我在申請偵查。如果你對受害者進行屍檢,你什麼也找不到。毒物學家在培養皿中進行試驗。他們無法想像有什麼結構可以切割血管。有凝固的血液從鼻子裡流出來的圖片。人們會因內出血而死亡,尤其是那些即將死亡的頂級運動員,他們的血液流動很快。血液流動越快,剃須刀造成的傷害就越大。

作為一名化學家,當你把它注入血液時,你該知道自己是個殺人犯。這是一種新材料,毒理學家還不知道,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突然之間,病人看起來像這樣,血液循環良好的頂級運動員——完全健康——突然死亡,這是有道理的。

你會看到人們在接種後立即崩潰,然後癲癇發作。這些人在俄羅斯輪盤賭中運氣不好。很可能是注射器打到了靜脈。

你必須問政客和醫生的問題,醫生應該問輝瑞的問題是:為什麼這些剃須刀片會在注射劑中?
現在他們想強迫5歲以上的兒童接種。

這個人是塞克斯 Thomas Szekeres 醫生,奧地利醫學委員會主席。
Thomas Szekeres elected President of the Austrian Medical Association

(播放Szekeres博士的短片)新聞主播:在維也納,已經有可能通過 “標示外” 的推廣,來為5到11歲的孩子免疫。

諾克博士:(停止視頻和評論) “免疫”,這個詞不錯。

新聞主播:所以我們會有注射的強制要求,但還不清楚適用哪些年齡范圍。你建議的年齡限制是什麼?

Szekeres:我要宣佈一項注射疫苗的指令,適用於所有有資格接種,並獲得歐洲權威機構批准的人。目前,這指的是 12 歲及以上的青少年。我們預計,歐洲各機構,將在未來幾天內批准對 5 歲及 5 歲以上兒童的接種授權。正如你所說的,目前的疫苗接種是 “標示外的,超出標簽規定的”。

諾克博士:(停止視頻和評論) “標示外” 意味著接種沒有被批准,但他們已經注射了。在這一點上,你只能說這是致命一擊。

Szekeres:在廣泛咨詢兒科醫生後,這是

諾克博士:(停止視頻和評論) 兒科醫生?你以為兒科醫生懂什麼是氧化石墨烯?在另一個采訪中,他說,他認為從醫學角度來說,用武力給民眾接種是 “好的”。科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是爭論 —— 一場科學辯論。

醫學或藥物的基礎是化學。這個醫生不懂化學。自然界未知的全新物質被引入注射。每個人都在談論 mRNA,它具有復雜的影響。mRNA的理論很復雜,但是每個化學家都知道這(氧化石墨烯)是做什麼的。

你看,mRNA 可能是一種(視線)轉移。作為一名碳專家,我無法想像有人能給我一個恰當的解釋,為什麼這些碳剃須刀片會出現在注射中。

這是戰爭。
他們用 mRNA 分散我們的注意力。但人們不可能在注射後那麼快就崩潰。還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這種效應應該加以研究。

他自稱是專家。顯然,沒有比奧地利醫生(Szekeres)更聰明的人了。他是一個不懂化學的醫生,或者他是一個罪犯,或者他是一個大屠殺凶手。

在經過西班牙博士的研究之後,官方證實注射中含有納米級的氧化石墨烯。所以很明顯剃須刀片是注射進去的。所以他可能不稱職。

如果你想強行給一個群體接種,你必須非常仔細地做功課。因為如果注射有問題,你會殺死一整個國家的人口。

你必須權衡風險。CoVid-19 病毒有多危險?注射有多危險?


這傢伙想知道人們在注射前是否應該被綁起來。而且他是最好的醫生!

難道奧地利的醫生如此無能,以至於他們不瞭解醫學的基礎化學嗎?那他們就應該交出他們的醫生執照!

在奧地利,在這個信息被公開後,任何一個繼續給人注射這種藥物的醫生,都是殺人犯。
我不是碳領域的無名小卒。我有這個領域的博士學位。我曾就職於全球最大的活性炭製造商,從事新型炭產品領域的工作。 我幾乎是唯一一個在美國匹茲堡大學拜訪過其他專家的歐洲人。

在此之後,我創辦了自己的活性炭公司。我將紙樹脂化並將其變成活性炭膜。 你可以用這張燒焦的紙割傷你的手。它非常鋒利。我很清楚這種氫氧化石墨烯的作用。

這是俄羅斯輪盤賭。這到底有沒有注射到靜脈? 它會留在肌肉中嗎? (停留在肌肉中)那麼它的毒性較小。但是,如果你碰到了一個靜脈,並且批次中含有不同數量的 GHO,那麼你必須知道,你是正被從內部切開的人。

而且它是一種高度智能毒藥,因為正常的從事培養皿工作的普通毒理學家找不到它,因為它不動。

毒理學家只是不期待任何納米級剃須刀,但作為化學家,我可以說我們絕對確定氫氧化石墨烯在那裡。這些是納米級剃須刀片。

現在他們想給孩子注射這些納米尺寸的剃須刀。

我希望 Szekeles 衛生部長解釋這些剃須刀片在這些注射中的作用。 他也需要向他的上司沙倫伯格先生(Schallenberg)(奧地利總理)解釋這一點。他可能也是奧地利總理沙倫伯格(Schallenberg)先生的顧問。

沙倫伯格先生是一名律師,負責選擇合適的顧問。如果他將這種注射強加給所有奧地利人,他必須選擇合適的顧問。他是律師,他不懂醫學,但他的工作是選擇合格的顧問,如果他選擇了不稱職的顧問,他就要負責。

作為一名化學家,我保證這些是納米級剃須刀片。您可以用這種碳結構製造剎車片,這種結構可以永久使用。 這種材料具有零生物降解性。它永遠留在體內。人就算不馬上死,細小的血管也會被一點點割斷。

它摧毀心
。所有的心病發作,所有的中風。作為一名醫生,你必須問自己,這是從哪裡來的?
如果你知道納米剃須刀片正在被注射,那麼所有心血管疾病會出現的原因就很清楚了。心
被割裂,大腦被割裂。血管被切開。這些石墨烯結構(又名單層碳或單層石墨)非常穩定。每個化學家都知道這一點。它們不可降解。該結構長 50 nm,厚 0.1 nm。 當然是剃須刀。 每個化學家都知道它是。


上皮細胞非常光滑,是有有原因的,但切開後會變得粗糙並且有東西粘在上面。到現在為止,任何白痴都可以注射這個,當他們打到靜脈時。對我來說,這是俄羅斯輪盤賭。

這是一個培養皿。正常的毒理學家使用培養皿進行測試。這種材料被宣佈為“實驗疫苗”是有原因的。他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每個接種疫苗的受試者都必須簽署文件,表明他們承擔全部責任。

輝瑞要求 50 年後才能公佈(死亡)與輝瑞的聯系。這些合同中有什麼? 為什麼是50年?


在德國或奧地利,沒有人有我這樣的專業知識。德國領先的碳專家哈穆特·馮·基恩勒 (Harmut von Kienle) 博士是我一年的導師。我寫了這個領域的論文。我在這個領域開始了我的生意,並在沃爾夫斯堡贏得了商業計劃競賽。我在比賽中贏得了 75,000 德國馬克(87,500 歐元)。我獲得了 600 萬德國馬克(300 萬歐元)的風險投資。 我有十個開發人員來開發所有這些新的碳產品。 我知道我在說什麼。
請聊天中的任何化學家反駁我或提出其他意見。請你們都來告訴我我錯了。

卡爾·波普爾(Sir Karl Popper)爵士(20世紀最著名的哲學家之一)解釋了科學的基本原理:假設,反駁。波普爾說,與其殺死人類,不如殺死理論。整個人群都應該被注射。就像波普爾說的,如果你繼續利用這種凶殘的理論,你必須非常小心。

他們是第一批強制執行注射任務的國家。他們正在殺死整個奧地利民族。沙倫伯格總理對此負有責任。他需要合適的顧問。我們曾經有一個奧地利人(指,希特勒)他給歐洲帶來了痛苦和死亡。我呼籲大家在所有頻道分享這個視頻。

沙倫伯格總理需要成千上萬封信件。他一定知道這是把剃刀,這是殺人的手段。如果他知道這一點,還繼續這麼做,他就是一個大屠殺的凶手。他將步希特勒的後塵。

這個必須馬上(公佈)出來!我已經准備好和任何人辯論這些材料。作為一個化學家,我說這些是剃須刀片,我注意到醫生對化學知之甚少。但它們在體內進行化學反應。在小孩身上,在孕婦身上。

現在你們這些醫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如果你們繼續注射,你們就是殺人犯。

公開出去,把它打印出來,給你的醫生,給你的政客。
如果你繼續,我向你保證,世界上沒有法庭能拯救你。
你在做的是大屠殺。奧地利負有責任。他們開始了注射授權。

而你,沙倫伯格總理先生,你需要最好的顧問。如果你不能選擇最好的顧問,你就是無能的,需要辭職。衛生部長也是如此。你的能力如何?

你准備好給所有奧地利人注射"不可生物降解的剃須刀片"了嗎?

分享視頻,把它寫下來,把它放在 U 盤上,然後發給政客和醫生。讓他們明白:如果他們繼續這樣做,他們就是殺人犯。

drandreasnoack - BitChute 

11月27日,諾克博士懷孕中的伴侶斯蒂芬·賴希(Stefan Reich) 悲痛的發布了簡短的悼念視頻。
譯文:
現在是 2021 年 11 月 27 日星期六 [德國]。11 月 23 日星期二,上午 10 點,關於氫氧化石墨烯的視頻發布了。視頻像炸彈一樣轟動爆炸了。

與此同時,安德烈亞斯(Andreas)與某人進行了 Zoom 通話(抱歉,我不認識這個名字)。我操作了攝相機,並跟蹤了談話內容。采訪大概用了兩個小時。在這之後,我們進行了一些交流,互相告訴對方我們有多愛對方,並笑了。

不久之後,安德烈亞斯遭到殘忍的襲擊。這次襲擊極其卑鄙,出人意料。 我很遺憾的告訴你,不幸的是,安德烈亞斯沒有在襲擊中倖存下來。 

這個消息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極其令人震驚的。但安德烈亞斯在我體內(指自己懷孕了...),我是他的一部分。我們是一體的。

所有信息都在那裡。我們知道我們必須知道的一切。
我現在需要你們所有人……現在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現在是相信的時候了。

我們現在必須實行他的計劃。我們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了。它關乎全人類。他是為你做的。他為你而死。他不怕死,他接受了這個可能。.事情不得不以這種方式發生,這樣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他沒打算這麼快就離開我們。

就像我說的,奪取敵人的力量。我們現在必須利用這種力量。用它來對付他們。為我們使用它。我現在需要你們。我一個人做不到。請繼續出發。

我會告訴你更多細節。(面對敵人)請不要恐慌害怕。

 [英語口語] :
"我們站在一起,團結則存,分裂則亡,我們分開,我們就會失敗,就會倒下。讓我們作為一個團隊站在一起,最大限度的發揮作用,傾聽我們的聲音。"



2021年11月29日,斯蒂芬·賴希(Stefan Reich) 懷孕中發布了更詳細的視頻。

英文翻譯:

就在這一天,氫氧化石墨烯視頻發布,並接受了哈拉爾德·泰爾斯(Harald Thiers)的采訪。然後我們上樓來到畫廊;我們放鬆、交談、大笑,告訴對方我們有多愛對方,然後他想下樓到廚房吃點東西,通常他在那裡的時間不會超過一分鐘,所以我下樓開玩笑說:“你又把我所有的東西都吃了。”

在那一瞬間,他開始搖晃,我以為他在取笑我——看起來他在玩(假裝),我走向他說:“哈哈。” 吻了吻他,但他沒有停止。我說:“別鬧了,一點都不好玩。”

在那一瞬間,停電了,整個事情發生在采訪結束後的20分鐘-30分鐘(我沒有看手錶),然後安德烈亞斯癱倒在我懷裡。他開始呻吟,痛得厲害。他的身體完全繃緊了,一下子再也說不出話來。一開始我以為他可能是中毒了,因為他發出了一些窒息的聲音。於是,我給他灌了一杯Sole(像鹽水),然後他就把白天吃的東西吐了出來。沒什麼,我只是什麼也做不了。我只是和他在一起,不得不看著。

我從未見過這樣的事情。這對他來說是一種折磨,就好像他受到了來自外界的折磨。它持續了大約半個小時左右,也許更長,因為在我看來它像一個永恆的過程。他說不出話來。有點像癱瘓了 —— 我真的無法形容。我只是抱著他,以免他撞到頭。

在某個時候,他變得平靜了,他的身體因為這整件事而筋疲力盡。然後,他又可以站起來了,有點頭暈。他上了樓,不知怎麼地站了起來,然後他恢復了,他非常疲憊,不想說話,變得孤僻,我注意到他真的非常緊張。[沮喪]

我不知道他是否意識到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但他需要大量的休息,但他接著說,他會感覺很好,他不想讓人知道這一點。我注意到他睡得不安穩,他出汗,也許在發燒。但是我沒有叫醒他,因為他需要休息。

在某個時候,我真的說不出什麼時間間隔 —— 在某個時刻,他開始沉重的呼吸,我問他怎麼了,但後來他又癱瘓了,他再也不能說話了,抽筋又出現了 —— 呼吸,非常重的呼吸 —— 他再也不能呼吸了,我開始尖叫,我對他大喊,他應該擺脫這種狀況,回到我身邊。

我哭了,他試圖安慰我。哭泣。當時我很慌忙,為了確保安德烈亞斯能呼吸順暢,我不得不改變他的姿勢,這樣他就能更自由地呼吸。他的肺裡有越來越多的水,嘎嘎作響,吐不出來。甚至我無法用手把它弄出來。

那段時間急診給我打電話,讓我做復蘇。所以,我就這樣做了,我做了心髒按摩和換氣——就像他們告訴我的那樣做了。感覺像幾個小時。在某個時候,他的肚子腫脹,然後他說我應該停止給他換氣,只做心
按摩,我不能再做了,只能繼續。在某個時候,他們來了,大約6個人,我不太記得了,把他和機器連接起來。哭泣。他們給他注射了腎上腺素和其他東西。


他們一直戴著口罩,我讓他們摘下口罩,這樣他們才能呼吸得更好(不是字面意思)。我在某個時候問他們:“他還活著嗎”,他們回答:“目前還沒有跡象”,但正在搶救他。然後他們顯然讓他又活了下來,在那一刻,他們可以把他轉移到樓下,然後我們開始和急救人員——這也是一個巧合——他知道路,因為急救人員就住在山谷裡,然後我們去了沃爾夫斯堡。

但是我不能和他在一起,因為我什麼也做不了,他們不得不給他戴上呼吸機,所以我問:“在你們把他帶到裡面之前,我可以看看他嗎?” 他們說:“是的”。我問:“他現在怎麼樣?” 他們回答說,因為我一直在做心
按摩。所以他有很大的機會活下來,一切會變得好起來。然後他們把他抱出來,我走到他身邊,把頭靠在他的胸口上,他被插管了,我告訴他我有多愛他,然後他們又把他推進去了。


我不得不坐在外面,再也沒有注意到什麼。然後醫生們出來,他們把頭湊在一起商議。這實際上是在不久之後。他幾乎剛進救護室就又出來了。當他們把頭湊在一起時,我就知道了。然後他們說:“他的大心
瓣膜已經完全衰竭了。他心病發作而死。”


拍攝者:“很多人都明白有人攻擊了他。但(或許)你想說的是,你對這些事情(指能量武器)一無所知。很難想像這樣的東西(能量武器)是如何工作的。但他一直說,他們會有這些技術。”

附錄:


.

(視頻請看原文)2020年11月19日,安德烈亞斯·諾克(Andreas Noack)博士在反封鎖,反疫苗護照的現場直播中,被德國持槍警察逮捕。


【資料】疫苗中的氫氧化石墨烯、德國化學博士之死

原文:

https://seemorerocks.is/german-whistleblower-dr-andreas-noack-was-murdered/

https://vimeo.com/482241342?embedded=false&source=vimeo_logo&owner=127671977

https://dailyexpose.uk/2021/12/07/did-german-chemist-dr-andreas-noack-die-after-direct-energy-weapon-attack/


翻譯:LightGroup荷光者聯盟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一丁
2022/05/21 01:59

為什麼有人打苗後有可怕的副作用,但是有人會安然度過……?為何有人沒事,又有人死?

不同劑量的苗, 有些只是生理鹽水 安慰劑,所以有人會感到安然無恙。原來第1、2針中,有的只是沒有任何刺突蛋白或有毒成份的生理鹽水, 其次的就有人種了10、20、30微克的mRNA( 劇毒 石墨烯),所以有人會有一大堆副作用,甚至死亡。但第3針:加強劑,將會升至 100 或 250 微克mRNA ( 毒石墨烯)... 不同劑量的新冠逆喵:是賭命的俄羅斯輪盤!

—— 珍.魯比博士 華盛頓衛生經濟學家 ——
美國、澳州、英國……自從開始第三劑,甚至第四劑之後,新冠變種數字不跌反爆升,留意一下感染變種個案,十居八九都是已經打足苗的人,證明很多人都是在打苗後才中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