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被啟動的疾病》新冠病毒-5G循證、EMF武器&氧化石墨烯
2022/05/01 07:37
瀏覽2,861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COVID-19 as a 5G test case

新冠病毒的蔓延有沒有可能跟5G網路在全球的部署進程存在著某種關聯,這樣的懷疑自疫情爆發以來便一直甚囂塵上。

儘管“新冠病毒”遠遠不像媒體所極力渲染的那樣是宛如末日般的死亡瘟疫,但它的確在有些地區造成了出乎意料的死亡人數。

問題是:這些超額死亡人數究竟應該歸咎於“防疫”措施(如封鎖政策、強制口罩令、不當藥物治療,等等),還是說電磁輻射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如果是後者的話,那這又究竟是因為5G還是其它我們所不知道的技術所導致的結果?以上就是本文要解答的問題。

超額死亡率

本文將著重於關注超額死亡率(excess mortality),要不是有這些超額死亡人數,就很難證明有某種EMF(電磁場)武器已被部署,因為這肯定會造成超出正常閥值的死亡人數出現。

有些地區或國家確確實實出現了不少的超額死亡人數,而且正如本文接下來將證明,這些都可以在"無需任何新的傳染性疾病"的情況下得到解釋(如同我在其它舊文中討論過)。

事實上,有好幾項獨立的證據可以證明,導致這些超額死亡的兇手絕不是“新冠病毒”或其它任何病毒。雖然也有其他研究人員提出了不同的猜想——並且可能或多或少是有道理的——但在本文中,我將只從EMF這個角度來切入。


不僅是5G 隱蔽的EMF武器

我想論證的是,正是EMF在整場疫情大流行期間,以這種或那種方式,導致了這些超額死亡發生。我還要論證,有些“新冠”患者身上出現的一些更為特殊的症狀實際上也是EMF造成的結果。

此外,當我說“EMF”(電磁場/電磁輻射)的時候,我所指的並不僅僅是5G(當然它很重要),而是還包括其它更隱蔽的EMF,比如可能是某種武器。如同我們將看到,有證據顯示這類武器不僅存在,甚至已經被實際使用過。

我在本文中提出的大部分內容理所當然都只是揣測。然而,它們都是經過論證的揣測,並且有充分的證據可以支持它們。


“其它因素”在新冠疫情期間導致超額死亡率的證據

首先我們要檢查四項證據,它們清楚表明在疫情期間還有其它未知的因素正在起作用。當然這些都仍只是冰山一角,只不過為了不使本文變得過於冗長,我只選其中四項出來討論。

1. 卡梅倫・凱爾・西德爾醫生的證詞

在新冠疫情之初,一位名叫卡梅倫・凱爾・西德爾(Cameron Kyle-Sidell)的紐約醫生在Youtube上發佈了一部影片,他在其中透露一些關於“新冠病毒”以及美國所有醫院被要求遵循的標準治療程序的驚人訊息。

目前這部影片已被從Youtube刪除(誰不意外?),但你仍然可以在Bitchute找到。

西德爾是一位在紐約(確切說是布魯克林)工作的急診室和重症病房醫生。他的證詞最早是在2020年4月上旬發表。由於原始影片已被從Youtube刪除,我無法確定具體的發佈日期,但很可能是6號左右。

西德爾醫生的證詞從一開始就很令人感到不安。

“九天前,我開設了一間重症監護病房來照顧本市病情最不樂觀的新冠確診患者,結果我在這九天裡看見的卻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東西。”

光是這句話就應該夠讓我們繃緊神經了。一位經驗豐富的重症病房醫生聲稱他看到了“以前從未見過”的東西?如果新冠病毒是典型的肺炎性病毒(aka,感冒),那他以前不可能會沒見過,反而應該是早就習慣了。所以,我們可以確定這次的情形有點不太一樣。

事實上,按照西德爾醫生的說法:

“在我看來,新冠病毒根本不是肺炎,它不應該被當成是一種肺炎。”

然後他繼續解釋了這個病毒真正的效果:

“相反的,它似乎像是別種病毒引起的疾病,非常類似高原反應。這就好像我的數萬名紐約同胞都同時登上了一架飛在三萬英尺高的飛機,隨著機艙內的壓力逐漸釋放,這些人病人就會開始產生缺氧反應。”

西德爾醫生仍然相信這種奇怪的症狀是“病毒引起”的,但我們要知道,他得出這樣的結論是因為他所接受的醫學訓練和坊間充斥著關於武漢病毒的輿論宣傳。

更有趣的是他後面說的話,他把病人的症狀比作高原反應,並強調他們有缺氧的情況。請記住這一點。

西德爾醫生繼續指出,使用呼吸機(機械通氣)來治療這種疾病是絕對錯誤的

“我擔心我們正在使用錯誤的方法來治療一種新型的疾病...”

指示用呼吸機來確保新冠病毒死亡率高居不下

接著,他大膽提出按媒體報導是因為“新冠病毒”所引起的ARDS(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實際上是呼吸機導致的結果。

“我們所目睹的...全世界都在目睹的ARDS,很可能其實是呼吸機造成的肺損傷。”

西德爾醫生還說了很多,出於篇幅所限我在這裡僅摘錄其中重點。不過,你可以自己去查看完整的影片。

Cameron Kyle-Sidell 博士說病毒不是症狀的原因

不管是對求真者(truther)還是對於社會規範者(normie)來說, 我們要與這件事作鬥爭的唯一方法是~ 您最終認識到自己擁有內在的心靈力量。

請開始處理您的問題。

這就是為什麼邪惡很容易控制我們,因為數百年來,它們通過各種創傷在心理上/身體虐待人類——戰爭、貧困、通過毒藥、各種電磁場, RF、MF 等引起的疾病,以及好萊塢文化暴力色情影音洗腦精神控制和性虐待

請開始釋放你的創傷,提高你的振動,學習如何使用更高維度的心靈科學來保護自己, 免受這些邪惡低頻氛圍的傷害。

如果我們的振動很高且强化我們的精神力量,它們就無法連接到我們, 遑論傷害我們。 

以下是西德爾醫生談到的一些重點:

・被送進西德爾的新冠病房的患者身上有他從未見過的症狀

・這些患者身上的症狀並不像典型的病毒性肺炎,反而更類似高原反應,這才是導致缺氧的原因。

・在這種情況下,*使用呼吸機是錯誤的,反而可能本末倒置

*著名的真相尋求者羅伯特·斯蒂爾(Robert Steele)的死因是他在被診斷出新冠病時被醫院戴上了呼吸機,當場死亡。他以揭露火星上“人類殖民地”的真相而聞名

最後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這意味著醫院很可能是被故意指示使用呼吸機來確保“新冠病毒”的死亡率高居不下。

事實上,的確有證據表明呼吸機不僅無用反而有害。根據這篇研究,“接受呼吸機治療的患者最後有88%死亡,其中97%的年齡大於六十五歲。”

電磁頻率影響可以合理解釋奇怪症狀

我們最感興趣的是第一、第二點。換句話說,紐約市地區(可能還有其它地方)的患者身上出現了與經驗豐富的醫生預期中的完全不同、反而類似於高原反應的症狀。

事實證明,通過檢查某些電磁頻率的影響就可以合理解釋這種奇怪的情況。我們將在本文後面解釋這一點。

還有一點需要注意。西德爾醫生在紐約觀察到的這種奇怪的高原反應不是一件小事,因為如同我們將看到,紐約的新冠死亡率在疫情期間一度是最高的,這說明那裡可能正在發生一些其它地方所沒有的事情。

丹尼斯・蘭庫特博士(Dr. Denis Rancourt)也注意到了紐約的異常情況,現在讓我們來看看他的研究。

2. 丹尼斯・蘭庫特博士的發現

丹尼斯・蘭庫特博士是加拿大物理學家,擁有令人信服的學術資歷。他撰寫了多篇關於各國新冠超額死亡率的論文,他的發現很重要。

他討論這一現象的第一篇論文發表於2020年6月2日,題為

《新冠疫情期間的全因死亡率——不是病毒,而是政府的對策導致了大規模死亡》

(All-cause mortality during COVID-19 – No plague and a likely signature of mass homicide by government response)。

在論文的摘要中,他指出:

“按星期計算的最新全因死亡率數據並未顯示這次冬季與往年冬季有什麼不一樣。疫情沒有帶來任何差別。然而,在歐洲和美國一些地方的數據中卻出現了十分醒目的‘新冠死亡峰值’。”

最有趣的就是這個峰值,因為恰如蘭庫特指出,這是一個很反常的現象,堪稱前所未聞;這些數據與疫情根本無關(另一組研究人員也得出了相同的結論,我們稍後會提到)。

蘭庫特認為這異常的“新冠死亡峰值”應該是政府不當政策才造成大規模死亡。換言之,按照蘭庫特的說法,最初美國和歐盟各國的死亡人數急劇增加, 應該是那些防疫措施,包括使用呼吸機造成的結果。

可是,這裡需要注意的是,美國的“新冠死亡峰值”主要是分佈在特定幾個熱點,其中包括紐約市。

事實上,紐約市的“新冠死亡峰值”簡直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見出自蘭庫特論文的下圖)。

黑線代表從2013年開始紐約市按星期計算的全因死亡率。紅線代表WHO宣布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時間。灰線只是垂直放大與同比例位移了同樣的數據,以便閱讀。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紐約市的全因死亡率的確異常增加,並且開始增加的時間點恰好是西德爾醫生發佈他的影片、宣稱他的病人身上出現了他從未見過的症狀之前。

這難道是巧合?我不覺得。

蘭庫特在下一篇與馬琳・鮑丁(Marine Baudin)和傑雷米・梅西(Jérémie Mercier)合著,發表於2020年10月20日的論文

《從1946-2020年的全因死亡率評估新冠疫情在法國的影響》

(Evaluation of the virulence of SARS-CoV-2 in France, from all-cause mortality 1946-2020)再次關注了奇怪的“新冠死亡峰值”。

奇怪的"新冠死亡峰值"論文摘要表示:

“我們證明了,包括法國在內的, 某些北半球中緯度國家的全因死亡率數據中, 存在的‘新冠死亡峰值’不可能是在"沒有其它巨大的非疾病性因素"所致的情況下發生的自然流行病學現象。”

他們得出的結論是,“新冠死亡峰值”完全是人禍,也就是因為不當措施造成的,而非自然出現的新型呼吸道病毒的

幾位研究人員介紹了他們之所以得出這一結論的幾個理由,其中之1是許多地區都沒有出現這種高峰現象(美國有三十四個州都沒有“新冠死亡高峰”)。

這是非常反常的現象,因為若是有一種新型病毒正在傳播,照理說我們應該會在不同的州(甚至是國家)看見全因死亡率的上升維持著某種一致性。結果,我們看到的只是特定地區(如紐約市)的全因死亡率大幅增加,其它地區則不然。

儘管依據的理由不同,但蘭庫特和西德爾的結論是一樣的——假如說真的有什麼東西正在奪走人們的生命,那也不會是新型的病毒性肺炎。

蘭庫特等人研究超額死亡率的最新論文

《從全因死亡率、社會-地理-經濟以及氣候數據,來看美國在新冠時代的災難性公衛反應》

(Nature of the COVID-era public health disaster in the USA, from all-cause mortality and socio-geo-economic and climatic data)。

在論文中,幾位研究人員試圖釐清為什麼美國在疫情期間出現了持續且極高的死亡率,但加拿大與西歐國家卻沒有。

再一次,他們的研究表明根本沒有所謂的病毒大流行:

“在美國,無論是按時間(星期、年)、按年齡、按性別還是按州劃分的全因死亡率,都跟一種新型的呼吸道疾病病毒, 理應要在對它尚不具有自然免疫力的人們身上引起的結果完全相反。它的季節性結構(夏季峰值)、年齡分佈(年輕人口)還有巨大的國家差異都是前所未有的,並且與任何呼吸道疾病病毒的行為模式都不一樣,無論是否為流行病。”

蘭庫特等人的結論是,政府採取的不當對策, 加上本來就存在的社會風險(肥胖、貧困等)才是導致死亡率一飛衝天的原因。

新型EMF引起的肺部病變?

儘管我完全同意他們的發現,但我仍認為他們恐怕錯過了另一個同樣重要的決定性因素:EMF。

但這還不是全部。蘭庫特等人還有一些與西德爾高度雷同的發現:

“我們還注意到,不管是媒體或科學文獻似乎都忽略了美國在新冠時代的其它肺炎大流行,這一問題一直沒有獲得充分重視。

許多被認為是新冠死亡的案例,非常有可能實際上是被誤診的細菌性肺炎死亡。”

也就是說,“肺炎”病例的確變多了,但它既沒有被正確治療,也不是由一種新型病毒引起。這與西德爾醫生的發現很相似,只不過他提到的是“高原反應”(而不是肺炎)的病例。

不過在這兩種情況下,都是肺部會受到影響,不難察覺這很可能是某種新型EMF引起的肺部病變,被錯誤地當成了“肺炎”。

3. 托爾斯泰・恩格爾布雷希特和克勞斯・科恩林的研究

接下來我們要看看的是記者托爾斯泰・恩格爾布雷希特(Torsten Engelbrecht)和克勞斯・科恩林醫生(Claus Kohnlein)的研究。

兩位研究人員在10月1日共同撰寫了

《新冠(超額)死亡率:不是病毒——而是"用藥不當"導致歐洲和美國二十萬人死亡》

(COVID-19 (excess) mortalities: viral cause impossible—drugs with key role in about 200,000 extra deaths in Europe and the US alone)一文。

恩格爾布雷希特和科恩林的分析主要集中在歐盟國家,他們指出大部分出現超高死亡率的國家恰好都是實施嚴格封鎖政策的國家(與主流的病毒假設完全相反)。

他們在分析中也強調了蘭庫特等人指出的異常“新冠死亡峰值”。

2019年12月-2020年9月歐洲各國的曲線圖

但這種異常的“新冠死亡峰值”(發生在尋常流感季節之外)還不是唯一,他們還指出,不同的鄰近國家的超額死亡率往往相差甚大。比方說,比利時有一個十分明顯的峰值,但(它的鄰國)德國則沒有。

病毒理論根本沒有辦法解釋這種"超額死亡率極度不一致"的現象。

恩格爾布雷希特和科恩林最後的結論是,“新冠死亡高峰”真正的罪魁禍首其實是不當用藥治療。

本身俱有毒性且可能*致命的藥物被過度使用,這樣的情形發生在了上述所有超額死亡率過高的國家,無論它們是實驗性藥物, 還是仿單標示外使用藥物,這意味著這些藥物已經過監管部門批准——而且使用這些藥物的大部分是老年人,他們在被檢測新冠病毒呈“陽性”之前多半也已經患有了其它嚴重的疾病。

*不能用韋德希瑞!家屬知道真相說不定會把醫生砍了。這是醫院在故意殺人然後說病毒太可怕了要打...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20429/2240547.htm

他們這篇文章很有說服力,我十分認同他們的結論。

然而,再一次的,他們的結論沒有考慮到與EMF有關的因素。

4. 極度不一致的新冠死亡率

最後,WHO自己紀錄的官方新冠死亡數據也提供了另一項證據,表明這些被記錄在案的超額死亡率, 無論如何都無法歸咎於新型病毒。

舉例來說,請看看下面這張由英國數學家安德魯・馬瑟(Andrew Mather)在2020年9月整理的圖表。

 

按國家/地區劃分的每一億人中的新冠死亡率(2020年9月)

這張圖表顯示了不同國家紀錄的新冠死亡人數,數據已經考慮到了人口規模的差異。

又一次,數據顯示情況十分異常,紐約市的新冠死亡率居然拔得頭籌,比當時世界上任何國家都要高!

比利時、秘魯、英國和西班牙同樣名列前茅,但非洲國家、東南亞跟日本卻幾乎沒事。

因此,要嘛這種致命性的病毒只對紐約市、西歐和南美部分地區管用,要嘛還有別的因素再起作用。

讓我們總結一下到目前為止的發現:

・WHO宣佈疫情大流行後不久,一位紐約醫生便跳出來聲稱,“新冠肺炎”的患者實際上並沒有出現典型的肺炎、而是類似高原反應的症狀

・丹尼斯・庫蘭特博士和他的研究夥伴分析了不同國家/地區的全因死亡率,結論是根本沒有什麼疫情大流行。他們注意到了異常的“新冠死亡峰值”,且在紐約市尤其突出。

・記者托爾斯泰・恩格爾布雷希特和克勞斯・科恩林博士分析了歐洲的死亡率數據,得出一模1樣的結論——這些數據都無法支持病毒理論。

・新冠疫情“大流行”爆發六個月後,不同國家/地區的新冠死亡人數相差甚遠。紐約市的死亡率是迄今為止最高的,超過其它任何國家。

這些數據再次與病毒理論相矛盾,反而暗示有別的因素在起作用,並且這個因素只出現在了紐約市及其它特定國家。

在接下來的部分中,我們將證明這個“其它因素”實際上跟EMF,特別是正在被部署中的5G息息相關。


與EMF曝露有關的“新冠病毒”症狀

在這一部分,我們將研究2019年9月發表的一項開創性研究。這項研究最先刊登於

《臨床與轉化醫學雜誌》(Journal of 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Research),題為:

〈新冠病毒與無線通信射頻輻射曝露,包括5G存在關聯之證據〉

(Evidence for a connection between coronavirus disease-19 and exposure to radiofrequency radiation from wireless communications including 5G)。

1ding:下面是本文提到的醫學論文摘要

證據》醫學論文: 新冠病毒與5G無線通信的聯繫

光是標題就足以說明一切。因為這篇論文提供了明確的證據,證明“新冠病毒”與EMF曝露,包含5G,之間的確存在聯繫。

對於任何不瞭解EMF曝露的危害的人,歡迎閱讀我過去的舊文,我在其中列出了EMF曝露導致各種慢性疾病以及環境危害的證據。

為了保持篇幅,我們就直接進入上面那篇論文。在這裡有必要直接引述原文,這群研究人員首先註意到:

“早在二次大戰之前,就有大量同行評審的文獻在研究WCR(無線通信輻射)造成的生物效應將如何在許多層面上影響我們的健康。

我們在查閱這些文獻時發現,新冠病毒的病理症狀與WCR曝露導致的有害生物效應似乎存在著諸多相似之處。

在本文中,我們將提出證據證明WCR很可能是促進疫情惡化的一個重要因素。”

換句話說,這群研究人員發現,目前被報告出來的新冠症狀剛好與WCR曝露引起的症狀如出一徹。

接著他們繼續解釋了之所以可以把5G與新冠疫情的“爆發”聯繫起來的病理學證據。

已建5G設施的州和城市都出現更高的病例與死亡人數

“新冠病毒從2019年12月的武漢首先出現,恰好是在該城市於同年10月31日全面啟用‘5G’系統的不久後。

接著其它很快也被疫情席捲的同樣都是部分已開始啟動5G的地區,包括韓國、義大利北部、紐約市、西雅圖和南加州。2020年5月,莫達喬夫(Mordachev)報告了全球三十一個國家的射頻輻射強度與新冠染疫死亡率在統計學上的顯著相關性。

在美國的第一波疫情期間,與尚未啟用該技術的城市相比,已經建造5G基礎設施的州和主要城市都出現了更多且更高的病例與死亡人數。”

下面是我自己整理的地圖(不是來自上述的論文),它們把新冠病毒-5G的關聯很直觀地呈現了出來。

 

 

 

請注意,根據研究人員的說法,紐約市也是“部分已開始啟動5G的地區”。

我們現在可以仔細思考一下發生在紐約市的幾個現象:

・與美國其它地方相比,紐約市的“新冠死亡峰值”可謂“高得不可思議”,新冠染疫死亡率異常之高。

・紐約市的新冠患者出現了類似高原反應的症狀。

・在新冠疫情“爆發”前不久,紐約市至少已部分啟用了5G網路。

研究人員繼續展示了下面這張圖表,其列出了WCR(無線通信輻射)曝露與各種“新冠病毒”症狀之間的明確相似性。


EMF促成普通病毒性肺炎不會造成的症狀

然後,他們總結了WCR(無線通信輻射)曝露的已知影響, 以及它們跟新冠病毒的關係:

“本研究所提出的證據支持這樣一種假設,即WCR(無線通信輻射),特別是將4G更加密集化後的5G,可能會通過以下方式削弱人體的免疫力, 並強化新冠病毒的毒性,從而令當前的新冠疫情大流行更加惡化:

(1)引起紅血球的形態學變化,包括棘紅細胞和錢串反應(rouleaux)形成,這可能會導致高凝血狀態發生

(2)破壞微循環,並降低紅血球和血紅蛋白水平,加劇缺氧

(3)激化免疫功能障礙,包括免疫抑制、自體免疫和過度炎症

(4)增加細胞氧化應激與自由基產生,加劇血管跟器官損傷

5)增加對病毒侵入、複製與釋放有重要影響的細胞鈣分泌,以及使炎症加劇

(6)加重心律失調和心臟疾病。

我們最感興趣的是第二點。

這群研究人員聲稱,WCR會傷害微循環並降低紅血球和血紅蛋白水平,進而加劇缺氧。

“缺氧”的另一個稱呼就是“高原反應”(即嚴重缺氧)。

換言之,我們似乎已經替西德爾醫生描述的“高原反應”症狀找到了一個可能的解釋。

另外請注意,表中列出的一些與新冠病毒相關的症狀,如器官衰竭、心肌炎、心力衰竭、心律失常等等(幾乎都是通常的流感或病毒性肺炎不會造成的症狀),如果從EMF曝露的角度來思考的話也都解釋得通了。

托馬斯・考恩博士(Dr Thomas Cowan)在《傳染病神話》(The Contagion Myth)一書中提供了更多射頻輻射,特別是5G有害影響的證據。

在註意到“缺氧”被報告是新冠病毒的一個常見症狀,並且這是由於血紅蛋白分子中的鐵被釋放造成後,他接著評論說:

“對血紅蛋白的鐵釋放的傳統解釋是新冠病毒中的醣蛋白在搞鬼——但5G的毫米波其實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尤其是60GHz的毫米波,因為它會破壞氧分子。

關於新冠患者的肺功能障礙,一個有趣的地方是它是雙向性的(同時影響兩個肺),而普通的肺炎通常只會影響一個肺。究竟是怎樣的病毒可以一次攻擊兩個肺?”

考恩博士接著談到了武漢的患者所出現的“新冠病毒”症狀(該城市在疫情“爆發”幾天前剛好啟用了5G網路):

武漢出現的異常“新冠病毒/傘狀術語”症狀

“武漢的一項研究表明,超過三分之一的新冠病毒患者出現了神經系統症狀,包括頭暈、頭痛、意識不清、骨肌損傷、嗅覺與味覺喪失,更罕見的還有癲癇跟中風。這絕不是普通的流感,而是一種嚴重的疾病。”

當考恩說“這絕不是普通的流感,而是一種嚴重的疾病”時,他可以算說對了一半,卻也說錯了一半。

就像我一直以來所強調的,“新冠病毒”既不是也從來都不是一種純粹的病毒,恰恰相反,它只是一個“傘狀術語”(umbrella term),被用來籠統地概括從輕微的流感, 到足以危及生命的、EMF引起的缺氧。

鑒於這些證據,我們必須捫心自問...

EMF/5G到底在這場新冠遊戲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真的是5G導致了我們在某些地方看見的異常“新冠死亡峰值”嗎?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紐約市的死亡率偏偏比其它地方高出這麼多?

“新冠病毒”會不會其實只是用來掩護危險的無線電頻率的煙幕彈?

又或者...是否有某種隱蔽的、與EMF相關的武器已經被悄悄部署在了某些地方?

先進電磁武器的存在與可能的用途

讀者請務必注意,本文的這一部分主要都是推測。但是,我確實相信認為某種EMF武器已被實際部署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畢竟,如果你是一個試圖呼吸道病毒大流行的陰謀團體的人,那麼利用能夠誘發缺氧的射頻輻射來轟炸人們無疑是最好的辦法。

正如我將看到的,這似乎正是紐約市(可能還包括其它地區)發生的情況。

然而,支持這一猜測的唯一證據就只有全球(包含紐約市)的疫情“熱點”幾乎恰好都是啟用了5G網路的地方。

當然,問題在於有很多國家雖然也有5G,卻沒有出現像紐約市那樣令人瞠目結舌的“新冠死亡峰值”。

三種可能性

固然除了EMF之外還有很多因素會導致這些死亡峰值,包括嚴苛的封鎖政策、療養院不當管理、人口年齡和健康狀況等等,但還有其它三種可能性:

・某些地區的5G網路被秘密啟動(或被劫持)來以危險的無線電頻率(比如可以破壞氧分子的60Ghz毫米波5G)來“轟炸”當地人口。

・5G造成的射頻密度激增與人們體內早已存在的東西產生相互作用,“打開”了致病開關。

・一種完全獨立的EMF技術正被投入使用

EMF武器存在的證據

西班牙研究團體-“La Quinta Columna”(第五縱隊)也認為,新冠疫情“大流行”實際上與EMF脫不了關係。

La Quinta Columna(第五縱隊)是由塞維利亞大學的生物統計學家理卡多・德爾加多・馬丁(Ricardo Delgado Martín)創立,該組織的宗旨是:

“呈現事實,無論這個真相由於所涉及的性質或程度有多麼令人不安,都要讓真相忠實地從經濟、道德、倫理、政治、宗教、意識形態或其他方面的偏見與爭執下呈現出來。”

信號啟動存在於人體內的氧化石墨烯

大部分關於Quinta Columna的資訊都是西班牙語,因此我也不方便對他們做出明智的評斷。然而,鑒於他們是少數有勇氣敢調查新冠病毒、疫苗與5G/EMF之聯繫的研究團體之一,顯然有必要認真聽聽看他們的觀點。

德爾加多的觀點是,“新冠病毒”所引發的症狀實際上是射頻信號啟動了早已存在於人體內的氧化石墨烯(graphene oxide)的結果。

德爾加多在2021年7月的一次採訪中簡明扼要地概述了他的假設:

“...我們相信,氧化石墨烯才是導致新冠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原因,這一切都是從2019年的全球抗流感運動開始, 悄聲無息地準備好的。

他們在那時搞了眾所週知的電磁頻譜使用許可競標活動——然後是5G的啟動測試——這才是造成大流行的罪魁禍首。”

換句話說,德爾加多認為氧化石墨烯是通過2019年的流感疫苗被注入人們的體內,然後再藉由5G射頻啟動,從而引發缺氧症狀(即“新冠病毒”),接著這一切便被包裝成病毒大流行。

值得注意的是,老年人剛好是流感疫苗接種率最高的族群。

德爾加多繼續提醒我們,*很多口罩的材質中也被發現含有石墨烯

*1ding: 這可能是政府和 CDC 提倡強制戴口罩、鼓勵戴雙口罩、甚至是三重口罩的原因之一(此外還有削弱你的自然免疫系統), 在海灘上戴口罩、慢跑戴口罩, 電視脫口秀戴口罩的人, 更快更多的在其身體係統中吸入氧化石墨烯, 與那些拒戴少戴口罩的人相比, 他們可能更易"被激活"

他還假設新冠疫情的“波”(即我們觀察到的“新冠峰值”)實際上是5G天線被打開的結果:

“只需要動動手指按下啟動5G的小按鈕,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總是知道下一波何時到來,第二波、第三波,Lambda...Delta變種都是5G天線啟動的產物,這就是我們為何必須嚴加防範的原因。”

德爾加多聲稱NAC(n-乙酰半胱氨酸)和穀胱甘肽是治療新冠缺氧病最好的方法。這是因為在抑止或降低細胞激素風暴(cytokine storm)的同時,“穀胱甘肽會還原氧化,消除掉氧化石墨烯。”

他們的研究還宣稱在新冠疫苗中發現了氧化石墨烯,他們說這種石墨烯會跟無線電頻率產生交互作用,導致許多嚴重的健康影響,包括心臟病變。

當然他們的研究是有爭議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認同他們的看法。只是,鑒於本文迄今為止所介紹的內容,他們的觀點確實值得考慮。

他們還提出了一項更有意思的證據,表明某種強大的EMF武器存在不是空穴來風。等到我們稍後檢查其它異常現象的時候,這一點會顯得更有說服力。

在下面這部影片中,德爾加多與何塞・路易斯(Jose Luis)討論了一段錄像(似乎是由中國央視拍攝的,但不好確定),畫面中有一位男子本來好好地在騎腳踏車,結果卻突然倒地死亡。錄像最有趣的地方是就在騎腳踏車的人倒地的那一刻,監視器也忽然發生了瞬間故障。

按照德爾加多和路易斯的說法,這證明了的確有某種電磁“脈衝”。我把影片放在下面。

免責聲明:我找不到原始錄像,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出自何處,我甚至不清楚這位騎腳踏車的男子是否真的死了,還有這段錄像是不是合法的。

不過,我選擇把它納入文中是因為,如果這段錄像是真的,這個奇怪的現像似乎與近年來越來越頻繁發生的另一個怪像有點聯繫:鳥禽的大規模突然死亡。

鳥禽的大規模突然死亡:EMF武器的證據?

雖然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可是近年來卻發生了越來越多有紀錄的鳥類大規模突然死亡事件。我甚至不需要太費心搜尋案例,因為其中有許多已被約瑟夫・法洛博士(Dr. Joseph Farrell)記錄在了他的部落格gizadeathstar.com。

以下是對其中一些奇怪案例的簡述,還有法洛博士十分發人深省的評論:

・7月9日-《神秘宇宙》(Mysterious Universe)報導愛達荷州發生了大群死鳥從天而降的怪事:

more biords 570x428

“2015年6月27日,在愛達荷州庫納(Kuna)的一條道路上發現了大量死去的鳥禽。先前,在今年早些時候,愛達荷州東部也出現過兩千多隻正在遷徙中的雪雁莫名墜落到地上死去的事情。”

這是法洛博士的評論:

“你可以看到,在這篇新聞的下面有兩位評論者在互相交流經驗,其中一人提到他在開車經過愛達荷州時,他的藍牙信號突然遭到了奇怪的干擾。”

(我找不到他提到的評論,但話說回來,這篇新聞也已經有七年,所以它可能已經被刪除了)

接著,法洛博士提出了他的推測:

“這些事件可能是由某種秘密的人為技術所引起,還是其它秘密活動意外造成的後果?

都有可能。再說一次,我真的不知道答案。”

・2018年11月14日-《歐洲再出發》(Europe Reloade)報導稱,在荷蘭海牙舉行5G實驗期間,有上百隻鳥禽突然死亡:

 

“大約在一個星期前的海牙,許多鳥禽忽然自發性的死亡,一隻接一隻墜落在公園裡。也許你從沒聽過這樣的事情,因為好像沒什麼人打算關注。然而,當已經有超過一百五十隻鳥死亡時——這個數字現在已經達到兩百九十七隻——終於有些人察覺到不太對勁了。

...如果你環顧那座公園,你可能會發現在牠們死去的街對面拐角處的屋頂上有一樣東西:一根新的5G天線。

他們在那裡進行了與荷蘭火車站對接的實驗,以測試範圍可以涵蓋到多大,以及車站內外是否會出現其它設備故障。 ”

"事實核查"快速否認5G“陰謀論”

這個故事有趣的地方在於,《Snopes》很快便發佈了一篇“事實查核”宣稱這些5G測試根本沒有發生過(雖然他們仍然承認了該地區在6月的時候進行過這樣的測試)

更耐人尋味的還是法洛博士對這件事的評論。在談完了他對使用微波幹擾技術的想法後,他繼續提出了他招牌的“大膽假設”:

“從這個基礎出發到使用微波技術——可能再次包括微波幹擾——之間的距離只有一小步,它可能會擾亂甚至關閉生物神經系統中的電功能,包括心臟等器官。

這就是最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方:鳥類可能對這樣的頻率產生共鳴,其它生物也可能對其它頻率產生共鳴。

可以說,只要‘撥入’正確的頻率,一整個地方的狗、貓...甚至是人類,都可以在彈指間灰飛煙滅。”

(...回想一下上面騎腳踏車的那個人)

・2020年9月15日-《NBC》報導有大群鳥禽在新墨西哥州墜地死亡,數量可能高達“數十萬”:

 新墨西哥州的鳥類神秘地大量死亡。

“據新墨西哥州的野生動物專家表示,該地區的鳥類死亡數量非常驚人,可能上看‘數十萬’。”

《NBC》繼續提到:“目前已有多個有關機構在調查此事,包括土地管理局以及軍方的白沙導彈場。”

下面是法洛博士的評論:

“你是不是提到了...管理白沙導彈場的軍方正在調查這件事?嗯,軍方介入是有道理的...

畢竟如果這是一種未知的速效病原體、生物戰或完全不同的東西,甚至是我提出的生物電磁啟動病原體在搞事的話。”

就連在疫情期間,也發生了兩個有趣的案例...

・2021年6月25日-《零對衝》(ZeroHedge)報導〈為什麼美國多州突然發生大量鳥禽死亡? 〉:

“彷彿嫌怪事還不夠多一樣,現在我國東半部竟傳出了鳥類大量死亡的怪事。這些鳥類有許多在死前表現出了非常反常的行為...如果科學家能給出個交代,那倒還好。問題是,甚至連科學家也搞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這就很令人擔憂了。”

法洛博士沒有對這一輪鳥類大規模死亡的原因提出推測,但事情發生的時間點以及鳥類出現的反常行為實在太過可疑。

據我所知,這些鳥類有的是突然喪失了視覺,有的是不知何故無法躲開正在接近的人類,或是像癲癇發作一樣不止顫抖,這都很不尋常...

我強烈懷疑有人其實很清楚到底出了什麼事,只是他們不願說出真相...

最後,我們再來看看新的案例。

・2022年2月12日-《衛星新聞》(Sputnik News)稱威爾斯當地人在聽見“巨大的電器爆炸聲”後,目睹數百隻椋鳥墜落死亡:

“星期四,在目擊者報告聽見‘巨大的電器爆炸聲’後,上百隻鳥便忽然從威爾斯的天空ㄧㄧ墜落、倒地不起。

據在沃特斯頓工作的伊恩・麥卡弗里(Ian Mccaffrey)說,他在星期四晚上下班時聽見了一聲轟天巨響,伴隨令人驚嚇的噪音,接著數十隻鳥突然從天墜落,砸在他的車上。

麥卡弗里還表示,那巨響聽起來像是閃電。 ”

這裡最有趣的無疑是“巨大的電器爆炸聲”,因為它似乎證實了某種EMF武器的存在。

法洛博士當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說:

“當那群烏鴉(我相信牠們是烏鴉)多年前在田納西州大規模暴斃的時候,我就認為電磁‘壓力場’是最有可能的解釋。

現在我們有了一段奇怪的錄影,還有各種關於‘電磁爆炸’的報導,這些都可以作為佐證。是的,這意味著在我看來,這個猜測正在變得越來越有說服力。”

值得注意的是,這裡列舉的這些鳥類突然死亡的案例仍只是實際總數的一小部分。

EMF信號可以穿透鳥類的神經系統,破壞牠們的導航能力,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我在我以前討論環境危機的文章中也談過這一點。

現在讓我們來總結一下:

・近年來,關於鳥類突然大規模死亡的報導越來越多。

・在許多這些情況下,電磁技術似乎都難辭其咎。

以愛達荷州的案例來說,一名事發當時在場的人聲稱他的藍牙信號出現擾;再以荷蘭的案例來說,鳥類大規模死亡的地方附近剛好在進行5G實驗。

在威爾斯的案例中,鳥類大規模死亡之前出現了“巨大的電器爆炸聲”。然後另一個案例甚至驚動軍方出面調查。

・一直有在追蹤動物離奇死亡現象的約瑟夫・法洛博士推測,這可能跟某種“電磁壓力場”有關。

・最後,最近在網路上出現了一段騎腳踏車的人忽然倒地身亡、監視器又正好在那一刻出現瞬間故障的錄像。有些人認為,這證明了某種電磁“脈衝”存在,可能與上面出現的技術有什麼關聯。

綜上所述,我們差不多可以準備為這場調查收尾了。

結論

儘管新冠病毒的死亡率與季節性流感或多或少其實大同小異,幾乎不需要特地動用疫苗或預防,但撇開那些詐欺性的篩檢和可疑的死亡報告,仍然有伴隨奇怪症狀的病情高峰出現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某些地區(比如紐約市)的全因死亡率也出現異常突出的“死亡峰值”,這當然無法僅憑新型呼吸道病毒來解釋。

近來的一項同行評審研究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新冠病毒”的許多症狀恰好也是EMF曝露會造成的症狀。

同時,難以辯駁的流行病學數據也表明,5G的啟動往往與“新冠死亡峰值”地區存在明顯的重疊。

最後,近年來世界各地發生了一連串大規模鳥類暴斃的事件,其中有很多出現了電磁幹擾或某種無線電頻率幹擾的跡象。

西班牙研究團隊Quinta Columna還分析了一部影片,畫面顯示了一名腳踏車騎士突然猝死,他們相信這是某種EMF脈衝導致的結果。

他們進一步提出,“新冠死亡峰值”是因為EMF啟動了氧化石墨烯引發的,這會導致缺氧(這可以解釋發生在紐約市的“高原反應”症狀)和心臟疾病(自新冠疫苗推出以來一直層出不窮)。

調查發現目前為止,2021 年全球足球運動員心病發作死亡人數增加了 278%

迄今為止,願意正視EMF可能導致健康病變的研究已經多到無法輕易忽視,這也說明了,不管本文提出的數據如何,顯然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EMF無疑是導致這些健康病變的一個重要原因,並且還會繼續下去。

然而,本文所列出的證據也可能其實指向了某種更隱蔽、與EMF有關的被故意啟動的武器。

假使確實如此,

考慮到如今EMF波束衛星正在快速佔據近地軌道,

以及5G的部署規模不斷擴大,總之有必要進行更多研究...

而且要快。

No, 5G radiation doesnt cause or spread the coronavirus. Saying it does is  destructive

電磁武器、氧化石墨烯與被啟動的疾病:揭露新冠病毒-5G聯繫

原文 By Ryan Matters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