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金瓶麗人》【第五十七章】 比武奪圖
2020/10/31 12:10
瀏覽699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章子怡在樹杪間施展武功 [臥虎藏龍]

【陰陽三煞半系列小說】《金瓶麗人》  

《前文提要》

鳳凰嶺青鳥山莊的藍護法走後,冥王上台要領獎,他準確地說出該圖是金明法師仿河圖下卷』,而那些蝌蚪文,是天竺回回們使用的數字,又這些九宮圖的功能或意義,恐怕要等『金明法師仿河圖上卷』出世,大家才會知道,因上卷不是圖,而是解說的文字。

四五六朝奉商討後,同意接受他的解答,但擂台規定,他必須勝過挑戰者,才能將圖拿到手,因此麻葉子飛身上台,準備奪下此圖,將圖完璧歸趙,還給三鬚娘。 

【第五十七章】         比武奪圖 

無鹽大士說﹕「好!請上台通名。」

麻葉子也就是被三鬚娘委以今晚負責奪圖重任的人,飛身上台。

無鹽大士已經讓出了台的中央,而三位朝奉的座位也被移走,四朝奉和五朝奉站在台的右側,六朝奉和無鹽大士在左側。

麻葉子向冥王拱手道﹕「西山八付庵八怪門下大弟子,麻葉子想向閣下討教武功!」

冥王一聲﹕「小心了!」就要進招。

不料被六朝奉喝住﹕「慢!」

冥王﹕「怎麼!妳又想嚕嗦些什麼?!」

權永娥﹕「本座要先與兩位約法三章。本大會舉行擂台比武旨在印證武功,發揚武學,因此入場之前才先行代管武器;而兩位比武,可隨意選用本會所備下的各種趁手兵刃,但在比武的過程中,任何霸道的暗器絕對禁止使用,以免傷及無辜,特別是冥火令,本座不信你真是冥王,但要提醒你切不可違規,如若不然,本鋪四五六當是絕對不會放過任何違規之人的!」

「哼!動手過招本座可從來還不須使用過任何兵刃!小心接招了!」

「慢!」,這次卻是被麻葉子喝住。

「妳也有什麼花樣!」

「你雖不用,我卻要選一樣兵刃!」

權永娥立即揚聲問道﹕「麻姑娘想要使用何種武器?」

「不知可否請公主將那鐵扇賜借一用?」

權永娥一陣嬌笑﹕「當然可以!」

全場都以為她要將那展示的巨大扇子借給麻葉子使用,不料只見她反手自背後衣領裏又取出一把發著烏金光澤,比平常尺寸稍小的鐵摺扇,在手指間滴溜旋轉,隨即順勢飛向麻葉子。原來那柄笨重的大鐵扇恐怕只是被她拿來做招牌,還並不是她真正的武器!

麻葉子順手接下,唰一聲打開,又唰一聲收攏,立即揚扇遙點,同樣喝道﹕「小心接招了!」右手在前,左手負後,迅疾飛身向那冥王攻去。扇風竟然一舉手間便籠罩了上身中府、不容、紫宮三大穴,下身章門、太乙、五樞等五個大穴。

這一招『三五成群』最宜遠攻,但八怪的招數卻往往反其道而行之,因此這一招招式初起便立即欺身搶攻,欲使對手於錯愕之中不及還手。

但這冥王的功夫著實不弱!暴喝一聲,一招少林伏虎拳的『羅漢伏虎』左掌虛晃,右拳繼出,虎虎生風地向麻葉子襲到。他特意用這招,似乎在說﹕「打妳這隻母老虎!」

麻葉子也立時換招,身法千變萬化;『三三兩兩』、『三頭六臂』、『三國鼎立』,招招幾乎上中下三路同時攻到!台下觀眾看得眼花繚亂透不過氣來!

此刻通靈子聚精會神地盯著台上瞧,手中卻不停的一邊做著筆記,他是在為下一期的《武林邸報》準備做一篇實況特別報導。只見他用『女』來代替麻葉子,用『王』來代替冥王,以速記的方式奮筆直書;當然,那字跡可只有他自己看得懂。不過事後經過整理、謄寫後刊登在該期邸報上的描述是這樣的﹕

 

『只見麻姑娘以閃電般迅疾的身法搶攻,施展一路八八六十四招八怪神尼賴以成名的『八怪掌法』,企圖逼冥王露出他自己的本門武功以便猜測他的身份。但冥王卻一再換招,施展出大約不下七八種不同門派的武功,顯然不願透露自己的師承。而他的武功所學博大到簡直令人驚異的地步!拍賣大會一向遍邀天下武林,幾乎重要的各門各派都會派遣不是掌門的親信,便是派中高手代表出席,因此在台上兩人比武的過程中,台下卻不斷有人喊出﹕「咦!那不是本派某某拳(或某某掌)法裏的第某招叫什麼的招式嗎?!」

『冥王使用武功的門派除了開頭第一招『少林伏虎拳』外──少林寺由於去年大會發生了意外,今年沒有派代表參加──其他各派包括了﹕長白山的『長虹貫日』,長白掌門的師兄,白眉老道當晚應邀在座,見狀竟突然站起,直指台上說不出話來!

『那時麻姑娘正以三招連貫──『五顏六色』、『五花八門』、『五光十色』幾乎同時地自冥王週身所有的方位向冥王進攻,而冥王遂以一招『長虹貫日』以破之!但麻姑娘立時撤身變招,且亦是三招連貫飛身搶攻──『六親不認』、『六神無主』、『六根清淨』一招六式,以招喂招,一波波的進逼。

『那冥王卻又施展出『蜻蜓谷』的『金波點水』身法跳躍閃避。那蜻蜓谷主便是玉蛛夫人,而前面說過,那蔡寀蔡夫人便是玉蛛夫人的嫡傳弟子,不但得了師父的真傳,並連那柄玫瑰匕至寶也在她身上。只見那蔡夫人氣得當場大罵﹕「要死了!連老娘的獨門身法也給你偷去了!」(通靈子按﹕蔡夫人最喜歡自稱『老娘』。)

『說時遲那時快,麻葉子三招再變,完全發揮了八怪神尼那以快攻快的掌法精奧──『七上八下』、『七零八落』、『七顛八倒』一招猛過一招,掌風過處節節向冥王的頭面進逼──

『冥王第一招上失了先機便處處受制,他上盤被逼得幾乎無法招架,這時只見他雙肘一收、雙腕一振,手掌和手刀交叉相切,護住頭面。但,咦,這一招可不正是剛剛那白耀負(通靈子按﹕經事後求證,當時在場的確實是『負甲一方』白耀負,而不是『錙銖必較』白耀富)使出來將一張大會請柬一割兩片,再反向射出以對付藍護法的那一招嗎?!

『根據藍護法的說法,這一招叫『孔雀金剪』,威力非同小可,極可能是青鳥山莊的武功招數。聽藍護法臨走時說的口氣(通靈子按﹕參見前第三頁),似乎還是四川白家從青鳥山莊偷去的武功。

『但根據在下當場入微的觀察和事後深入的調查發現,冥王雖然所學特別博大,各門各派武功之中厲害的殺招或無懈可擊的防守招式,只要經他手使出,同一招式威力便就似乎更為精猛!

『這種情形無庸置言,使得當時在場的各派高手代表們心中感到特別氣憤!不但氣他偷取了旁人的武功,更氣他居然施展得比他們自己更強猛。但這怎麼可能呢?他們自己浸淫在這些武功之中起碼從小就已經開始了,但這自稱是冥王的人,似乎根本就是現場學到的這些招式,施展出來竟比他們還要精奧!這是當時在座諸人心中一項百思不解的疑團。』

 

事實上台下觀眾確實百思不解,但台後卻有人得到了解答!那正是東門士長,當他看到冥王同樣施展出『孔雀金翦』,手刀交叉,向外送出之一剎那,他突然記起,輕輕哦了一聲叫出﹕「啊!紫金針!」

原來他終於認出那些似乎是臨時學得的招數背後,乃加入了紫金針的功力,難怪更為威猛!

雖然東門士長僅輕輕叫出,台上的冥王已然聽見,一分神,險些為麻葉子掌風切過肩頭!

麻葉子有機可乘豈肯輕易放過,連環三招﹕『一片真心』、『一身是膽』、『一髮千鈞』節節進逼。

面對強烈攻勢,冥王面紗突然無風自動,邪氣地扭起腰肢,一面踏出曲折的步子,舞動手臂,前進兩步,又立刻返身而走,一面卻頻頻轉頭迴顧,身形怪異之極!

台下又有人認出這個步法,是通靈子,他驚叫﹕「啊!天狼顧!」

 

『筆者不禁脫口喊出﹕「天狼山諸葛假面的『天狼顧步法』!」這個步法當時在場恐怕無人能識!』

通靈子那篇實況報導中繼續寫道﹕

『想那天狼山樓蘭四假足跡絕少入涉中原,他們的武功那裏會有人知道,不過筆者曾與諸葛假心有過一面之緣,所以對這步法頗有所知。

『事後有人大言不慚向筆者透露,說他認出這個步法乃東瀛笠世島蘭陵亞王的『鬼假面』,說他曾在笠世島的『蘭陵能劇坊』見過!像是很像,但威力究竟小上一點!

『此時只見麻姑娘以一招辛辣的『八珍炒面』搶身逼近,似乎憤不過冥王那狐媚的身段,要去摑他的耳光──

『要知這快速辛辣固乃八怪掌法之精奧所在,但凡與八怪神尼本人親自動過手,或見過她出手的人,都知道神尼最喜摑人耳光!是壞人就出手重些!好人做錯事,就輕一點以示薄懲。

『這一招「八珍炒面」理直氣壯,威力不凡!常人根本難以躲過,尚未弄清楚怎麼一回事之前,便已劈哩叭啦兩邊臉頰各中四掌!因此叫做『八珍炒面』──

『只見麻姑娘左右開弓,交錯揮掌摑過去──由於這次她是兩掌同時使用,其實這招應稱作『什錦炒面』比較妥當!

『那冥王踩著怪異的步法節節後退,幾乎已經退到站在台側觀戰的四朝奉和五朝奉身邊了!

『突然他的面紗劇烈抖動,披風翻處一指點出──那食指紅裏透紫!大家直覺以為他又施展冥王指,但台上另一側的六朝奉卻看出倪端,立即喊道﹕「點蒼山『靈犀一點』!快用扇接!」

『原來六朝奉瞧出那是點蒼山掌門師弟──點蒼犀靈子賴以成名的一招「靈犀一點」!她恐怕麻姑娘不明白那烏金鐵扇的妙用,怕毀了扇子不敢去接,因而示意那烏金扇堅愈金剛,正是抵擋這類指法的最佳兵刃!

『不過麻姑娘乃八怪神尼得意弟子,反應何等迅速!她左手收扇,對準冥王的『靈犀一點』,也是如此點去──她使的是八怪掌法第一招『一線生機』,真氣透過烏金鐵扇,源源攻出──

『那烏金鐵扇具有粘附吸力的妙用,竟將冥王的指力吸住,但麻姑娘右手也不閑著,一招『半斤八兩』朝冥王面紗上摑去。

『那『半斤八兩』乃『八珍炒面』的變招!乃以單掌摑一邊的臉頰,疾速剎那間連摑八次,所以才叫『半斤八兩』!

而此時麻姑娘單掌連使兩次,也就是摑完冥王左臉,反手又以『半斤八兩』單掌連摑右臉八次!(通靈子按﹕這招和『八珍炒面』不同處,是在『八珍炒面』左右開弓,交錯連摑八掌。又,由於麻姑娘此時使用這招連續兩次,所以應該叫做『一斤十六兩』比較妥當云云。)

『麻姑娘招式雖然凌厲,到底被冥王閃過。可是那掌風過處,卻恰巧揪住冥王蒙臉的面紗,左右一絞一扯,冥王的面紗竟給拉了下來!

『沒想到面紗底下,冥王竟是位英俊好看的白面書生!當下把在場的女性觀眾給迷住了!

『有人叫道﹕「咦!那不是玉面神魔嘛!」(通靈子按﹕這『玉面神魔』不知何許人也,若有讀者知悉此人底細,煩請與本人連絡。)

『可是台上麻姑娘卻說了一句﹕「果然是你!」

『讀者必然記得那藍護法對冥王說﹕「原來是你!」加上如今這句,似乎此人的女性朋友不少!(通靈子按﹕事後筆者向麻姑娘求教,他究竟果然是誰?據麻姑娘告知,乃四川的宇文清,不過如今想來,有些不對,因為『一清二白』在四川活躍,白耀富必然應該認識宇文清,當時白耀富並未公開指認,這也是當晚的疑團之一!)

『真面目露白,玉面神魔似乎急於離去,匆匆向六朝奉拱了拱手說﹕「本座認輸!」便轉向麻姑娘抱拳說﹕「後會有期!」立即以『倦鳥歸林』撲向會場大門而去──

『六朝奉遂示意無鹽大士宣佈,此圖判歸麻姑娘。台下無人再提出異議,或向麻姑娘挑戰。無鹽大士將圖捧給麻姑娘接下,台下權姑娘(通靈子按﹕也就是六朝奉的妹妹)更高興得站了起來拍手鼓掌!引起全體觀眾給予麻姑娘熱烈的掌聲不斷,為她淋漓精湛的掌法喝彩!

『接下去,於稍作休息後,便是本屆大拍賣的壓軸好戲!唯因本期稿擠,忍痛割愛,精彩的壓軸,只能於下期的武林邸報繼續刊登。本報編輯組全體同仁在此向熱愛本報的讀者道歉,欲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下週續  ─  【第五十八章】  八指書生《殘形操》)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