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慟文生 / Steve接受新工作
2024/03/31 12:36
瀏覽265
迴響3
推薦19
引用0

2024330  星期六

 

這幾天的日子裏,最大的喜訊是,Steve找到一個新工作。

悲痛的是,文生去矣。

 

25:仰160,蹲16060×6,伏145,巾80×3,臂160×4,腰×3

26日:仰160,蹲16060×6,伏160,巾80×3

27日:仰160,蹲16060×6,伏160,巾80×3,臂160×4,腰×3

28日:仰160,蹲16060×6,伏145,巾80×3,臂160×4,腰×3

29日:仰160,蹲16060×6,伏155,巾80×3,臂160×4,腰×3

30日:仰160,蹲16060×6,伏165,巾80×3,臂160×4,腰×3

 

每天清晨多會沮喪。

雖然身體疲憊,不想做體能功課,卻不敢放棄。錘鍛身體,是抗拒沮喪的方法。

 

26日去Costco加油,41日起碳稅提高。

加完油去HomeDepot查看梯架(Step Riser),現場量測,發現6-step的梯架不夠高,需要7-step的,因為Tina房子的後門離地有55.5英寸。

 

但是,也許買6-step的比較保險,若不夠高,可以墊高,要是7-step的高度超過,是沒辦法的。

 

28日,Emily貼出信息:Steve今天接受了一個新工作,薪水比之前的稍高,工作量少一些,但,一半時間要去辦公室,一半時間在家工作。

 

這是意外的喜訊,2月才聽說Steve的公司倒了,他失業了,才一個月,就轉入新的工作。

把喜訊告訴友人,說:也許,我再無愁苦。

 

然而,清晨仍然沮喪,愁苦仍在。需要時間走出愁苦,走出愁苦,才無沮喪。

 

29日雪中開車去健檢,門上貼著:Good Fridayappointments only.

竟然復活節到了?怎麼今年這麼早?

 

過去這一段時間,舊友中興告知:文生去世了,腦溢血,得年66歲。

他們用我的名字送了花,為文生送行。

 

文生是1996年我選舉時的朋友,應該說是兄弟。

得芳、文生、鎮瓊、強國、中興、佑發、靜其,就這幾個最核心的兄弟,我們都是體格強健,性情勇敢的兄弟,別人要花千萬元才能打的選戰,我們幾個赤手空拳打出來,沒有花錢。

 

猶記有一晚,消息傳來,章孝嚴的人馬正在東光陸橋上拔除我們的旗幟,他們每隔一公尺,插上一根他的旗幟。

章孝嚴在東光陸橋一座橋上的旗幟,數量就多於我在選戰中全部的旗幟數量,就這樣,他還要拔除我的旗幟。

 

我們,就是得芳、文生等上述兄弟,立刻趕往現場,趕赴的路上,我心中準備著,要打架了,除了打架,無以保護我們可憐的幾根旗幟。

後來有沒有打架,已經沒有印象,旗幟的事情怎樣了,也不復記憶。

 

但是兄弟們赤手空拳奮鬥的記憶,永生不忘。

 

例如,在多個陰雨天,我跟鎮瓊蹲點東門城,選後,那條街上有個做塌塌米的老闆告訴我:他是那條街唯一投給我的一票,因為他被我們冒雨而立感動。

 

開票當晚,記者打電話來,要我發表當選感言,我竟無言,因為我只準備了落選感言。

 

風流雲散後,我因內心的退縮、自閉,不再在人們面前出現,也不再與兄弟們聯繫,不敢見他們,因為我是如此落魄沒出息。

 

其實,更早凌波兄就去世。

如今文生也去了。

下次回台灣,應該克服心理障礙,跟兄弟們見見面。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2024年
上一則: 帶狀疱疹
下一則: 下腰
迴響(3) :
3樓. 紅袂
2024/04/01 14:49

所有赤手空拳打出來的患難之誼,在共同理想無資源中以赤誠為唯一目標與信念…如同狂風暴雨中的雷電,勇猛直下而不畏懼。

如果我曾經擁有這樣患難與共的朋友,曾經擁有共同目標與抱負的友誼,一定是我曾經做對某些事,堅持某些讓人支持的信念,獲得過他人信賴與期許;這樣的朋友,看過我的真誠,知道我的信念與為人,更清楚自己對權力與利益的認知與定義,不會因日後政治的高樓起或落,讓友誼萌生他意。

所謂的友誼就貴在從零到有,再從有到零的共同經歷上。人到了回顧的晚年,會知曉與分辨真正的友誼是不變質的信念與品格,而非追求所謂的權勢卓越。

您若克服不了心理障礙而掉捨這幫兄弟,我只嘆可惜。倒不如請您引薦,好讓不才如我有此榮幸能認識這幫風雨同舟的兄弟。

您是文曲星下凡,落筆千言,劇力萬鈞,不過是一些等待遺忘的斷殘記憶,被您寫成「如同狂風暴雨中的雷電,勇猛直下而不畏懼」。以後我死了,您可否幫我寫個「海歌先生傳」?搞不好,能託您的神筆,力壓五柳先生,成為歷史上的不朽人物?

我感覺,人的記憶,主要是曾經觸動情感、觸動心靈的片刻。若心無所動,即無記憶。這篇日記寫完,我也很好奇,到底東光陸橋上那幾面旗子保住沒?但是我只能記得趕赴的路上,胸中「要打架了」的情緒觸動,因為實在不公,至於旗子本身,或許可有可無。

您是文字奇才,網上路人皆知,慕名者眾,我當年的這幾位朋友,已經跟我一樣,都是白髮蒼年的老人,已不值一提。

Hegel2024/04/04 11:14回覆
2樓. 旭日初昇
2024/04/01 14:30
---

新竹選民有眼光,能選出Hegel如此青年才俊。

兄弟團結一條心,赤手空拳打出美好的一仗,

個個都是有情有義的英雄好漢。

令人不解的是,章孝嚴既已當選,同年六月為何又派任外交部長?懷疑

是可以的。

Hegel2024/04/01 14:46回覆
1樓. 旭日初昇
2024/04/01 12:50

不知年代時間,有否有誤?

1996年章孝嚴時任外交部長,應無參加任何選舉。

謝謝旭日兄指教,年代無誤。

我給您留言了,麻煩看一下。

Hegel2024/04/01 13:5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