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揭開印太經濟框架(IPEF)的騙局及遮羞布
2023/12/08 02:24
瀏覽103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揭開印太經濟框架(IPEF)的騙局及遮羞布


一、台灣被排拒在抗中「印太經濟框架」外的美式羞辱

   媒體報導國民黨拿出文件批評政府,指台灣已開放萊豬、福食卻未被納入印太經濟架構(IPEF),顯示美方不支持台灣加入區域經濟整合。行政院長陳建仁表示,IPEF架構還在形成中,台灣正持續參加,還罔顧事實說台美關係近年愈來愈好。事實上,報載蔡政府花公帑聘用美公關公司,近半年來耗資近五十萬美元推動台灣加入印太經濟架構,最終為美國拒入,錢也白花了!今年5月23日,拜登在東京宣布啟動IPEF,美、韓、日、印度、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尼、泰、馬、菲、新加坡、越南籍文萊等13個國家為初始成員,連文萊都可加入卻將台灣排拒可見美國多麼藐視台灣,民進黨立委林淑芬說太傷台灣人情感。西方媒體認為IPEF係美國未抗中只有政治目的並無經濟價值,,但勇於反中的蔡政府卻不能加入。IPEF是一個政治屬性的貿易組織,孤立中國的意圖十分明顯,IPEF不談降低關稅,內容空洞對各國吸引力很小,台灣不加入其實對經濟並無影響,但政治意義很大,就是美國並未將台灣視作「自己人」。美國自己主導的IPEF都不讓台灣加入是美國刻意對台灣的藐視及傷害,台灣對美國一直逆來順受,還要被吃乾抹淨。

    其實IPEF壽命也不長,在舊金山亞太經合組織(APEC)高峰會舉行期間,11月16日,美國等14個國家召開IPEF首腦會議。但拜登遲到一個多小時,可見拜登根本不重視IPEF,美國對IPEF也沒有什麼興趣。路透社一句話總結:美國將停止推進IPEF,美國已不只一次退群毫無信用可言。為了抗中,美國搞出許多小組織拉幫結派,奧巴馬任內搞了一個TPP經貿組織,但特朗普隨即在2017年1月宣布退出,美國的「印太戰略」在對抗中國時就出現了一個經貿缺口。拜登為了延續和強化“印太戰略”,只能另起爐灶,但美國不允許拜登用真正的經貿合作利益真金白銀去吸引相關國家,拜登只能畫大餅騙騙跟班國家。IPEF談判由美國商務部負責,但美國不談開放市場,只談政治對抗中國,IPEF本質上是美國試圖在中國週邊地區重新打造一個“排華經濟圈”,建立一道“鐵絲網”,將各國商品流通環節從中國供應鏈剝離出來,與美國企業對接,跟“TPP”的目標類似。說穿了! IPEF就是一個傷害台灣的騙局。

二、印太經濟框架只是政治宣示毫無經濟利益注定失敗

 

   不論CPTPP或IPEF,台灣都有強烈的參與渴望,從美牛到萊豬,台灣呼應美國提出的各種要求,無一不是希望在「台美係空前密切」的想像中得到美國的具體支持,而成為名副其實能積極參與的「國際社會的一員」。但國際現實是如此殘酷,東南亞國家也因顧慮中國大陸反應不支持台灣加入IPEF。台灣不搞好兩岸關係,相加入國際組織只是台灣的片面幻想,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四月底才在國會聽證上宣示,「IPEF沒有要將任一方拒於門外,包括台灣」,結果是台灣就不在名單之中,台灣只能表示遺憾。正如美國國會議員近乎密集地在最近提出各項友台法案,包括為台灣參與WHA發聲,但是,台灣最終還是未能拿到「觀察員」的「門票」,十三國挺台發言並未包括美國,美國能做的就是在大會否決台灣參與提案之後,發言表示遺憾,而台灣還要對美國的遺憾表示感謝。對台灣而言,面對種種未能參與國際社會的遺憾,唯一能慶幸或自我安慰的是,事態就是如此,於實際的經濟發展影響極其有限,台灣還是台灣,不論是主、經濟發展或者防疫,台灣還是能內宣外宣自己是「典範」

 

   台灣並未能如願加入IPEF說明台美關係越來愈好是個笑話美國總統拜登拋出IPEF,但IPEF並不包括關稅減免與市場准入等各國關切的經濟優惠政策,實則只是抗中的政治聲勢毫無用處。專家分析稱IPEF能否活到拜登任期結束都是問題。“印太經濟框架”實質就是“印太戰略”在經濟領域的延伸,其目的十分明顯,就是通過新框架IPEF來增加面對中國的存在感。IPEF並不提降低成員國關稅,而是注重穩定供應鏈、數字經濟、科技創新、能源安全、勞工政策等虛無飄渺的項目。IPEF旨在強化美國在印太區域與夥伴國的經濟合作,從而壓制中國經濟崛起的影響,絕非傳統意義上的區域經濟貿易一體化框架理念。路透社稱IPEF是美國試圖挽回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係(TPP)所造成的損失。白宮發佈的《美國印太戰略》中闡釋,「印太經濟框架」旨在促進高標凖貿易,管理數字經濟,提高供應鏈彈性和安全性,促進透明、高標凖基礎設施投資並建立數字連接等,美國媒體稱為「四大支柱」,即供應鏈韌性及安全性、數字貿易公平、基礎設施及綠色能源、稅收及反腐敗。IPEF被詬病需要符合各種要求,卻無法獲得低關稅、新市場等好處。IPEF已成為一個地緣經濟概念,它與美國現行的「印太戰略」完全契合、互為補充。美國希望借「印太經濟框架」補足「印太戰略」缺乏經濟支柱的短板,既握「軍事大棒」,又揮「經濟大棒」。

 

三、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毫無用處

 

    行政院政委鄧振中與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副代表畢昂奇會談後,已達成「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彷彿台美關係又是大躍進。然此倡議毫無新意,只是一場政治操作。中央社稱:「學者認為這顯示台灣地位大躍升」、「新倡議是迷你IPEF概念,重要性遠大於協助台灣加入《印太經濟架構》(IPEF)」,顯然這是「大內宣」自欺欺人。相對我政府的慷慨激昂,彷彿台灣經貿問題都解決了,美國在台協會(AIT)的新聞稿只是淡淡提到,為我們的「勞工和企業」帶來包容性的經濟成長。西方主流媒體也不重視該新聞,僅看到《華爾街日報》引述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與官員談話,仍關注於台灣半導體的合作與解決敏感技術的出口管制問題。若是該倡議如政府官員及學者宣稱對台灣有這麼神,企業勢必會大受鼓舞。惟商總許舒博理事長僅表示,目前只是一個宣告,還沒有實質的內容細節,許理事長似乎對新倡議沒有期待,反而擔心美國又出新花樣要台灣遵守。為何商總反應會如此消極?主要原因就是新倡議根本不符合台灣所需,我國無法與主要貿易夥伴簽署FTA,蔡政府直接拒絕中國大陸主導的全球最大的貿易協議-RCEP;雖已申請CPTPP,進入機會渺茫,台灣急迫需要的美國擴大市場准入與減免關稅,可是這些都不是美國政府的選項。

 

  如果仔細觀察“貿易倡議”具體內容,我們就不難發現談判沒有涉及實質性的關稅減免與市場准入問題。也就是說,與“印太經濟框架”如出一轍,美國沒打算或者暫時沒有打算給予實質讓利。其次,談判完全由美方主導,具有強烈的“排中”色彩。“貿易倡議”11項議題包括貿易便利化、反腐敗、支持中小企業貿易、促進以勞工為中心的貿易、“國營”企業改革、反對非市場經濟等諸多內容。可以說,它是拜登政府所謂“中產階級外交”在對外貿易政策領域的集中體現。過往的雙邊經貿談判,雙方通過減免關稅和協商市場准入促成彼此經濟貿易往來和投資更緊密,並對不參與經貿談判的第三方產生貿易、投資轉移效應,這會促成第三方也考慮參與經貿談判,使得經濟一體化範圍逐步擴大。但當下美國堅持認為,原有經貿規則使自身利益受損嚴重,尤其是美勞工、環境、反腐敗等標準嚴苛,與“非市場經濟”經濟體競爭時遭遇嚴重不公,需要在美式民主價值理念基礎上構建新的貿易規則和標準。其實美國意圖將台徹底拉入美主導的貿易體系,促成兩岸經濟“脫鉤”。拜登政府推出IPEF後,響應者寥寥,都強調“不會在中美之間選邊”“中國具有巨大經濟影響力”。顯然,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是以美國利益優先,犧牲台灣做抗中樣板。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兩岸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