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印太經濟框架(IPEF)及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都是美國呼嚨工具
2023/11/20 09:03
瀏覽169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印太經濟框架(IPEF)及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都是美國呼嚨工具



一、印太經濟框架(IPEF)是為抗中的政治騙局

   在舊金山亞太經合組織(APEC)高峰會舉行期間,11月16日,美國等14個國家又開了個小會,也就是「印太經濟框架」(IPEF)首腦會議。但拜登遲到一個多小時,他對大家解釋稱剛接了個電話,實在是荒謬及輕率,可見拜登根本不重視IPEF,美國對IPEF也沒有什麼興趣。按原先美國計劃,拜登將在小會上宣布貿易支柱談判完成,以作為美國重新參與亞洲經濟的象徵。但根據《金融時報》消息,美國貿易辦公室副代表比安基表示在過去三輪談判中,未能達成實質協議,路透社一句話總結:美國將停止推進印太貿易協定。美國已不只一次退群毫無信用可言。為了抗中,美國搞出許多小組織拉幫結派,奧巴馬任內搞了一個TPP經貿組織,但美國前總統特朗普隨即在2017年1月宣布退出,美國的「印太戰略」在對抗中國時就出現了一個經貿缺口。拜登為了延續和強化“印太戰略”,只能另起爐灶,但美國的實力已經不允許拜登用真正的經貿合作利益針金白銀去吸引相關國家,拜登只能畫大餅騙騙跟班國家。

    在白宮、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務院的構思下,一個集政治、貿易、經濟、軍事、安全、科技於一體的大餅--「印太經濟框架」就產生了。2021年10月,拜登在東亞峰會期間首次提出「印太經濟框架」藍圖。後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和貿易代表戴琪訪問亞洲,分別前往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韓國、澳洲、紐西蘭等潛在詐騙目標進行了探索性的會談。日本反應很積極願意對抗中國。2022年5月12日,拜登邀請東協領袖到華盛頓參加“美國—東協特別峰會”,期間,美國提出了IPEF,準備與它們進行談判。2022年5月23日,拜登在日本參加「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期間,高調宣布正式啟動IPEF。美國、印度、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汶萊、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越南等13國以初始成員國身分加入IPEF談判。5月26日,美國又宣布斐濟加入談判。IPEF包括互聯經濟、韌性經濟、清潔經濟、公平經濟四大主要支柱。「韌性經濟(供應鏈協議)、清潔經濟(環境、基礎建設)、公平經濟(稅務、反腐敗)」談判由美國商務部負責。但美國不談開放市場,只談政治對抗中國,IPEF本質上是美國試圖在中國週邊地區重新打造一個“排華經濟圈”,建立一道“鐵絲網”,將各國商品流通環節從中國供應鏈剝離出來,與美國企業對接,跟“TPP”的目標類似。IPEF加入的意識形態、價值觀內容比TPP還要多,連氣候議題也包含在內。雷蒙多說得天花亂墜,三個支柱協議很快就完成了。因為建立「共同民主原則與普世價值」這些本來就是玩虛的,而東南亞國家以及印度真正想的東西都在戴琪這裡,包括實體貿易經濟、電子商務貿易、農產品出口、關稅減免…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在達成「三個支柱協議」後,現在貿易代表辦公室出來說「未能達成實質協議」的原因。美國總是用巨大的利益誘騙他國,而對方入套後,卻永遠也得不到他認為可以得到的利益。

 

二、印太經濟框架只是政治宣示毫無經濟利益注定失敗

 

    蔡政府花公帑在美國聘用政治公關公司,近半年來耗資近五十萬美元,推動台灣加入美國印太經濟架構(IPEF),最終台灣並未能如願加入IPEF,錢也白花了!西方媒體認為該框架係針對中國提出,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也表示,IPEF為亞洲國家在上述重要事項上提供了“一個中國之外的替代選項”,但勇於反中的蔡政府卻無法加入,主要是東南亞國家怕刺激中共故反對。IPEF的目的是建立一種機制來填補特朗普屆政府因退出TPP所造成的印太區域“真空”,印太經濟合作框架旨在強化美國在印太區域與夥伴國的經濟合作,從而壓制中國經濟崛起的影響。IPEF是一個政治屬性的貿易組織,孤立中國的意圖十分明顯,IPEF不談降低關稅,內容空洞對各國吸引力很小,台灣不加入其實對經濟並無影響,但政治意義很大,就是美國並未將台灣視作「自己人」。台灣今年無法參加世衛大會(WHA)是意料中事,但美國主導的「印太經濟框架」IPEF首輪也無法加入則是美國刻意對台灣的藐視及傷害。在拜登政府將台灣排拒在“印太經濟架構”門外後,政務委員鄧振中與美國副貿易代表畢昂奇宣布啟動「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然而,自1994年台美雙方簽署貿易暨投資構協定(TIFA)以來,美國根本無談判誠意。過去二十多年的TIFA達不到的目標當然也無法在「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裡達到。“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不是協議,甚至比不上“框架”,是一種還沒確定的狀態, IPEF是一個以美國利益為核心的真政治假經濟的架構,不但缺乏市場誘因,還缺乏約束力,由於缺乏具體細節,目前的IPEF充其量就是“胚胎”,而“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更是連“胚胎”都不是,唯一作用就是給雙方的側翼媒體大肆吹噓。

 

   美國總統拜登拋出IPEF,但IPEF並不包括關稅減免與市場准入等各國關切的經濟優惠政策,實則只是抗中的政治聲勢毫無用處。專家分析稱IPEF能否活到拜登任期結束都是問題。“印太經濟框架”實質就是“印太戰略”在經濟領域的延伸,其目的十分明顯,就是通過新框架IPEF來增加面對中國的存在感。IPEF並不提降低成員國關稅,而是注重穩定供應鏈、數字經濟、科技創新、能源安全、勞工政策等虛無飄渺的項目。IPEF旨在強化美國在印太區域與夥伴國的經濟合作,從而壓制中國經濟崛起的影響,絕非傳統意義上的區域經濟貿易一體化框架理念。路透社稱IPEF是美國試圖挽回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係(TPP)所造成的損失。白宮發佈的《美國印太戰略》中闡釋,「印太經濟框架」旨在促進高標凖貿易,管理數字經濟,提高供應鏈彈性和安全性,促進透明、高標凖基礎設施投資並建立數字連接等,美國媒體稱為「四大支柱」,即供應鏈韌性及安全性、數字貿易公平、基礎設施及綠色能源、稅收及反腐敗。IPEF被詬病需要符合各種要求,卻無法獲得低關稅、新市場等好處。IPEF已成為一個地緣經濟概念,它與美國現行的「印太戰略」完全契合、互為補充。美國希望借「印太經濟框架」補足「印太戰略」缺乏經濟支柱的短板,既握「軍事大棒」,又揮「經濟大棒」。

 

三、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毫無用處

 

    行政院政委鄧振中與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副代表畢昂奇會談後,已達成「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彷彿台美關係又是大躍進。然此倡議毫無新意,只是一場政治操作。中央社稱:「學者認為這顯示台灣地位大躍升」、「新倡議是迷你IPEF概念,重要性遠大於協助台灣加入《印太經濟架構》(IPEF)」,顯然這是「大內宣」自欺欺人。相對我政府的慷慨激昂,彷彿台灣經貿問題都解決了,美國在台協會(AIT)的新聞稿只是淡淡提到,為我們的「勞工和企業」帶來包容性的經濟成長。西方主流媒體也不重視該新聞,僅看到《華爾街日報》引述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與官員談話,仍關注於台灣半導體的合作與解決敏感技術的出口管制問題。若是該倡議如政府官員及學者宣稱對台灣有這麼神,企業勢必會大受鼓舞。惟商總許舒博理事長僅表示,目前只是一個宣告,還沒有實質的內容細節,許理事長似乎對新倡議沒有期待,反而擔心美國又出新花樣要台灣遵守。為何商總反應會如此消極?主要原因就是新倡議根本不符合台灣所需,我國無法與主要貿易夥伴簽署FTA,蔡政府直接拒絕中國大陸主導的全球最大的貿易協議-RCEP;雖已申請CPTPP,進入機會渺茫,台灣急迫需要的美國擴大市場准入與減免關稅,可是這些都不是美國政府的選項。

   如果仔細觀察“貿易倡議”具體內容,我們就不難發現談判沒有涉及實質性的關稅減免與市場准入問題。也就是說,與“印太經濟框架”如出一轍,美國沒打算或者暫時沒有打算給予實質讓利。其次,談判完全由美方主導,具有強烈的“排中”色彩。“貿易倡議”11項議題包括貿易便利化、反腐敗、支持中小企業貿易、促進以勞工為中心的貿易、“國營”企業改革、反對非市場經濟等諸多內容。可以說,它是拜登政府所謂“中產階級外交”在對外貿易政策領域的集中體現。過往的雙邊經貿談判,雙方通過減免關稅和協商市場准入促成彼此經濟貿易往來和投資更緊密,並對不參與經貿談判的第三方產生貿易、投資轉移效應,這會促成第三方也考慮參與經貿談判,使得經濟一體化範圍逐步擴大。但當下美國堅持認為,原有經貿規則使自身利益受損嚴重,尤其是美勞工、環境、反腐敗等標準嚴苛,與“非市場經濟”經濟體競爭時遭遇嚴重不公,需要在美式民主價值理念基礎上構建新的貿易規則和標準。其實美國意圖將台徹底拉入美主導的貿易體系,促成兩岸經濟“脫鉤”。拜登政府推出IPEF後,響應者寥寥,都強調“不會在中美之間選邊”“中國具有巨大經濟影響力”。顯然,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是以美國利益優先,犧牲台灣做抗中樣板。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