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國崛起經濟規模將達美國兩倍改變世界秩序
2022/05/20 21:29
瀏覽470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中國崛起經濟規模將達美國兩倍改變世界秩序


一、馬斯克及林毅夫的預言

   根據美國Fox新聞網報導,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表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有朝一日將讓美國的產值相形見絀,馬斯克說,「我們將會看到,中國將成為一個經濟體量兩倍於美國,甚至三倍於美國的經濟體,生活在那樣一個世界中,將是非比尋常的事情。」,根據Fox新聞引述美國經濟分析局數據指出,去年美國GDP總量約為23兆美元。同時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GDP總量約為17.7兆美元。馬斯克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他認為中國將出現一些非常強大的公司,對製造業的信念非常強大,並大讚中國工人不僅會工作到深夜甚至不會離開工廠。無獨有偶,中國大陸經濟專家林毅夫說當中國經濟總量是美國的兩倍時,全球新秩序有望和平樹立。根據林毅夫的演講,2000年的時候G8集團包括美、英、德、法、意、俄、日及加的GDP加在一起佔世界的47%。因為經濟上的力量,全球的政治由這8個國家決定。但在2018年,上述8個國家對於全球經濟的貢獻從47%下降到了34.7%,G8集團因此喪失了管理世界衝擊的能力。中國經濟已快速崛起,從2000年GDP6.9%到2018GDP已增長到16.8%。林毅夫認為中國新興經濟市場有後發優勢,推動了科技進步以及產業升級,並且成本低很多。在過往歷史中,當一個大國衰落,新的大國興起時,都依靠戰爭來解決大國衝突。林毅夫認為中國應竭盡所能去避戰,並建議中國保持動態的經濟發展及開放的態度。 

   中國人均GDP相當於是美國四分之一的水平,佔比更低,美國在人均GDP及科技人均這兩方面都比中國高,所以美國可用技術作為製裁中國或者圍剿中國的籌碼,但中國已大踏步迎頭趕上。中國有後發優勢,中國現在的技術滲透率有點像20世紀40年代的德國、50年代的日本、80年代的韓國,除了中國有後發者優勢外,中國國內市場非常龐大,中國有很高的國際經濟佔比份額,並且有較好的政治環境去保證穩定增長,這些都是中國的優勢。林毅夫建議中國積極保持開放成為全球化的推動者,因為中國現在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能夠保持經濟的8%的潛在增長率。2008年以來,中國占到每年全球增長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如果中國能夠保持這樣高速增長,中國將會持續地助力全球經濟的發展,所以每一年繼續給全球增長至少貢獻四分之一的增長甚至更多。而依照購買力平價考量,中國不僅僅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中國也是全球最大的貿易國家。現在中國是120多個國家最大的貿易夥伴國,另外70多個國家第二大貿易夥伴國,所以在全球你可以算一下,對於90%的國家來說,中國要不然就是他們最大的貿易合作夥伴國,要麼就是第二大合作夥伴國。貿易是雙贏的東西,尤其在當代全球化經濟背景之下,大家應該是1+1大於2的共贏,其他國家和中國打交道做交易,他們從雙邊貿易當中獲益良多,所以中國要保持高速動態經濟增長,並且保持開放態度,如果能夠做到這兩點,中國增長將會是美國以外其他國家的機會。其他國家會發現和中國保持好的貿易關係是非常重要的,這樣中國就可以瓦解美國試圖和中國脫鉤的企圖。世界會發生改變,會有一個舊貌換新顏的全新途徑,中國這麼大的經濟體,總有一天會是美國經濟總量的2倍,那一天到來了,美國將必須跟中國貿易,必須跟中國維護好關係。尤其只有跟中國打交道,才能維持自己的就業率,才能確保國家有獲益,這樣樹立的全球新秩序,是穩定和平的新秩序。

二、後美國時代的到來

    波音公司目前的困境是美國高端製造業衰弱的典型徵象,2022年第1季波音公司財務再次惡化,公司虧損同比擴大逾一倍,達到12.4億美元,在巔峰的時候,波音公司2018年的營業收入超過1千億美元,淨利潤超過1百億,在全球有16萬僱員,波音就是美國高端製造的成功代表。但是,2019年波音737max因為嚴重缺陷導致空難的事件成為了波音由盛轉衰的轉折點,空難的原因是波音737MAX的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CAS)存在缺陷。波音公司屬於美國軍工複合體的重要一環,也是美國實行全球霸權的重要工具,多年來日子順風順水,賺得盆滿缽滿。但是,公司管理層和股東追逐短期利益、忽視研發投入與製造品質,造成產品競爭力下降,最終引發了波音737max的災難,造成近年來波音的商用飛機業務陷於低迷。波音公司被迫依賴較為穩定的軍事業務支撐其運營,同時大量舉債彌補其現金流缺口,帶來較高違約風險,波音並未進行根本性的改善,還在不斷縮減商業飛機上的研發費用,如果波音公司不將其資源配置於科技創新上,而是指望通過美國政府對全球的影響來發展,恐怕不久的未來就會成為美國高端製造業衰弱的典型。

   美國叱吒世界已經強盛了二百多年,但現在已進入了“後美國時代”,任何文化都將從興盛發展到衰亡,目前西方文明正邁向無可挽回的沒落。英國著名史學家湯因比認為西方靠武力征伐性質的文明遲早要衰落,他把人類的未來寄託在源遠流長而沒有中斷的中華文明,所以台灣政客去中國化是愚蠢的逆歷史行為。2008年美國引爆的金融海嘯證明是美國的謬誤,而中國成功舉辦北京奧運會讓中國重新站立在世界主要舞台。在後美國時代並不是說西方或美國不重要了,而是說他們不再代表時代發展的趨勢。美國現在對中國的依賴已經超過了中國對美國的依賴,新冠疫情暴發後,西方本來判斷這將是中國的大災難,但由於中美兩國治理模式、治理水平的不同,結果成為美國及西方的大災難。中國模式比美國模式更有競爭力,未來肯定是一個中國舉足輕重的時代。美國實際上是很多世界問題、麻煩、災難的根源。美國的霸權需要被批判,中國提出的共商、共建、共享及和平共處五項原則證明也經得起歷史的考驗。依照西方霸權交替的玩法,歷史上每500年確實是會產生一次霸權交替,從西班牙、葡萄牙到荷蘭、到英國、再到美國,幾乎都是以戰爭、動盪、全球經濟衰退和大規模的人口死亡為代價的。但是中國現在做了很多改變歷史的事情,如果美國退群,中國就把這個群給撐起來或自己來組織例如RCEP及上合組織,中國在反恐,維護世界穩定方面做出了積極貢獻。中國在後美國時代應能夠建立一個不需要經歷戰亂、動盪,就能夠實現轉型的新時代。

三、中國崛起是世界秩序的一個劃時代變化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標題「美國的中國政策到底是什麼」稱中國想挑戰美國在亞洲的優勢地位,但是否打算走得更遠,是否想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霸主,改變當下的國際秩序?若是這樣,北京是否有足夠的資源做到?對美國來說,正確的中國戰略取決於對北京的戰略雄心以及實現這些雄心的選項的正確評估。隨著對“中國威脅”性質評估的變化,美國的對華政策也發生重大轉變。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將中國視為對國際秩序和美國生活方式的威脅,現美國總統拜登保留了特朗普的一些政策,但只是將中國視為區域軍事挑戰和全球影響力的競爭者。可以肯定,中國崛起是世界秩序的一個劃時代變化,這是一個新的大國的崛起與加入世界中藥影響力團隊,其利益與美國祇有部分一致,且在一些重要方面與美國利益相悖。淡化或誇大“中國威脅”,均不能讓美國找到正確的政策。拜登戰略的成功與否,不應以遏制中國或達成劃分中美勢力範圍的亞洲大協議來衡量。相反,若美國能保持在亞洲的強大軍事存在,維持同盟體系,在關鍵技術方面處於領先,並在全球機構中發揮更大影響力,那就算成功。與蘇聯不同,中國並沒有要強加給世界的意識形態計劃。其次,中國並沒提出另一套世界秩序構想,而是尋求在現有秩序中發揮更大影響力。事實上,在主權和不干涉等全球規範方面,中國比美國更堅持。此外,儘管中國尋求擴大對聲索領土的控制,但迄今並未宣布對更多領土的新主張。中國並非擴張主義者,雖然中國試圖削弱美國的亞洲同盟體系,並在21世紀經濟中發揮領導作用,這些雄心是對華盛頓利益的深刻挑戰。但與俄烏戰爭不同,中國尋求大國地位的同時也著力避免引發軍事或政治危機。中國領導人表現出雄心壯志,卻也謹慎和務實。若美國領導人能表現出同樣的力量和務實,那即使在一個競爭激烈的時代,也有可能避免最壞結果。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