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冬天的老街溪
2017/01/26 17:58
瀏覽1,618
迴響3
推薦23
引用0




冬天的老街溪


已經十三年沒有在冬天回來台灣了。過去多半是在春天回來,偶而因為有事,才在夏天回來。在台期間,我幾乎每天到老街溪的步道走路運動。

這次冬天回來,突然覺得沒法適應台灣的寒冷和強勁的冷風。晚上睡覺,蓋了兩床被子,睡覺還是覺得不夠暖和而睡不安穩,一個星期下來,腳跟的皮膚甚至乾裂疼痛。

我打開手機看看平鎮和中壢一帶的氣象預報,低溫起碼也有攝氏十一、二度呀,為何就讓我感覺冷到不行?沉思了半天,才想到在美國我所居住的地方,平日都是舒適的微風或是和風,很少有強勁的冷風,而且要是氣溫到了攝氏十一、二度,我早已開了暖氣,整棟房子便暖洋洋地,一點不覺得冷,難怪在這個冬天,住在沒有暖氣的房裡,會讓我感覺冷到沒處可躲的不適應。

那幾天,這兒的天氣,總是陰沉多雲,偶而飄灑著細雨,而風總是寒冷並且強勁;強勁到一不小心,戴在頭上的帽子就會被吹跑。

一月二十二日(星期天)的早晨,我醒來看到窗帘上是明燦燦的,陽光看起來很暖和的樣子。我的心情突然歡喜開朗起來。天氣終於晴朗了。

吃過早餐,我套上薄外套,穿上球鞋,戴上帽子,就先到平鎮高中的操場去走路。草場上只有一個少年在慢跑,還有一個年輕人在教他四、五歲的女兒騎小小的腳踏車。我覺得世界真是平和安詳,我邊走邊盡情的享受那溫暖舒適的陽光,風雖然依舊強勁,可是吹到身上,感覺還是有點暖意。


在跑道上練習騎車的小女孩。

我走了十圈操場便到學校旁邊的平鎮圖書館喝水和看了一下報紙,然後到老街溪步道去走走,因為我還不曾在冬天走到那兒。

首先我發現不同的是,那些夏日綠葉繁茂,枝條上蟬鳴此起彼落的苦楝樹,葉子已經顯得稀疏不密,枝條上掛著許多黃色的果實。


滿樹苦楝的果實。


夏日滿樹綠葉的苦楝,還有蟬鳴。

溪水好像比上次看到的少了很多。它平緩的流著。水面上看不到魚群,不像在春夏之交,魚群在水面上非常的活潑,許多還表演著逆流竄昇,有如「鯉魚跳龍門」的戲碼。但若駐足仔細瞧,魚群還是存在的,只不過牠們是在水面下,靜靜的泅泳前行。


水面上看不到魚群,也看不到鷺鷥和其他鳥雀。

溪上和岸邊也幾乎看不到那在春夏時,無處不在的鷺鷥和其他鳥雀。溪流岸邊的土地上,原本鬱鬱蔥蔥,生機蓬勃而茂密的綠草,已經被清理割除,使得整個老街溪更增加了一絲冬天蕭瑟的味道。不過若往正面的方向去想,這正表示有關單位是有花時間去整理老街溪的。整個環境讓我覺得比較乾淨和清爽。


冬天的老街溪,雜草已被剪除,整理乾淨。

在步道旁的籬笆上,我看到一排開著褐紅色花朵的植物,我不認得這個植物,只覺得花上仍沾著昨夜雨水的模樣,相當的動人。


尚未開的炮仗花的花朵上沾滿了昨夜殘餘的雨珠。

在步道旁的新勢公園邊,我看到結滿果實的樹木,我依然不認識這個樹種,只有請同學和朋友們來為我解惑了。


不知是什麼樹?(謝謝好友惠長告訴我這是台東漆)


結滿了這種果實。

我走到老街溪文化教育館旁邊,看到那棵香果樹又開滿了絨球般的花朵,也開始結了不少小小的果實。


香果的花和果。

夏天整樹開滿紅花,有如焚燒起來的鳳凰樹,如今靜靜地懸掛了許多如刀的果莢,樹葉比夏天少了很多。


夏季花開滿樹紅似燃燒的火焰,如今掛滿如刀的莢果。


夏季花開滿樹紅似燃燒的火焰。


夏季花開滿樹紅似燃燒的火焰。


如今掛滿如刀的莢果。

我在步道旁的土地上,看到有人搭了篷架,種了一種豆類(兩個表弟的快樂農園也種有這種豆類,也告訴過我名字,但我記不住),正開滿了紫紅色的花朵,也結了不少豆莢。有許多白色的小蝴蝶或是蛾,在花叢裡起伏採蜜。


架上開滿紫紅色的小花,也結了不少豆莢。 (好友惠長告知這是紅花鵲豆,俗名肉豆)

這回我走到步道上的一個過去我不走的角落,因為不順路,這回我想反正我也不趕時間,所以便走了過去。沒想到卻看到了一個秀氣的,可愛的兒童遊戲場。顯然,這裡還是有用心的人士,為這兒環境的改善而努力著。


簡易兒童遊戲場。


簡易兒童遊戲場。


靜靜的老街溪。

               (2017-01-26) 

【附記】

感謝好友惠長和阿振在閱讀這篇心情日記後,告訴了我照片中花樹的名字。




Piano Sonata No. 20 - Finale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3) :
3樓. 媺媺
2017/02/06 07:56

台灣的氣候變遷,讓許多人很難去適應,

冷熱溫差幅度很大,或許這是大自然反撲的結果。

開春時節暖和有如春末,聽說再過幾天,寒流將來襲,

反覆無常的溫度,自身可得去適應。

 

寒流來了,我會留意保暖。

濕冷的天氣,真的不易適應,只有多穿衣服保暖了。 ☆耀星☆2017/02/09 11:35回覆
2樓. Mias mamma
2017/01/29 21:17
十一二度在台灣是很冷的。我已多年不在冬季回台灣,上一次冬季回去時女兒尚幼,她在瑞典睡覺只穿一件棉睡衣,到台灣碰到十五六度的天氣,我要穿上兩件衣服睡,她只會搖頭說不。第二晚更冷,只有十四度,她睡在濕冷的被裡大概也凍壞了,第三天只有十二度,她就乖乖穿上兩層衣物睡了。台灣冬天時很多老人都會犯心血管的病,每次寒流都會帶走幾個老人家,因為先父是石匠,我們對這較有體會。每每父親拿到工作,都會不勝欷噓說又有認識的老人夜裡走了。我記得我的國小導師也是這樣走的。
在美國居住的城市,室外氣溫若是攝氏十五、六度,我可以穿短褲和短袖衣服出去走路。在台灣,這種溫度,我需要穿外套出去走路。可能真是濕度讓人覺得冷。 ☆耀星☆2017/01/30 11:59回覆
1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17/01/29 00:24

我們也是幾乎35年沒有在農曆年前後回去了,

多半在春秋都去探望孝敬公婆。我娘家已經無人僅留老屋


歲月在我們不覺中就流逝了,真是令人感嘆啊。 ☆耀星☆2017/01/30 12:0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