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柚子園、水庫與常青會
2016/04/12 20:32
瀏覽1,200
迴響0
推薦24
引用0


柚子園、水庫與常青會



嫂嫂說約了她的姪女淑貞和外甥女美琴要到石門水庫透透氣,要我四月十日的早晨九點鐘在淑貞家門前集合。說來世界實在很小,前兩天才發現,淑貞家就在我的住處附近,走路只有兩、三分鐘的路程。

我對嫂嫂說,根據氣象預報,接連幾天都是下雨的天氣喔。嫂嫂說,風雨無阻。所以四月十日的早晨九點鐘,我準時走到了淑貞家門前,看到嫂嫂已經到了,接著負責開車的美琴也到了。美琴是我小妹小時的好朋友,說來都不是外人。

寒暄了幾分鐘,美琴說,她也約了表哥,退休的廖老師同行。很巧,廖老師的家也在附近。坐滿了一車的人,淑貞說,先到離她家不遠處的園地跟她先生說一聲,順便參觀一下她的田園。

我們到了淑貞的園地,一下車,就聞到一片濃郁的清香,原來大半田園的柚子樹都盛開著滿樹的白花。淑貞的先生穿著工作服和長筒膠鞋走過來跟我們打招呼。看他一身農人的裝扮,如果不說,大概沒有人會猜到,其實他是大半輩子在春風化雨的,退休的校長。他不喜歡交際應酬,家裡有些田地,他寧願成為老農,在田園裡汗流浹背,辛勞付出,甘之如飴。而在他田園裡的工作成果中,最讓他自豪的,就是那片柚子園。


柚子樹盛開著滿樹的白花。


嫂嫂和我在柚子花樹下。


柚子樹的白花。


柚子樹的白花。

他說,人們都認為,柚子無法在台灣北部成長,只能長在中、南部,但他的柚子園是活生生的反證。柚子不但可以在北部成長,甚至長得更好。關鍵在於你怎麼栽植、照顧和管理柚子園。他舉例說,許多人在柚子看來好像乾枯的時候,就拼命澆水或者施肥,結果適得其反,樹株死得更快;栽植管理柚子樹的關鍵之一,就是良好的排水。他也談到有關風媒、蟲媒以及人工受粉的經驗。經過多年種植柚子的體驗,半輩子在教育界的他說,他很樂意跟有興趣的人分享他的經驗。


莊校長為廖老師、美琴、淑貞和我解說柚子園的經營管理。


莊校長為我們解說柚子園的經營管理。


我在柚子花樹下。

淑貞、美琴和嫂嫂都異口同聲的說,這裡生產的柚子真的不是蓋的喔,不但多汁和味道酸甜適度,而且很大,像一個人的頭那麼大耶!她們都紛紛打開手機,翻出去年她們採收柚子的照片。哇,看到照片裡她們捧著柚子的模樣,那些柚子真的大得跟她們的頭一樣大呢!

我問柚子是什麼季節成熟的?她們說快要年底的時候吧。我這才想到,人們習慣一邊吃柚子和月餅,一邊賞月的中秋節,通常正是陽曆十月左右的事吧?

「等柚子成熟時,回台灣來嚐嚐我們甜美的柚子吧。」淑貞說。我連連答道:好啊,好啊。

除了柚子樹林,我還看到許多不同的果樹和花木,例如:龍眼、荔枝、樹葡萄、桂花、含笑花……


樹葡萄。


樹葡萄近看,可惜焦距沒對好。

在園子裡,我看見一個簡易的小亭子,牆上掛了一幅書法字畫,地上擺了可放茶具的小桌椅。淑貞說,她的先生閒來喜歡到此處,望著田園,獨坐品茗沉思。

原來退休的莊校長不但勤於做農事,而且還是個風雅的人呢。

我們在淑貞的菜圃和果園繞了一圈,才上車往石門水庫的方向前進。住在中壢的美琴,時常到石門水庫遛逛,像是她的後花園,而且既然她是掌握駕駛盤的,一切就由她安排和決定在那兒停留和休息了。


菜園一角。

天氣陰霾,但雨水一直沒有掉落下來,我們都感到慶幸。在入口,美琴繳付費用,我們進入了石門水庫。在園區裡,有搭遊覽車的遊客,有成群的自行車隊,有情侶,也有帶著老幼出遊的家庭,不過並不顯得擁擠。沒有擁擠的遊人,可能和天氣有點關係。

美琴沿著樹蔭如蓋的車道,開到一個廣大的停車場。我看到一個有趣的情景。空曠的停車場,許多家庭的老幼成員以及一組組的年輕人,在不同的角落,搭起了遮雨遮陽的篷子,在下面擺了桌椅,悠然自得的坐著野餐、嘻笑、聊天。也有年輕女士在溜狗,或是男、女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殘障老人。


廣大停車場旁的林蔭大道。

淑貞說她的弟弟慶平夫婦也到石門水庫,正在頂端等候我們。我們上了車,要去跟他們會合。在水庫的高處,我們到處走走看看,美麗的水庫,巨大的洩洪建築……


石門水庫。


石門水庫。


石門水庫。

原本嫂嫂要作東請吃中飯,但是美琴的表哥邀我們一起回中壢午餐。廖老師有一票在教育界和市政府退休的好友,大家輪流作東,每星期都會聚餐,也一起國內、外出遊。這一天正是聚餐的日子,而且正好輪到廖老師作東,所以他順便也邀我們一起前往。我雖然是初次跟廖老師見面,也跟着大家,恭敬不如從命了。

車子離開石門水庫的時候,雨開始飄灑下來了,而且越下越大。大家都說,哇,老天真是太合作了。

到了中壢市區,走進他們時常聚餐的餐廳(糊塗的我,沒留意餐廳的名字),因為他們是常客,年輕的老闆娘熱忱的招呼我們,引我們到最後面,最有隱私,桌子也最大的角落。廖老師的好友們陸續到來。因為嫂嫂和我是第一次見到他們,所以坐定後,廖老師為我們一一介紹。

坐在廖老師右手邊的,是他曾在法院上班的兒子,在廖老師左手邊的,則是年紀最長的余老師。已經八十五歲的他,可是神采奕奕,根本看不出是這種年齡。廖老師說,余老師仍然打球、爬山和旅遊,還是中壢網球協會的會長,可不能小看喔。坐在余老師旁邊的女士,從中壢市政府退休,是他們封為中壢之花的宋小姐。宋小姐舉止優雅,談吐親切。坐在宋小姐旁邊的是慶平的太太、嫂嫂跟我。坐在我旁邊的是淑貞和她的弟弟慶平。慶平旁邊的則是賴主任的太太和賴主任。

介紹完畢,在上菜的時候,大家隨意的寒暄一下,談些生活趣事與自身瑣事。退休前在教育局的賴主任在知道我的年齡後,他說:「我可是大你十歲喔。」看看他臉色紅潤,精神煥發,仍有濃濃的黑髮,很難相信他是這個年紀。

作東的廖老師問我喝什麼酒?紅酒或是啤酒?我說我平日不喝酒。他說,喝點啤酒可以吧?我只能說,可以。於是他拿了已經開了瓶蓋的一大瓶啤酒,放到我面前。我嚇了一跳。廖老師說,在這裡喝啤酒,是以瓶為單位的。我雖然有點不安,還是勇敢接受了。

菜來,酒來,大家話匣子都打開來了。酒酣耳熱之際,葷的素的笑話都出籠了,廖老師跟他兒子也玩笑話說個不停,毫無隔閡,要是不了解的旁人看到了,大概會說沒大沒小了。因為是熟客,老闆娘也過來敬酒說笑,廖老師的兒子大概是這裡最年輕的一位,對年輕的老闆娘也沒有什麼禁忌的開開玩笑,吃吃豆腐。當然老闆娘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即也伶牙俐齒的回敬一番。廖老師說,胡言亂語,見笑了。

我被半激將半迫於情勢的乾了幾杯,話也比平日多了些。廖老師的兒子談起他到國外旅遊的一些遭遇,我也大談當年出國留學的種種酸甜苦辣。大家喝了酒,各個臉色紅潤又多話,有時候亂哄哄地,成了各說各話,是個既熱鬧又有趣的場景。

大我十歲的賴主任很有紳士風度的,笑瞇瞇的對我說:「你所說的話,我都有認真在聽喔。」

優雅的宋小姐對我說:「你找一天再過來,我要煮麻油雞讓你嚐嚐。」其他幾位男士都說,中壢之花所煮的麻油雞,是有名的好吃,一定要抓住機會,好好嚐嚐。我謝謝宋小姐的好意,並且告訴她我即將返美了。她說,返美前找個時間,好吧?

雖是跟他們初次見面,但是大家歡歡喜喜的,玩笑、打趣,笑聲不斷,熱鬧滾滾。時間過得很快,早已過了餐廳下午暫時關門休息的時候。老闆娘雖然依舊熱忱招呼,卻也不能剝奪她和員工休息以及為晚上營業所需的準備工作。

我們走出餐廳大門時,外面下著傾盆大雨。美琴帶嫂嫂和廖老師父子回去,慶平夫婦則送淑貞和我回家。這樣的聚會,讓我感觸非常的深。在回家的路上,我想到,有多少人,在退休時,子女已經成長另有屬於自己的家,而配偶已經往生或者離異,成了孤獨的老人。許多研究和報導說,很多人在退休後,蒼老得特別快,離世的比率也比較迅速比較高。

在退休前,小孩、工作、責任、義務,家庭生活,雖然時常把人壓得透不過氣來,然而那種生活,有目標,有希望,而且依舊身強力壯。等一旦退休,卻發現,兒女都有自己的世界和生活,自己卻已經體力衰退,身體零件三不五時的出些狀況,面對空巢,不必上班,生活頓時失去了重心,失去了意義,失去了目標。

其實,退休後的生活,應該也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退休了,在人生的戰場上努力奮鬥過了,孩子有自己的生活和世界了,我們不必再為家庭的責任重擔而掙扎,只要經濟上足以過簡單的生活,年輕時想看的東西,想去的地方,想學的技藝(例如攝影、繪畫、寫作、木工、舞蹈),趁著還有體力,可以毫無壓力的,輕鬆自在的去嘗試與執行。這應該是我們人生中的另一個高峰,另一個黃金時代。

程度相近,興趣相符合,年紀相彷彿的退休人士,若能像廖老師的這一票人一樣,定期相聚在一起,吃吃喝喝、開開玩笑,相互關懷,一起旅遊,時常保持年輕人一般的心境,這樣的組織,就像是個永保青春的常青會,生活有趣而不孤單,自然不知老之將至。看看七、八十歲的他們,各個面色紅潤、精神抖擻、笑聲不斷、語多趣味、樂觀過日子。我覺得,人越到晚年,越需要朋友,越需要伸出觸角,不要將自己圈禁起來而為孤獨的生活自怨自艾。

老年的生活,不必孤寂,不必唉聲嘆氣,它也可以是充實的,也可以是充滿歡聲笑語的。你、我共勉吧!



               (2016-04-12) 

【附記】

沒有在餐廳裡聚餐時的照片,一方面是因為我剛好坐在最裡面背靠牆壁,出入行動不便,而且跟他們初次見面,也不好冒失的拿起手機,隨意拍照。



Top of the World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