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感謝
2024/06/18 18:02
瀏覽687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Jim Reeves - Sentimental Evergreen Hits


感謝



有一天和阿慶在 Line 上交談的時候,談到了音樂。他忽然說:「你是一輩子的朋友。是你,引領我進入古典音樂的世界,讓我終生都能徜徉在那優美的世界和旋律中,得到許多安慰與感動。」接著,他又說:「我一直都很感謝你帶我,走進古典音樂的世界裡。」

古典音樂(以及後來的西洋歌曲和國語歌曲)也帶給我的心靈無比的安慰、喜悅與感動。不論是在我孤獨的時候,或是在我挫敗失意的時候,時常在夜晚,我會熄了燈,或是靜坐,或是一個人躺在床上,閉上雙眼,就讓那些優美動人的旋律,與我的心靈一起躍動,一同起伏。

說到我之聆賞古典音樂,這完全是和我的父親有關。在我念初中的時候,祖母因病去世,祖父只好離開鄉下的老家,到楊梅的街上,定期住在我們家和伯父家。在省政府農林廳上班的父親,為了能就近照顧祖父,自願請調,離開位於台灣中部的中興新村,到竹南的工作處當主管,以便每天可以從楊梅通勤上下班。父親的部屬多半是從台大和中興大學畢業的年輕人,於是便問他們,大學生們平日在學校都喜歡聽些什麼音樂呀?他們都說,是古典音樂(後來,即使是在我的大學時代,古典音樂依舊是很多大學生喜愛的音樂)。

父親並不懂古典音樂,因此便不時委託他的部屬到新竹市的唱片行,為他購買一些黑膠的古典音樂唱片。當時沒有版權的黑膠古典音樂唱片並不貴,一張只要台幣八、九元(後來漲價到十塊或十一塊)。

有了唱片,還需要音響。父親聽說從高級工業學校畢業的一位堂哥會組裝音響,於是便委託他,為我們組裝了當時仍然使用真空管的,一套相當大臺的音響。

我就這樣開始聆聽古典音樂,從古典小品、小夜曲、小步舞曲、圓舞曲等等開始聽起;那時,光是小夜曲,我就有好幾張唱片。可能是和我的個性有關,我一開始聆聽,就被那些優美的旋律吸引了。

我聆聽的古典樂曲,起初完全是由父親的部屬幫他購買的唱片而定,到了高中和大學以後,我才慢慢的由自己去挑選和購買。漸漸地,我從聆聽比較通俗的古典小品變成開始欣賞交響樂、交響詩、鋼琴協奏曲、小提琴協奏曲,後來也聽一些歌劇。在家裡,我擁有了蕭邦的鋼琴曲全集、莫扎特的鋼琴曲全集、莫扎特、貝多芬、海頓等等音樂大師的交響曲全集、巴哈的音樂、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曲……當時,我在古典音樂唱片有關的收藏,算是相當豐富的。

高中準備大專聯考的時候,每晚總有幾位好友會到我家的二樓,跟我一起讀書,準備聯考。讀累了,我們就會打開音響,放一張古典音樂的黑膠唱片,然後關了燈,坐在室外的陽臺上,一邊休息,一邊聽著音樂,並且彼此也訴說著各自的夢想,以及考上大學後想做的事情。

上了大學以後,每逢假日,好友們常在我家的二樓聚會,一起聽音樂,談天說地,一起出去吃宵夜和過夜的「傳統」,一直維持了好幾年;我二樓的大床,最多的紀錄是,擠了八個年輕的大男生。那是我們最無憂,最快樂的大學時代。

阿慶的家離我家很近(步行到我家不需十分鐘),而且是我的知心朋友,中學和大學時代時常到我家來,一起聽音樂,彼此訴說一些年輕的夢想和其他的心裡話。

其實,我不會演奏任何樂器,看不懂樂譜,也不會唱歌,音感更不好,但說也奇怪,這些並不影響我對音樂的喜愛。我的心弦總能夠隨著旋律的起伏,而深受感動;有時我甚至能夠從動人的音樂中,獲得寫作的靈感。

聽了阿慶對我說了感謝的話,我回答他道:「喜歡古典音樂,該感謝的,是我的父親,因為是他,為我購買了古典音樂的唱片;是他,在家裝置了一套音響;是他,為我打開了古典音樂的世界。」

阿慶說:「你是應該感謝你的父親;而我,要感謝的,是你,因為是你,引領我進入了古典音樂這樣美好的世界。」

阿慶的這番話,使我想起了父親。

父親注重兒女的教育。在我念國小的時候,父親買了整套的世界童話集、林肯傳和其他偉人的傳記給我,鼓勵我閱讀,養成了我從小喜歡閱讀的習慣,也導致我有下筆為文的能力。使我在初中二年級下學期的時候,榮獲代表楊梅中學的初中部,參加全縣的作文比賽,也開始在救國團的雜誌「桃園青年」月刊上發表文章。上了高中,我又更上一層樓,開始在台灣新生報副刊上發表文章。

念初中的時候,父親為我裝置音響和購買古典音樂唱片,讓我年少的心靈,得以沉浸和陶冶在優美動人的旋律裡,使我的身心一直保持平衡與安穩,一輩子都受益匪淺。在我念大學時,父親一直鼓勵我要出國深造,因為他青、少年時代曾經獨自到日本東京念書,因此他覺得到國外留學,多學點外國的語言文字,多看看國外的風土人情,以及多學學外國的長處,對自己心智的成長,是很有助益的。內向害羞的我,遲遲沒有留學的意願,到了將近三十歲時,我終於還是出國念書了,也因此獲得了父親欣慰的笑容。

這麼說來,是的,我真的要很感謝父親,因為他對我那麼的用心,為我付出了那麼的多。

我這麼的想著,陷入了沉思,也想起了父親曾經告訴我的小故事。

他說,他之會到日本去念書,會有機會受高等教育,要感謝的,是他的哥哥(我的伯父)。父親有五個姐妹,但兄弟卻只有一個比他大八歲的哥哥。父親曾告訴說,曾祖父沒有受過教育,祖父也只有念過日治時代的公學校(等於現在的小學)。少年時代的父親,成長在農家,對於受教育的重要性,並不了解,因此也頑皮貪玩而不喜歡讀書。當時我們家雖然在楊梅地區是屬一屬二的大地主,可是每個人從小仍得克勤克儉的出去幹農活。

有一天,伯父穿著幹農活的短褲,挑著施肥用的尿桶走在路上,被住在街上的同學看到了,受到了一番嘲笑與羞辱,使他在一怒之下,跑到了日本去讀書。在日本的經驗,使他了解受教育的重要。回到台灣後,看到不肯認真讀書的弟弟,在勸導不聽之下,更是把比他小了八歲的弟弟痛揍了一頓,要他醒悟。

父親終於在十五、六歲的時候,由祖父送他到基隆碼頭,獨自搭船到了日本東京去念書。因此,父親對我說,他之能夠受到高等教育,真的要感謝他的哥哥。

阿慶在相當年輕的時候,就獲得總統特任為政務官。他大概是我們中學同學裡,在政府機構職位幹得最高的一位了。這真的是相當的不容易,因為他跟我一樣,是在小鎮上成長的孩子,而且他開中藥舖的父親,在四十九歲就因病去世。阿慶並沒有任何強而有力的家庭背景。他是在本身的才智以及比常人加倍的努力和付出,才被許多長官賞識和一路提拔上來的。

我這位曾經是中央政府高官的好友,竟然如此坦然平和的對我說出了感謝的話,的確令我頗有感觸。從少年時代起,我們就一路相伴,不論是在失意或挫敗時,我們都一直去安慰和鼓勵對方;在勝利成功時,我們也樂於分享喜悅和歡欣。

我發現,到了我們的這種年紀,我們似乎更懂得感謝和感恩。

我時常會想,從出生到這個世界,我要感謝父母的一路呵護、照顧與教育,還有祖父及外婆和其他親人的疼愛,使我在健康有愛的家庭平安成長。我也一直感謝哥哥和兩個妹妹從小對我的親愛和忍讓。我覺得自己在這個世上,是很幸運的一個人,因為我還擁有了那麼多貼心的好友和同學們。

我雖然只是一個社會上的小庶民,但我從小一直到這個年紀,能夠過著平凡卻沒有災難痛苦的生活。這種福氣,我除了感恩能夠擁有善良充滿愛心的父母、手足和親友及同學之外,我還要感謝能夠出生和成長在這個沒有遭遇戰亂,而且社會一直相當安定與平和的時代。

年歲越大,我發現,好友和我,越是學會了,越是懂得了,心懷感恩之情。






感謝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4/06/ksnewsim20240618001-2024-06-17_23-40-41_243613.pdf

             (2024-06-18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我一直都很喜歡 Jim Reeves 那頗有磁性的歌聲。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三個月又兩個星期。

照片一:大專集訓與阿慶同在一排(1967 年秋天)
照片二:大學時代與室友阿慶對弈
照片三:1980-12-22 阿慶到美國來看我
照片四:2004-01 阿慶和我在初中同學會出遊的慶生晚會
照片五:2015-04-20阿慶、阿振和我在 6028 喝咖啡
照片六:2018-02-20與阿慶同遊味全埔心牧場
照片七:父親與祖父在家的合影(大約在 1980 年前後)
照片八:父母在內湖的居家照(大約在 1990 年前後)
照片九:和父親在老家的大門前(大約在 2005 年前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喳諾嗨鳥
下一則: 終於當阿公了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