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相見歡
2024/04/17 21:04
瀏覽660
迴響1
推薦21
引用0






Mozart Oboe Quartet in F Major, K. 370: III. Rondeau (Allegro)


相見歡



星期三的傍晚,二兒子打電話來,說他星期天想來看我,問我是否方便?我說隨時都可以來啊,我在過退休生活呢,時間多的是。兒子說,他計劃在星期天早餐後出門,在中午可以抵達。我答說,好,星期天等你一起吃午餐。

不過掛了電話後,我又感到有些困惑。心想:「又沒啥事兒,怎麼會突然想到要來看我呢?」

次日的天氣有點冷。在下午一點多,我還是決定出去走路運動。我走了十公里左右。回到家已經三點鐘了。打開手機,我這才發現,住在對面的佛萊德曾經幾次來電和留言。我不知道他是否有急事,所以趕緊打開他的留言語音,才知道今天是感恩節,他夫婦想邀我過去同享感恩節的火雞大餐。

「今天是感恩節?」我吃了一驚!我原以為要下星期四才是感恩節呢。

我向來不重視節日。在台灣的時候,我連端午節都忘了,因此對於洋節日我更是沒放在心上。住在異域番邦的我,在小孩年幼時,對於洋節日我還是比較上心些,例如在萬聖節時,帶小孩到鄰居去 Trick or Treat;在感恩節時,吃火雞大餐;在聖誕節前,便在客廳或是起居室 (Family Room )的一角放置聖誕樹及禮物等等。但現在三個小孩都已經獨立自主,各有自己的生活了,因此不管是什麼節日,對我而言,都是平常日(regular day)。

沒想到佛萊德那麼好意,讓我非常的過意不去。

通常感恩節大餐不是吃午餐,也不是吃晚餐,而是在下午一點多一直吃到三點多。我聽到語音留言時,已經三點半了,他們的火雞大餐應該已經結束了,不過我還是打電話過去致謝和致歉。

佛萊德笑著說:「連打幾個電話給你,都沒有人接聽,摩妮卡猜想你一定是去你兒子家過感恩節了,沒想到你卻是出去運動了。」我也笑著答道:「我還以為下禮拜四才是感恩節呢。」

佛萊德帶著歉意的說,他的兒子從洛杉磯趕回來過感恩節,這一餐已吃得杯盤狼藉,只剩下一些「派」 (pie),因此他特別為我送來了一些藍莓派 和南瓜 派。

佛萊德走後,我終於有點明白,小孩星期天要來看我的原因了,所以我打了個電話給他,祝他感恩節快樂。原來媳婦的弟、妹和母親到他家過感恩節,他走不開,而媳婦有孕在身,挺著大肚子,出門也不方便,因此他決定星期天要單獨來看我。

星期天的中午,兒子準時抵達我的住處。小孩與我擁抱。他一米八十的身子,加上定時到健身房鍛練的粗壯身軀與臂膀,必須低頭和彎腰來擁抱我。我感覺他好像比上次見面時更高、更壯了(還是我因年紀大而倒縮了?)小孩安慰我說,大概是他穿的皮鞋的跟比較高吧。我低頭看他的皮鞋,就是一般的皮鞋,並沒有什麼不同啊。我知道,是我自己老了,身軀倒縮了。許多報導說,年老的人由於體內骨骼鈣質的流失,身材都會漸漸縮短了數公分,甚至更多,不是嗎?

因為我不擅長煮飯做菜,於是問他想到哪裡吃中飯?他說這一帶他不熟,還是由我來決定吧。我說,茉莉花餐廳(Jasmine Restaurant)雖比較遠,但菜餚比較豐富和多樣,我們還是到茉莉花餐廳吧!

我上了小孩的休旅車時,外面已經飄著細雨。在車上,我告訴小孩,在新冠疫情開始前,我就不曾去這家餐廳,算算,起碼也有三年的時間了;不知餐廳的現況如何?

我了解小孩的個性,所以先告訴他,午餐由我付帳,不可以跟我搶著付錢。小孩張口要跟我爭辯,我對他說,我過著退休生活,沒有房貸、沒有車貸,也沒有其他貸款,自由自在,什麼都不缺,吃頓飯算不了什麼。小孩還是說了兩句,但我不讓他說下去。他有房貸和車貸,媳婦又將生產,要面臨的各種壓力,比我大太多了。在經濟上和任何其他方面,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我都不會遲疑,何況只是吃一頓飯。

車到茉莉花餐廳,我們打開大門,都吃了一驚。沒想到裡面擠滿了人,而且都是已經先付了款,拿了收據,等候被安排入座的客人。我們也只好跟着排隊和等候。輪到我付款時,櫃檯小姐給了我號碼和單據,要我付款和簽名。

餐廳裡,菜色眾多。沙拉、水果、大蝦、螃蟹、鮭魚、蚌類、淡水魚以及其他各種海鮮、烤牛排、豬排、羊排、炸雞、其他菜餚、湯品、各種蛋糕、餅和派,還有各類的冰淇淋,真的是琳琅滿目。

兒子希望飯後,能和我到住處附近的州立公園走走,因為那是他小時,我常帶他去玩的地方。我們見面的真正目的,並不是來用餐。小孩傍晚六點鐘要開車返回他居住的城市,因此我們不想在餐廳裡花太多的時間。

兒子和我適意的吃了一些肉類和青菜。飽餐後,我上了兒子的休旅車。車子在細雨中往 Sesqui-Centennial 州立公園的方向駛去。

到了公園入口,有個收費的崗亭。小孩年幼時,我常帶他們到這裡來玩;那時到州公園是免費的。我不知道州公園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收費的?

在湖畔的停車場停好車,我們漫步到湖邊。看不到其他遊客,只見草地上有一大群的加拿大野雁,岸邊及湖上停放著的一些小船。

兒子說,記憶中此湖並沒有小船啊,他好奇的問:「這個公園是何時開始有這種划船和泛舟的設施的?」

「應該是二十多年前吧?」我想起大概在二十幾年前,我任職的部門曾因 Team Building 的活動,到公園來烤肉歡聚;那時我就看到那些水上活動的小船了。

小孩說:「我們沿著環湖步道走一圈,好嗎?」

「當然好。」我說。我想起了三個小孩年幼時,每次帶他們來此,總會走步道,先繞湖走一圈。

我們邊走邊聊。湖畔靠近停車場松樹林裡的兒童遊戲場,沒有什麼變化,讓我想起一個冬天的週五傍晚,我下班剛踏進家門,太太卻不知為何,對我大發雷霆,而只有兩、三歲的他,自己卻早已穿上了他的草綠色厚夾克,期待著我回到家,能帶他到這個公園玩耍。那時我不忍心讓那麼小的孩子失望,自己便忍著委屈和淚水,帶他來溜滑梯和蕩鞦韆的往事,一下子又湧入心頭,令我感慨萬千。然而,那麼久遠的事了,早已物是人非。小孩當時年紀那麼幼小,應該對此已毫無記憶了,我自然不想提起這種往事。

不過,小孩對在這個公園發生的許多事情,還是有深刻的印象。他提起有一次,我們到公園裡來玩,沒有沿著環湖步道步行,而是走在步道旁一條比較寬的泥土路(大概是用來維修和運補的道路,有時還可看到有人騎著馬匹),結果我們走錯了路徑,幾乎沒法在下午五點半,公園關閉前回到公園出入的大門。我抱著只有兩、三歲的老三,小孩的媽媽兩手分別牽著七、八歲的老大和四、五歲的老二,慌慌張張的快步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在大門關閉前的最後時刻,我們總算順利的將車子駛出了公園。

我沒想到小孩還記得這件事。雖然當時他只有四、五歲,但那緊張的情景,大概在他小小的心靈裡,也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吧?

我們邊走邊談。路上偶而會遇見年長的夫婦和年輕溜狗的情侶。飄灑的細雨,影響不了我們的談興。許多陳年舊事,都在我們的話語中重現。好多年來,我們不曾談得如此盡興,話題也不曾如此寬廣了。

「最近小貝比在 Caroline 的肚子裡特別的活躍,動個不停,也踢個不停呢。」兒子說。

我知道兒子很希望會生個男孩,而媳婦對他說,她覺得會是個女孩。雖然我也希望兒子能夠如願,但我還是告訴他,不管是男孩或是女孩,只要能夠健康平安的生產下來,就是最大的 blessing。在聽到兒子提起小貝比在媳婦肚裡非常活躍的話後,我忍不住笑著說:「Caroline 是不是仍然覺得會是個女嬰呢?」

兒子也忍不住笑了起來說:「現在連 Caroline 都覺得,說不定會是個男孩呢。」

我們又都笑了起來。我想起他們夫婦當初要求醫生在照超音波後,不要告訴他們嬰兒的性別,可是心中又難免會有自己的期盼。人的心境,有時候就是如此的矛盾。但他們希望在嬰兒出生時才揭曉其性別,大概也是對嬰兒的一種尊重吧?

我忍不住還是重複我曾經對他說過的話:「不管嬰兒是男是女,若能健康順利的來到這個世界,就是上天賜予的最佳禮物。」

我們難得的如此歡愉暢談。在公園要關閉前,小孩開車送我回到住處。在我家的車道跟他擁別時,已經六點多了。天黑了,雨似乎也越下越大了。

「爹,雨勢越來越大了,快進屋裡去吧!」小孩說。

「雨夜開車,一路要小心喔。」我說。

「我會的。」小孩緩緩倒車至馬路。

我們揮手致意,小孩才把車子駛入夜色中。




相見歡

             (2024-04-17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三個月又兩個半星期。


兒子在Sesqui-Centennial State Park 的碑前


兒子和湖畔的小船及加拿大野雁


州立公園的環湖步道


兒子在州立公園的湖畔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表弟
下一則: 難忘的旅程
迴響(1) :
1樓. 巴拿巴
2024/04/18 00:24

令郎的個子果然蠻大的:)

謝謝分享悅耳的背景音樂!

敬祝平安健康

法喜充滿

福杯滿溢!

巴拿八+_+

謝謝巴拿八先生的來訪和回應。很難想像曾經需要我餵食和換尿片的嬰兒,如今卻高壯的需要彎腰來跟我擁抱,而且也成了為寶寶餵食和換尿片的父親了。人生,就是如此吧?


謝謝您喜歡背景音樂。我一直都非常的喜歡莫扎特的音樂。
☆耀星☆2024/04/20 09:0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