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慶日記事
2024/02/08 08:18
瀏覽557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國慶日記事



Golden Memories Songs Of Yesterday


昨夜就寢時,雨水敲打屋頂和窗戶的聲音,淅淅瀝瀝,叮叮咚咚的,早就響個不停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已是午夜,仍然不斷傳來狗吠渾厚的汪汪聲,加上不知哪個鄰居的男人和女士,還在大音量的說著話(他們都不需要睡覺嗎?)這使我一夜都睡不安穩,一直到早晨七點半才醒來(通常我六點多就起床)。我睜開眼睛,意外的發現,落地窗外竟然有陽光照進屋來;顯然的,昨夜的雨已經停了。

早餐後,我聽到外頭有鞭砲聲,不久就有雄壯威武,嘹亮而厚實有力的合唱聲傳來,由遠而近,然後又漸漸遠去。今天是十月十日國慶日,應該是遊行或是隊伍去參加國慶升旗典禮吧?

我在八月中旬搬家到龍岡居住後,就發現附近有個所謂的「國旗屋」,在它的屋頂和四週掛滿了大大小小的國旗。聽阿秋說,那也是一個餐廳。在牆上和附近地區,都可以看到「國旗屋」在國慶日要主辦升旗典禮的佈告,在上面明白的列出升旗典禮的時間和地點。

過去那麼多年來,即使是在國外,我依然會在報章、電視和網上,看到「國旗屋」舉辦國慶升旗典禮的報導。當時總覺得那是離我很遙遠的事。沒想到,如今此事竟然是離我那麼的近。

等我意識到這些時,升旗典禮早應禮成許久了。對於升旗典禮會是什麼境況,就住在附近的我,居然一無所知,心中難免感到有些惆悵。

午餐後,阿秋邀我出去走走。出門後,我們看見在前方不遠處,有一棟建築的上空,飄蕩著一排排,一串串,數量龐大的小面國旗。阿秋就一個勁兒的往那個地方走去。我猜,那就是舉行升旗典禮的地方吧?我對阿秋說,升旗典禮早就結束了,那兒還有什麼可看的嗎?

阿秋說,去看看有什麼關係?

我們經過規模不大的將軍廟,就到了中壢區的龍江市民活動中心。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是,那兒不但是一片旗海,而且仍然聚集了很多人。大家都忙著在整片國旗海裡,取景和拍照留影。阿秋也不能免俗,要我為她拍一些照片。

然後,我們就往忠貞市場和國旗屋的方向走去。沿途依舊擠滿了車輛和人群。許多人穿著國旗衣,臉上還有小小的,漂亮的國旗貼畫。我看到有一群乘坐電動輪椅的男士和女士,在每個輪椅上,豎立著一面飄揚的小國旗。他們一起行動,正要前往某處慶祝國慶。

各種小吃、冰淇淋和紀念品的攤販,散佈整個地區,非常的熱鬧,充滿了歡樂和嘉年華會的氣氛。有些攤子,工作人員穿著少數民族的傳統衣服,以凸顯她們的特色飲食。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攤位或活動都是吃喝玩樂。例如在「異域故事館」前,就有幾位男士穿著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戎裝,手握槍械,甚至戴上防毒面具。他們很和善,也樂意跟周遭的男女老少合影。阿秋也不能免俗,要我替她跟兩位穿著「古老」軍裝的男士拍攝合照。我在徵求他們的同意後,拍了照,然後我對他們揮手並舉手以軍禮向他們致意。

阿秋高高興興的拍了照,但我知道,她是完全不曉得「異域」指的是什麼地方,也不知道那兒有些什麼「故事」?事實上,我相信現在台灣的年輕一代,大概也已經很少人知道「異域」所蘊含的意義吧?但是,對於像我們這些已經年過七十的人,大概也幾乎都讀過「異域」這本小說吧?而且也為那故事所描述的艱難困苦,奮戰到底的故事,而感到震撼與動容過吧?

當年「自立晚報」的記者馬俊良先生,每天訪問一兩位從泰北撤退到臺灣的孤軍,將對方口述該地的情況紀錄下來,並且把採訪資料交給時任「自立晚報」編輯部的名作家柏楊,然後柏楊便用這些資料,創作一部名叫「血戰異域十一年」(後來改名「異域」)的戰爭小說。書中,主角鄧克保以第一人稱的口吻,娓娓敘述自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四年間,中華民國國軍自中國大陸撤退時,一支潰散的孤軍,在雲南與緬甸的邊區叢林,建立起一片游擊隊基地,以及這一批孤臣孽子,在生死邊緣的絕境中,與命運搏鬥、並且期待反攻中國大陸的血淚經歷。《異域》後來也被改編並拍攝成為同名的電影。

「異域」雖然是一部小說,主角鄧克保也是虛擬的人物,不過故事中的時空背景,卻都是真有其事。書中除了鄧克保之外,其他的將領,也都真有其人,例如李彌將軍、李國輝團長等等。書中既有確切的時間、地點與真實人物,又全部以第一人稱敘述,言之鑿鑿,讓讀者無所懷疑,也就把書中的描述當作真人實事來閱讀了,並被認為是受訪者個人的親身經歷,加上旁邊戰友的真實事情。

龍岡有大量從雲南撤退來台的軍人和他們的眷屬及後裔,因此龍岡有名的米干就是雲南、緬甸地區的特色美食,因此,在龍岡有棟「異域故事館」,我覺得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多年來,這是我第一次在國慶日,看到在街頭巷尾那麼多充滿歡樂和慶祝氣息的人們。我喜歡這種氣氛。我心想,明年的十月如果我在台灣的話,也許我可以邀約那些大學的老同學們,在國慶日到龍岡來一聚。大家一起觀賞處處國旗飄揚的景致,同時品嘗各種特色小吃和美食,共同感受眾人一起歡樂的年輕心境和氣氛。那應該會是令人難忘的經驗吧?那應該會讓我們的心境,因為歡愉而年輕起來吧?

我邊走,邊陷入了沉思。天色逐漸黯淡下來,並且開始飄起了毛毛細雨。

阿秋說,下雨了,我們回家吧!

我說,這種細雨不會變大的;我們的運動量仍不夠大,還是跟着我繼續走路運動吧!

她隨著我從忠貞市場走上龍東路,再到龍岡路三段的圓環,然後我們繼續前行至龍岡森林公園。我們就這樣來回走了兩趟。今天我們總共走了將近十一公里。

回到家,我覺得這個運動量很剛好,很舒適,但最近缺乏運動的阿秋,在晚餐後,抱怨說,腿好痠呀!

(十月十日夜寫於龍岡)




國慶日記事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4/02/20240208001.pdf

             (2024-02-08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國旗屋


一片旗海之一


一片旗海之二


國旗飄揚


穿國旗裝的女士們


在表演的舞台和廣場前


參與活動的人群之一


參與活動的人群之二


參與活動的人群中可以看到穿國旗裝的男士


在異域故事館前留影


身著特色服飾的攤販


阿秋在眾多氣球製成的國旗前


阿秋與國旗


到處國旗飄揚

我在去年國慶日所寫的心情日記,沒想到刊登出來之時,已經是農曆的除夕了。國慶日的街道上掛滿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因此文章所附的照片就是一片紅色的旗海。在春節來臨之時,到處看見紅潤的顏色,自然也帶來許多的歡欣與喜氣吧?讓我就在這兒,藉此機會,祝福各位農曆新年快樂,事事都如意吧。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四個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歡聚在龍岡
下一則: 山叫久留與菜園行走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