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考研究所 (奇妙的事 之六)
2022/08/24 00:42
瀏覽820
迴響0
推薦22
引用0


考研究所 (奇妙的事 之六)



在大學畢業,入伍服預官役後,我所念的學系成立了研究所,在系館旁新建了一棟四、五層樓的研究所大樓,裡面包含了教室、研究室、實驗室、教授辦公室和研究生室(每兩、三個研究生分享一個寬敞的研究生室,裡面每人各有書桌、椅、書櫥和共用的自來水盥洗檯)。研究所的考試日期是在五月,而六月中旬才從野戰師退伍的我,早就沒有研究所可以考了。事實上,那時我也從未曾考慮要去考研究所。當年的我,沒有生涯規劃,對前途也是懵懵懂懂的,可說很是天真無知。

那時有公司來信要我去面談,地點在高雄。當時我並沒有對外申請任何工作,不知是否有在那個公司任職的學長或是系裡教授的有意協助?但高雄對我而言,遙遠得有如是在另一個星球,這輩子我只去過一兩次,在那兒,我是一個親人或朋友都沒有,所以個性內向羞怯的我,便沒有去面談。

然而,我既然大學畢業又服了預官役,耗在家裡也不是辦法。剛好系裡劉教授的研究計劃裡,有個研究助理的缺,合約是一年,所以我就回到學校當研究助理了。日子還是渾渾噩噩的度過。一轉眼,到了第二年的四月。有個週末,我北返回家,碰到一些親友,都問我研究所的考試,準備得怎麼樣啦?加油喔!

我聽了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納悶得很。我回答說:「我沒有要考研究所啊。」他們卻都說:「考就考嘛!不要不好意思說啦!」真是害我百口難辯。

那些日子,除了上班之外,我不是窩在家裡看小說,就是跟在學校各系當助教或是講師的朋友們,通宵達旦的打「拱豬抓羊」,湊足了錢,大夥兒便一起去學校附近的夜市吃宵夜。日子過得輕鬆渾噩,何曾認真摸過專業科目的書本?我壓根兒就沒想到要去考研究所這碼子事!到底是誰告訴他們說我要考研究所的?

問了半天,才知道是我爸爸告訴他們的。在晚餐的時候,我對爸爸抱怨說︰「我根本就沒有打算要考研究所啊!現在您告訴了那些親友們,說我要考研究所,到時我並沒有去唸研究所,豈不是很難看嗎?」

爸爸回答道:「那你就準備準備嘛!」

「哎,準備?現在準備已經太遲了啦!您知道那些想要考研究所的人們,早在一年前就開始準備了。這幾個月,甚至有些人已經一起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相互砥礪,共同準備考試。我那能拼得過那些人?」

「那你現在就開始準備準備嘛!」爸爸還是這麼若無其事的對我說。我聽了,心裡真的是又急又惱,不知如何是好。在毫無準備下去應考,鐵定是會名落孫山的;要是沒有去考,然後告訴親友說,我沒唸研究所,是因為我沒去考的緣故。您想,會有人相信嗎?他們一定私底下會說,那只不過是我沒有考上的遁詞。我心想,這回我可真的是被爸爸害慘了!這可真要把我弄得無地自容了。

等我冷靜下來,打開月曆,發現距離考試的日期,只剩下約兩三個星期的時間。報名日期即將截止,我該怎麼辦?要報名,還是不報名?

想了半天,我終於決定去報名。我的邏輯是:即使我告訴親友們說,我沒有報名,也沒有應考,我知道,他們也絕不會相信的,因為,我的父親不是都已經如此信誓旦旦的告訴過他們,說我要去考研究所的嗎?既然如此,我何不就去報名拼搏一下?就算考不上而讓親友們取笑,我也會甘心些。

報了名後,一切也只有死馬當活馬醫了。我把考試需要的學科中,有關的所有教科書和資料都找了出來,開始天天抱著書本,三更燈火五更雞的唸唸有詞起來。一眨眼,就是應考的日子了。

當年考試,除了專業科目之外,還包括國文和英文,而這兩科都有最低標準分數,倘若未達最低標準,即使其他專業科目得到高分,也不會被錄取。國文要達最低的標準分數,對我而言,當然不成問題。至於英文嘛,雖說最低標準只要四十分,還是令我怕怕的,因為我覺得自己的英文是破破的,菜菜的。考題中有一篇英翻中的短文,裡面老是出現 mechanism 這個英文字,我實在是不知道它要怎麼翻成中文才妥貼。事實上,我心裡明白,我把那篇文章翻譯得亂七八糟,有點不知所云了。反正試已考完了,擔心也沒用,何況還要經過一番面試呢。

面試委員會是由 幾個教授(包括系主任)所組成,應考者按報名次序,一個個進入房間接受「審訊」。當時跟我們一起應考的人中,有個大概比我們早十多屆的老學長。為什麼畢業那麼多年以後,還來考研究所呢?俗話說「當官的想要拿高學位,而學者卻又想去當官」,大概不假。這位老學長是當時的立法委員,若能拿個碩士學位什麼的,必定是紅花綠葉,相得益彰吧?雖然他的應考號碼在我的後面,但他卻優先接受面談,因為大學的羅校長等著接見他。我們都想,不管他對課業已經是多麼的生疏,他一定會考上的啦。想想看,一個國立大學若多個立法委員能夠幫忙說話,必定是有利無害的啦!果然,他順利上榜了,這是後話。至於我去面談時,受到什麼樣的「審訊」?內容我現在已經是一點都不記得了。

不久,考試成績揭曉。沒想到,跌破所有應考人(包括我自己)的眼鏡,我名列榜首,英文成績四十分,剛剛好達到最低標準。我想,也許英文的評審教授有點同情心,大筆一揮,給了一個四十分,並說:「算了,你走吧,別再來煩我!」

當時研究生的獎學金,如果我沒記錯,是每個月台幣兩千元(還是兩千五百元?)但並不是每個考上研究所的人都可獲得獎學金。按規定,只有考上的前面幾名(忘了有幾個名額)可以獲得獎學金。在考上的人中,有些是早幾屆畢業的,已經成家或有小孩了,他們覺得,放棄工作來念研究所,若沒有獎學金而要靠家人的支撐和供應,實在是有困難,難以對家人啟齒,於是要求,是否可以將所有的獎學金集中起來,均分給每一個研究生?我同意了。既然考第一名的人都答應了,其他的人也就不好有其他意見了。經過這樣的均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一個月分得了大約新台幣一千兩百元。在那個年代,住在學生宿舍,錢省省的花,也勉強夠了。

人生真的很難說。想到我去考研究所,居然是因為父親對外放了風聲,將我「鴨子打上架」,迫使我臨時抱佛腳,沒想到,卻居然也順利上了榜。如今思之,便不覺啞然失笑。


考研究所 (奇妙的事 之六) 2022-08-24 http://www.ksnews.com.tw/upload/20220824-011.pdf



考研究所 (奇妙的事 之六) 2022-08-24

         (2022-08-24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短文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四個月又三個星期。

下面是文章在網路版的截圖。文章的標題應該是「考研究所」,其中的「考」字顯然是被誤植為「烤」了。



考研究所 (奇妙的事 之六) 2022-08-24
              

I Have a Dream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