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疫情中返回美國
2021/03/27 00:03
瀏覽1,206
迴響1
推薦25
引用0



在疫情中返回美國



〈一〉疫情打亂了返美行程
我原本買好四月上旬的機票要返回美國,因為要回去報稅(截止日期是四月十五日),而且我的汽車駕駛執照也是在四月下旬到期,另外半年一次的社區管理費又到了該繳交的時候了,而最讓我忐忑不安的是,每天幫我收信、照料房子和庭院的對門鄰居摩妮卡打電話來,說有一封由聯邦稅務署寄來的掛號信,因為必須由本人簽收,郵局不讓她領,結果被退回去了,也不知道此信是為了何事。我們都知道,凡是由稅務機構寄來的信,準沒好事兒,何況是掛號信!我百思不得其解,心中盤算半天,自認是規規矩矩的報稅,應該不會有任何問題才對啊,怎會嚴重到要寄掛號信來給我呢?由於這些大大小小,加上其他雜七雜八的事情堆積在那兒,使我真有如俗語所說的「烏龜背上插牙籤」,確實是歸心似箭呀!

沒想到新冠肺炎的爆發與急速擴散,世界各國確診及染病死亡人數劇增,弄得整個世界風聲鶴唳,許多機場都關閉停飛了。到了三月底,我已經確定,因為班機停飛,我在四月是回不去了。報稅怎麼辦?這讓我憂心忡忡。所幸不久,摩妮卡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一個好消息。她說,美國財政部宣佈,因為疫情肆虐之故,報稅截止日期延展至七月十五日。我在欣喜中,趕緊到聯合航空公司的網站,變更我返美的班機至七月初,也顧不及州政府的稅務機構是否會將州稅(在美國,既要報聯邦稅,又要報州稅)的申報截止日期,也跟進,延展至七月十五日。

當時剛進入四月,我想,到七月初,整整有三個多月的時間,到那個時候,疫情早該平息了吧?沒想到這回的疫情跟過去大不相同,它的爆發並無趨緩的模樣,而且還越來越嚴重,有第二次爆發,走向另一個高峰的可能性。因為疫情的不斷變化,航空公司的班機也不斷變動,我接到通知說,我才變更的班機已經被取消了,請我自己另選別的班次。

在這混亂的時刻,非常不易獲得資訊,尤其是正確的資訊,因為許多與航班有關的App(例如「桃園航班資訊」)都是一片空白,甚至航空公司本身的App(例如聯合航空),也都沒有完整的資訊,常使人有無所適從之嘆!

我費了許多功夫,終於找到了在七月八日有飛離台灣的航班,於是趕緊選定飛往舊金山以及接著要轉機的航班,甚至連座位我都選定了。這樣,我焦急的心才稍微好過些。我心想,就等七月了,希望那時疫情已大有好轉。至於駕照在四月過期之事,就等回到美國才去傷那個腦筋吧!

被疫情所困的,不僅是我一個人而已。旅居日本東京的堂姐玉齡,原本三月下旬要回日本,結果也是一延再延。不慣上網的她,要我幫她查詢。她原先要搭的樂桃航空,一直都是停飛,原本想退費,再換另一家航空公司,結果也沒法退費。她要我幫她搜尋飛往日本的航班,結果我只找到長榮在七月初的班機,單程要台幣一萬多元。堂姐覺得太貴了。她居住在東京的弟弟耀興,建議她請我查看酷航和虎航。我上網查看資訊,發現在七月九日有一班機飛往東京,票價是台幣三千六百多元,於是她就趕緊購買機票了。沒想到搭廉價航空能夠省那麼多錢,難怪往返台灣和日本,或是台灣和越南,有那麼多人選擇搭廉價航空,因為到日本或是越南,都只有三個半小時的航程,很快就到,沒有正規航空公司提供的餐點和其他服務,其實也沒什麼關係。

通常聯合航空在我搭機的前兩、三天,都會傳簡訊和電郵來提醒我班機的時刻。在我手機所下載的這家航空公司的App,也會顯示我的班機是否準時起飛,同時列出我要轉機的航班資訊,可是這一回,我卻是什麼資訊都沒收到,我手機上的App更是一片空白。我是既著急又擔心,因為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上網搜尋,卻再也找不到那個我已訂下的班機,這會不會是班機又被取消了?但是這也不像呀,因為過去班機若有更動,我手機上的App都會收到訊息的呀,可這回我並沒收到任何的資訊。會不會是受到疫情的影響,使得資訊也變成一片大混亂呢?既然在航空公司的官方所列的航班行程表中,找不到我已經訂購的航班,我覺得此事不尋常,也許我應該再變更我飛行的日期和航班。

我試著變更行程,卻遭遇到了困難!台灣和美國約有十二個小時的時差,因此,倘若是七月九日的早晨八點鐘在台灣起飛的話,到達美國時,美國的時間依舊是七月九日的下午。這種情形,使得變更行程的App拒絕讓我變更,所持的理由是:「抵達的日期在出發的日期之前」!很明顯的,這個App未能適當的處理這種情況,是有瑕疵的。但此刻,我顧不上App是否有瑕疵,因為我只剩下一天就要搭機返美,我必須趕緊找人來更改我的航班。可是問題來了,因為我在聯合航空公司的許多網頁上,根本就找不到電話號碼可以與客服人員對談。

自從各公司的商業行為開始使用網際網絡以來,經過了這二、三十年,網頁的使用也已有了很微妙的變化。這個網絡世界,在使用網頁的早期,網頁上一定會列出聯絡單位或是聯絡人的電話號碼,讓使用者在需要協助時,能夠直接與「真正的人」在電話上對談和解決問題。而現在,我們在網頁上能夠看到的,多半是已經「罐裝固定」的成品,例如「常問的問題」,只條列一些比較常被問到的問題。倘若沒法在那兒找到答案,可能會提供人們一個電郵信箱,讓人將疑問寄到信箱(不過,這根本無法解決燃眉之急)。要不然,就是在電話號碼後面,只是固定的語音錄音,給予人們一、二、三、四等等的選項,提供較常碰到的問題之解答,根本無法解決其他特定的問題。現在幾乎已沒法在網頁上看到可以跟「真正的人」說話的電話號碼了。

我的心裡有些急,因為我所剩的時間不多,我必須在幾個小時內解決問題。我額頭冒汗,在網上瘋狂的搜尋在台灣與聯合航空公司有關的網頁。我好不容易在一個部落客五、六年舊的網頁上,終於找到了一個聯合航空公司在台灣的客服免費電話號碼。我滿懷希望的撥了電話過去,卻失望的得到「這是空號」的語音。我只有繼續搜尋下去。後來我在一個有關桃園機場各航空公司聯絡電話的網頁上,看到列有聯合航空公司在台灣的服務電話號碼。不過,我發現它和我剛才所撥的空號是相同的號碼,只是這回顯示的是台北地區的02,而不是開頭800之類的免費電話。這會有什麼不同嗎?我深感懷疑。但,我已沒有其他辦法了,只能姑且試它一試。沒想到,這回電話居然撥通了。接電話的是一位和善的女士。

在我告訴她,我找不到原本改訂的航班後,她說:「這航班在推出後,幾天內就已經取消了。取消那麼久了,你都不知道嗎?」我說,航空公司都沒有通知我班機取消這件事啊!女士說,在這疫情肆虐的時期,資訊非常混亂,你自己需要隨時留意和查詢才行。我心想,對於那些年紀較大,對網際網絡不熟悉的人(例如我的堂姐)而言,取消班機的航空公司怎能不主動通知乘客,卻要求他們自己隨時查詢呢?但此刻,我不想有什麼爭議,只告訴她,能否安排航班,讓我在七月九日飛往美國?

她查看了一會兒,告訴我說,聯合航空公司一直到八月都沒有班機飛往美國喔。她接著說:「如果你一定要在七月九日飛往美國的話,唯一的方法,就是搭長榮的班機,先飛到日本的成田機場,然後搭全日空的班機飛到芝加哥。」我說,也只能這樣了。女士接著說:「你若是搭長榮的班機,因為它不是聯合航空公司的班機,你必須多付這段航線的價差喔。此外,全日空的班機抵達芝加哥的時間是九日的下午兩點五十分,而你在那兒要轉機的航班,是在下午兩點二十五分起飛。換句話說,你沒法趕上那班飛機,只能等第二天的班機,因此你需要在芝加哥機場停留二十四個小時,不然就要到芝加哥機場附近的旅館過夜。這樣可以嗎?你自己要能確定,我才能幫你安排變更行程。」

我必須在報稅截止日期前趕回美國,所以我真的沒有其他選擇的餘地,只能請她為我安排這個新的行程了。掛了電話,我突然想到,如此一來,我和要回日本的堂姐,竟然是將在同一天,差不多相同的時間,飛到東京的成田機場。

〈二〉飛到成田機場
到了七月八日的晚上,我才開始整理行李。每年都要在台灣和美國間往返兩、三回,都變得比較皮了。因為疫情的關係,加上那位客服女士告訴我說,在芝加哥機場入境後,因為要二十四小時後才轉機,所以不能直接托運行李到我的目的地,我必須自行負責保管大件行李,直到次日下午登機前,才能托運行李。為此,我這趟的旅行必須儘量輕便簡單才行。除了隨身行李外,決定只帶一個大件的行李,而且務求在裡面也只放置一些輕盈的衣服和物品,不要攜帶規定所允許的兩大件行李。

等我一切都準備好,已過凌晨。只瞇了一下眼,天就亮了,幾乎是沒有睡覺。

我打電話叫計程車送我到機場。為了我的返美而請假在家的阿秋,陪我到大樓門前等車。計程車一路帶我到第二航廈。機場裡的旅客很少。過去我未曾看到那麼少人的機場大廳。我到長榮航空的櫃檯取得了從台灣到日本,以及從日本到芝加哥的機票,但沒有給我從芝加哥飛往我居住城市的,美國國內航班的機票。櫃檯小姐說,我需要在抵達芝加哥機場後,自己到聯合航空公司的櫃檯取票。

我順利上了飛機。難得看到機艙裡乘客那麼少,在我的前面兩排和右邊一排,都沒有人坐。每個旅客都戴上口罩,有的更是身穿防護衣,頭戴面罩。空中小姐們,也都戴上手套、口罩和護目鏡,並且穿上連身的白色防護衣。為了避免彼此間的接觸,機上並不供應熱食。空中小姐給了每個旅客一個小袋子,裡面裝了小小的鬆糕(muffin)、蛋糕和餅乾,都是甜食,只有糙米堡(其實就是米餅)有點鹹味,再配上一小瓶的礦泉水。這些東西實在不足以充飢。只多了這份點心,機票卻比廉價航空貴了約台幣六、七千元,難怪每年往返在台、日之間的堂姐和堂弟,都寧願搭廉價航空的飛機了。


長榮的點心。


在疫情中返回美國 2021-03-26(2之1)。

在飛行的途中,其實我的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因為美國現在的疫情相當嚴重。我想,我是到東京轉機,日本應該沒有理由要求我隔離兩個星期吧?然而,在芝加哥入境時,因為那兒的疫情很嚴重,我會不會被要求隔離十四天呢?倘若我在芝加哥被隔離了,那麼我就不可能在報稅日期截止前,回到我所居住的城市了。這種事,真的是讓人越想越心煩。

我在不安的心緒中飛抵成田機場。機場外下著細雨。我意外的接到耀興堂弟的電話。住在東京的他說,他到機場來接大姐,從姐姐那兒得知我也在這段時間飛到成田機場來轉機,所以順便打個電話來問候一下。堂弟本來清明掃墓時要回來台灣,正好是在我返美前,因此希望兩人能夠見上一面;一年前,我們就是在清明掃墓時相聚的。沒想到新冠肺炎的肆虐,使他沒法回台灣,而我沒法回美國。堂弟說,現在日本對於抵達的旅客也非常嚴格,倘若他沒到機場來接他的姐姐,他的姐姐就得就地隔離十四天呢。

我們聊了一下,堂弟讓他姐姐也跟我說幾句,然後對我說,希望明年有機會在台灣見面。我們彼此互道珍重,他和姐姐就準備離開成田機場了。

〈三〉飛往芝加哥 
得知成田機場對抵達的旅客要求隔離十四天的作法,使我不能不擔心芝加哥會不會採取類似的措施。然而,我既已離開台灣到了日本,真的是已經沒有回頭路了。我對自己說,先飛到芝加哥,再看看會面臨什麼樣的情況吧!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全日空的班機在下午五點多起飛。機上的空中小姐也戴口罩和手套等防護措施。在飛行的十二、三個小時中,供應了兩次熱食和一次簡單的零食。日式的熱食算是還不錯的,可以吃飽,味道我也能接受,晚餐的小盒冰淇淋,還是Haagen-Dazs呢!


全日空的中餐。


全日空的晚餐。


在疫情中返回美國 2021-03-27(2之2)。

我在機上有時閉目養神,有時看看電影。旅客沒有坐滿,空位不少,不過在我的座位附近,有婆、媳帶著兩、三個年幼的小孩,最年幼的小女孩,從起飛後,幾乎是沒有間斷的,聲嘶力竭的哭號不止,使得其他旅客難以休息,但最辛苦的,應該是小孩的母親吧。

在飛機上有限的空間裡,要坐在狹窄的椅子上十二、三個小時,時間過得真的很慢,其實是滿難熬的。

〈四〉在機場二十四小時
飛機好不容易飛抵芝加哥的O`Hare機場。我開始擔心,不知道芝加哥有沒有規定所有抵達的旅客,必須隔離十四天的措施?我聽到機上的廣播(日籍空姐的英語說得斷斷續續的有點模糊不清)似乎是在說,來自中國和我沒聽清楚的幾個國家的旅客,必須在芝加哥隔離十四天。看來,來自台灣的我,是不需要被隔離了。我心裡為此舒了一口氣。看樣子,我應該可以順利的飛到我居住的城市了。且慢,等到達我居住的城市時,那兒是否會有隔離的措施呢?在美國,各州和各城市的政策不見得是一致的。儘管仍然有些擔憂,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由於旅客不算多,使得這個平日擁擠不堪,異常繁忙的國際大機場,顯得輕鬆閒適不少,入境手續也很迅速順利的辦好了。我很快就在行李轉盤上取得了我的大件行李。我拉著大件行李在犯愁。難道我就要這樣拖著大件行李,在機場到處走個二十四個小時,連上洗手間也要這樣的形影不離嗎?這真是越想越恐怖。於是我決定到轉機托運行李的櫃檯走一趟。我心想,不試一下怎麼知道?最壞的結果,就是被拒絕而已,不是嗎?

我對櫃檯的女士說,我的班機從日本剛飛抵芝加哥,而我轉機要搭的飛機在半個小時前飛走了,我現在要等到明天下午才有班機飛到我的目的地,未來的二十四小時,我不希望拖著大件行李在機場到處走,因此,是否可以將明天的機票先開給我,並且讓我現在就托運行李?

櫃檯的女士很有同理心,對我說:「啊,我們當然不希望看到你拖著大件行李,在機場到處走二十四個小時呀。我很樂意現在就開票給你,讓你托運行李。」

托運大件行李後,我感覺輕鬆不少。找了張椅子坐下,我先打個電話給要去接機的好鄰居佛萊德夫婦。摩妮卡說:「歡迎平安回到美國,明天飛抵哥倫比亞機場時,撥個電話過來,佛萊德會在機場等候。」接著,我一一打電話給三個小孩,聊了一下。老二安德魯說:「爹,要不要到機場附近的旅館過夜?我可以打電話幫你訂房。」我回答說,不用了吧!在機場過夜也不是第一次了,現在疫情又那麼嚴重,能不跑別的地方我就不跑了。小孩說:「可是二十四個小時在機場,沒法好好休息啦!過去我在一年中,總共出差了四、五個月,在美國各地到處飛,已經累積了足夠的點數,你住旅館可以不必花錢喔!」我謝謝他的好意,還是決定留在機場過夜。

可能是因為疫情的關係,機場內的地鐵已經停駛,我搭接駁汽車到了我明天要轉機的國內航站。國內航站的旅客雖然不像平時那麼的人潮擁擠,不過還是蠻多人的。

在我的登機門附近,有一家酒吧,一家書店,一家禮品店,一家麵點和糖果店,幾家咖啡燒烤店,還有一些速食店。本來在長廊邊擺了很多販賣各種飲料、礦泉水和各類冷藏三文治的攤位,不過現在全都貼著一張公告,說是因為疫情之故,暫時關閉。我看見有一家麥當勞是二十四小時營業,因此我知道,即使是深夜凌晨時分,也不用擔心會挨餓。

我找了一個沒有人的角落,從背包裡取出筆電,開始打字寫文章,若文思中斷時,便重讀已經寫好的幾篇文稿,開始修改潤飾。在感到疲倦想休息時,我便盯著牆上的電視大螢幕,看CNN的時事報導。這些時日,除了疫情肆虐外,中國和美國的情勢也異常緊張,因此有許多新聞和報導,也都值得關注。大多時候,我都是在專心的寫作和修改一些自己寫好的作品。因為專注,並沒有感覺時間的消逝,也不會覺得特別疲倦。芝加哥機場的深夜,雷電交加,大雨傾盆,有點嚇人,不過,天亮的時候,又是雨過天青,朝陽燦爛。

我在那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麥當勞買了漢堡套餐當晚餐,在鄧肯甜圈圈店買了咖啡和培根牛肉雞蛋堡當早餐,在一家賣披薩和冷藏三文治的店買了火雞肉三文治當午餐。機場的食物通常都比較貴,也不可口,只適合充飢而已。我在機場的三餐,每客都是十一、二美元左右。麥當勞和鄧肯甜圈圈店終究是世界各地普遍都有的聯鎖店,估不論在機場取得的食物是否可口,我覺得價錢還是比較實在些,另一家的火雞肉三文治,我不但覺得貴,而且還直接扣下零錢,不找給買方,雖然只是幾毛錢美金的零錢,但我覺得還是很難接受這種作生意的態度。

感覺時間過得還蠻快的(起碼比在飛機上好過些,因為可以自由的到處走動)。在機場的二十四小時,我幾乎都沒閤過眼,卻也不覺得特別睏乏,這可能是因為大多時間我都很專心的寫作和修改文稿有關係。登機門臨時又改了,不過是從二十一號登機門改為十九號,都在附近,沒什麼影響。沒想到搭這班飛機的人還不少,可說是滿座。

〈五〉佛萊德來接機
將近三個小時的飛行,平安順利的抵達目的地的機場。起初我還有點擔心,不知這個機場對於抵達的旅客,有沒有隔離兩個星期的規定。下了飛機,步入航站,沒聽到要隔離的廣播,也沒看到必須隔離的公告,我稍稍放心的打個電話到佛萊德家。他的太太接電話說,佛萊德已在機場等候了。

在行李轉盤上提起了我的大件行李,走出大廳的門口,熱浪直撲上身來,傍晚的天空,依舊陽光普照,非常明亮。停車在路旁的佛萊德看到我走出機場,打開車門,走過來幫我把行李搬放至車後的行李廂。過去我們久別後再次見面,總會先擁抱問好,但在這疫情嚴峻的非常時期,只能免除了這些動作了。戴著口罩的他和戴著口罩的我,相互揮揮手,打了個招呼,就各自上車。

一路上,我們談著一些別後事,不覺間就回到了我已八個月不見的住所。佛萊德夫婦將我的院子整理得草地翠綠,花兒美麗。佛萊德幫我卸下行李,並將車庫的遙控器、大門的鑰匙交還給我,還有一大袋沉甸甸的郵件(這是八個月來所累積的各種郵件),對我說:「長途飛行,你一定非常疲倦了吧!今夜好好休息,有什麼需要協助的地方,就撥個電話過來。」

〈六〉熬夜檢視一大袋的郵件
進了家門,我顧不得打開行李和更換衣服,便把整袋的郵件倒在客廳的地毯上,開始分類和辨別哪些郵件必須立即處理,哪些則可稍緩才去處理。稅務、水、電、垃圾廢水處理費、銀行文件、信用卡帳單、電話費、網路使用費、社區管理費、駕駛執照、退休金支付通知……地上就這樣一堆一堆分類過的信件,擺了滿地上。我的結論是,次日早晨務必前往辦理三件大事:第一,稅務署不但通知說我從銀行領了六千多美元的利息,欠繳三千多美元的稅,而且在二月下旬還寄了掛號信來,但因為當時我在台灣,沒法簽收,信件被退了回去,我相信那封掛號信一定是和這件所謂的欠稅之事有關。我很清楚自己並沒有從銀行收到這筆六千多美元的利息,我必須儘早到銀行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不能再拖下去了。第二,到州政府與負責管理車輛及駕照有關的部門DMV(Department of Motor Vehicles)申請更新駕照,因為我的駕照已經過期將近三個月,不能再等了。第三,出去買雞蛋、肉類、豆漿、青菜和水果等等日常生活所需的雜貨。至於社區管理費、人口普查問卷,垃圾處理月費、水、電月費等等等等,只能等過幾天再來處理了。

聯邦稅務署所寄來的信有好幾頁,我展開來,試著要閱讀,想進一步了解詳細的內容,卻突然發現,信中的字跡是一片模糊,我沒法辨識,沒法閱讀!我這才知道,自己身體是如此的疲倦,可說已經到了能夠支撐的極限了。長途飛行,加上整整兩天幾乎沒有閤眼睡覺,身體在抗議了!我必須要承認,自己終究已經不再是二、三十歲,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了呀!

我到浴室洗完澡,已是凌晨,顧不得多想,倒在床上,就此昏睡過去。


在疫情中返回美國 2021-03-26(2之1)


在疫情中返回美國 2021-03-27(2之2)

在疫情中返回美國(2之1) http://www.ksnews.com.tw/upload/20210326-011.pdf


在疫情中返回美國(2之2) http://www.ksnews.com.tw/upload/20210327-011.pdf


         (2021-03-26 & -27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七個月又三個半星期。

在飛機上,我原想將空服人員和乘客們穿戴防護衣服、口罩、護目鏡和手套等等全副保護裝備的身影拍攝下來留個紀念,不過看到告示請大家不要對空服人員正面拍照,所以我就不對著他們攝影了(雖然拍攝他們的背影或側面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於是改為對食物照照相,意思意思。


在疫情中返回美國 2021-03-26(2之1)


在疫情中返回美國 2021-03-27(2之2)



              

Long Journey Home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1) :
1樓. 安歐門
2021/03/27 11:15

這就是我不投稿的原因之一,文章刊出時已是舊聞,價值大減。

謝謝來訪和回應。二、三十年前,文稿在寄出後,各報大概在一個多月後就會刊出(中央日報副刊更快,通常在一、兩個星期間就刊出)。現在文稿則普遍積壓較久,不過聯合報系的版面(聯合報、世界日報…)通常仍是一個多月至兩個多月刊出。現在我比較不在乎文稿是否被積壓了,因為我提筆寫作,基本而言是為了記錄自己的生活和繼續磨練自己的思考能力,避免頭腦老化得太快,文章與同學和親友們分享可說是副產品,因此什麼時候刊出,我就不那麼在意了。 ☆耀星☆2021/03/28 21:4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