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清晨的歌聲 / 管淑平
2022/10/06 05:15
瀏覽547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我是在窗外的一陣嘰嘰喳喳的歡鳴聲中醒過來的。那是一群鳥兒的悠然小唱,牠們起得可真早,天色還未全然亮開,家家戶戶若沒有要緊的事,定然還流連於睡夢裡的溫存中呢,可牠們卻一大早地就醒了,還特別有精神地哼唱起了小曲兒。

 

  蒙蒙亮的天似乎是被這愉悅的鳴叫聲給喚醒過來的,可那麼廣袤無垠的天空看上去似乎還是帶著三分的睡意朦朧,牠是不是也如我們一樣,在懶懶的早晨留戀著夢鄉裡的甜美情節呢?你瞧,牠心不甘、情不願地才慢悠悠地披上了一件青灰色的朦朧薄紗,仿佛是在與美夢揮手別離。

 

  鳥兒們是這天底下最賣力的歌唱家,這一點兒也不假。五更時分,鳥禽類中的公雞就打鳴報曉,若是在古時候,那些為了進京考取功名的秀才們定還在埋頭冥思苦想又或者是在搖頭晃腦苦讀經書呢!從三更到五更,不也正是男兒們讀書的最佳時候嗎。唐人顏真卿所留給後人們的這首《勸學》詩裡用五更天的雞鳴來襯托男兒們不舍晝夜地學習的這股子拼勁兒,的的確確是一種很客觀很有力的表述,合乎情理,獨具分量與好處。而後又以“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此二句作結,其勸勉之心,其哲學意味,無不在詩裡行間表現得懇切之至。

 

  是不是從那個時候起,作為禽類的一份子——雞,就和勤勞樸實的人們結下了緣,成了相識了呢?也許吧,也許是從那更加久遠的太古時候,從智慧的古人馴化了雞開始,牠的野性就漸漸沒了,離開了山野王國,從此也便失去了作為鳥類唯一的那份自由,又不得已被圈養在人們給牠特別建造的房子裡,然後為了討口飯吃,所以就這麼特別賣力地有耐心地干起了報時的工作來,畢竟,牠對時間的敏感的確遠遠超乎人類。

 

  在中國的北方,像百靈、喜鵲、鴿子、燕子、斑鳩、金翅、麻雀、黃鶯等這一類的鳥禽最為常見,偶爾也會遇到一些不知名的鳥類。每每在去學校的路上,在大學的校園裡,在那密密匝匝的樹枝枝丫間,在那千裡鶯啼綠映紅的春色滿園裡,也總是會見到牠們的影子,有三五成群的,也有兩兩廝磨的,形單影只的則很少見到,也許牠們心情不好的場景是我還沒碰上吧,又或許是牠們的頑頗事兒實在太多,根本就沒那個煩憂可說的。

 

  我曾在櫻花綻放的時節,在校園裡拍攝過一些櫻花的照片,無意中發現那些可愛的小精靈們竟然就真的藏在了一片浪漫襲人的櫻花中。唧唧啾啾,啾啾唧唧,有一陣沒一陣地在那花叢中響起,打老遠就能聽見牠們的竊竊私語。

 

  那每一聲聲的歡鳴,那每一次次在櫻花樹上在花裡躥來跳去來的樣子,仿佛就是對這個美好人間的一種最佳的贊頌。人間佳景無數,牠們不能如文人們一般用筆下的文字、詩句去記錄去描摹,也不能如戲劇藝人們那樣去用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去演繹。可牠們天生就長有一副好歌喉,好嗓音,是一位位名副其實的歌唱家。牠們就用獨特的方式,把喜怒哀樂的情緒融入到那聲聲曲調裡。或清脆,或朦朧,或悠揚,或婉轉,惹人愛憐。

 

  而晨曦裡的另一種聲音,則是貓叫聲。伸著懶腰的小懶貓,“喵喵——喵喵——”地將早晨的旋律一點點拉長。

 

  貓咪,本就是上天派到人間來的粘人精,高興的時候總愛在你的身邊撒個嬌,用牠肉乎乎的小腿,或者是那軟綿綿的嬌小身子有一次無一次地蹭你。要麼就故意躺在離你不遠的地上打個滾兒,一會兒往左翻一下,一會兒又往右翻一下,不聽話的尾巴又常常擺來擺去,時而又用牠的小短腿往牠那小巧玲瓏的腦袋上撲一下,可牠那雙機靈的水汪汪的小眼睛又時而不時地會眼巴巴地朝你望望,瞅瞅。其目的無非是想要讓你抱一下,寵一下,你見到這番面貌,定會情不自禁生出愛憐之心來。

 

  若你把牠抱在懷裡,用手輕輕地撫摸一會兒,牠和你就是熟了,然後便會不知不覺地發著呼呼的鼾聲,那是屬於貓咪酣眠時才特有的聲音,也是牠本性裡覺著有了安全感以後才會那樣親昵地發出粘人的聲音來。牠若是不高興了,任憑你怎樣寵怎樣溺愛,牠也絲毫不會理睬你一聲。有人說,貓是狐媚的,帶有幾分《聊齋志異》裡邊的妖嬈婀娜的妖精氣息,可即便牠的前世真的是個妖,那牠也定是個可愛的小妖精。

 

  隨著天色的愈漸明朗,世界的輪廓漸漸清晰,被黑夜潛藏著的一切也再次慢慢地顯露了出來。

 

  和煦的陽光被喚醒了,悠然自得的雲彩被喚醒了,樹兒,葉兒,草兒,蝶兒牠們也都被這天籟清音給喚醒了。蜂兒們雙腿蹬開一季清秋的惺忪面貌,又嗡嗡地飛走,准備去問候那剛醒來的花兒們了。大白鵝洋洋得意地吃著草,印像裡牠總給人一副高傲模樣,還時不時地會擺起那大模大樣的富態架勢,扭一扭長長的脖子,搖晃一下吃得飽飽的圓鼓鼓的身體;鴨子則顯得有幾分低調,憨態可掬,一步一步地邁進了水中,那畫面像極了院兒裡熱愛生活的經歷了各種風霜後最終淡定豁達的長者,從從容容,不急不慢。而鴛鴦們則喜歡秀恩愛,牠們總成雙成對,趁人們不注意時,便一同悄悄地游到了湖中央嬉戲,在世人的眼裡,那確實是一對對讓人心生羨慕的老夫老妻了。

 

  池塘裡,水色清清,漣漪陣陣,半開半零的荷花,還有那些碩大的荷葉,也扭了扭身子,好似仙女下了凡塵,牠們是不是也正在等待著像董郎一樣善良厚道的人家呢,然後留下水邊的故事。“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有美一人,在水一方。”作為君子花,牠也總是頗有風範,可牠的風清氣正、清雅俊貌亦總歸是亭亭淨植的軀干下那一輩子都甘於默默無聞地奉獻的淤泥的恩澤和點綴罷,離開了靜守在湖底的淤泥,又焉有荷花那驚世的芬芳,以及流傳的佳話。魚翔淺底,蜻蜓點水款款飛,那也只屬於晨光中的荷塘。

 

  此時,我若有笛,定要吹奏出一首首舒緩清長的曲子來,與牠們相應相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