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父親的心 / 鄭亞
2022/08/08 12:45
瀏覽257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家境貧寒,父親年邁,我思想開了回小差。如果一年後考上大學,父親肯定要再吃幾年苦。於是,我開始逃學,成績驟降,父親 成了 老師辦公室裡的常客。一次次看著老師們不解地嘆氣搖頭,父親很著急。

 

老師怕我影響其他學生,讓父親把我帶回家教育。老實巴交的父親一時沒聽懂老師話裡的含義,用那輛破自行車吱呀吱呀地把我帶回去了。一路上,父親語無倫次的樣子,我好想告訴父親真相,但我怕說了更傷父親的心。

 

回家後,稍重點的活,父親仍是不讓我做,他每一次都會說:“你歲數還小,不能做重活,會傷身子。”每每此時,我心中莫名難過,感覺對不起辛辛苦苦的父親。真想從頭來過,讓父親臉上多些笑容。

 

有一次搬東西時,看著滿頭汗水的我,父親語重心長地說:“在家好好改正,爭取早日進校。”當晚,我把頭蒙在被窩裡大哭了一場。兩周後,父親的心事來了。“老師怎麼一直都沒聯系呢?”父親整日嘮叨著。我真想跟父親說,我已經被學校間接開除了。看父親焦急的樣子,我又不忍。

 

父親最終去了學校,這一次他明白了帶回家教育的含義了。晚飯後,看著躺在床上的父親,母親朝我翻了一眼:“你父親今天從學校回來的路上一時失神摔了一跤,要有個三長兩短的,看你這張臉朝哪兒放!”看著躺在床上的父親,我心裡很不是滋味。

 

漸漸地,我再和父親說話時,他有時愛理不理的,高興時說兩句,不高興時叫他幾聲都不應。我難過至極。一周後,16歲的我,跟村子裡的一個熟人偷偷出去打工了。幾經周折,我成了一名工地上的水電工。開頭的日子裡,我吃盡了苦頭。第一天,我的腳被立模的木方上的釘子從腳心刺進約 三公分 ,血流了一地,我咬牙挺了下來。第三天,我感冒了,倔強的我,去診所開了幾顆藥。感冒剛好,我又鑽進了工地忙碌起來。老天偏愛捉弄人呢!沒幾天,我的手又受傷了,扶鐵鑽的左手一歪,右手中的鐵錘一下子砸在左手的大拇指上,大拇指的指甲立刻黑了。錐心的痛啊,但我沒哼一聲。

 

半年後,母親找到了工地,讓我回去復讀,我死活不肯。母親說是父親的意思,我一臉地不以為然:“他不是不想理我嗎,在家時,我叫他都不願應,不回!”看著我的堅決,母親的眼淚簌簌地掉下來:“你可不能怨你爸,他連我的話也沒法應了。你知道嗎,他那次從學校回來的路上跌成間歇性耳聾了!”“什麼!”我怔怔地站在母親的面前,眼淚頓時一湧而出。到家後,我抱著父親痛責自己:“您為什麼不告訴我真相,我還以為您故意不理我的呢!”一旁的母親安慰說:“你爸一直不讓我說他耳聾的事,他怕你內疚啊!”

 

望著已然年邁的父母,我立誓要像父親一樣做好自己,讓父親的心在我的肩上繼續傳遞。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