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父愛如大山 / 韓景波
2022/08/08 06:30
瀏覽219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因給別人幫忙貸款,讓銀行押了我的工資折子。原說押折子是一時的,不想銀行變卦,說必須抵押一年。也難為人家,銀子錢硬頭貨,怎敢輕易相信別人。可我一家人生活是全要靠我這工資折子的,不說別的,光兩個在外讀書的孩子,月月得要有2000多元的生活費。這不,還沒到月底,女兒就來電話催要生活費了,他說大四快要畢業了,用錢的地方多。末了她又補上一句說:如果我工資還沒下來,再遲兩天也可以,她將就著過。將就?我告訴她說有錢,立馬就給她彙去。接著兒子也趕回來取錢了,說給他的錢添衣買鞋也完了。我知道,兒子愛打藍球,費鞋也是,可拾掇盡幾個稿費,還不夠,剛好來了一個要求法律服務的,我就破例收了100元服務費,才勉強給兩個孩子湊夠生活費。

 

現在是,早起晚睡要加班業寫稿子,好在我的感悟隨筆來得快,全國各地有許多家報刊都能看好我的稿子,讓我的稿費收入不斷。酒不喝了,除過“有朋自遠方來”的破例。吃飯不講究,只要能吃飽就行。穿衣不講究,對付的舊衣裳多得是。

 

那天在網上,細心的女兒看我瘦了,逼問我原因,我謊說:最近鍛煉身體強度大了,瘦,精神更好。

 

我愛我的孩子,這讓我想起了幾十年前我的父親對我的愛。那時我上高中,父親是完全可以不讓我上的,因為那時我們山裡家鄉的生活苦焦,村裡已少有孩子再念高中了,都回家幫了大人活。可父親偏就要我念,說沒錢他想辦法。母親是聽父親的,反正掙錢的水由父親出。那時候我總以為父親的口袋就像魔術師的口袋,只要需要,裡面總有掏不盡的錢。如果不是一次回家取錢,發現父親掙錢的不易,我是永遠不知父親的愛是怎麼一回事的。那是一個下著暴雨的天,父親一人在河裡打石磨。他怕河裡漲水把石磨坯子吹走,一個人借著一個坎坎把400多斤重的石坯子背上了路。我去找他,看他被雨水澆成落湯雞,磨破手的血和雨滴紅了一大片。我吃驚,我心疼,第一次幫父親打上傘,落淚哽咽。父親反到笑著說:“沒事沒事,出點力掙錢快,抽空打一副石磨子能買100多塊錢,快抵上半年勞動日的價值呢。”

 

從此,我理解了什麼是男人,男人當是頂天立地的漢子。我明白了什麼是父親,父親是一個家庭能靠得住的山,是遮陽擋雨的樹蔭和傘,是孩子們能茁壯成長的智慧與力量的榜樣。千古文章有多少是歌頌母愛的,豈不知無言的父愛粗獷的父愛別樣偉大啊!                                                       

 

養育恩情重!父母的吃苦受累,讓我念書走出了大山。第一次拿得工資,我先給父親買瓶酒,給母親買雙黃解放鞋,父親好這口,母親給豬拔草風裡雨裡離不了膠鞋。父親還愛吃羊肉,貴,我熬夜業余寫稿掙稿費也要讓父親有肉吃。太累了,79歲時,父親離開了我們,臨走,我給他買的羊肉還沒吃完。

 

今天,我也有了我的兒女,我希望他們都能爭氣,能茁壯成長,再苦再累,我心也甘。

 

這就是父親,這就是父愛!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