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石樓的朝向 / 林雅婷
2022/05/17 07:17
瀏覽327
迴響3
推薦8
引用0

 

夕陽塗抹在四四方方的古樓紅磚上,一塊塊石磚染成了靜的新顏色。歷經了風雨的洗禮,黃素石樓沉潛地凝固在時空的長河裡,哼吟著黃素家族幾代人式好攸寧家風記憶。  

 

     閉上眼,憑階踱步,靜靜地壓低腳步聲,稀稀疏疏的石樓舊人在光影穿梭裡閃動,跨越了百年的歲月長廊,書香如舊。我們該慶幸泥瓦石磚比我們走的時間刻度更沉穩,好讓我們回頭尋往,皆是堅硬明晰的斑駁足跡。

 

自古清雅古院皆需香花異草平添風趣,黃素家前院後庭縱橫交錯,修竹與清風明月常伴,一排排獨立的廂房,書聲余音繞梁,封蔭黃家後代。南音角逐在偏館如火如荼演奏和展演,這是泉港人民獨特的音律表達方式,在古老的城牆裡借用絲弦傾訴著濃烈的鄉音舊夢。溫水煮茶,城牆裡那些老去的故事,也在世人們的彈奏和溯源裡異彩流光。 閑置的泥瓦窗台,安放著幾盆陳舊耐旱的盆景,老屋內的早已人喬遷它處,蜘蛛絲爬滿灶台,冷郁泛黃的老牆沿被夕陽的影線修補得馨暖。任何一個鼎盛的家族,最終多要默然於歷史的舞台。

 

撫摸著石樓厚重的方形條石,指尖同它肌膚觸碰,你才能切身感覺到石樓的溫度。卸下自己的角色和包袱,才能同它坦誠相待。你能真實地見到過往的人事,這同文字上浮動的塊狀形態帶來的衝擊是完全不同的。石頭高處凹凸褶皺處長著說不出明兒的花草,隔著幾米厚的老牆,跑馬道上孩童玩耍奔跑的腳步聲在房頂踱來踱去;雨天裡村民們圍坐在廊道上聽雨講古;夏日的夜裡,屋頂方井上空晚風徐徐,星星做的也是方方正正的夢。老阿母用閩南語低吟著童謠,哄著襁褓中含著乳頭入睡的嬰孩天黑黑,要下雨,阿公仔舉鋤要掘芋,掘呀掘,掘仔掘,掘著一尾旋留鼓,依呀夏都真正趣味……”不安生的炮火硝煙時代,石樓守護了多少夜裡不能安懷的鄉民。

 

如今,石樓經歷滄海桑田,重新上了新裝。當地人民按照最初的檔案記錄用心地整修了一番,它不再是躲避戰事的腳點,而是被冠上省級文化保護地的頭銜,這作為福建唯一一座純石柱石樓逐漸被世人所知。石樓群旁的侍衛俯門牌上了新漆,掛上了鮮艷惹眼的紅布,門前文武壁畫塗色繪彩對稱相成,精美雕花富貴流韻,安靜的老古井爬滿青苔,燕尾式屋脊偶有幾隻燕散鳥駐足,嘶鳴幾聲,更增添石樓更迭的蒼涼感。曾經安安靜靜的小鎮石樓,如今遊客不斷,人人紛紛慕名前來參觀。當地的村民還會在這舉辦各式各樣的文化活動,還有部分村民在樓前跳舞健身。石樓它如同深山修煉潛學的老翁,上了頭條,開始過上了熱鬧花哨的生活,各個平台紛紛熱血推廣,曾經的舊人軼事也被一股腦地挖出來。淡泊如舊與否,唯有叩問造物者的初衷。

 

那日去石樓采風,仰望石樓的一瞬,一個倒在地上呻吟的七旬老阿嫲引起了我的關注,她的腿腳受了傷,發現的時候她連同拐杖一起躺在地上幾個小時了。老人的兒子外出做事,獨留她在石樓旁老房子裡。她守著石樓過活了大半輩子,從經人事開始,她便和石樓同在。我和老朋友慢慢地把老阿嬤扶坐在竹椅上,老人家皮膚褶皺,衣衫襤褸,滿眼的無奈和負重,她靜默地在一旁看著著石樓,同我們訴說著石樓的故事,眼淚泛著久經滄桑的淚花。

 

   蒼茫的暮色裡,石樓經歷萬千氣像。如今工人們依舊在快馬加鞭地修葺恢復。石樓的大門幽閉著,只有上一輩經歷過戰火的鄉人,還有它自己,才知道曾經經歷過什麼,未來將要去往何方……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3) :
3樓. 林雅婷
2022/05/17 17:41
2樓. yhjmyut08f
2022/05/17 17:32
石樓的朝向
casio手錶

卡西歐手錶

1樓. 紅袂
2022/05/17 16:25

彷彿看見那位老阿嬤倒在石樓地上與古樓成一歷史風霜之相,那淚水也是石樓在風中雨中嗚咽的一脈拓印之景

古樓蒼涼,紅塵輾轉,一代一代凋零,又一代一代開創。

能留下來的是鏤刻在石塊上的油漬與斑斑,而被歲月摧毀的只餘今在的老人在落敗中駐守一方

謝謝瀏覽和分享 FOWNLP2022/05/20 22:0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