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霹靂煞(NIKITA)(1990)
2020/09/12 19:56
瀏覽634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那天在電視上看到《黑蘭煞》(Colombiana)(2011),電影最開始感覺很不錯,大概從小女孩、撐到她長大成為殺手後的第一樁任務(假裝醉女衝撞警車被關入警局、藉機殺死同樣拘留在警局的目標)。不過接下來劇情隱約開始朝向壞的發展,上網查了劇透,當發現她的叔叔、尤其是老阿嬤將因她而被殺後,就決定轉台了(現在老了喜歡好結局)。
 
但重點當然不是《黑蘭煞》,而是在找《黑蘭煞》劇透時,打開好幾篇,都會把它跟盧貝松的其他兩部電影相比。
一部是《霹靂煞》(1990),另一部是《終極追殺令》(1994)。
影評們大致都是覺得上面這兩部才是經典,相較之下,《黑蘭煞》並不出色。
 
這兩部我都沒看過,但我大概是幾年前,看過一個同名的美劇《妮基塔》(NIKITA)(2010),二十年後比較有sense、就不再自創翻譯、直譯為妮基塔了(當年翻成"霹靂煞"真的是好天才)。
 
我很疑惑,想說這到底是什麼,是一樣的東西嗎?
沒想到一查才發現,盧貝松製作的《霹靂煞》(1990),才是正港始祖。我之前看的美劇,就是參考這部經典電影所做的。甚至是,小時候超愛的港片《黑貓》(1991)也是以此為模版所拍的。
 
那部美劇一開始真是"煞"到我。
只不過,好景不常,很快地,劇情就開始腐敗,例如一定要加入NIKITA與她mentor的激情,NIKITA與女二(Alex)過去的恩怨情仇這些,還有一些其他有的沒的人際關係,都讓人覺得無聊。印象中,大概是第二季Alex正式脫離NIKITA,要自成一家時,我就決定不再看了。
現在我剛看完原作《霹靂煞》(1990),我只能說,美劇的NIKITA真的是在跟我開玩笑。不管是Maggie Q、還是對影集裡NIKITA的角色設定,根本就完全與原作差了十萬八千里。只有背景設定是相同的(被迫訓練為殺手)。
 
 
沒錯,懷抱著一種向始祖朝拜的心,我租了《霹靂煞》(1990)來看。
看到一半時,我又忍不住上網找劇透。(沒辦法,現在老油條了,如果可以,什麼我都想要有心理準備,不想被耍地團團轉)
當時看了某位影評,批評了《霹靂煞》(1990)裡的轉折處,那位影評覺得那段完全沒有前面劇情的優雅(!?),也沒有盧貝松的氛圍(!?),那位影評覺得還好最後結局有轉回來,是好的收場。
我會用(!?),就是因為,我不認同這個影評的看法。
 
不過因為這個影評這樣說,播放那段時,我決定同時來串我的水晶手珠,想說分心地看、比較不會受情節影響。我雖然很認真串手珠、邊瞄著劇情,但我隱約覺得,劇情沒什麼不好的部分啊。
因此,整部演完之後(串完手珠之後),我還又倒帶回去看、確認我沒有錯過哪些劇情。
 
 
經過一夜的沉澱,今天早上,一邊騎車,心裡才有比較明確的觀後感。
 
我的感覺是,《霹靂煞》(1990)不愧是經典。
只不過,在我看來,主軸其實不是一個女殺手的養成,而是女力崛起。甚至是,以黑色手法,對陽剛男人的一些通病、大力地嘲諷。
 
電影一開始的NIKITA,扮演一個因為出身差、跟著壞男友、吸毒、做壞事、沒受過教育、粗俗原始的人。
就像野地裡的獸一般,桀驁不馴。
 
電影裡,所有以為NIKITA不過是個看起來無害的瘦弱女子的,全都因此付出代價,這是嘲諷陽剛男人的第一重(因為看對方是女性、就認為是弱小可欺的)。
 
第二重對陽剛男性通病的嘲諷,就由NIKITA的mentor鮑伯擔當演出。
鮑伯認為自己是在給NIKITA重生的機會。沒錯,NIKITA的人生確實因為他,有了新的開始。開始學習新事物,最重要的是,開始嘗試與人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信任與愛)。
NIKITA確實逐步地重生了,但她開始長出身為一個人該有的特質之後,卻又一一被鮑伯否定。
在他的世界裡,他認為這些特質(信任、情感)是不專業的。所以他要她變得跟"男人"一樣專業,要她學會冷酷無情。
但同時,他卻又被這些他所否定、與看不起的這些NIKITA的特質,深深吸引著。
最後就是,他以自己是施恩者自居,認為自己救了NIKITA、給她重生的機會、為國家效力,認為自己做的事再正當也不過。
但影片最後,NIKITA的未婚夫問他 "她是殺了一個人(也是NIKITA因此被判死刑的原因),那你們究竟要她殺多少人才夠?" 他卻無言以對。
鮑伯象徵一種自命清高的男性,看到處境差的女性,對其伸出援手,認為自己是在做好事,也會耽溺於對方因依賴或受照顧而對自己產生的那種情愫。
然而當這個女性因為有了機會,開始成長後,將逐漸看穿原來這個施恩者,不過爾爾而已。(NIKITA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堪稱經典。可以看到這些男性如何裝模作樣,認為自己多專業多重要,女性只需要配合好就好)
到了那個時候,這個男性再也無法操控這個女性,因為所有伎倆都被識破了。
 
第三重對陽剛男性通病的嘲諷,是電影最後那段轉折處、由尚雷諾演出的"清潔工"片段。(也是被那個影評批評的段落)
我倒帶回來重看之後,這段其實是最好笑的。荒謬至極。
這段藉由尚雷諾這個殺人機器,帶出陽剛男性最常犯的幾個致命錯誤 :
(1) 只知道硬碰硬 :
根據線報、大使館口令已更改,理當先取消任務時、或至少商量一下怎麼做,畢竟這個任務開宗明義是要取得資料、且要避免兩國衝突,所以,比單純殺人還要困難。但顯然這個以陽剛男性為主導的總部,決定任務繼續,而且是改成殺殺殺。
(2) 道德感低落、只在乎面子 :
尚雷諾超MAN,殺人殺的快狠準,但遇到"屍體"動了起來,原來人根本沒死透,整個場面陷入人間煉獄,尚雷諾完全慌了手腳,他不在乎這個其實還沒死的"屍體"如何,他只覺得旁邊雞貓子鬼叫的兩個人很煩、覺得沒面子,於是把其中一人斃了(照理說是同一陣線的),並恐嚇NIKITA要陪他繼續完成任務(可能又是覺得女生比較好控制)。
(3) 武力掛帥、無法解決問題 :
尚雷諾來到大使館,原本要直接提槍進去掃射(!?),真的是快笑死。"掃射完所有人,就可以慢慢找資料了" <--事情要是這麼簡單,最初派一對武裝直接殺進大使館不就得了XD
但總之,在最後要逃脫的時候,在外把風的尚雷諾仍舊堅持不斷開槍殺人、開車衝撞的硬漢作風,最後,大概就是把整個大使館的人都轟爛了,自己也掛了。
 
NIKITA的未婚夫,是整部電影裡相對陰柔的男性角色。也是唯一沒有讓NIKITA失望的男性角色。
較謙抑、不善言辭、體貼、溫柔、包容。
雖然,若是他能夠忍住不要去探出NIKITA的真實身分,NIKITA或許就不會那麼快離開他? 但是,我想就連這點,也都是愛的一部分吧。因為愛,所以想深入瞭解對方的需求;因為愛,想要自己愛的最真實的對方。
 
總之,飾演NIKITA的Anne Parillaud,演活了這個角色。
沒有她這出色的演技,上面我落落長分析的那些,不過就是個屁。
一個野女孩、開始與人建立關係的懵懂女孩、逐漸世故了的女孩。
如此率真,如此令人難忘。
如同最後鮑伯對NIKITA未婚夫說的 "我們都會很想念她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感想
下一則: LU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