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之四:我們都是塑化劑千面人?
2011/06/07 16:19
瀏覽1,202
迴響4
推薦30
引用1
 

毒塑化劑食品包山包海,台灣大概已無人倖免被塑化。我算是最不需要恐慌的那一小部分人口了,一來我沒小孩,不必擔心男生小雞雞女生性早熟,二來我不喝包裝飲料,不喝街頭茶店賣的冰水,什麼有名的剉冰芒果冰也吸引不了我,以前還會吃吃維他命,也很久不吃了。不過,每天擦在臉上的保養品原來也難逃毒網,真是天羅地網,無所不毒啊!

前些天在電梯裡碰到樓上鄰居,見她提著便當和幾瓶包裝飲料,我隨口問:

「妳也愛喝這些?」

「是小孩要喝啦!」她說。

「可是那些都是色素加糖水,喝多了很不好耶!」當時我還不知道有塑化劑或起雲劑這些東東。

「沒辦法,我不買他們也會自己買。」她無奈地說。

這就是包裝飲料和街頭茶店越來越多的主要原因。我是喝母奶、帶水壼和便當長大的LKK,現在的小孩喝母奶長大的已經很少,媽媽多數要上班,沒空做便當,於是在學校吃有抗生素的雞肉和死豬肉做的「營養」午餐,喝慣了有糖還有各種口味的飲料,叫他們喝水簡直像喝藥。而現在的父母通常管不了也捨不得管小孩吃什麼喝什麼,甚至還會拚命買各種「健康」食品給小孩補身補腦。小孩嬌生慣養過度保護的結果,長大後好吃懶做,過得了今天就不管明天,只要喝下後沒有立即的危險,對身體有沒有害他們既無知也不想知。

於是昱伸加賓漢兩家黑心小香料廠就可以毒遍全台灣二三十年,說是動搖國本都不誇張,這反映的其實是一種文化,一種只圖眼前方便和只重表象的習慣,一種極端好逸惡勞的生活方式,一種「大家都在鬼混」的人生態度。

台中是珍珠奶茶的發源地,我向來不覺得那種除了QQ以外沒什麼味道的粉圓有什麼好吃(原來我有先見之明,老覺得這和嚼塑膠粒有何差別?)後來知道奶精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後,對珍珠奶茶更是碰也不碰。不過早期的泡沫紅茶店除了茶飲料,還賣些蘿蔔糕豆干之類的茶點,可以和三五好友聚會聊天,現在的茶店越開越多,但都只賣「茶」,不給坐,連冷氣也省了,甚至主要做外送,一通電話涼的就送到家,一杯不過二、三十元,懶人福音啊!

不過,為什麼這些愛喝涼的人不想一想,一家茶店老是只看到兩個工讀生或一個老闆站在櫃台把「茶」往杯裡裝,還要跑外送,卻可以應付多達三、四十種的口味,還號稱「手作」,他們是哈利波特還是有三頭六臂?一斤茶葉少說要八百一千,一斤芒果百來元,一杯二十元能喝到什麼茶,還要加什麼芒果百香果?

現在答案揭曉,原來只要一滴神奇的化學香料加一滴色素,再摻點起雲劑,就可以調製出一大盤草莓或芒果剉冰,比哈利波特還厲害啊!而那些茶攤更有金果王之類的巫師幫他們「傳便便」,調製各種口味的濃縮汁,基本上只要準備幾個茶桶和冰塊,有自來水,就可以開業了。現在失業年輕人又多,難怪茶攤真叫三步路一家啊!

看到電視上請來化工教授現場示範如何調製草莓剉冰或百香果汁,還喝得下吃得下的人大概很少,更不可思議的是,用起雲劑製造假草莓假芒果冰已經很暴利了,他們竟然連這個也要假也要省!還敢用那麼毒的塑化劑替代!

大廠牌的包裝飲料總有些品管,比較可靠吧?很多人這麼想。不過,你只要想一想,一瓶二十元的飲料,包裝少說花掉三、四塊錢,電視打廣告要花多少錢?請林志玲拍廣告少說要花幾百萬吧?行銷研發人員需要多少薪水?一瓶飲料從出廠經過幾手才到你手上?每一手賺個五趴十趴就好,所以你實際買到的飲料原料成本大概不到一塊錢,一塊錢除了買幾滴化學香料、色素加起雲劑,頂多再加幾粒點綴用的果粒,還能買什麼?

所以會去買的消費者不是自欺,就是既懶得動四肢,更懶得動大腦。而那些東窗事發後自稱也是受害者的大牌廠商,進料品管本來就責無旁貸,為了賺取暴利,同樣泯滅良知,反正只要砸錢打廣告花言巧語一番,願者上鉤啊!反正大家都這樣搞嘛!不加這些有的沒的,沒人買啊!集體共犯結構稀釋了罪惡感,日子一久就麻木了。

共犯結構還包括政府和民代,我們的食品衛生管理法令和人力已經嚴重跟不上時代,竟然還有民代為廠商護航,還在扁政府時代把這種最黑暗的食品複方添加物修法為免驗,讓消費者陷於各種無所不在的毒害中又處於完全的資訊不對稱。


總算還有一位有良心的公務員,衛生署的楊媽媽是個異數,她在例行的檢驗中發現異常後,肯實事求是地去追蹤真相,才讓這個人神共憤的集體千面人事件曝了光。這位公務員是台灣的英雄加拯救世界的超人,而她不過是比「一般人」更有良心更認真一點而已!

「認真」這個品質在台灣正日漸稀有,尤其當認真不是用來追名逐利時就更加難能可貴了。而整個社會的集體鬼混文化助長了黑心者的貪婪,讓台灣變成良心破產的貪婪之島!在這種「你什麼都敢加,我啥米攏嘸驚」的文化下,誰敢說除了塑化劑,食品中不會有其他可怕的添加物?加上生活中無所不在的塑膠袋和塑膠餐具,我們簡直是天天給自己下毒的千面人嘛!

我準備開一家「什麼都不加」,最安全又有良心的店。是的,店面都租好了,當然是玩真的。我計畫開這家店其實已經快一年了,因為學校一直很忙,學期末更忙,所以最快也要六月底才開張了。碰上此波塑化劑集體千面人事件純屬巧合。至於我為什麼突發奇想要去開店賣吃的,起初是被一個小學就認識到現在的死黨拖下水的,不過她很快就宣布放棄了,我則是患了一種「一旦起心動念就一發不可收拾非要完成它不可」的怪病,於是就繼續玩下去,終於要付諸實現了。(中時2011-06-03/羅珮瑩)
  
有誰推薦more
迴響(4) :
4樓. 123酷媽
2011/06/09 19:40
楊技正揭發塑毒 獲頒一等功績獎章
行政院長吳敦義今天在行政院會前,表揚這次揭發塑化劑事件的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楊姓技正。吳敦義表示,楊技正這種發掘真相、鍥而不捨的精神,足為全體公務人員的楷模。

楊技正除獲衛生署給予的專案考績一次記兩大功獎勵,依法晉級一級、頒發一個月俸給的獎金外,行政院也頒發一等功績獎章,吳敦義也加發新台幣20萬元獎金嘉勉。

吳敦義說,義之所在,勇往直前,他期勉行政團隊所有同仁都能跟楊技正一樣,負責盡職、勇於承擔、打擊不法,共同維護國人的健康。【中央社台北9日電】

行政院長吳敦義今天在院會前,表揚揭發起雲劑違法加入塑化劑的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楊姓技正。行政院特別頒發一等功績獎章給楊姓技正,吳敦義也加發新台幣20萬元獎金嘉勉。

吳敦義表示,楊姓技正今年4月執行行政院「加強取締偽劣假藥專案」,於檢驗食品是否含西藥成分的過程中,意外發現可疑訊號,經抽絲剝繭分析30餘種原料、包材,主動查到益生菌含塑化劑,因此順藤摸瓜查獲昱伸公司製造供應的起雲劑含高劑量塑化劑,才揭發這次台灣食品被添加塑化劑的違法重大案件。

他說,楊姓技正這種發掘真相、鍥而不捨的精神,足為全體公務人員的楷模。楊姓技正除獲衛生署給予的專案考績一次記2大功獎勵,依法晉級1級、頒發1個月俸給的獎金外,行政院並特別頒發一等功績獎章,他也加發20萬元獎金嘉勉。

吳敦義指出,雖然昱伸公司負責人表示使用塑化劑行之有年,但是政府受人民付託,理應承擔一切。因此對於政府未能提早發現塑化劑的汙染,之前已2次對社會大眾表達政府的歉意。

他說,這次事件一定要嚴查究辦、依法追究;若法律不足以伸張社會公義,無法杜絕未來狀況,就要儘快修法。嚴懲不法、除惡務盡、杜絕再犯、確保安全是政府未來的重點工作。【2011/06/09 聯合晚報】
3樓. 123酷媽
2011/06/07 23:35
好廠商是「孤獨的守法者」?
塑化劑事件越演越烈,有不可收拾的趨勢,令人擔心台灣「美食王國」的名聲是否就此玩完。

從五大類食品受到污染,接著是營養品、果醬有毒,現在連麵包、蛋糕、餅乾、冰淇淋到辦桌食材,都有塑化劑的蹤跡,可確定這已是全面污染了。台灣未受毒害的消費者幾希!

黑心廠商靠著有毒濃縮果汁粉賺大錢,其供貨對象從五星級飯店到夜市攤販,濃縮果汁原來完全不含果汁!如此欺騙消費者的行為,五星級飯店卻和小攤販同出一轍,難道這就是「美食王國」的真相?

貪小便宜的五大類食品大廠商,自稱「不小心」進到受污染的原料。麵包和蛋糕業者在產品裡加入本來不必要的「定香劑」,只為了讓麵包更香、更好賣,並視為「業界公開的秘密」。政府還寧可相信,這些都是「無辜的受害者」嗎?

「食品衛生管理法」第11條規定:食品或食品添加物「有毒或含有害人體健康之物質或異物」者,「不得製造、加工、調配、包裝、運送、貯存、販賣、輸入、輸出」,這說明了上、中、下游業者都應自主管理其經手之食品安全衛生。而法律明文規定毒物不能添加到食品裡,卻因過去主管機關不檢驗食品裡是否含有塑化劑,以致釀成今日大災禍。

違反這項規定者,根據該法第31條,可處5至30萬罰款,致危害人體健康者,則依據第34條,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現在政府曲解法令,只處罰上游業者;並認同中、下游業者「無辜受害」的說法,甚至還在第一時間通報,給予受「塑化劑污染食品事件」影響之業者租稅減免,這不但讓受害民眾無法服氣,未來也不能保證會不會有另一種的有毒黑心食品事件發生。

老字號的義美食品公司,斥資6000萬元建立食品安全實驗室,因而能夠安然度過三年前三聚氰胺事件,以及這次塑化劑毒化風波。這樣謹守政府法令、為消費者健康著想的好廠商,難道只是「孤獨的守法者」?政府不要求所有業者見賢思齊,卻還要拿納稅人的錢,用減稅去貼補那些自稱無辜的食品財團,真是荒腔走板、匪夷所思了!

【2011/06/06 聯合晚報】
2樓. 123酷媽
2011/06/07 23:20
你的保健食品 不如1顆蛋
這次塑化劑事件,消費者及食品業都得到教訓。即便如此,筆者體認到部分食品業不會有真正反省的能力,指望少數不肯從良的業者反躬自省是緣木求魚,不如嚴格把關,修法加重罰款與刑責,否則這次塑化劑事件結束,加上消費者健忘,又將故態復萌。

除了塑化劑,台灣食品安全死角還很多。大家都記得常有食物被黃麴毒素、戴奧辛、重金屬等汙染的報導,防腐劑和人工色素也不當使用。筆者呼籲食管局:乳製品和保健食品也是超級大死角,要列為長期加強檢驗、長期抗戰的項目。

先講被大家忽視、屬於心血管(或肝腎)毒物的固態「氫化植物奶油」,俗稱乳瑪琳,以下簡稱氫化油。選用氫化油主因是避免攝取到動物奶油所含的膽固醇,以降低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率。講究健康的家庭都以氫化油塗三明治,殊不知效果正好相反。

植物油氫化的過程會將部分天然的順式不飽和脂肪酸,變成反式不飽和脂肪酸。反式不飽和脂肪酸因為無法正常代謝,所以漸漸累積在肝臟或血管壁,久之就加速心血管疾病的形成。二○○三年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勿超過總攝取熱量的百分之一。紐約市二○○六年通過禁止使用反式不飽和脂肪酸。

氫化油的使用範圍包羅萬象,是大多數烘焙製品、蛋糕、餅乾、冰淇淋、冰品和乳製品的成份。脂肪酸代謝異常可能會引起神經發育的問題(或智育遲緩)。市售氫化油所含的反式不飽和脂肪酸大約占百分之八至四十,視氫化過程的溫度、壓力及反應時間而定,只要超過百分之十就嚇死人了。

我建議食品藥物管理局仿效紐約市,禁止使用反式不飽和脂肪酸,而且製造商應該立刻提出食品內不含塑化劑,以及明確標示反式不飽和脂肪酸的重量百分比,不要隨便四捨五入寫個「○」。食管局應增加預算或動用預備金,趕緊查緝食品中的塑化劑、反式不飽和脂肪酸、黃麴毒素,以及超過含量、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防腐劑。

筆者曾建議兩點:一、食品安全及標示要重新規定,成份說明一定要符合一般消費者理解的程度。尤其是限制性添加物。例如:「苯甲酸」應當仿照外國,明白標示用途或性質,標示為「苯甲酸(防腐劑)」,就像香菸標示「吸菸有害健康」一樣。畢竟大部分消費者不知道什麼是苯甲酸。二、據實標示食品含有多少反式不飽和脂肪酸。目前一些標示零公克的食品,是否大包化小包、化整為零?或者是儀器太差?

我也要向消費者說明:市售大多數動物來源、宣稱有效的保健食品(酵素、激素或荷爾蒙類)是未經證實有生理活性的。如果有活性就應該由醫生指示使用。消費者花大錢得到的營養價值可能比一顆雞蛋還不如。

對於講得天花亂墜的廣告,我建議消費者存疑,凡事要經過政府公信單位以及專業素養的醫師來驗證。一顆雞蛋孵化出來的小雞,其雞肉及羽毛就是蛋白質所構成,骨骼就是由含鈣的磷酸鈣所構成;生物個體的養分都具備了。雞蛋的營養應該比你們所買的保健食品更多。

【2011/06/07 聯合報/李寬容/清華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教授(新竹市)】
1樓. 123酷媽
2011/06/07 23:15
塑化劑風暴 掀開食品界共犯結構
近日爆發的塑化劑事件,彷彿掀起食品界蝴蝶效應。

 新北市一家昱伸香料公司違法使用「塑化劑」(DEHP)製造起雲劑,結果造成至少一八六個廠商受到牽連;百萬罐運動飲料下架、四萬兩千公斤的果汁果醬濃縮粉回收,包括老字號且受消費者信賴的品牌如味全、黑松、金車、悅氏、順天堂、長庚生技、杏輝藥品、永信、盛香珍果凍等都受到影響。這個事件的後續的效應仍不斷擴大中;不但台灣食品界已一片風聲鶴唳,就連前陣子興奮引進台灣珍珠奶茶的英國商人都得擔心是不是把含有塑化劑原料的飲品賣給了客人。

 塑化劑一開始只在飲料界造成不安,隨著案情發展,現在可以說整個食品界甚至藥品、化妝品界都受到波及,吃的、喝的、用的、抹的,什麼東西都有可能含有塑化劑這種有毒的成分。風波大到衛生主管單位得提醒消費者,在食用、服用任何食品、藥品之前,可以先上衛生署網站查查看該項產品有沒有列入危險名單中;或者,有必要的話,直接送專業單位檢驗;還有衛生主管專家直言不知道塑化劑還有被用在哪裡。言下之意,塑化劑地雷真不知還會在哪裡爆開。

 或許很多人都很難接受、很難想像,台灣消費者的食品安全網、業者累積幾十年建立的品牌信任度,竟然被一個小小的昱伸香料工廠打趴。更恐怖的是:昱伸負責人賴俊傑遭檢方移送時說,其實業界很多都是這麼做的。換言之,昱伸可能不是惟一會添加塑化劑的起雲劑供應商;或者起雲劑可能在別的部分有其他問題。

 然而,這樣的公共危險難道完全無跡可循嗎?昱伸香料是台灣二十一家起雲劑供應商之一,價格長期比競爭者便宜很多;因此生意很好,成為起雲劑市佔率最大的業者。

 起雲劑其實是一種合法的食品添加物,飲料、果醬等食品中常常會添加起雲劑,為的是讓食品看起來比較濃稠。且先不論台灣消費者喝飲料、吃食物,比較喜歡看起來「濃稠、色澤深」的飲食習好或者不好;至少,依規定,食品中並不是不可以加起雲劑,只是必須要以食品級的材料調配,不可以使用沒辦法被人體吸收的工業用原料。然而,因為工業用料價格比食品用便宜,還是會有不肖業者違法添加。例如昱伸就是以塑化劑替代價格為其五倍的棕櫚油。昱伸香料因此大量節省成本,使得所製造的起雲劑比同業便宜,吸引下游的大盤、食品業者大量進貨,不少知各品牌的各類食品都使用了昱伸所銷售的起雲劑,造成這場塑化劑風暴持續未歇。

 昱伸香料明知塑化劑是第四類毒化物質,卻長期使用;這種沒有道德、沒有良心的業者,當然要嚴辦。若是如某些人說的,按食品藥物相關管理法規,只能處昱伸三十萬元的罰款,台灣社會還有公理嗎?昱伸相關人員當然必須為他們所做惡事付上代價;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那些長期使用昱伸公司起雲劑的公司難道就沒責任嗎?

 食品業、尤其是那些知名大品牌,品管當有一套嚴謹的流程,採購原材料時難道就只要找比較便宜的供應商就好?昱伸為什麼可長期供應比同業便宜原料,當中是不是有蹊蹺,這些知名品牌的採購與品管人員,從來沒想要去關心了解嗎?業者若不是得過且過,沒出事就懶得深究,就可能是明知有問題卻不處理,一起賺「便宜就好」的黑心錢。無論怎麼說,這些業者都不能聲稱自己是無辜的受害者,畢竟消費者是因為信任他們的品牌才購買。

 塑化劑事件說明了少數的幽暗人性與集體放任,可以帶來多大的禍害。目前,主管機關的檢驗與通報系統,業者的回收與下架流程,還算處理明快;為了防止事件成為失控的危機,官方、業者和消費者都要持續提高警覺;中長期而言,則須重新檢討修訂食品藥物安全的相關法令,更周延地保障食品安全。(中時社論2011-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