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謁金門(二)/馮延巳
2007/03/28 06:47
瀏覽1,325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謁金門(二)/馮延巳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閑引鴛鴦香徑裏,手挼紅杏蕊。

鬥鴨闌干獨倚,碧玉搔頭斜墬。
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

◆詞意淺釋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春風乍然而起,春風拂過,池塘裏盪漾著一層層碧綠波光的細摺。

  透過馮延巳的筆,我們似乎看見了一位深閨中的貴婦,在封建禮教的束縛下,壓抑著澎湃的內心感情。讓我們瞧見了當代的生活時態,以及婦女所受的環境壓迫。

  由「風乍起」可見其心激動,情感濃烈,卻在僅僅是「吹皺一池春水」的運作上,作者做了情緒上極端壓抑的收縮。無怪乎李璟要嘆「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這是一個東風乍吹的早春季節。作者在詞作的起句便用特殊的筆法,將春天景色巧妙的挪進了我們的視覺中,並且加入了池水蘊籍漩渦般的層層情緒,給人以無限的衝擊感受。彷彿依稀感受到了春風拂動在身體的四周,隨著春風的流動,又彷彿依稀嗅到了春天來到的氣息,層層往外擴散的碧水波紋,恰似千條萬縷的心絲,無限的擴大……擴大……

  這一句起始句並不單單是景物、季節的描寫,更透露出詞中人物極端動盪難安的情緒。

閑引鴛鴦香徑裏,手挼紅杏蕊。
小池幽徑裏無聊的把玩成雙成對的鴛鴦,紅艷的杏花蕊兒被漫不經心的輾碎在手心裏。

※挼:讀音ㄋㄨㄛˊ,語音ㄖㄨㄛˊ。兩手搓磨、把玩之意。《佚名‧菩薩蠻》有「碎挼花打人」、《謝明蘊‧謁金門》有「手挼裙帶繞花行」的創作。

  這一段用「閑」字輕巧的揭開一種無精打采、窮極無聊的生理與心理狀況。用了「挼」字,更將詞中女子的漫不經心的空虛與惆悵輾進了閱詞人的心裡,一時之間還真的分不出詞人、詞中人、閱詞人孰最無聊?


鬥鴨闌干獨倚,碧玉搔頭斜墬。
獨自倚在鬥鴨欄邊窮極無聊的看著鴨群相互爭鬥,翠羽碧綠如玉的鴨頭斜如墜星相互的搔啄。

※鬥鴨闌干:根據《三國志‧吳志‧陸遜傳》記載:「時建昌侯慮於堂前作鬥鴨欄,頗施小巧。遜正色曰:『君侯宜勤覽經典以自新益,用此何為?』慮即時毀撤之。」這段記載說明了「鬥鴨闌干」乃是一種上流社會修建來消遣作樂鬥鴨娛樂。古時的富貴人家修建鬥鴨欄除了是身分地位的表徵,更是消磨時間的休閒活動之一。

  以鬥鴨欄作為文學創作的有:唐代韓愈的「池畔花深鬥鴨欄,橋邊雨洗藏鴉柳。」宋的范成大也有「綠水橋畔鬥鴨欄」的書寫,但是這種娛樂本來就是眾多人參與的競賽遊戲,詞中人獨自觀看,可見其生活是多麼的無聊與沉悶,只能倚著柵欄觀看鬥鴨消磨時間,排憂解悶。

  這一段的敘寫完全延續上一段的情緒,旨在表明詞中人日常生活的狹隘與孤寂。 

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
整日盼望著夫君卻不見夫君的歸來,抬頭卻聽見烏鵲兒歡喜的呢噥。

  這整闋詞都在極端不安的情緒中游走,但是一直到了最後「終日望君君不至」的揭露,我們才得以知曉她心緒如波的癥結。在這一篇短詞中,作者成功的塑造思婦的閨怨形象,透過季節環境的描繪,以及人物溫婉細微的動作,揮墨成景,筆到意至,絲絲入扣,令閱讀人也纏繞進詞中人的感情轉折之中,即使在讀到了聞之「鵲喜」時,情緒依然低低盪盪尋味著……

◆寂風隨筆
  這一闋詞有著一段典故,根據《馬令‧南唐書‧黨與傳下》記載,話說馮延巳創作此作之後,南唐元宗皇帝(李璟)曾經戲謔的問馮延巳:「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馮延巳回答說:「微臣功力還及不上陛下的『小樓吹徹玉笙寒』。」元宗皇帝一聽龍心大悅。

  要知道元宗乃是南唐中主李璟,他本身就是一個才氣縱橫的詞作家,他對馮延巳這闋詞的讚嘆已經溢於言表了。事實上,當此詞新成,也確實引起當時文壇的高度重視與讚賞。

  在浩瀚的文學創作中,以「閨怨」做為題材的作品多如鴻毛,馮延巳的這一篇《謁金門》究竟如何得以脫穎而出,並且能夠通過時間歷史的考驗,千百年來還為人津津傳詠?讓我們也來讀讀看,為什麼這闋詞可以在眾多的閨怨題材中脫穎而出,獲得成功而有如此魅力?他在文學藝術上究竟用了哪些值得學習的手法?

  作者在詞作的起句便用特殊的筆法,將春天景色巧妙的挪進了我們的視覺中,並且加入了漩渦般的層層情緒,給人以無限的衝擊感受。這一句起始句不單單是景物、季節的描寫,更透露出詞中人物極端動盪難安的情緒。

  一開場,作者就用很鮮明的筆法把一個特定的環境「池塘」,包裹在春天這樣的季節中,他用乍起的風,把這樣的景象吹送到我們的眼前,留下詞中女子的內心世界在被風掀動水波皺紋之中,閱者的情緒也被他給蘊染開來了。如此鮮明的畫面,在文字藝術上確實是獨到的。

  如果說蘇軾的「大江東去,浪濤盡,千古風流人物。」是以其奔放雄厚的氣勢成為千古絕唱。那麼馮延巳的「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堪稱是細膩娓婉的代表性筆法,無怪乎千年流傳不墬。

  這種借景入情、借景寓情的筆法乃是詞作慣有手法,但是作者卻更加巧妙的把情與景交織揉合在一起,描繪出一種未見其人先感其情的情緒,在文學藝術上確有其獨特性。

◇詞牌簡介

謁金門:唐教坊曲名。雙調四十五字,前後段各四句,四仄韻。
元高拭詞注:商調。
宋楊湜《古今詞話》云:因韋莊詞「空相憶。無計得傳消息。天上嫦娥人不識。寄書何處覓。」又名《空相憶》。
張輯詞有「無風花自落」句又名《花自落》;又有「樓外垂楊如此碧」句因名《垂楊碧》。
李清照詞有「楊花落」句又名《楊花落》。李石名《出塞》。
韓淲詞,有「東風吹酒面」句又名《東風吹酒面》;又有[不怕醉,記取吟邊滋味」句,名《不怕醉》;又有「人已醉,溪北溪南春意,擊鼓吹蕭花落未」句又名《醉花春》;以及「春尚早,春入湖山漸好」句而名《春早湖山》。


◇作者簡介

  馮延巳一名延嗣,字中正,生卒年(約九○三~九六三)廣陵(今江蘇揚州)人,南唐烈組(李昇)時官任秘書郎,與李璟交好,中主即位後,官運亨通,直至宰相。擅作新詞,意深詞麗,律均調新,在五代詞人中與溫庭筠、韋莊三足鼎立。
  著作有《陽春集》其作品對北宋宴殊及歐陽修深具影響。這點在劉熙載的《藝概‧詞曲概》中就有「馮延巳詞,晏同叔得其俊,歐陽永叔得其深。」的記載,這說明了馮延巳的詞風筆法,晏殊習其高朗神俊的風格,而歐陽修的風格近於他的纏盤內斂,意韻深遠的詞風。
  馮延巳詞作本身就是直接而有穿透力,他用主觀的抒情方式傳達個人鮮明的個性,因此他的詞作總會散發出一總意蘊深美、引人深思的幽邃意境,再再令人思之再思。
 


2006/2/27 寂風手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上一則: 河傳/溫庭筠
下一則: 謁金門(一)/馮延巳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