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林繼周觀點:21世紀民主制度的消亡
2022/10/25 14:24
瀏覽1,219
迴響1
推薦10
引用0

俄烏戰爭在過去這週又升級了。烏克蘭炸了克里米亞大橋的2天後,俄羅斯對10幾個烏克蘭城市的基礎設施發動報復性攻擊。在北約國家承諾提供哲連斯基所要求的防空武器的同時,俄羅斯率先使用核武的可能性也被提上枱面。雙方領導人好似開著沒有剎車的火車朝對方撞去,這是1個典型的膽小鬼賽局。無論最後的結局如何,為這場戰爭付出最大代價的,必定是烏克蘭的老百姓。

我在想,對於烏克蘭的人民來說,如果當初早知道將要發生戰爭,會有那麼多的難民和財產損失,自己可能失去一切,甚至生命,他們還會投票讓一個毫無從政經驗的人出來當總統嗎?當他們知道澤連斯基和親信被潘朵拉文件揭露在海外擁有可觀資產,並且使用和他所批評對象同樣的手法逃稅時,他們曾經感受到被欺騙嗎?當澤連斯基決定用加入北約的方式來挽救個人聲望的時候,他們明白那是大大的踩過了殘暴獨裁者普丁所設下的紅線嗎?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烏克蘭人還會投票給哲連斯基嗎?

在這裡,我們發現一個很重要的迷思被戳破了 -- 民主制度能夠「自我修正錯誤」。發生在烏克蘭的教訓告訴我們,如果人民並不覺得自己是「利害關係者」,並且能夠分析政策的利弊的話,民主制度是無法修正錯誤的。

什麼是「利害關係者」?就是政策實行的結果會影響到自身的福址。在人權不平等的時代,選舉的結果對於無財產者或是農奴來說,並不會造成任何差別。在美國獨立的初期,投票權只限於擁有一定數額財產或是繳交稅金的成年白人男性而己,要到1830年才取消財產限制,落實白人男性一人一票的選舉權。眾所周知的美國女性和黑人投票權分別是在1920年和1965年時才真正獲得實現,這也和美國國力在上世紀60/70年代攀上頂峰的時間表若合符節。

「一人一票」能夠成功運作的基礎假設,在於大多數的選民擁有獨立的判斷,能夠從自己切身的利害來作出選擇。一個封建社會不可能在一夜之間轉變成民主,因為在「恩給制度」下的人們無法脫離階級金字塔而獨立,一個大多數人都在大企業裡工作的社會也是如此,他們的安全和利益較多地來自於所屬的組織而不是個人的政治偏好。在另一方面,一個大多數人口是窮人的社會也無法支持民主,因為對於底層人民來說,面對生存壓力就己經夠艱難了,那裡有時間或知識來思考長遠的公共議題呢?

曾經提出著名離譜預言《歷史的終結及最後之人》的美國學者法蘭西斯·福山近年來終於承認了民粹化(而不是民主化)才是世界政治的潮流。他宣稱「當代世界許多被誤認為源起於經濟動機的鬥爭,實則根植於對於承認的需求,無法單純靠經濟手段滿足之。」,換句話說,他認為民粹浪潮的亂源在於人們對於「尊嚴」的需求 – 人們最終會因收入、民族、宗教、派別、種族或地域等等自動凝聚而成的群體而取得認同、名份和安全感,換句話說,就是重新形成馬克斯所說的「階級」。

我認為,福山仍然把「因」和「果」弄反了,或者說,他並沒有看到為什麼人們把「尊嚴」和「認同」放在其他事物的前面,也沒有提到是什麼因素造成了人們在政治權力上被邊緣化。我們同意「尋求安全感」是人類的天性本能 – 對於生活在匱乏之中、沒有安全感的人們來說,最自然的的舉動就是和自己情況相似的同伴抱在一起,不論是種族、宗教還是幫派,並且以極大的熱情來捍衛這最後的「根據地」。這就是為什麼民粹政客總是能夠呼風喚雨的原因:除了以短期的利益來投合群眾的需要之外,也在情緒上用謊言、激情與仇恨來彌補他們的失落與被剝奪感。相較於謹慎行事的中產階級「利害關係者」來說,貧窮底層的人們反正己經「沒有可失去的」,所以大家何不聚起來賭一把,或是爽一下呢?

經濟學家喜歡用一個理想實驗來說明財富分配是如何形成:假設一群人在開始的時候擁有一樣多的金錢,他們以相同的賺賠機率和相同的速度進行交易,在一段時間之後,就會看到這群人的財富分配近似於常態分布的鐘形曲線,其中擁有中等金額的人居於多數 ... 然而這只是理想而己。真正的現實是,由於資訊的不對稱性,那些先賺到錢的人往往在後續的交易中擁有較佳的成功機會,並且擁有財富越多的人,他的成功機會就越大。這時候,我們就會看到財富分配走向兩極化,少數人擁有大多數的財富,而大多數人則落入貧窮底層。

尤有甚者,在真實的政治裡,擁有巨額財富的人可以通過收買媒體,利用遊說團、政治獻金和旋轉門等手段來操縱遊戲規則。在2020年的美國總統和國會選舉中,民主、共和兩黨總共花掉140億美金競選經費,創下了歷史新高,而且是前一次的2倍有餘。依靠政治獻金當選的總統、議員或是州長能夠擁有完全獨立的意志嗎?不太可能 -- 他們無法違抗選舉金主的旨意。

在這裡,我們觀察到項重要的事實:在民主政治裡的「自由」和「平等」並不是相容的,若是過度放任少部分人的自由,那麼必然會侵害到多數人之間的平等。我們可以在美國歷史上看到,䌓榮和蕭條交替的經濟循環,和政治上對於大企業的監管或是放任政策有著絕對的緊密關係。

號稱「募款王」的美國民主黨國會議長斐洛西來台訪問除了進行許多「口頭支持民主」活動以外,我們看到台灣「被接受」了65億美金軍援,還「被購買」了16架波音787客機。這位議長的訪台之旅不僅傷害了台海兩岸的軍事默契和台灣產品銷陸,還打破了外交一向是美國總統職權的憲政分際,最後只滿足了美國大企業的利益而己。

我們回到俄烏戰爭來看,這是再真實不過的:除了軍火商和石油、天然氣業者之外,所有的人都是承擔慘痛代價的輸家(而且讓所有的國家同時面臨著經濟危機、氣候災難和核戰威脅)。

按這樣的趨勢一直發展下去,我們可以期待一種什麼樣的未來政治圖景呢?

在傳統的政治理論下,現代國家可以用社會面的「威權-自由」和經濟面的「左派-右派」作為光譜的兩軸來進行分類(圖1)。在這張圖上,我們可以進行很多理論上的詰辯,比方說蔡英文上台至今對於言論自由的打壓和控制不遺餘力,因此應該歸類在光譜上較接近威權的一方,等等。但是在此我們只強調圖中最上方的區域將等價於歷史意義上的封建制度,其實例就是現代的俄羅斯和中國,它們分別用東正教和民族主義取代己經破產的共產主義,在實質上回到了過去的封建朝廷。

傳統政治理論下的現代國家(圖1)
 

持續民粹化的民主制度,到最後會演變成什麼樣?在過去,人們曾經把民主分成「直接民主」、「間接民主」兩種不同的選舉機制,在此我要給不斷劣化、空洞化的民主制度提出一個新的名字來反映它們現在的真實情況,就叫做「間接專制」或是「間接獨裁」。在這個新的模型之下(圖2),選舉成為一種玩弄口號、類似嘉年華會的儀式,人民只有感受上的差別而己,他們投票選出誰並不會造成任何實質上的影響。接受財團金錢操控的政治代理人最低限度的能力只需要會讀稿就可以了,他或她就算是弄出了什麼醜聞必須下台也不打緊,因為實際的權力並不在他們手中,可以作為替換的「消耗品」非常多,從各種不沾鍋學者到喜劇演員都合用。

 21世紀「改良版」封建制度(圖2)


要指出台灣政治的封建化是容易的:執政黨一上台就派遣黨工進入國營事業甚至獨立機關,基本上就是基於酬庸功臣、分封天下的概念。至於鉗制異議,奪走反對黨的政治正當性等等手段,就更不必說了。缺乏判斷力的選民往往把不滿和願望投射在「救世主」型的媒體寵兒身上,讓既得利益尋租者得到牟利的機會 -用政治獻金、操弄媒體和賄賂方法來扭曲政策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看到政府機關掛羊頭賣狗肉,或是政策髮夾彎的原因。許多落入底層的年輕人依靠成為執政者的側翼來維持生計,就更加速了這個負向的循環。

在這「間接專制」體制下的「民主政治活動」會是什麼樣的場景呢?我們擁有豐富的資料可以用來驗證下面這張圖像(圖3):

 「間接專制」體制下的「民主政治活動」(圖3)


看起來相當熱鬧,不是嗎?這就是中產階級消失、社會M型化後的民粹政治所不可避免的下場。

在歷史上,民主思想起源於17世紀歐洲一小群城市中產階級,他們對於貴族壟斷政治權力感到不滿而展開抗爭,然後形成了議會,從君王的手中取走政治權力,讓專業從政者來管理城市和國家,最後發展出了完備的民主政治理論和制度。

當中產階級逐漸消失,那麼讓新的貴族階級拿回權力也是很自然的結果 -- 因此我們可以對於不久的將來做出明確的斷言:

「21世紀將是封建集權的世紀而絕對不是民主的世紀。」

參考資料:

《身份政治:民粹堀起、民主倒退,認同與尊嚴的鬥爭為何席捲當代世界?》
《通往自由之路》
  傳裴洛西8月訪台,拜登:軍方認為這不是好主意
  中共還能撐多久?
(相關報導:林繼周觀點:中共還能撐多久?|更多文章)

*作者為科技業,歷史愛好者,關心明天的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向上的一國兩制
2022/10/25 20:28

又一篇只講現象不提解方的無意義文章。作者所提現象,我們百姓身歷其境,還需要作者分析提醒嗎?

重點是如何改善!重點是如何改善!